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精心的贺礼

    “是你!”“是你!”“是他!”

    “终于来了!”

    宴场之中,顿时响起了四道声音,三高一隐,却是带着不同的韵味,有胡飞白的暴怒,有孙秉的阴厉,有李家少爷的忌惮,还有司空安的一抹狡黠。

    没错,来者正是萧逸!

    “你个畜生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真是找死!”胡飞白最先发难,本就无比暴怒的情绪,也是在看到萧逸的一刹那攀升到极点,竟是有种暴走的迹象。

    “靠!这句台词应该是我的!来人,快把他抓起来!”孙秉慢了一步,顿时从座位上蹿起,脸上的暴怒并不比胡飞白少。

    两人的异常举动,自然惊起了所有人的疑惑,眼前的少年应该是哪个大家子弟没错,但他们却从未见过,而胡飞白和孙秉的莫名愤怒,更是让他们云里雾里。

    这个少年,究竟是如何得罪了两人,竟让他们一见面就如此火暴?

    “都给我住手!”

    便在这时,一声暴喝猛然的响彻而起,不仅压下了蠢蠢欲动的胡飞白,也让刚跑来的几名护卫停下了动作。

    主位上的罗蒙自然也是认出了萧逸,他帮孙秉抓下姜氏兄妹,就是为了引萧逸自投罗网,但他万万没想到,萧逸竟会选在今夜前来,倒是让他不得不多了一份顾忌。

    毕竟几十双眼睛都在看着,他不可能允许在晚宴上发生平白无故的动手事件,万事都得有个理由,不管合不合理,只要是理由便可。

    而他也清楚的记得,孙秉曾告诉过他,萧逸三人都是贱民,只要揭穿了他的假少爷身份,都无需他开口,此地的公子、小姐就会要求驱赶,届时便能顺理成章的拿下!

    悄然的向孙秉投去一个安心眼神,安抚下后者后,罗蒙这才出声道:“来者皆是客,我罗某人在此地大设宴席,自然欢迎所有朋友,但我不希望看到有私仇纠纷发生,还请各位克制一下!”

    罗蒙落下最后一字,便将视线射向了胡飞白,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虽然他不清楚胡飞白与萧逸有何私仇,但既然萧逸动了孙秉,就必须由他亲自惩治,没有旁人的份!

    “哼!”感受到视线中的警告意味,胡飞白冷哼一声,强硬的将怒火压下,但其视线,还是死死的盯着斜靠在门口、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的少年。

    只见他似乎很满意罗蒙的态度,赞赏的点点头,终于第二次开口道:“你这话,才像句人话嘛。”

    说罢,萧逸将暗中涌动的灵力散去,大步的走进宴场,旁如无人的在最中心位置坐下,顺手拿过宴台上的一块桂花糕,尝了一口,却是当即的吐了出来。

    “我说,你这的厨子不行啊,有够难吃的。”

    “你!”刚坐下的孙秉又是猛的跳起,一张脸庞上尽是怒意,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就是来找碴闹事的!

    不过他却没有想过,自己绑了萧逸的两名同伴,萧逸不来闹事,还真来道贺?

    “不得无礼。”

    罗蒙摇了摇头,一直很好的将心头阴厉掩藏,抬手按下孙秉后,这才冷笑道:“不知这位朋友如何称呼?罗蒙瞧着你眼生,不知你是哪家的公子,既来参加罗蒙的宴会,总该让我这主人知晓吧?”

    “对!有本事报上名来!可别是什么贱民冒充了大家少爷前来骗吃骗喝!”孙秉立马的跟呛道。

    身为雄霸一方的罗家,势力内的大小家族皆是有所接触,只要萧逸敢随便报出哪城哪家,立马就能知晓真假,就算万一有遗漏的家族,此地如此多公子、小姐,又是来自不同城镇,想要揭穿简直轻而易举!

    孙秉得意的笑着,脑袋微抬,拿着鼻孔对准萧逸,就等揭穿他谎言的那一刻,但可惜,他从萧逸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一丝的慌乱,反而鄙夷的瞥了自己一眼,嫌弃道:“就这些难吃的垃圾还用骗?送给我都懒得看。”

    萧逸说着,全然不给罗蒙面子,顺手就将手中的半块桂花糕扔到了地上,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本少来自哪里,告诉你也无妨,本少来自唐堰城,唐家,你可以叫我唐少,或者唐逸少爷都行,随你喜欢。”

    “哗啦!”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却如一枚重磅炸弹,轰然的炸响在了宴场之中,激起千层浪!

    “唐家!!!他竟然来自唐家!”

    “难道他就是传言中的那个人!唐家嫡系子弟!”

    “……”

    “放屁!你说你是唐家的就是唐家的!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吗!会听信你的满口胡话!”孙秉最清楚萧逸其实就是个贱民,但他万万没想到萧逸竟然不冒充本土势力,反而借着传言冒充了唐家子弟,这让他一时也难以揭穿,只得动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法提出质疑。

    而这种质疑,也早已在司空安的算计之中,更是想好了办法替萧逸坐实,但就在他准备行动之际,似乎老天也要帮他们一把,一道声音遽然响彻……

    “真的!是真的!唐家那人就是他!”声音来自一名坐在轮椅上的少年,看向萧逸的眼神充满了忌惮,甚至还有一丝悔恨。

    此人正是李家的那位少爷,当初派了六人跟踪萧逸,结果只回来了一人,还带回了一个震惊的坏消息,那个废他脚的少年,竟然是唐家嫡系子弟!

    不同于罗蒙、孙秉,他李家只是寻常家族,根本得罪不起唐家,若是这名唐家嫡系铁了心打击报复,谁都救不了他!

    或许就是这份忌惮和悔恨让李家少年少了几根筋,就在孙秉刚提出质疑、众人也都起疑之时,一句话彻底坐实的萧逸的假身份,也是狠狠扇了孙秉一记耳光。

    若是旁人出面证实还有可能掺假,但李家少爷是谁?那可是罗蒙的死忠!从他口中出来的证实,谁还会怀疑?!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真是唐家之人!”整个现场,恐怕最为震惊的非孙秉莫属,不断的摇着头,不断的否决,不断的不相信自己做梦都想掐死的贱民,竟然是唐家嫡系!

    “唐!家!”主位上的罗蒙同样是被这一句坐实狠狠惊了一下,但他总归不是孙秉,很快就平复下来,开始谋划该如何堂而皇之的将萧逸拿下。

    这一刻,他真有一种想扇自己耳光的冲动,先前为何要这般大度,此刻豪言已经放出,不可能再当着众人的面对萧逸发难!

    而一想到这里,他又不由的记恨上了两个人,一个正是先前找碴的家伙,没事提什么传言之事!还有一个自然就是李家少爷,若不是他的坐实,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当然,除了这几人外,在场之中最为震惊的就该是胡飞白了,他也同样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萧逸竟然会是唐家嫡系!不过他不同于李家少爷,对萧逸的恨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莫名的更加强烈,甚至还把绮琪背叛的他原因,也一并归咎到了萧逸身上,定然就是他拐走了绮琪!

    仿佛整个宴场都是在这一刻变得安静起来,众人都是处在了一种惊讶状态,其中也包括了司空安三人,甚至还有萧逸本人。

    他们不明白李家少爷为何要‘帮’他们,也不清楚这其中是否有着什么陷阱,但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预期的效果,至少从明面上来看,无疑是再好不过的。

    萧逸很快压下惊讶,用着冷笑看向罗蒙,手指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打着,发出‘咚咚咚’之声。

    便是在这敲打声中,众人渐渐的回过神来,却是依旧安静得可怕,毕竟唐家乃是罗家的死敌,而在场的基本都是投靠的罗家,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也该是敌对关系。

    而此刻,就是这么一个敌对关系的家伙坐在宴场之中,却又不能堂而皇之的将其拿下,甚至还得以礼相待,当真是有够讽刺的!

    “哼!唐家的人果然是威风啊!都快成了这里的主人了!”旁人不敢冒头,却不代表胡飞白也不敢,他对萧逸的恨已经冲破了理智,不出声讥讽几句就浑身不痛快。

    但声音落下,却是没人应话,萧逸更是连看没看一眼,继续敲打着桌面,一副无视到底的模样。

    他此行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救出姜氏兄妹,可没闲情陪一条疯狗玩!

    “罗兄,咱们也明人不说暗话,本少来的目的,你应该最清楚,给个话吧,放?还是不放?”

    “不急。”罗蒙也不是省油的灯,冷笑着回道:“唐兄难得来参加罗某的盛宴,何不好好享受一番,等散场之后,我们再来慢慢谈。”

    “听你的意思,就是不放咯?”一抹冷光遽然的自萧逸眼中射出,四目相对,仿佛在空气之中都是炸现出了火光。

    “是,又如何。”

    “罗兄还真是爱开玩笑,你不放,本少能拿你如何。”

    “什么何不何的?”众人都是一头的雾水,完全听不明白两人在说什么,还明人不说暗话,这说得不就是暗话吗!

    角落里,被严重无视的胡飞白也是听不甚明白,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萧逸与罗蒙,已经杠上了!

    “既然唐兄能明白,那就最好了。”罗蒙冷冷的笑着,看着萧逸隐露危险之色。

    想他如今已入九重境,就算对方是唐家嫡系又如何,在他面前,依旧只是一只蝼蚁,能够随意碾压的垃圾!

    他此刻不动手,不是忌惮对方的身份,而是不想在众人前失了风度,只等宾客散去,量萧逸也插翅难逃!

    “是很好。”

    一反常态的,萧逸点点头,一只手撑着桌面缓慢的站起,却在下一刻猛的发力,直接将身前宴桌轰得粉碎,木渣飞溅!

    “你干什么!”同桌的宾客无疑首当其冲,被一桌的酒菜溅满一身,却又敢怒不敢动,明显是忌惮萧逸的假身份。

    宴场内其他宾客也都被惊得蹿起身,看向萧逸的视线隐动怒气,心道这家伙也太猖狂了,完全没把罗蒙放在眼里!

    “唐!兄!你可是非得要扫大伙兴是吗?”主位上的罗蒙顿时就沉下脸色,也是缓缓站起身来,一举一动间,都是带着一股压抑的怒火。

    一抹轻笑,便在此时突兀的浮现在萧逸嘴角之上,只见他随意的摆摆手,笑道:“不用紧张,本少难得来参加罗兄的宴会,自然要准备份厚礼,只是这宴桌太过碍事,毁了也好腾个地方。”

    “切!”众人一听萧逸服软,皆是在心头响起了一阵嘘声,重新看向萧逸的视线,也是带上了一份鄙夷。

    这家伙上一刻不是还很狂吗?怎么一对上罗蒙就软了?当真是有够孬的!

    “哼!你倒是会做人,还准备了厚礼,那我倒要看看,你的礼究竟配不配得上这一个‘厚’字!”一旁的孙秉渐渐的从不可置信中回过神来,立刻的出声讥讽。

    “那真是有劳唐兄费心了。”罗蒙也是在此时神色稍缓,但心中的阴厉并没有减少,反而多了一份鄙夷之色。

    仿佛上一刻的紧张气氛只是一幕泡影,被萧逸的一句‘服软’话轻松戳破,而萧逸本人也是一直轻笑着,摆了摆手,随意道:“无妨,本少向来大方,不像某些人连个贺礼都要向旁人索要,也不知是他品行本就如此,还是你们这的习气。”

    “噗!哈哈哈哈——”整个宴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道刺耳的嘲笑声,来自穆玲珑之口,拍着桌子,肆无忌惮,全然不在乎其他人是何感想。

    萧逸的这一句话,可不仅仅讥讽了胡飞白,同样是把本土的所有大家子弟都讽刺了一遍!

    不用想,胡飞白此刻自然是暴怒的不可抑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拳头紧紧拽着,恨不得将萧逸撕裂生吞!

    虽然众人也很想笑几声,已示对胡飞白的鄙视,但从阵营层面上来说,却是不容许他们如此做为,只得纷纷的对萧逸怒目而视。

    同时也是有些好奇,来自唐家嫡系的厚礼,究竟会是何…物……!!!

    便是在那下一刻,当萧逸从纳戒里拿出所谓的‘厚礼’后,所有人都是睁大了双眼,整个宴会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亦是充满了无尽的火药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