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渔翁的游戏

    “哒哒哒——”

    寂静宽敞的通道内,回响着细碎脚步声,萧逸并没有明确路线,随意选择了一条便继续前行。

    行走在充斥着幽暗蓝光的通道里,仿佛置身于森冷湖水之中,令人浑身不舒服。

    通道笔直向前,没有岔路,也没有其它石室,唯有两侧石壁上刻绘着各种壁画,但由于时代久远,早已被腐蚀得模糊不清。

    萧逸并没有去关注这些壁画,一直谨慎前行,莫约一柱香后,穿过一扇十分气派的石拱门,视眼豁然开朗,满是幽暗蓝光的世界里,是一片荒凉与沧桑。

    还有,森冷的诡异。

    只见出现在萧逸眼前的是一个巨大遗址群落,以身后的立方体古怪建筑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而开,一眼无法望到尽头,比之地面上的遗址残骸,不知要大出多少倍。

    由于此地封尘地下,所有建筑物都保存尚好,依稀还能看出此地拥有着极为古老的历史,一眼望去,所有建筑物都非萧逸所知晓的样式,尽皆透着荒古之意。

    “此地,想必应是古时某个种族群落的聚居地吧。”萧逸一边思忖着,一边向前走去。

    在神武大陆的历史上,不仅只有人类,还有数以万计的种族存在过,但随着历史发展,以及各种未知的原因,人类不断壮大,成为世界主宰,而其它种族则不断衰落,退出历史舞台,灭绝的灭绝,安居一方的安居,到得如今,还遗留而下的种族已经不足一半。

    “不知慕容小姐会在哪里,此地如此巨大,想要寻找却是不易啊。”萧逸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双目不断扫视,但无奈建筑物众多,散落于各处,阻挡了不少视线。

    萧逸走了许久,终于在一座有着兽形模样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略一犹豫,便是走了过去。

    这座建筑物比一路走来那些都要显得霸气,萧逸觉得既然已经来到遗址这等隐性宝库,抽个空探个宝,也是人之常情。

    推开一扇沉重的石门,萧逸步入到建筑物内,先是扫视了一眼,发现里面的物品基本都已腐朽,唯有一些石质品还保留着,只是并不珍贵,毫无用途。

    在确认下并无危险后,萧逸又在建筑物内查探了一圈,但结果还是一样,所有非石质品全部已经腐朽,残留下的石质品也是无用。

    萧逸略带失望的离开了建筑物,继续前行,在这死寂诡异的遗址之地独自行走,难免有些慎人。

    那幽暗的蓝光,恍恍惚惚,仿如无处不在的鬼魅般充斥在每一处空气之中,更是令人感到森森冷意。

    萧逸也不知自己行走了多久,期间再次查探过几座较为气派的建筑物,但结果都是一样,毫无收获。

    莫约着两三个时辰后,萧逸突然停下脚步,细细聆听下,听到了些许吵杂声音从前侧方传来,极像打斗之声。

    有声便有人,有可能是慕容小姐,也可能不是,一半一半。

    独自孤行了小半天,终于有点动静,因此萧逸并不打算放弃这一半机会,寻着声音潜行而去,气息收敛,脚步轻缓,尽量保持低调,所幸此地建筑物众多,极易隐藏身形。

    一柱香后,萧逸潜行来到了一座极具规模且霸气的建筑物前,这处建筑物如同一座另类的殿宇,造型似一头不知为何兽的恐怖凶兽,张着狰狞巨口,露着獠牙,进入的双开大石门便是在这巨口之中。

    只听'砰砰哐哐'的声音不断从凶兽殿宇中穿出,时而还会夹杂着几声厉喝和惨叫,单是听其声便能知道里面的战斗有多激烈。

    萧逸在殿宇外静听了片刻,并没有听到慕容小姐的声音,但有一个名字却令他眼眸微眯,露出了冰冷之色。

    “李管事?莫非就是那林山的义父?他不是应该在闭关吗?”萧逸在外边多次听到有人唤着'李管事'之名,自然而然联想到了林山义父。

    对于这这个隐性敌人,萧逸自然不抱好感,虽然李管事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但从旁人口中,多少能够知道这是个有仇必报之辈。

    当然,这仇只是单方面的,若非林山执意要自己性命,又岂会被杀。

    萧逸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善类,尤其是在矿藏这等残酷之地混迹了三年,对于人情冷暖与险恶早已看透,承载着远超年龄的沉稳与狠辣。

    没有丝毫犹豫,萧逸悄然潜入殿宇之内,既然有着争斗发生,必然是发生了状况,也极有可能存在珍贵之物,像他这般浑水摸鱼,最合适不过。

    潜进殿宇,萧逸立刻悄无声息的隐藏起来,远远看去,就见得殿宇深处正发生着激战,一方是罗家之人,四名身着侍卫服的武者,还有一名穿着华贵的老者,除此外,地上还躺着两具尸体。

    再看另一方,萧逸顿时惊呆,只见这是一头三丈高的石兽,形状如猩猿,通体为深蓝色,其空洞的双目之中,还跳动着两簇犹如幽冥般的蓝色火焰,极端诡异。

    在这石猿身后,还护着一方形如祭坛的高台,高台之上,直挺挺的插着一根权杖,权杖通透墨绿,不知是用何材料打造而成,绝非石质,却能遗传至今毫无损坏,足以可见其不凡。

    “果然有好东西!”萧逸的视线定在那墨绿权杖之上,直到片刻后才移开,落向高台前的战斗。

    此时的罗家这方已经牺牲两人,另外四名侍卫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倒是那位李管事毫发无伤,一直在战圈外看着。

    另一边,石猿同样没有讨到好处,一只石臂已经被击碎,身上也是坑坑洼洼,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萧逸观察了许久,在确认下绝对安全后,方才开始缓慢靠近。

    此地到处是破碎的石柱、石壁,由于年代久远,即便是石质品也禁不起战斗余波,该倒的倒,该塌的塌,剩下的基本只有一个外壳还屹立不倒,令得整个殿宇之内被完全打通,宛成一室。

    萧逸便是借着满地残骸悄然靠近,远处的双方正战得火热,根本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仿佛在他们眼中,只剩下了高台之上那根并不知有何用途的权杖。

    悄无声息的,萧逸靠近到了三十米之内,一些对话也变得清晰起来……

    “都给我上!谁敢偷懒,我就要谁好看!”李管事一直盯着高台上的权杖,对手下的生死不管不顾。

    纵使心中憋着怨气,那四名侍卫却也不敢表露出来,施展出浑身解数发起攻击,但如此一来,防御一弱,当即就有一名侍卫被石猿重拳击中,血肉迸飞,惨死当场。

    “真是废物!”见得手下惨死,李管事非但没有同情,反而发起火来。

    “罗家好吃好喝、大把灵石养着你们,不是要一群废物!六个人连一头傀儡都收拾不了,罗家还要你们有何用?!啊?!废物!都是废物!”

    “够了!”一名侍卫终于忍无可忍,大喊道:“李管事您厉害,那您上啊!我们都是些小人物,当然比不上您这等大人物!”

    “你是在指责我?!”李管事豁然沉下脸色,无比阴厉,身随脚动,瞬间闪至开口武者身后,手起掌落,一掌破体,直接诛杀!

    能坐上管事之位的都是罗家族人,多以旁系为主,看待侍卫就如看待家养的狗,想杀就杀,无需理由。

    另外两名侍卫看到同伴惨死,都是心生怨怒,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否则下场一般无二。但三人再死一人,战况急转直下,在石猿的狂暴攻势下节节败退,只剩下了防御的份。

    “真是一群废物!”李管事唾骂一声,对剩下的两人已经完全不抱希望,果断转身行去,打算绕开战圈去取权杖。

    然而,这边发生的一切,都清晰落到了萧逸眼中,顿时就对那本就没有好感的李管事更加痛恶。

    对敌人心狠手辣那是果断、干练,不拖泥带水,这点萧逸也能做到,可对同伴下手又算什么?禽兽不如?

    萧逸实在无法理解,也根本不想去理解,他有他自己的一套准则,不会被外界所影响,哪怕付诸生命,也绝不改变!

    这,便是他的尊严所在!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