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出卖的彻底

    夜,漆黑如墨,万物寂静。

    萧逸藏身在一处山脚下,静心修炼,一日狩猎,让他成功击杀了三位武徒,灵力暴涨至四百缕!

    “修罗神诀,不愧为绝世异法!常人修炼四百缕灵力至少需要两年,但我只用了两天,差距不止百倍!”

    萧逸深刻体会到了修罗神诀的恐怖,同时也更加好奇,创造此等功法的霸气男子,将是何等天才!

    “不知那九层墓塔内,是否还封印着其它遗物,每每灵力有所增长,我都能感觉到墓塔外的封印会跟着松动,也不知等我踏入一重气武境后,是否就能破开?”

    萧逸兀自想到,自从发现暗红珠子隐入气海后,他便意识到当晚的梦并非单纯梦境,而是暗红珠子内的世界,换而言之,这枚暗红珠子绝非凡物!

    “既然那霸气男子能创造出修罗神诀此等绝世异法,想必真有遗物,也不会差到哪去。”

    萧逸抱着美好念想,继续修炼。

    一夜无话,翌日。

    当黎明破晓黑暗,古战场回归昏沉蒙蒙的天空时,萧逸睁开了双眼,有着一道红芒掠过。

    “一夜二十四缕灵力,与修罗神诀相比,这常规修炼果然甚慢啊。”萧逸不由苦笑起来,在真正体会到修罗神诀的恐怖后,萧逸发现,别说是他远超常人的修炼速度,就算是修炼灵石也无法相比。

    若是此等绝世异法被公诸于世,恐怕就连世界大拿们都无法淡定。

    “嗯?”

    突然,萧逸耳根一动,捕捉到远处有着细微破风声掠过,只见他嘴角一掀,起身,向着声音传来之处,飞奔而去。

    ………………

    接下来的两日,萧逸穿梭于矿区中,专挑那些武徒下手,如此两日过去,死去的武徒达到十人之多,萧逸也将灵力增加到九百六十七缕,离一重气武境只差最后一步!

    但如此多的武徒离奇失踪,自然也惊动了鹫老大,便在两日后,一具武徒尸体被人发现,继而更多的尸体被陆续找到。

    此事让鹫老大极度震惊,亲自赶到一处尸体现场,查看过后,断定下萧逸,已经踏足武者之列!

    “怎么可能!这才多久,那杂碎就晋级武者了?!老子可是整整苦修了六年才踏足,凭什么他能如此之快!凭什么他就能有如此好的运气!”

    鹫老大的神色无比阴沉亦惊骇,对萧逸那妖孽般的修炼速度极不愿承认,宁愿将一切都归咎到运气上面。

    要知道,修炼百缕灵力并非难事,难就难在凝聚气旋上,有些天赋差的武徒,几年、几十年甚至终生都无法凝聚,即便天赋好的,也得需要两、三年的沉淀积累才能成功。

    但绝没有一个,哪怕是绝顶天才,也不可能在短短几日内成就武者!

    “萧逸!我不管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在这里,我就是天!你想取缔我的位子,简直做梦!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来人!传我命令,不管是谁,缉杀萧逸者,赏灵石百枚!”

    “是!”

    鹫老大身后,还跟着三名武徒,以及一名小女孩儿,只见这三名武徒齐声领命,转身就欲离开。

    但就在此时,那名小女孩却是突然叫道:“等等!鹫老大,我有话要说!”

    只见这名小女孩长着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体态娇瘦,马尾束起,一双水晶般明亮的眼眸,带着一丝狠戾。

    此人亦然正是小雨!

    无所寄托的她,只得终日在贫矿区游走,眼前这具本该被掩埋的尸体,便是被她所发现,层层上报上去,才得以有资格站在鹫老大身后。

    “何事?说!”

    “我知道萧逸为何会如此厉害!他在几日前得到过一件古物,一定是那古物让他变得如此厉害的!”

    “古物?!”

    鹫老大阴沉的眼眸豁然一亮,心头剧烈跳动着,但旋即低沉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现在只有我们知道!”小雨为了讨好鹫老大,将萧逸出卖了个彻底。

    “很好!很好!”果然,鹫老大极为满意的点点头,但下一刻,却让小雨始料未及的事发生了。

    只见鹫老大毫不犹豫的出手,眨眼间就将另外三名武徒击杀,最后将残忍视线落到了小雨身上。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死死缠绕上小雨心头,直到这一刻,她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再一次犯下了致命错误!

    “别、别杀我!我还有用!我能帮你找到萧逸!我、我能让萧逸自己出现!”

    “我不需要一只蝼蚁的帮忙,况且,我只相信死人才能最好的保守秘密。”

    话落,出手,只听'砰'的一声,小雨倒飞出去,砸落在地,猩红鲜血流淌而出,染红了身下冰冷的大地。

    “蝼蚁就是蝼蚁,认不清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鹫老大冷笑一声,转身离去,留下冰冷的话语回荡空中,也不知是说给小雨听,还是说给不知身在何处的萧逸。

    “终于要死了吗?”

    冰冷的大地上,小雨无力的瘫躺着,一行血泪缓缓滑落,却是带着无尽的憎恨。

    “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为何老天你要如此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只想活下去,难道这也错了吗?”

    “错了吗!”

    鲜血滚滚流淌而出,迷糊了小雨的双眼,也染红了整片天空,蒙蒙细雨落下,敲击在耳畔,如同一曲葬歌……

    “我叫萧逸,你叫什么?”

    “我、我不知道。”

    “啊?你没名字啊?那…我就叫你小雨吧。”

    “小雨?”

    “是啊!你的双眸清澈明亮,就如同这蒙蒙细雨,不带一丝污浊。”

    不带一丝污浊,却终究被这肮脏的世界所染。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何原因,小雨沉寂在过往之中,残存着最后一口气,忘记了一切,忘记了处境,也忘记了濒死的自己。

    直到一张绝美脸庞的出现,才将小雨从绝望之中唤醒,这张脸庞,如同天使般美丽,带着救赎的笑容,温暖了那颗早已死寂的心。

    ……………

    夕阳低垂,暮色将临,萧逸停下一日的狩猎,藏身在一处矿山脚下。

    随着武徒减少,萧逸的成果也变得甚微起来,灵力停留在九百六十七缕不见增长。

    “已经过去了两日,那三位老大应该有所察觉了吧?”萧逸蹙起剑眉,闪过一丝担忧。

    三位矿区老大皆位列二重气武境,世间有言,一重一天地,虽非绝对,但也足以说明各重境界之间,有着极大差距。

    萧逸现在离一重气武境只剩最后一步,但终究没有踏足,若对上三位老大中的任何一位,都没有丝毫胜算。

    “继续修炼!争取尽快冲击一重气武境!”萧逸并没有颓废,更不敢浪费时间,收拾起杂念,开始专心修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种莫名的压抑感突兀的袭上萧逸心头,让他心神不宁,隐隐之中,竟是感觉到一种致命危机!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身影极速冲来,速度之快如若奔雷,还不待萧逸看清,就已停在百步之地!

    只见来者双目阴桀,透着丝丝阴狠,尖瘦的脸庞上,有着一只极为凸显的鹰勾鼻,如此明显的特征,不是鹫老大,还会是谁!

    “你就是萧逸?”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鹫老大口中吐出,带着几分审视,也带着几分轻蔑。

    萧逸腾的站起身子,浑身紧绷,此人他曾经远远见过,自然知道是何人,他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没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萧逸!有何赐教!”

    “赐教?哈哈!就你也配?”

    鹫老大轻蔑的大笑起来,眼中的贪婪如火光般灼热,脚下一动,大步向萧逸走去,同时灵压放开,尽数压向萧逸。

    “你可知你已犯下了滔天大罪?杀我如此多手下,你说我该如何折磨你才能解恨?”

    二重气武境的灵压何其强大,压迫着萧逸几欲窒息!但他硬是咬着牙不愿屈服,眼眸之中,亦是透着无比倔强!

    萧逸很清楚,眼下的情况极为险峻,一旦鹫老大动手,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但即便如此,他的傲骨也不允许他屈服,就算死,也要站着死!

    这是身为一个人的尊严!

    “哈哈!”萧逸发声大笑,指着鹫老大厉声道:“我杀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死有余辜!既然他们想要我的命,就应该做好死的觉悟!被我杀了,只能说明他们无能,是一堆废物!”

    “哼!”

    鹫老大不曾料到萧逸竟会如此胆大,当着自己的面还敢出言不逊,顿时冷哼一声,阴厉道:“你难道没听过'打狗还得看主人'吗?不管他们多废物,都是我的手下,你杀了他们,就是没将我放在眼里,对于那些敢轻视我的人,下场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我折磨到死!”

    “哈哈!你说这些话,难道不觉得悲哀吗?”

    萧逸并不畏惧死亡,直视着鹫老大,厉声道:“你身为一名武者,只知道安逸于一群矿奴中称王称霸,你身为一个人,又只知道欺软怕硬,畏强贵,欺弱小,你如此活着,你最初的武道何在?你最基本的人性何存!”

    “闭嘴!”

    论嘴上功夫,鹫老大自认不是对手,论道德观理,萧逸又站在了至高点,无法反驳下,鹫老大只得蛮横道:“你说的都是弱者的借口!这个世界是看实力的,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话语权,谁就有道理!我比你强,这就足够了!”

    鹫老大说完,将灵压彻底放开,直压萧逸而去,如山丘般的压力重重压下,让萧逸险些跪倒在地,但他硬是撑着,哪怕膝盖上传来阵阵刺痛,也无法让他屈服!

    “贱骨头,你又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只要你跪下向我磕三个响头,并承认你说的都是屁话,我兴许还能重新考虑,收你做手下,让你在这座矿场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做梦!”

    萧逸艰难的露出一抹嘲讽,到得现在,他就算再笨也发现了问题,以鹫老大的阴狠个性,根本没道理和他废话,但此刻,鹫老大不仅没有动手的意思,更是不断威迫他,甚至利诱他,想让他臣服。

    为了什么?看中自己的天赋?绝无可能!萧逸可不是三岁小孩,不会天真的以为鹫老大这是在惜才,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古物,是小雨!

    直觉告诉他,小雨又一次出卖了他!

    “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可悲,明明很想要,却又死命忍着,拐弯抹角的像个娘们,真让我瞧不起!”

    “哼!”

    鹫老大被道穿心思,神色变得更加阴沉,当即冷哼一声,索性摊明道:“真是低估了你的智商,既然你已经猜到,那还不快把古物给我乖乖交出来!兴许我还能留你全尸!”

    “哈哈!”萧逸笑了,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一字一顿道:“我这人素来倔脾气,要杀便杀,想要古物,做梦!”

    “那我就先废你四肢,再抽你脊骨,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鹫老大恼羞成怒,脚下猛然跺地,双手成爪,如猎鹰般猛扑而来!

    “你这蝼蚁之辈,有何资格妄图染指古物!这不是你该拥有的东西,快给我交出来!只有我这等强者才配拥有!”

    “呵!你连做人都不配,还谈个屁的强者!”萧逸毅然不曾退缩,运转起全身灵力凝聚右臂之上,双目疯狂,单拳紧握,用力击出!

    拼死一战!

    “有娘生,没娘教的杂碎!给我去死吧!”

    “砰!”只听一声闷响,一拳一爪撼然相撞,余威震荡开来,掀起风旋冲击四野,将满地石块尽数碾碎!

    武者交击,势大如宏!

    “噗——!”

    两重境界的差距,就如一条鸿沟横在萧逸面前,不堪重击下,萧逸倒飞而出,鲜血喷吐着,砸在岩壁上又反弹落地,被滚落碎石掩埋。

    另一边,鹫老大只是晃了晃身子卸掉余力,便是大步走来,脸上遍布着残忍笑意,“小杂碎,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人你得罪不起,就得夹紧尾巴乞讨宽恕!”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可惜你不懂珍惜,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让你后悔来过这世上!”

    “呵!”

    萧逸挣扎着从碎石堆里爬起身子,右臂在对碰中已废,垂挂在身侧,鲜血滴淌,染红了半身,却是依然无法掩盖那张倔强的脸庞!

    “要杀便杀,哪来这么多废话,真是令人作呕!”

    “杀你如探囊取物,何需着急?”鹫老大站定在三步之外,欣赏着萧逸那副狼狈模样,如同猫戏老鼠,后者越挣扎,越是有趣。

    “时以至此,你难道还看不清状况吗?不管你如何挣扎,在我眼里永远都只是一只蝼蚁,记住,是永远。”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古物,留你全尸。”

    “哈!哈哈!想要古物?你就等下辈子吧!”萧逸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带着些许狰狞之色,抬起左手指着自己的脑袋道:“我也不怕告诉你,古物就是一本绝世功法,但可惜全在我脑子里,你这辈子永远也别想得到!”

    说完,萧逸索性闭上双眼,不再言语,他知道,这一劫已经再所难逃,但让他卑躬屈膝、没有尊严的乞讨活命,那他还不如去死!

    人活一生,若没有尊严的活着,妄为人!

    萧逸的脸上布满了决绝之色,即便面对死亡也从不畏惧,但他等了许久,也不见鹫老大有下一步动作,直到他睁开双眼,鹫老大才开口道:“你果然有种!算我认栽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一个月,若你能在一个月内击败我,我不仅不会要你的古物,还会让你成为第四位老大,但若是一个月后你还是败给我,那你就必须得把古物给我交出来!”

    鹫老大的声音无比阴厉,但同时也带着些许无奈,权衡了许久,他最终还是选择相信萧逸的话,不敢冒险,只得出此下策。

    至少在这短暂的接触中,鹫老大可以肯定萧逸是个重尊严且言出必行的家伙,只要他敢接下这个赌注,就绝不会反悔。

    果然,萧逸闻言心头大喜,或许一个月时间对于普通武者太过短暂,不可能有多少提升,但对他而言,一月,足已!

    毕竟,能活谁都不想死,萧逸也是如此,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他就绝不放弃!

    “一言为定!违者,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