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血染的珠子

    神武大陆,一个科技与武道共存的世界,在这里,有着高度发达的科技文明,亦保留着强者为尊、力量至上的残酷法则,弱肉强食,在此地演绎得淋漓尽致。

    古荒域,位于神武大陆南部地带,曾为上古战场,历经浩劫,根基被毁,导致灵气稀薄,最终被大陆列为下域。

    意为最低等之域。

    炎武帝国地处古荒域内,其境内存有多处古战场荒址,此刻,在一处边境区域的荒址上,数千名矿奴正在竭力开采着灵石。

    灵石是这个世界不可或缺的能源,是武者的修炼材料,也是机械的源动力,没有灵石,整个世界的文明将会倒退千年!

    这是一片错综复杂的灵脉矿,回荡着沉闷而刺耳的机械嗡鸣声,两个小孩儿正躲在偏僻角落里,费力的挥动着矿锄,在坚硬岩壁上敲敲打打,祈求能得到上天的眷顾。

    一枚灵石换取一个馒头,在这黑暗的世界里,多少年来,饿死的矿奴已是不计其数。

    只见这两个小孩儿一男一女,只有十四、五岁模样,是此地年龄最小的一批矿奴,都是被人贩子贩卖而来,相遇,并一起度过了三年黯淡无光的残酷生涯。

    为了生存,这里充满了丑陋与肮脏,在残酷现实的冲击下,人们只学会了一点,不择手段!

    “逸哥哥,我们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了,我好饿……”小女孩疲惫的坐到地上,一双粉嫩小手上满是水泡。

    男孩名叫萧逸,枯瘦如柴,留着一头黑色短发,五官精致,脸庞清秀,一双眼眸漆黑明亮,只是脸上脏兮兮的,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邋遢。

    “小雨乖,你先休息下,我再挖会。”萧逸倔强的摇摇头,顶着胃部绞痛、咬着牙继续艰难的挥动矿锄。

    这片区域属于贫矿区,灵石产量甚微,但势单力薄的两人,只能在此残喘挣扎。

    矿奴也有矿奴世界的规则,同样奉行弱肉强食,最好的富矿区只有体格强壮的矿奴才有资格开采,之后是一些较弱的矿奴,像萧逸这种最弱小的存在,只能待在最偏僻的贫矿区。

    一旦逾越了这道无形界线,就会被无情驱逐,毒打一顿还是轻的,严重点直接丧命。

    这种事,萧逸已经见怪不怪,在这肮脏与丑陋的世界中生活久了,原本的童真早已被泯灭。

    小女孩名叫小雨,长着一张如娃娃般精致的小脸,长发乌黑,五官精美,只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略显黯淡。

    小雨并无姓氏,就连“小雨”也是萧逸所取,相遇那天,正是下着蒙蒙细雨。

    “逸哥哥,我想我快不行了,下辈子我一定要投胎到大户人家,每天都有吃不完的食物,穿不完的漂亮衣服,还有许许多多的佣人供我使唤……逸哥哥,你说我的愿望会实现吗?”小雨的眼神空洞无光,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对整个世界都已绝望。

    丑陋,肮脏,就如这片被毒瘴笼罩的天空,遮蔽着阳光,也隐没了皓月。

    萧逸沉默不语,他从不相信来世之谈,哪怕是武道强者,死之,尘归尘土归土,灰飞烟灭过后,只会留下一具枯骨。

    亦如他的大爷爷,正是武道强者,却因体内多年的暗伤隐疾,阴阳两相隔,只留下一土坟头。

    但在弥留之际,大爷爷却是道出了一个秘密,自己是大爷爷的一位故人托付寄养,并留下话语,十七岁之前若能成就武者,便可去帝国学院寻找身世之谜,但若无法达成,就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大爷爷老无所依,有着私心,更是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希望萧逸能安安稳稳生活,从未教导过他修炼,本以武者的寿命能照顾萧逸一生,却不料多年隐疾恶化,最终撒手人寰,照成了萧逸如今的下场。

    萧逸从未怨过,亦未恨过,大爷爷将他拉扯到大,是他唯一的亲人!不管他有多在乎自己的身世,也从未怪过。

    但人非浮萍,总想有个根,大爷爷离世后,他便想去帝国学院,却在半途遇到了人贩子,辗转被卖于此,终生为奴。

    三年的艰苦生活,并未让萧逸有过放弃,每时每刻都想着离开这里,他要去帝国学院,他要解开身世,找到自己的父母,然后问上一句——

    既生我,何弃我?!

    “叮!”

    突然,一声脆响将萧逸的思绪打断,他定睛一看,眼眸豁然亮起,立刻丢下矿锄,用一双伤痕累累的泥垢小手,用力去刨已经松动的碎石。

    “是灵石!太好了!逸哥哥你挖到灵石了!”一旁的小雨跳起身子,欢呼起来。

    “恩!我们有吃的了!”萧逸的眼中也布满喜色,他重新拿起矿锄,开始在灵石周边敲砸。

    许久后,灵石终于连着一整块岩石落地,萧逸急忙扔掉矿锄,拿出一把小锤子开始敲打,将多余的石块去除,让灵石剥离出来。

    诚然,要真正挖出一枚可以换取食物的灵石,并不容易。

    再次忙活了小半个时辰,一枚菱形状的灵石出现在了萧逸手中,只见这枚灵石晶莹剔透,其内有着白色气雾袅绕,仅是握在手中,便能感到一股舒畅之感。

    “灵石!馒头!有吃的了!”小雨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但旋即想到是萧逸所得,眼神又黯淡了下来。

    萧逸见状,却是含笑着将灵石递上,道:“拿去吧,哥不饿。”

    不饿?

    这恐怕是史上最荒诞的谎言了。

    小雨出现了片刻挣扎,但最终还是败给了饥饿感,败给了对死亡的恐惧。

    “谢谢逸哥哥!”

    “去吧,小心点,别被抢了。”对小雨的宠溺,让萧逸可以毫无保留,强忍着几欲晕厥的饥饿感,挤出一抹苍白笑容道。

    “嗯!”小雨用力的点下头,却是突然一顿,视线落到了萧逸脚旁:“咦?这是什么?”

    顺势低下头去,萧逸便见得一枚暗红色珠子正躺在他脚旁,这枚暗红珠子只有母指甲大小,通体暗红如血,其上还遍布着极小字眼。

    仔细看去,还能发现这些字眼并非现世文字,而是极其古怪的符文,隐涩而玄奥。

    “该!该不会是古物吧!”小雨猛然惊呼,一双大眼睛闪烁起精芒。

    顾名思义,古物便是远古时期遗留而下的物品,此地曾为上古战场,有古物出现也无可厚非。

    小雨死死盯着暗红珠子,压抑着激动道:“我听说,若是有矿奴挖出古物,只要贡献给上头的大人物,就能得到恩赐,还能成为大人物的家奴!那可是何等荣耀!”

    “一枚寻常珠子,能会是什么古物。”

    萧逸却是笑着摇头道:“我听说古物都是很厉害的,曾经也有不少人挖到过,但每一件都十分霸气,岂是这小小珠子能比。”

    “逸哥哥!我们就去试试吧!万一是呢?那我们就不用再饿肚子了!”小雨显然不想放弃。

    萧逸思忖片刻,伸出手摸了下小雨的脑袋,笑道:“你还是先去换吃的吧,这事以后再说。”

    “哦……”小雨低下头去,眼中闪过挣扎之色,最终深深看了暗红珠子一眼,豁然转身,离去。

    “呵呵,这丫头……”

    萧逸兀自摇着头,笑道:“再过些日子,就是小雨的生辰,我便将这枚珠子当作礼物送她吧,若真是古物,那她也算能脱离这片地狱了。”

    萧逸将仅剩的真善,毫无保留的给了小雨,他的亲人,也是他唯一的寄托。

    “继续挖,希望老天能再眷顾我一次。”萧逸将暗红珠子放进怀里,又不放心的拍了拍,这才拿起矿锄继续开挖。

    抱着对活下去的渴望,萧逸不曾放弃过,机械的、艰难的挥动着矿锄,他不甘就此结束一生,他渴望活下去,渴望去往外面的世界有尊严的活着,活得像一个真正的人!

    但现实,却往往无比残酷,萧逸最终等来的不是上天眷顾,而是一阵急促且杂乱的脚步声。

    只见远处有着五道身影急奔而来,都是身强力壮的矿奴,而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还吃力的跟着一个小女孩,两只小手上各拿了一个馒头,嘴里还塞着一个,虽然馒头已经冷掉,硬得跟石块一样,但小女孩还是狼吞虎咽的吃着。

    “刀哥!就是他!他手上有古物!你答应过会让我去富矿区挖矿,可不能食言!”

    “小雨……”

    萧逸震惊、不可置信、亦是悲哀的望向那张原本何其熟悉,此刻却是如此陌生的娇小脸庞,连手中矿锄滑落在地也浑然不知。

    心,在这一刻狠狠抽了一下,疼得萧逸仿佛失去了所有世界!

    “小杂碎!聪明的话,快把古物给老子交出来!兴许老子一高兴,可以免去你私藏古文之罪。”

    被叫做刀哥的男子,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他是矿区三老大中一位的手下,平日里嚣张跋扈,无恶不作,话音刚落,就在萧逸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也是将萧逸抽醒。

    “杂碎,老子在和你说话,你往哪看!还把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再不拿出古物,老子就让你成为古物!”

    另外四人发出一阵冷笑,欺凌弱小的事情他们没少干,也乐此不疲,但这一次,萧逸的反应却出乎了所有人意料,只见他并没有慌恐上交古物,而是如同一头被惹毛的幼狮,操起地上矿锄就向刀哥砸去!

    萧逸此刻憋着一股无名火,只想发泄!

    “你找死!”

    刀哥见状,怒火窜起,一把将矿锄强硬夺去,反手一砸,狠砸在萧逸头上,将他砸翻在地,血流如注!

    猩红鲜血染红了萧逸脸颊,顺着脸颊滑落,又染红了衣襟,渗透衣襟,同样染红了怀中那枚暗红珠子,如同血日般猩红!

    “给老子打!往死里打!小杂碎,还真是反了天了!”

    “好咧!”

    另外四名强壮矿奴咧嘴狞笑,冲上前来对着萧逸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下手之重,拳拳到骨。

    萧逸死咬着牙关,用双手护住头部,硬是不吭一声,倔强得令人发怵。

    一阵虐打过后,四人才停歇下来,一人啐了一口,开始在萧逸身上搜查,但结果摸了几遍都没发现所谓的古物,一时间,一双双危险目光射向了身后的小雨。

    “有的!有的!我亲眼看到的!”

    小雨吓得浑身冷汗,手脚忍不住颤抖着,但她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猛然冲动萧逸身旁,费力搬起一块人头大的石块举过头顶,尖叫道:“快说!你把珠子藏哪了!”

    萧逸并没有开口,挣扎着站了起来,鲜血顺着脸颊淌落,却是无法遮蔽那平静到近乎毫无感情的眼神。

    原来,这个他一直视作亲妹妹的小女孩,他从未认识过;原来,她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令人心冷!

    “啊!给我去死!”

    或许是这股眼神直刺小雨灵魂,让她感到莫明恐慌,只见她疯狂的砸出石块,只听'砰'的一声,萧逸再次倒在血泊中,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小雨却是再度搬起石块,一张可爱小脸上透着坚定与疯狂,摇晃着将石块举过头顶,然后用力向萧逸砸下!

    “砰!”

    终于,萧逸不再动弹,鲜血染红了全身,也染红了大地。

    刀哥几人不由皱起眉头,萧逸若死,被藏起来的古物就没了线索,这却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但小雨却是不管这些,她害怕了,恐慌了,她此刻只想让萧逸死,一想到那毫无感情的眼神,她的灵魂都感到颤悚!

    再一次,小雨抱起那块已经血迹斑斑的石块,费力的举起,对准萧逸脑袋就要砸下!

    “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冷喝突然传来,让小雨浑身一颤,急忙扔下石块,脸上的疯狂顷刻间化作苍白。

    只见远处缓缓走来几人,皆是穿着华贵,气势强盛,其中一人他们认得,是上头的大人物,是整座矿场的统治者!

    “乌执事大人,这小子私藏古物,这不,我们不是在开导他,让他上交嘛。”刀哥立刻献媚道。

    “嗯?!”

    乌执事的眼眸豁然一亮,立刻对着身旁一位少年献媚道:“二少爷,您真是大福之人啊!屈身来一次矿场,就能得到一件古物!这可是好几年没有出现过了!”

    “是吗?”

    被称为二少爷的少年却是轻笑一声,只是淡然道:“去拿过来吧。”

    “被、被他藏起来了!我们正在逼问!”小雨闻言,唯恐牵连到自己,颤抖着声音急忙解释。

    这个答案,却让乌执事脸色一沉,人都被打死了,还逼问什么?这不是拿他寻开心吗!

    正当乌执事准备教训一下这群卑贱矿奴时,一旁的一位红衣少女却突然开口,语气极度不耐烦,“你们都吃饱了撑着?没事和这群下等人计较?若你们真觉得时间很多,那你们请便,我自己去封印之地,不用你们陪了。”

    少女来此并未瞧过这群矿奴一眼,说完兀自离开,那被称为二少爷的少年却是苦笑一声,亦步跟去。

    乌执事急着给两位真正的大人物引路,随手指了一名护卫留下处理,带着其他人急忙跟上。

    “都还聚着做何?想吃鞭子?”被留下的护卫似乎有些善心,瞧着奄奄一息的萧逸,生出了一丝怜悯。

    刀哥等人如获大赦,急忙逃离。小雨不敢跟着去富矿区,更不敢留下,只能胡乱选了一个方向逃去。

    “为了一件不该拥有的古物,却是丢了性命,值吗?”护卫轻叹一声,拎起萧逸向着矿区外围行去。

    许久后,他来到了一处深坑边缘,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浓浓腐尸味道,皱了下眉,迅速将萧逸扔下,转身离开。

    这处深坑很大,也埋葬了很多尸体,多到谁都记不清有多少,几千?几万?或许几十万。

    没有人记得,因为实在太多,卑微的矿奴命如草芥,又有谁会去在意?

    就如此刻的萧逸,明明还剩下一口气,明明可以救活,但无人会在意,只会被无情的当作尸体处理掉,最终,成为这埋骨深坑中的一具枯骨……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