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真凡小道士

    “黑鹰,想我了吧。”

    萧清封早就知道黑鹰一直在外面等候自己。毕竟黑鹰眼睛非同寻常,他有神眼,可以看破阵法。自然也能看出萧清封一直呆在湖底。不过这家伙唯一不好的就是他不擅水性。根本不敢下水。上次在吃人河可把他吓得够呛,如果不是心守在的话,估计早就被淹死了。

    听到萧清封的话,黑鹰口中高兴的鸣叫了几声。以萧清封和他的默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大致是说:这些年过得还好吧,我一直在天上看着你。

    “这几年我不在,野猪精和棕毛那两个家伙不会走了吧?”

    说完,微微仰天,深吸一口气,萧清封感觉浑身舒畅。他感觉到,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能够真正的突破到炼气后期,在修行的道路上又上前一步。

    黑鹰回应了几声,有些复杂,萧清封没太明白。不过,也不需要明白,黑鹰翅膀煽动几下,他们便来到湖边。站在黑鹰背上,萧清封一眼就看见身形大了一圈的野猪精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而棕毛身上还挂着他当年的包裹,正站在一旁懒洋洋的嚼着青草。

    看着依旧懒惰的野猪精,以及变得懒洋洋的棕毛,萧清封露出一丝苦笑,而心中却还是升起了一丝暖流。不管如何,黑鹰,野猪精包括棕毛都没有离开自己,他们证明了,在自己前进的道路上,不是单打独斗。

    这是这一点,就足够了。

    “这位兄台,劳烦问个事儿。”

    站在黑鹰背上,萧清封还没来得急跃下去,空中便响起一道声音。

    转头一望,但见两道金光行来,仔细定眼一瞧。却是见到心守与一位美艳女子正御剑而来,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到了萧清封面前驻剑停下。

    三年未见,心守没有任何变化,脸型依旧微胖。当然,或许他此刻的眼神不太好了,竟然连萧清封都没有认出来。而那美艳女子面若桃花,皮肤白皙,浑身散发着成熟的韵味。乍一看,她和心守在一起竟给人一种珠联璧合的感觉。

    “师兄!”

    一出来就能见到师兄,萧清封还是很高兴的。他刚才正在想,自己到底怎么去元阳山,这一路上不会又出现什么事情吧?看到心守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问题不必担忧了。

    “咦?”心守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眼睛瞪大,不可思议道:“师弟,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师父他老人家让师弟我在这里反省三年,师弟我就成这样了。”萧清封摸了一把鄂下的胡须,耸了耸肩,看着心守身旁的美艳女子,好奇道:“师兄,这位是?”

    “哦!”心守醒转过来似得拍了一下额头,指着身旁的美艳女子,介绍道:“这位是心莲师姐,她是释心师伯的弟子。”

    说完之后,心守又指着萧清封介绍道:“心莲,这就是我师弟,道号真封。”

    “真封见过心莲师姐。”

    虽然依旧像野人一般,但萧清封不敢废礼,微微躬身,朝着心莲施了一礼。释心师伯,萧清封虽然不认识他,但知道这个大名。在元阳宗,有个规矩,每一代的首徒都会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

    比如,释字辈的首徒名唤释心,心字辈的首徒名唤心真,真字辈的首徒就名唤真言。首徒不仅名字特殊,就连身份也比较特殊,他们修习的必须是十二功中的元阳功。

    而且,他可以算是宗主的第一顺位继承者,就如同现在元阳宗的宗主乃是不释真人,而不释真人的大徒弟便是释心道人。释心道人这些年一直辅助师父管理宗门俗事,如果不释真人出现意外,那么释心道人便可接过交接棒,直登宗主之位。

    当然,修行界所看重的,从来都是修为。所以,很多潜修之士并不愿意被宗主之位羁绊。传言,在元阳宗历史上,竟然发生过无人愿做宗主的尴尬事件。所以才会有每代首徒这个规定。

    而,萧清封道号真封,很明显他不是真字辈的首徒。针对这一点,他倒是稍微庆幸。

    “师弟不必客气。”

    心莲好奇的打量着萧清封,她很想知道,这个让心守那家伙数年放不下的师弟到底有何特殊之处。只可惜,瞧了半天也没瞧出点不同来。

    “好了!瞧你那样。还是先整理一番仪容吧。”

    看着萧清封如同野人的相貌,心守着实皱了皱眉。也不待萧清封反应,直接闪身过来,抓着萧清封的手臂便御剑而走,只在空中留下一句话。

    “心莲,我们在曹国都城等你,你将那几头灵兽一起带过来。”

    望着消失在眼前的心守和萧清封,心莲横了横眼,嘟囔一句:“就知道使唤我,人家还是你师姐呢。”

    两个时辰之后,曹国都城的一间客栈中。

    萧清封、心守与心莲围着一张方形八仙桌,桌上一片狼藉,全是些残羹冷炙。

    “师弟,你这也太——”

    望着桌上的场景,心守睁大眼睛盯着萧清封,心中满是惊讶。就在刚才,萧清封一个人,吃了不下五个人的吃食。

    萧清封扭了扭脖子,舒服的打了个饱嗝。此时,他已经将身体彻彻底底的清理了一遍。身着白色长袍,腰间配着青玉带,头上盘着道士髻,鄂下修长的胡须也被他除掉。整个人看起精神很多也英俊很多。

    “师兄,你是不知道这三年我在水下是怎么过的。”萧清封大吐苦水,言道:“每日里生吃鱼虾,都吃得我想吐了。而且不吃还不行,师弟我可没有师兄你那般本事,十天半月也不见得会进食,师弟我这是一日三餐,必不可少啊!”

    “那你也不至于这样,还有没有点修行者的气度了。你身上的那股邪气不会还没除去吧?”心守皱了皱眉,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师兄,您老就放心吧,那股邪气早就除去了。”萧清封笑着言道,“我这不是——今日好不容易脱困,换个口味,下次肯定不会了,你就放心吧。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宗门?”

    “师父他老人家说接到你之后,就马上回宗门。我们自然——哎哟!”心守还没说完,忽然惨叫一声,瞥了心莲一眼,呲了呲牙。

    看着心守与心莲的神情,萧清封真的很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们两人实在是让人受不了。萧清封不认为自己智慧有多高,但是这么明显的情况还是能够看明白的。他甚至估计,心守他们出来十有**不是奔着接他这个师弟来的。

    不过,他也有些奇怪。心守好似不太愿意和心莲太过亲密,时常有意避开心莲。这种事情,作为师弟自然不适合说话,一切就看他们自己的缘分了。

    “真封师弟呀。”心莲瞪了心守一眼,朝着他挤眉弄眼一番,威胁他不要说话,转头朝着萧清封道:“我们出来之前,心石师叔让我们帮了一个小忙,他有位弟子在世俗间行走,正好叫我们将他带回去。所以,恐怕要让师弟等待一段时日了。”

    “无妨!无妨!”萧清封很明智的摇了摇头,问道:“敢问师姐,心石师叔的弟子是谁,现在又在何处?”

    “心石师叔的弟子道号真凡,具体在何处师姐也不清楚。就是这样,所以我们还要发些时间去寻找。”

    说起这事,心莲也有些郁闷。作为元阳宗真传弟子,他们其实不能轻易离开宗门。不过,宗门法度严厉,但也讲人情。心守有释然的手谕,自然可以出宗,可是她没有,又不敢向师尊讨要。要是师尊知道她与心守一起出去,铁定不会答应。

    就这样,她只能无奈的答应了心石师叔的要求,帮他将徒弟带回去。不过这样也好,可以有借口暂时不回宗。

    “真凡小道士?”萧清封惊讶。

    “怎么,师弟你认识他?”

    心守眉头一挑,好奇的问道。在他印象中,萧清封的交友圈子很窄,朋友就更少了。最多也就风林县里面的那几位。

    “师兄还记不记得,当初在吃人河除妖的时候,那群人中有个和我一样背剑的小道士?”萧清封反问道。

    “好像有点印象。”心守回忆片刻点了点头。

    “什么叫好像,你一筑基境修士连这点记性都没有?”心守的话,心莲很不满,直接呛道。

    “呃!”心守有些尴尬,言道:“师弟修为虽然不高,但是感知力一直很强。当时我奉师命在暗中保护他,自然不敢离得太近。而且我关注的是师弟,其他人也只是偶尔瞟了一眼,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

    萧清封直接忽视了两人的话,开口道:“当时我感觉真凡小道士有种和我一样的气息,而他又道号真凡,我就已经猜想他可能是元阳宗弟子了。”

    “那师弟可知他现在何处?”心守急忙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梨山城里面黎家少主黎天行应该知道的。”

    萧清封当初看着他们返回梨山城,而且真凡能被黎天行邀请,想来关系也算不错。

    “得!今日先歇息一日吧,明日再去梨山城问问。”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有着心守发话,萧清封自然不会反驳,何况他还真有事情需要时间来解决。向着心守与心莲告罪一声,他便率先回到房间。

    萧清封回房之后,心莲便对着心守道:“我们出去逛逛吧,顺便买两匹马。”

    “买马干什么?”心守站起身来,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买马,难道飞过去?”白了心守一眼,心莲红唇微动,“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别废话了,跟师姐我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