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新的开始

    果然不出心莲所料,台上的两人争斗到了关键时期。

    心守与心诚切磋是元阳剑法,而且不能施展最后三式杀招。这个限定,输赢的决定性就看谁对元阳剑法的领悟更深。

    元阳剑法作为元阳宗最基本的剑法,是由元阳宗的祖师爷灵宝**师亲自传下。一直以来都作为基础剑法传下。正所谓,大道至简。这套剑法入门简单,但博大精深,只要一直专研,未必不能修成绝世剑仙。

    元阳宗对于根基极为看重,上至地仙尊者,下至外门杂役,都会坚持修习这套剑法。

    正是因为这番作态,所以外门弟子与记名弟子并没有生出被看轻的心思。能够闯过护山大阵,成为外门弟子的人。先不言资质如何,但智慧是不缺的。他们也知道,博广不如专一,一法通而万法通的道理。

    心守对元阳剑法的理解绝对高深,在整个元阳宗的筑基弟子中,也算是顶尖的行列。但,心诚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也不必他差多少。

    双方交手以来一直都是龙争虎斗,将遇良才,一剑一招好不拘泥,浑然天成。如果萧清封在这里,一定会感慨,原来元阳剑法还能这么施展。

    两人越打越快,下面观战的众人,也就心莲可以看出具体情况,其他人都只能看到两片剑光飞舞。

    铿锵!

    一声交击声传来,一击之后,两人相互站定。但见心守持剑指向半空,而心路的剑已经抵住心守的喉咙。

    “师弟剑法领悟高深,师兄佩服。”

    即便输了,也要输得有气度。心守顺手将元阳剑归鞘,朝着心诚施了个抱拳礼。并没有因为输了比斗而恼羞成怒。

    “师兄谬赞了,若不是师兄心中有挂碍,师弟怎么会是师兄的对手。”

    心诚也回礼道,他与心守是多年好友,当初也是同一时期进入宗门,相互间很是了解。心守脑子灵活,资质不差,修行也算勤勉,一直以来都压了他一头。只是自从三年前回来之后,他一直心事重重,除了修行之外,做其他事情都有些心不在焉。

    “这次就这样吧,下次有机会咱们再切磋。”

    言毕,心守也没兴趣与场下众多师弟寒暄,直接踏上元阳剑御剑而走。见到心守的动作,心莲朝着周围师弟师妹告罪一声,御剑追去。

    “师姐,你找师弟我有事?”

    元阳宗,每一个真传弟子都会分配一座小峰。心守刚刚回到自己的小峰,便见到心莲也落在他的身边。

    “你是怎么回事,以前还能与心诚师弟打个平分秋色,今日竟然还输了?”

    心莲皱着眉头问道,她与心守的关系不一般,说话也不客气,言语之中满是恨铁不成钢之意。

    “切!”心守耸了耸肩,满不在乎,言道:“凭师弟我的本事,想要赢心诚师弟那是手到擒来,只是没什么心思而已。何况我最近一直在参悟飓风式,没有功夫研究元阳剑法。”

    “别给我胡扯,我还不了解你,你这明显是有心事。你老实说,是不是在外潇洒久了,动了凡心,道心不圆满了。”心莲完全不信心守的鬼话,娇声喝问道。

    “没有,真没有。”看着心莲这副样子,心守无奈道。

    “没有?”心莲撇了撇嘴,冷声道:“你还能骗我?不会是哪个凡俗的狐狸精将你吸引了吧,有点乐不归蜀了?”

    看着心守脸色突变,心莲没好气瞪了他一眼,继续道:“别忙着否认,我去执事师叔那里打听过了。自从三年前回来之后,你一直想要再出山门,如果不是任务都被师弟师妹门领取了,你恐怕早就下山了。”

    看着心莲的样子,心守知道如果自己不解释,恐怕真的要被误会了。他与心莲的关系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解释清楚的。但,毫无疑问,他很在乎心莲的想法。

    “哎!”心守叹了一口气:“我师父他老人家在八年前收了一位弟子,你应该知道吧?”

    “这事情我倒是听说过。可是,关你那师弟什么事情?”心莲不解道。

    心守脸色微微发苦,声音有些沙哑,言道:“我和师弟关系不错,每次看到他,我都会想起我弟弟。三年前,师弟遇见麻烦,但是师父他老人家不准我出手相助,还严令要求我回来。”

    “那你就回来了?”

    心莲惊讶,别看心守这家伙有些话唠,看起来洒脱,但实际上他很重情义。在世俗中就与他相识的心莲更是知道这一点。心守曾经有个兄弟,关系很好。在心守修行之后遭难,即便后来报仇了,但仍然是他心中的一个疙瘩。

    “当然摄于师父威严,我没有帮助师弟。当时我就告诉他,脱困之后就来元阳山。但是现在已经三年了,还没见到他人影。我问过师父,师父他老人总是闪烁不言。”心守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的。

    心莲沉默了片刻,言道:“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师叔,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师叔应该不会拒绝吧?”

    “算了。”心守摇了摇头,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做事一向很有深意。他要是不说,即便经世祖师来了也没办法。你也不用多此一举了。”

    言毕,还没等心莲反应,一道金光朝着他们掠来。心守与心莲都是筑基境高手,眼神自然不差,只是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封飞剑传书。

    没有犹豫,心守直接上前一抓,金光散落,在空中浮现了两句话。

    “汝师弟即将破阵而出,汝去曹国镇国湖将其接回宗门。切记,让他闯过护山大阵再入宗门。”

    “你师弟这不是没事嘛。不过真是奇怪,他不是已经是真传弟子了吗,师叔干嘛还要让他闯护山大阵?”看着这句话,心守还没反应,心莲便率先讲道,语气间满是疑惑。

    “哈哈!管他呢,先将师弟带回来再说。”

    心守哈哈一笑,也不理会心莲,手中掐诀,身后元阳剑飞出后瞬间变大,直接跃身而上。

    “喂,你干嘛去?”心守的动作明显让心莲有些发愣,朝着空中喊道。

    “我去接师弟。”心守头也不回,直接御剑而行。

    “着什么急啊!哎!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心莲急忙招出身后的元阳剑,跃身而上,朝着心守追去。

    东胜神洲,东域,元阳宗地界,曹国,镇国湖湖底。

    这三年,绝对是萧清封前世今生最受煎熬的三年,没有之一。

    三年时间,萧清封没有整理过仪容,此时他已经是披头散发,胡须也长出不少。要是走在世俗间,绝对回有人认为他是野人。

    这三年,他在湖底,一直生吃鱼虾。第一个月,简直难以下咽,基本上每日只吃一点吊着命。第二个月,习惯不少,已经改善不少。半年后,他已经习惯了,对于生吃鱼虾也不再排斥。

    如果说吃食方面是很不习惯的话,那么没人说话的孤独寂寞绝对是难以忍受的。人是群居动物,没人说话,他也只能时常自言自语。还好,平日他可以在宽阔的湖底游动。否则的话,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坚持下来。

    他现在从心底佩服那些修为高深的修士,那些大修士,一闭关便是数十上百年,甚至成千上万年也不是没有。他真的很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当然,三年时间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现在隐隐明白师父将他留在这里的原因了。先不说他服食了冰焰果,将身体的问题完全解决掉。就是他这三年的心理磨砺都够让他感激的。

    如果说,他以前是一个有修为的凡人,那么现在便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修行者。别看这只是几个字的差距,实际上至关重要。这是一个人心理归属的问题,而一个人的心理归属极其重要。

    就如同游子念家,不管行到何处,行多远,他心底都有一个家乡的称呼。纵使数年数十年不回去,他心底终究是有家乡的位置,就像落叶归根一样。

    而这三年,萧清封最大的收获便是将他的家从大楚风林县,成功转移到了东胜神洲东域的元阳宗。正所谓,位置决定想法,想法决定行动。他将元阳宗当做家,那么就认定自己是修行者,认定自己是修行者,便需要做修行者应该做的事情。

    盘腿坐在湖底的萧清封,微闭着眼睛。虽然没有气感,但闲来无事,他还是坚持着没有作用的修炼。当然,除了修行元阳妙经之外,元阳剑法更是不少。

    某一瞬间,萧清封突然睁开双眼,面露喜色。而他身前的水蓝色光罩也在同一时间破碎。见此,他没有惊慌。直接站起身来,手中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几乎是瞬间,又有一道水蓝色光罩浮现。这是这层光罩极其薄弱,好似会随时破碎一般。

    “三年!哈哈哈!整整三年!贫道终于解脱了!”

    感觉到身体内气息的流动,一股久违的温暖感自心底升起,萧清封哈哈大笑。气感,三年之后,他终于再次感知到了气感。

    感觉一下修为,他现在的修为又掉落回炼气中期。不过还好,体内气感运转如意,并且隐隐感知,比以前要凝实许多。看来这三年间的修行,也不是没有作用。

    背着双剑,腰间还挂着一个青色葫芦。萧清封没有犹豫,直接朝着水面行去。

    “砰!”

    一道破水声响起,萧清封一跃而出,也就在这一刻,空中霍然飞下一只巨鹰。萧清封想都没想,左右脚相互一点,直接跃到黑鹰背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