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释然的拒绝

    “作用?”萧清封脑子一愣,言道:“难道不是磨妖大阵吗?”

    “狗屁的磨妖大阵。”心守狠狠骂了一句,解释道:“这月引阵是一种十分诡异的阵法。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显现,接引月之精华,增强阵法威力。”

    “那他到底有什么作用?”萧清封还是不解的问道。

    心守捏了捏下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言道:“作用很简单,用世俗说书人的话语就是鬼上身,用咱们修行界的话语说就是吞魂夺舍。其实不管是鬼上身还是吞魂夺舍都是一个意思。反正就是夺取别人的身体。”

    “那梨山河神布置这个阵法做什么?难道他要夺舍鲢鱼怪,自己做妖怪?”萧清封满脑子不解,猜测道。

    “哎哟喂!”心守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我说师弟呀,你往日也是极其聪明的人,今日怎么犯傻了。哪有什么鲢鱼怪,我估计那河神针对的怕就是你。”

    “不会吧?”

    萧清封惊讶,他是真的楞了。虽然早在之前他们就分析过,来这曹国大湖一定是个阴谋。很可能就是针对自己的。可是,真正听到心守说出来,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修行界的水很深,稍不注意就会把人给淹死,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他现在倒是有些理解,不信祖师为何会落到身死道消的地步。没有点防人之心和广博的见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陷入别人的陷阱中了。

    想他萧清封,一心求道,从来不招惹是非。结果在奇峰山的时候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找上门。如果不是师父祖师他们相救,估计自己早就死了。然后回到风林县,又发现了自己心中尊敬有加的师父竟然会干出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现在又遇上了这种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修行界就真的是你争我夺,步步算计吗?

    “什么不会?修行界的水深着呢。你还真以为咱们修行者是坐看闲庭、遍游五岳啊?”

    看到萧清封的表情,心守都知道他有些接受不了。可是,这是事实,他当年也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如果连这点都受不了,趁早做回普通人得了。

    “师兄,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应对?是直接离开还是怎么?”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鲢鱼怪,那他以道心发誓的誓言应该不算数。现在回宗门找宗门长辈求救应该还来得及。

    “不着急,今晚师兄我去探探底。”心守摇了摇头,提醒道:“你以后别动不动就道心发誓,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师父对你期望很大,不要让师父失望。”

    “师弟知道了。”萧清封露出一副受教的样子,然后提醒道:“师兄晚上去的时候小心一些,我看湖神也有问题。”

    “放心。”心守自信道:“凭师兄我的本事,除非是金丹修士,不然谁能留下我?”

    晚上亥时,心守悄然出了客栈。

    萧清封很想跟着心守一起去,但是他知道自己修为不足,即便去了也只是拖后腿。

    这个时候,萧清封静下心来想这段时间的遭遇。反省这些事情的原因。外在的原因他不想去探究,自己的原因却也反思出不少。

    首先,作为元阳宗弟子,他内心深处有一种自大感。即便他知道,也暗自的下决心改正。但是,没有遇见这件事情前,一切都是不紧不慢,没有急迫性。

    如果不是他的自大,秉承着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原则,当日就会直接使用元阳剑,岂会被两头水猿拖入手中,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其次,他经历的还是太少。没受到大的挫折,即便有些小挫折也都凭借他的机智与实力,外加一点运气解决了。因为缺少经历,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有种错愕,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他严重缺少生死之间的近身搏杀。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至于在愣神之间丢失了最后的希望。

    最后,他的应急能力实在是太差。如果没有按照事先的预料,他就会心虚,就会没有底气,就会莫名的紧张。尽管他时常想象,自己已经是元阳宗真传弟子,已经算是大人物了。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从来都是。

    反省之后,萧清封给自己暗自下了几个警惕。

    其一,日后一定要尊重每一个对手,一定不能小看每一个对手,即便他再弱小。须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其二,他还需要习惯杀人。柳如言说的不错,卫道手段是必须要拥有的,修行界比俗世间更加残酷。当你不能改变世界的时候,那你只能去适应他。

    其三,做事三思而后行,只有自己活着,才能去求道寻道。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活着,不管是如何活着。

    萧清封坐在客栈房间中等着心守回来。没有让他等多久,子时不到,心守就回来了,只是神色有些阴沉。

    “师兄,出什么事情了?”看着心守阴沉的表情,萧清封轻声问道。

    “师弟呀。这事情很麻烦。”心守盯着萧清封,叹了一口气,言道:“那湖神果然有问题。如果我没有预料错,他就是当年那个梨山河河神。他预谋数百年的阴谋,就是为了得到一具身体,能够让他重修仙道的身体。”

    “不可能吧!”萧清封错愕。

    “没什么不可能的,而师弟你很不幸,就是他看中的身体。”心守言道。

    “为什么?”萧清封不解,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好的?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你有我们都忽视的优势。反正那家伙是看上你的身体了。而最麻烦的是,那里面还真镇压着一只鲢鱼怪。不管如何,你必须去将那鲢鱼怪除去。不然的话,你这一生也毁了。”

    心守脸色凝重。现在的问题是最棘手的。明知道对方布下了陷阱,却不得不去钻。去钻的话,又没有把握应付。他现在也是焦头烂额。

    萧清封拍着自己的额头,苦恼道:“师兄有什么办法应对眼前的问题?”

    “我暂时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心守摇了摇头,看见萧清封的气馁的神色,安慰道:“不过你放心,我准备即刻启程去找师父。你一定要记住,在我没有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师兄放心,师弟省得。”

    萧清封郑重道,这种情况,不是他们师兄弟能够解决的,如果能请师父出手,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且不说萧清封在客栈中如何等候。单说心守离开客栈之后,便御剑而行,直奔奇峰山而去。按照时间推算,此时此刻,师父释然应该还坐镇奇峰山。

    一路急行,心守发费了一日多功夫才来到奇峰山。日行万里简直不再话下。

    “弟子心守,求见师尊。”站在阵法外,心守朗声道。

    “进来吧。”

    释然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心守毫不怠慢,直接飞向释然洞府外,然后整理仪容,踏步走进了洞府。洞府中的释然与往日没有什么变化,宽袍大袖,手执拂尘,双眼微闭,静静的盘坐于蒲团之上。

    “弟子心守,叩见师父。”来到释然面前,心守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

    释然睁开双眼,眼神平静无澜,问道:“为师不是叫你去保护真封吗,汝缘何回来了?”

    “师父,师弟遇见麻烦了。弟子没有把握对付妖孽,恳请师父相助。”心守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

    “遇见什么麻烦了,汝给为师说说。”

    释然微微抬眼,眼神闪过一丝精光。心守是他坐下弟子,他有多少能力,释然一清二楚。可以说,在元阳宗地界内,除非是金丹修士,不然没什么能难倒心守的。但是,现在心守前来求救,那就有问题了。

    心守将萧清封下了奇峰山的时候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没有丝毫隐瞒。

    最后言道:“那湖神,弟子看不出什么来路。而且那月引阵玄妙,弟子没有把握。所以才回求助师尊。”

    听闻萧清封一路的所见所闻所遇,释然微微点了点头。从这些事情上看,他叫萧清封下山的目的算是达到一半了。

    听到梨山河河神之事,释然脸色微沉。也不在乎心守在前,便伸出右手掐算起来,作为一名金丹境的修行者,这易经之学,先天易数是必备的。

    足足过了一刻钟,释然最后嘴角一弯,言道:“为师叫真封下山,就是为了磨炼他一番。你且回去告诉他,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我辈修士,当不惧艰险,逆流而上,这次事情就当做一个考验。”

    释然这个回答,心守心中不解,问道:“师父,难道你就不管师弟了吗?”

    “汝无需多言,且回去吧。记住,你将话语带到之后,就直接回元阳山,不用理会他。你若有违师命,休怪为师将你逐出师门。”说到之后一句,释然满是严厉。

    “啊?师父这···”

    心守惊呼,他是来求救的,没想到最后闹来闹去还要师弟一个人面对这么险峻的情况。还想再说什么,却直接被释然打断。

    “且去吧。”释然手中浮尘一甩,直接将心守赶出洞府。

    望着紧闭的洞门,心守犹豫好久,最后还是只能叹了一口气,御剑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