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避水诀

    吃人河岸边,柳如言七人盘腿坐下,围了一个圈,各自沉默,脸色都不怎么好。

    “诸位,已有三日了,萧兄恐怕凶多吉少。诸位现在有何办法?”

    黎天行脸色阴沉,开口打破沉寂。在岸边等了三日,河面没有丝毫动静。其实他对萧清封的生死并不关心,但此事毕竟是他领头起事,难免有些失了面子,也给众人难以言表的打击。此时,他心中早已暗骂萧清封没本事逞什么英雄。

    “大家都应该感觉到萧兄的实力不弱,但就是如此,也丝毫没有反抗力的被拖入水中。看来想要除去水怪,任重而道远。我还是建议在没有绝对把握除去水怪之前,还是先要了解水怪。”

    曹曲阳脸色凝重,但还能保持理智。同样的,对于萧清封这么一个初来咋到,还不算熟悉,更没有什么交情的人,他也没有太过在意。但是,毕竟是他提议这么做,他脸皮还没有厚到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现在情况都这样了,还要去了解?难不成曹皇子准备亲自去试试,萧兄已经刺伤一头水猿,或许凭借皇子的轻身术,倒是可以逃出来。”

    荆南瞥了一眼曹曲阳,有些阴阳怪气道。他这个人气量狭小,嫉贤妒能,与曹曲阳的关系一直不算和睦,逮到机会就会出口讽刺。

    “怎么,荆兄被水怪吓怕了?要是害怕的话,那你就自己走啊。没有你,我们几个还是能除去水怪。”

    听着荆南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卫君讽刺道。他与曹曲阳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类人,而黎天行与荆南关系不错,他们四人也有小派系。

    “我说一句。”黎天行开口郑重道,“在场众人连同我一样,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或许在我们一生中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事情。”

    扫视一眼众人,黎天行继续道:“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需要众志成城。说实话,别看我们一这群人被称为卫曹两国的后起之秀,实际上都是借助家族、宗门之力。我们这些人,除了柳仙子外,还有谁真正除过精怪,杀过鬼神?”

    “黎公子说得不错。”赵如芸赞同道,脸色从未有过的郑重:“我们众人都顶着家族、精英宗门精英的身份,实际上也没做几件了不得的事情。何况,萧公子与我们一同前来,如今他遇难了,我们不为他报仇,枉为修士,日后在卫曹两国怎么抬得起头?”

    听到赵如芸的话,众人一阵沉默。在修行界,通常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世界,其实比世俗界更加残酷,更加冷酷无情。

    追寻长生的人,什么都可以放下,在必要的时候甚至会做出杀妻诛子的事情,以此来断绝七情六欲。但,这些都是暗地里的潜规则。谁也不敢拿到表面说事,如今赵如芸将话说死,谁也没有那个脸皮提出否定意见。

    “大家不必这么沉重,小道倒是觉得,或许萧道兄还没有死。小道颇会相面之术,他不像是早死之人。”

    在众人一阵沉默时,真凡小道士出言道。他也不知为何,自从见到萧清封的第一眼,他就感觉有些熟悉感。但他又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萧清封。冥冥中的感应,他觉得萧清封不会这么容易死去。

    真凡小道士的话,众人也只当做是安慰之语。以萧清封炼气境修为,在水中三日,不死也已经喂鱼了。何况里面本来就有水怪。

    “萧公子的事情我们都很遗憾,我们现在暂且不讨论他的生死。最主要的还是要除去水怪。这不仅是为了此地的过往行人,也可以为萧公子报仇,这么做同样是为了我们自己。”柳如言面无表情道。

    与其他人相比,她与赵如芸与萧清封还算熟悉,怎么也算是朋友。而且这事情还是她提出的,虽然心中没有歇斯底里的悲伤,但怎么也有一丝挫败感。

    “水怪的厉害大家也知道了,有什么办法吗?”黎天行轻吐一口气,问道。

    “这次我去试试吧。”曹曲阳站起身来,手中折扇一点一点的折好,说道:“我不清楚萧兄当初出了什么状况,但他确实伤了一头水猿。而且我的轻身术可以短暂的踏空而行,如果后面再有两人接应的话,想必不会出什么事情。”

    “小道这里有一个三人合击阵法,威力颇为不俗。如果事先演练,到时候即便遇上两头水怪想必也能脱身了。”

    真凡小道士也站起身来道。本来这阵法是他那个离开的师父所传授,不能随意传出去,但事情紧急,他也顾不了许多。

    柳如言扫视了一眼众人,也没管这事情是黎天行主导,便站起来当仁不让说道:“好!竟然没有其他办法,那事情就这么办。曹公子为第一个梯队,去吸引水怪,真凡与如芸为第二梯队,而且你们三人演练阵法。其余的人就组成第三个梯队。如果事情有变,及时救援。大家一定要记住,没有探底之前,最好不要硬拼。”

    岸上所发生的一切,萧清封都不知道。

    当萧清封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之上。扫了一眼四周,这是一个简陋的石室,正对面是一个石门,石室中除了一张石床,便是一张石台,石床上是他,而石台上有四件东西。

    其中三件都是他自己的,元阳剑,点钢枪,青白剑,最后一件东西是一枚乌黑色的龟片,龟片上还有些字迹。只是以他的角度,根本看不清那些字迹。

    萧清封感觉浑身有些酸疼,全身使不上劲,估计连爬起来都费力。自从进入炼气境之后,这种感觉便再也没有出现过。拍了拍还有些迷糊的脑袋,萧清封回想起昏迷前最后一刻,眉头皱了皱,又放松下来。

    “我这是被人救了?”萧清封猜测自己的处境,心中想着:“如果是有人救了自己,那应该会来看自己,且先恢复一番再说。”

    萧清封挣扎的爬起来,艰难的盘腿坐于石床上,然后开始运转元阳妙经恢复身体。说是运转,其实他体内根本没有法力,只是有些气感而已。而这气感根本不能按照他的想法运转,只是能让他身体暖洋洋的,恢复得快些。

    默念元阳妙经,身体放松,放空心灵,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萧清封终于感觉恢复了不少,全身已经没有那么疼痛。便准备起来看看自己到底在哪里,又是谁救了自己。

    挣扎的起身,缓缓走到石门口,就在这时,石门被推开了,一道人影走了进来。这人五十来岁,须发斑白,身材清瘦,身着水蓝色长袍,手中端了一个石盘,红色布匹遮掩,看不清石盘中装着何物。

    踏步进来,正好与萧清封对视。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狭长的丹凤眼,眼尾斜斜往上延伸向太阳穴部位,眼皮呈内双,黑睛内藏不外露。

    看到这双眼睛,萧清封有种错觉,忽而深邃悠远,宛如汪洋的大海,令人平心静气;忽而神光照人,犹如九天上的金乌,令人不敢逼视。这两种极端的眼神,竟然在同一双眼中浮现。

    “你醒了。”

    来人让过身体,顺手将石门关上,口中淡淡的说道,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而就在这时,萧清封顺便瞥了一眼石门之外,首先入眼的是一片蓝芒。透过蓝芒,还能看见一片水光,耳边还能听见潺潺的流水声。定眼一看,还能看到水中的游鱼,植草,宛如一个海底世界。

    “是前辈救了在下吗?”

    萧清封心头有些震撼,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问道。凭着本能感觉,眼前之人不俗,所以以前辈相称。

    “这地方只有老夫,不是老夫救了你,还能是谁?”那人语气平静,没有过度热情与刻意冷漠。将石盘放在石台上,顺手去掉了遮掩的红布,石盘内露出几个颜色鲜艳的青果。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萧清封施了一礼,然后道:“敢问前辈,此地是何处?”

    “水府。”那人回答道。

    “水府?”萧清封想了想,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问道:“水府是什么地方?”

    那人转身过来,用那奇异的眼睛盯着萧清封,一字一句道:“这里是梨山河也就是吃人河河神的水府,老夫是梨山河的河神。”

    “梨山河河神不是陨落了吗?”萧清封惊讶道。看向眼前之人有些怀疑,但很快就觉得这是自己的恩人,这样做好像不是不对,支支吾吾道:“那个,晚辈听朋友说数百年前梨山河河神与大妖争斗时陨落了,那是前辈吗?”

    深邃的眼睛盯着萧清封,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人说道:“不错,山神已经陨落了。准确的说我不是真正的山神,只是他的一道执念。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为执念。”

    萧清封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一道执念,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执念嘴角微弯,有些自嘲,又有些讽刺:“我不是人,不是鬼,更加不是神。我不在五行中,也不再三界内,如果你不来的话,我或许可以长生不朽。”

    “这?”萧清封有些愣神,“那前辈为何还救我?”

    “为什么不救你呢?”执念豁然道,“我虽然在此能够长生,但只能困于水府。这数百年,我是一日也呆不下去了。你来了,就可以将我脱离苦海。”

    “晚辈愚钝,前辈能不能说明白一些。”萧清封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或者说是阳谋之中。

    “数百年前,梨山河里来了一头大妖。此妖实力高强,意图统领梨山河所有水怪称霸一方。河神自然不会答应,双方大打出手,河中水怪尽数灭绝。最后连河神陨落,神印都破碎。但河神在临死前也将大妖镇压在曹国大湖中,并有阵法日夜磨炼。”

    执念说了一段与萧清封问题完全无关的话,还没有等到萧清封继续问,便主动道:“河神知道光凭那磨妖大阵是不可能将大妖磨死,所以在临死前以神道神通留下了我。只要谁能让我心有所感,便让其前往大湖除去大妖。”

    “前辈的意思是,我就是那个能让前辈心有所感的人?”萧清封眼睛睁大,惊讶道。

    “不错!”执念点了点头,述说道:“自从没有河神之后,这梨山河几十年就会出现一次水怪之患,这么多年下来,死在这河中的没有上万也有数千了。但能让我救下的,就只有你。”

    听到执念的话,萧清封揉了揉脑袋,梳理了一遍刚才的话,最后总结下来就一句:执念救下自己,是想让自己前往曹国大湖中除去大妖。

    萧清封呲了呲牙,有些为难道:“前辈,不是晚辈不愿意去除妖。只是晚辈实力低微,怕是有心无力呀。”

    执念上下打量一番萧清封,笑道:“无妨,数百年过去了,经过磨妖大阵磨炼,那妖怪实力早已不存,恐怕都早已现出原形。别说你这炼气境修为,就是一普通人都能杀了他。”

    “可是晚辈不会水,也杀不了那妖怪啊!”

    萧清封有些苦恼。按理说,执念救了他,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虽然不能说要以身相报,但其提出的要求能完成还是要去完成的,只是这事情真不是他能完成的。经过水猿的事情,他是一阵后怕,要是再遇上这种事情,估计不会这么幸运了。

    听到萧清封这句话,执念走近石台,将石台那枚龟片递给萧清封道:“这枚龟片上记载的是避水诀,也算是你此次除妖的报酬。你只要能够将第一层修习成功,便可在河海中停留七日,宛如陆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