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物是人非

    听着王立的详细介绍,萧清封才知道自己没有猜错,那家伙还真是沈先生喂养的。只是沈先生能将其喂养,着实有些让他有些吃惊。真不知道这沈先生是如何做到的。

    要知道,野猪这种动物,可是非常蛮横的。在山林中,甚至可以与猛虎相提并论。别看萧清封能养黑鹰这种猛禽,那是因为在黑鹰还是幼鹰时便开始培养感情。如果直接给萧清封一个精怪,他也只能强行压服,可没有沈先生这种本事。

    由此可见,这沈先生当真不是俗人,冯坤能成为他的学生,也算运道不错。

    “清封哥,你这次还走吗?”王立抬着脑袋问道。

    “我还要前往元阳山,不过先要回风林县一趟,正好与你们同路。”萧清封笑着回答。

    “真的?”王立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那便好!那便好!师父和师兄看见清封哥一定会高兴的。清封哥还不知道吧,师嫂又给师兄生了个女儿,可爱得紧。”

    “这冯坤,可还真是有福气呀!”听到这个消息,萧清封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看着王立道:“对了,你小子可成亲了?”

    “嘿嘿!”王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早在四年前就成亲了,是师嫂秦家的庶女,现在已经有个女儿了。说起来,这丫头和师兄家的丫头差不多大呢。”

    就在萧清封与王立的聊天中,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半个时辰便过去了。而此时,今日的学业也教授完了。孩童们一群一群的出了屋舍,往家中跑去。

    “沈先生,在下萧清封,冒昧来访,还望恕罪。”等孩童走完之后,萧清封对着沈先生行了个拱手礼。

    “少侠客气了,不知少侠来寻老夫何事?”

    沈先生一边收拾书籍,一边开口问道。他作为一介大儒,一心读圣贤书,很少关心其余事情,即便看出萧清封应当不凡,但也没有过于热情。

    “沈先生,清封哥是师兄的至交好友。这次来找先生却是因为先生养的那头野猪有关。”萧清封还未回答,王立便率先出言。

    “哦?是那头孽障?不知那头孽障又犯了何事?”沈先生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萧清封问道。

    萧清封理了理思路,说道:“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在此处往北数十里,有一个庄子,名唤焦家庄。这孽畜在焦家庄偷吃祠堂祭品,半月以来,让焦家庄众人寝食难安,先生看看可有什么法子,让这孽畜不再去了?”

    沈先生沉吟片刻,却是苦笑道:“少侠真是高看老夫了。这孽畜在此数年,虽不伤害老夫,但亦不听老夫之言。不瞒少侠,周围数十里人家,都被这孽畜关照过。还好他只偷食并不伤人,看在老夫的面子上,众人也没请高人来收他。没想到这孽畜却是越发张狂。”

    “这孽畜,看来干的坏事儿还真不少呀!先生可知那孽畜住在何处?萧某想去试试。”萧清封摸了摸鼻子,知道自己对沈先生的期望太大,看来这事儿还得他亲自出马。

    “那孽畜就住在后山之中。”沈先生手指指向房屋后面。

    “劳烦先生稍候,萧某去去就来。”

    说完,萧清封提着点钢枪便走向后山。屋子离后山只有数十丈距离,只是这里杂草丛生行动不便。看着萧清封的动作,王立放心不下,也跟着一起来了。最后,那两位捕快与沈先生都来了。有沈先生指路,萧清封他们很顺利的找到一个洞口。

    洞口宽约八尺,高越一丈,借着光芒,隐隐约约能看清里面一条长长的甬道。很显然,这山洞并不是天然而生,而是人为造出来的。

    “多年前战火纷飞之时,这里是一处藏兵之所,后来天下太平,便没有人关注,随被这野猪占据。”看出众人脸色有些异样,沈先生开口解释道。

    “你们退开一些!”萧清封对着众人提醒一句,然后走到洞口,朝着里面大喊道:“老猪,故人来此,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看着萧清封的动作,王立很是疑惑,问道:“清封哥,你这是干啥呢?那野猪还能听懂你说话不成?”

    “明知故问,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萧清封随口应道。

    “那野猪真能听懂你说的话?几年前,咱们大楚便没有精怪作祟,你这番作态怕是白费力气了。还不如咱们兄弟几个进去将它给抓出来。”一个捕快笑道,原本他也好奇能得王立尊敬的人有什么本事,却没想到如此可笑。

    “去!去!你知道什么,清封哥说能,那就是能!”

    从小,王立就很崇拜萧清封,不管是他的医术还是武艺,都让王立觉得真是太有本事了。随着年龄越大,见识越广,王立的这种感觉竟然不降反增。而且跟在冯坤身边的这几年,每当冯坤遇见困难都会说一句,‘如果是小封的话,应该很好解决吧。’,更让他觉得,清封哥的本事,恐怕只有国师大人才能比了。

    王立是冯坤的师弟,同时也是他们同僚,作为冯坤的下属,那位捕快也不敢将王立逼急了,遂嘟囔两句便不再多说。

    大家等了片刻,没见动静,洞中没有动静。

    萧清封再次喊道:“老猪,你出来,我给你吃食,你昨晚没有吃,又赶了这么远的路,怕是饿急了吧。”

    这次,效果十分明显。萧清封话语刚落,洞中便有了反应。紧接着,众人便见到了一头比猛虎还壮硕的野猪。

    那两个捕快是第一次见到野猪精,腰间腰刀瞬间出鞘,忍不住后退两步,脸色凝重。王立虽然没有那么大反应,不过也是手握着刀柄,随时准备出手。倒是沈先生很淡定,脸色都没变一下,只是略微好奇的看了萧清封一眼。

    “嘘!”

    萧清封将手放在口中一吹,天上降下来一头巨鹰,落在萧清封身边。巨鹰神骏无比,黑中带金的羽毛更增添了几分神采,宛如一只神鹰。左顾右盼之间意气风发,大翅一展,足有数丈,微微煽动,劲风呼啸,飞沙走石。

    丝毫不管王立与两位捕快的震惊,惊讶与惶恐,萧清封对着野猪精道:“老猪,我知道你是精怪。现在跟我走,我负责你吃食。如果答应,你就点点头。如果不答应,那萧某可就要降妖伏魔了。”

    众人此时已经被萧清封的本事震撼了,随便一吹就让一头巨鹰侍候身旁。而萧清封的话,在众人心中更激起了巨大波澜。他竟然只是要野猪精跟随他,而且语气竟然是那么自信与霸道。

    然而,野猪精的动作出乎了他们所有人预料。但见他低头沉思片刻,竟然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沈先生身边,四蹄跪下,朝着沈先生扣了扣头,最后径直走到黑鹰身旁。

    “清封哥,那野猪真的是精怪?”

    骑在马上,王立震撼的问道。一路上,这话他问了不下十遍,每次都得到了肯定答案。但他始终不信,萧清封竟然只是一句话就将那野猪精降服了。

    不仅是他,连同两个捕快都不信。在他们潜意识中,精怪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怎么可能像野猪那么容易屈服。

    “我给你说过很多遍了,他就是精怪。你要是不信,就回去问冯坤去。这家伙应该就是他们当年抓的那头野猪精,我见过。”萧清封无语的摇了摇头,再次声明。

    此时,他们已经上路前往风林县。萧清封与王立等人自然驾马而行。不过沈先生不会骑马,只能坐马车。所以赶路的速度很慢,一路上倒是可以边走边聊。

    “清封哥,不是我不信你。但是精怪不都应该是残害生灵的吗?”王立很是纠结道。

    “这事儿应该沈先生的功劳。”萧清封笑着解释道。

    “嗯?萧少侠此言何意?”

    沈先生拉开车帘问道,坦言说,他自己也有些惊讶,他只是觉得那野猪有些通灵而已,却没想到竟然是精怪。子不语怪力乱神,一心读圣贤书的他,其实对精怪没有多大兴趣。

    见他们都看着自己,萧清封笑着解释道:“精怪,是野兽猛兽诞生灵智的称呼。最初的精怪,如同婴孩一般。只是他们身上有很强的蛮性,所以容易被激怒与发狂。”

    说着,萧清封好像回到当年荆旭给他们普及一样,嘴角弯了弯,继续道“先生教书育人,口诵圣贤之书,难免不被那家伙听到一些。久而久之,灵智智慧便高了。只是猪本性懒且好吃。所以才会做出那些坏事儿。如果他能够炼化横骨,口吐人言,应该好上许多。”

    “原来是这样!”众人终于理解的点了点头。

    有了王立他们,萧清封的速度彻底被降了下来。不过时间还来得及,倒也不必急于赶路。沈先生的山谷离风林县只有两百多里路。他们一日行六七十里,在六月初九这日终于赶到了风林县。

    数年没有回来,风林县景致并没有什么改变。松柏山,松柏河,依旧是当年那副摸样。只是,萧清封知道,其实很多东西都变了。最大的改变还是人。

    他已经不再是十几年前,跟随山潜师尊习武学医的少年。也不再是十年前与元家二爷交手的少年。更不是六七年前隐于山中潜修的少年。此时的他,是炼气境高手。是有天眼术与九字真言在身的修士。

    他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沉默寡言,也没有以前那样刻意低调。同样也没有以前那般迷茫,更没有以前那种恐惧,恐惧别人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

    突然,萧清封脑中闪过一句话。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自己这算是富贵还乡吗?是与不是,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次来风林县是为了斩断俗缘。修行之人自然还是有七情六欲,只是寿命悠长,与世俗牵扯过多,难免会耗费精力。

    就在萧清封感慨与胡思乱想中,他们来到了冯府门前。数年不见,此时的冯府比几年前更大,更壮观了。因为明日就是寿辰,府中已经住进不少客人,冯府大门也大敞开。

    萧清封他们一行又是马匹又是马车,很吸引眼球,守门的小厮早就看到。待近一看,见是王立。连忙上来问候道:“立少爷,您回来了。”

    “嗯!”王立翻身下马,说道:“快去通知老爷,就说沈先生到了。”

    “是,小的这就去!”小厮应了一声,立马朝着府中跑去。

    “哟!原来已经是立少爷了啊!”萧清封翻身下马,揶揄道,看来王立在冯府中的地位不低。

    “这只是府上人的叫法,清封哥别笑话我了。”王立有些尴尬,他本铁匠之子,能有今日的成就,也多亏了萧清封当年的照顾。

    萧清封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沈先生也掀开车帘。王立连忙去将他扶下来。他们在门外没有等多久,不到盏茶的功夫,冯渊便疾步出门来。

    “沈先生,路途遥远,辛苦了!辛苦了!”冯渊拱了拱手,和沈先生寒暄道。

    “不妨事,冯老爷过寿,老朽自然要来。”沈先生也拱了拱手。

    “请!里面请!”冯渊脸上充满笑意,瞥见身边还有一位,口中道:“这位小兄弟,里面···”

    冯渊话没说完,突然愣住了,眼睛睁大,口中情不自禁喊道:“小封!”

    “冯叔,好些年不见!”萧清封满脸笑意。看着眼前已经须发斑白,明显苍老,但精神很好的冯渊,鼻子有些未微酸。

    “你这小子,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看冯叔。”冯渊眼睛有些湿润,别过头,看着旁边一脸笑意的王立,笑骂道:“你这臭小子,小封回来了也不提前派人回来告诉我一声。”

    “师父,不是我不想。而是清封哥不让啊!”王立满脸委屈,在路上,他也提出了这个事儿。但萧清封认为反正回来了,也不急于一时。

    “冯叔,别怪小立子,是我让他不派人通知的,也好给您一个惊喜啊!”萧清封轻吐一口气,让有些湿润的眼睛风干,笑着说道。

    “好!好!惊喜!冯叔确实是惊喜!走走!咱们先进屋!先进屋!”冯渊笑道,然后牵着萧清封的手就往府里走,连一旁的沈先生都忘在脑后了。

    “冯叔,你还是先别管我了。沈先生还在这儿呢!”萧清封指了指下车的沈先生。

    “对!对!”冯渊也从惊喜中回过神来,连忙对着沈先生道歉道:“怠慢了!怠慢了!先生请!先生请!”

    “无妨!”沈先生温和的笑了笑,“冯老爷与萧少侠许久未见,如此表现也是情之所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