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传功

    夜晚,皓月当空。

    浓密的云雾笼罩整个求道峰。皎洁的月光照在云雾上,让整个求道峰银装素裹,给人一种玄妙却又诡秘的感觉。

    就在这种情况下,以示尊敬之意,萧清封没有让黑鹰代步,而是萧徒步前往释然道人的洞府。释然的洞府虽然在悬崖峭壁,但也不是没有路径可走。

    白日里,他询问过心泽。心泽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他,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也是一次难得的机缘,甚至是影响他一生的机缘。

    待心守醒后,萧清封又问了问他。这位本来话唠的师兄,这次没有多说,言语中有些羡慕。只言,这是师父释然的一种习惯,他与大师兄都经历过。

    释然收徒入门之后会观察些时日,然后再悉心教导,也在这时,便会收为真传弟子。大师兄心泽观察了三年时间,二师兄心守也观察了两年半,只有萧清封却还未到一年。也难怪心泽与心守会露出羡慕之色。

    当萧清封来到洞门外,正好是月上中天。在外调节心绪,整理衣冠,朗声道:“弟子萧清封,奉师命前来,恳请师父接见。”

    “徒儿,进来吧!”一道声音在空中响起,原本紧闭的洞门打开。

    萧清封没有迟疑,踏步上前进入洞中。借着月光,萧清封打量着师父的洞府。与想象中精巧奢华完全不同,与其说是洞府,不如说是石室。而且石室很简陋。

    石室里面,师父释然身着太极道袍,手执拂尘,盘腿坐于蒲团之上,双眼微闭,好似在睡觉,又好似在静修,更好似在养神。

    四个蒲团,释然道人自己占据一位,其下三个蒲团并排。

    萧清封料想,这应该是他师兄弟三人的蒲团。看着有自己一份,萧清封心中有些感动。他作为记名弟子,与真传弟子并列,怎么说都是师父重视的结果。

    除了蒲团之外,能够入眼的便是一个巴掌大的香炉,香炉里正有一根不知名的熏香燃着。闻着香味,让人神清气爽,心绪宁静。

    说来话长,其实这都是在很短时间内看完。眼毕,萧清封径直走到第三个蒲团上盘腿坐下。看着师父没有睁眼的样子,萧清封也微闭眼睛,养神起来,静待师父发话。同时,脑中不自觉的回味白日里,两位师兄战斗的精妙之处。

    “汝,不错!”在萧清封的意识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了师父释然的声音。

    睁开双眼,见释然盯着自己,萧清封心中突然一慌,连忙起身:“师父谬赞了!”

    “坐下吧,为师有话要说。”释然平静道。

    萧清封依言坐下,静等释然教导。

    “汝之情况与汝师兄众不同,此时为师不便收为真传弟子。但,汝修行不可懈怠。”释然脸色露出一丝可惜之色。

    “师父有心,弟子荣幸之至。然机缘未到,徒之奈何。弟子不敢妄想、不敢妄言,唯请师尊指点。”

    这是释然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萧清封知道一点,应该涉及到宗门内一位大修士,师父不敢妄自收他为真传弟子。看情况,应该是涉及到不信祖师,但具体情况是什么,他便猜不到了。

    “可!”释然一甩手中的浮尘,问道:“汝可知,何为道?何为修道?”

    萧清封眉头微皱,一直以来,他虽然都说修道,但实际上,他并不了解这两个字。一直以来都是以提升修为为目的,却不知道何为修道,也从未去想过,何为修道。

    “弟子惭愧!”萧清封向着释然拜了下去。

    “道,可道,非常道。”释然口中微念,声音不大,但能让萧清封听清。

    “弟子愚钝!恳请师尊指点。”

    这句话,在萧清封记忆中很著名。同样,在世俗中也很著名。他也知道什么意思。简单说就是,能够用言辞说出来的道都不是终极的道。可是他不明白师父说这话的意思,这和没说有什么两样吗?

    “道,可道,非常道。不能用言辞去说,但能用心去领悟,用心去探索,此为修道。”听着萧清封的回答,释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继续开口道。

    “道,千变万化,不一而足,却有显化。高山矗于地,是为道;水往低处流,是为道;飞鸟腾空,是为道;游鱼潜水,亦为道。”

    “道,可道,非常道。常道,可道。”

    萧清封感觉师尊释然说的话太深奥,他勉强能够理解字面意思,但不能领悟。高山矗于地,是道。水往低处流,是道。可是如果是重力作用呢?谁知道这世界是不是圆的。

    福灵心至,萧清封脑中灵光一闪。重力?重力本就是道。

    常道,可道。普通的道,是可以用言辞表达的。

    萧清封突然感觉他打开了一扇门,一扇求道之门。道化万千,显化万物。以常道探索极道,以有形道探索无形道。

    道是什么?

    道不可言语,但可追寻。

    高山矗于地是道,水往低处流是道,飞鸟高飞是道,游鱼潜水是道。有巢避兽患是道,燧人取火种是道,伏羲创八卦是道,神农尝百草是道,轩辕礼乐婚亦为道。

    越想,萧清封心情越激动,好似只要突破一层薄膜便可得到极道,便可羽化成仙,便可纵横于世。

    “好了,汝先回去,明日再来吧。”

    就在萧清封满脑子胡思乱想,满脑子考虑何为道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释然的声音。萧清封犹如惊醒般回过神来,全身惊起一身冷汗,心底升起一丝恐惧。

    方才他想得越多,感觉越是深奥,越是深奥越入迷。如果没有释然的话,估计他会一直想,直到渴死饿死为止。而突破之感只是一种幻觉,他陷入了心魔之中。

    深吸一口气,萧清封对着释然拜了一拜:“弟子告退!”

    出了洞门,感受到身后的冷汗,萧清封一阵心悸。心中暗道:“求道之路果然艰险难测,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不信祖师天资不凡,也含恨而终,此为古鉴也!”

    此后的一段时间,萧清封每日夜间都去释然洞府听讲。

    释然道人讲的东西很杂,但是十分精辟。几乎是每一句都说到了萧清封的痒处。一段时间下来,萧清封对修道,对修行,对炼气都有深刻的理解。这段时日,虽然他修为没有半天提升,但见识却大涨,根基塑造起来。

    此时他终于明白,何为名门正派,何为大宗门底蕴,何为教导之恩。如果只是普通散修,要弄明白这些问题,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

    “好了。这段时日为师给汝讲了不少东西。汝可明白?”

    这一日晚间,释然没有再讲一些深奥的问题。

    “弟子愚钝,只明白少许。”

    萧清封躬身,脸带愧色,他一直以为自己资质不凡,但释然讲得太过深奥。他已经很努力的领悟,甚至联想到记忆深处的那些东西。但依旧只明白少许。

    “无妨!”释然面带笑容,“为师所讲之道,汝记住便好。日后若有领悟也算汝之机缘。”

    “弟子明白!”

    看着萧清封一直以来的表现,释然心下满意。只可惜没有宗门内那位长辈开口,他也不好直接收其为真传弟子。

    看着萧清封的样子,释然最后叹了一口气:“也罢,终归你我师徒一场,我这传你两项本事,能有多大成就就靠你自己了。”

    “多谢师父!”

    萧清封虽然不知道师父会教自己什么本事,但是金丹高手拿出的东西,怎么也不俗吧。

    “汝现在只是炼气修为,高深术法不能修习。为师者有两卷炼气境修士能修习的本事,一则为天眼术。一则为九字真言。”释然口中说着,言毕,不待萧清封回应,便继续道:“修成天眼术,可辨阴阳,可见鬼神。修成九字真言,不惧鬼神,不惧魑魅魍魉。”

    “谢师父!”萧清封欣喜道。

    天眼术与九字真言的口诀并不多,全部加起来也不过数百字。但是,字字珠玑,句句玄妙。萧清封一时半会儿也领悟不了,只能先强行记住,以待日后再细细研究。

    整整一个时辰,萧清封才将那毫不连贯的数百字记住。

    “好了,回去吧。日后不用来了!”

    见萧清封记住了口诀,释然开口说道。修道之人需要求道之心,万事万物不能太过。讲了这么多日的道,又传授两项道术,已经够了。

    “是,弟子告退!”

    出了洞府,萧清封心中有些遗憾,恨不得每日都去听讲。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修行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容不得慢点捷径,更何况,修行之人十分讲究因果,做事基本都是点到即止。

    不过,还好最后得到两门道术,也是有了大收获。

    回到洞府,萧清封并没有马上修习道法。他知道,以自己的见识,即便强行修习也不是立马能见效的。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只有将其理解透彻了,修习起来才能事半功倍。

    何况,他有位话唠但见识颇广的二师兄,如果不借其力,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师父传授你天眼术与九字真言了?”

    心守满脸震惊之色,完全不敢相信。月前他与大师兄切磋,意外之下受伤,近一个月的修养已经痊愈。

    “怎么?有什么问题?”萧清封摸了摸耳朵,有些不明白。

    “什么问题,问题大发了。”心守站起身来,踱步道:“你可知道,在元阳宗,只有筑基弟子才能传授道法。在宗门内,对于你这样的炼气境弟子,只有一个要求,那便是修习元阳妙经与元阳剑法。只有等修为突破到筑基境才回被允许传授道法法诀。”

    “那有例外吗?”萧清封问道。

    “有!当然有!”心守点了点头,语气严肃,“但,那是外门弟子才会这么做。很多外门弟子资质不高,一生突破不了筑基境,便传授这两门道术,让他们下山给宗门扬名。你的资质绝对比我强,没道理只把你当做外门弟子看待呀!”

    “或许师父有自己的想法吧。”

    萧清封有些苦涩,尽管他知道释然不会收自己为真传弟子,但被划分为外门弟子,心中还是忍不住失落。

    看着萧清封的样子,心守也觉得自己说话有些重,安慰道:“师弟也别伤心,说不定这是师父他老人家对你的考验。不管如何,师弟只需努力修行。只要表现出资质,即便师父不收你为真传,还有其他师叔师伯呢。”

    说道此处,心守又提醒道:“不过,咱们炼气士,还是以修为为本,手段为辅。师弟切莫本末倒置!”

    “师兄放心,师弟我省的!”深吸一口气,萧清封强压下心中的失望。

    “算了,师兄我也不多言。还是给你讲讲这天眼术与九字真言吧。”心守也是有眼力价的,不再说此事,转言便说道道术上去。

    “天眼术乃是道术中很普遍的道术,运用十分广,但他并不简单。师弟对鬼神之事比较感兴趣,师兄我也稍微提及一点。”

    “咱们不说神,单说鬼。鬼乃死后魂魄不归幽冥,又机缘巧合没有消散遂为鬼。人之所以怕鬼,是因为看不见他。”

    “不见为无知,无知者惧。实则,普通鬼之力并不强,并且限制颇多,不管是读书人身上的浩然之气,还是练武者身上的血气,亦或者杀人者身上的煞气,都可克制普通鬼魂。甚至有些大儒、宗师,只需要呵斥一声,便可让魑魅魍魉魂飞魄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