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山神、土地

    “山神土地!这便是山神土地!”听着心守的话,萧清封甚至忘了还在与他们争斗的黑鹰,双眼看着那巨汉和矮个,眼中冒出莫名的光芒。

    “是呀,这便是山神土地,师弟是不是很失望?”心守接话道,脸上露出揶揄之色,看向山神土地更是一种想笑却强忍着的样子。

    “呼!”萧清封深吐一口气,开口道:“师兄,你能不能让先他们停手。”

    “当然!”心守欣然应道:“看我的,让他们停手真是太简单了。”

    狂风吹拂,衣诀翩飞,心守站在飞剑前端,脸色肃穆,手中掐着法诀,几道光晕自手中出现。忽地,一道飓风在空中出现,顺着心守往下一指,飓风便朝着战斗现场席卷而去。

    这飓风来得突然,而且威力巨大,正在争斗的两人一鹰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就被飓风刮倒。

    “嘿嘿!师弟,师兄这手段如何?”收了手势,看着自己的成果,心守很是自得的问道。

    “师兄,这是什么手段?”

    萧清封确实被惊到了,这不算是他第一次见筑基境高手出手,在多年前,他也见过周猎户和狼妖交手。但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战斗手段。甚至萧清封脑中出现一幅情形,周猎户拿着剑近身来砍,师兄一个手势招来飓风将对方制服了。

    更何况,这下面可以有山神土地呀,这样是不是显得太容易了些?

    “这只是师兄我修习覆水滔诀里面的飓风式。师兄修为不足,领悟不深,而且还没修成雷雨式。如果修成雷雨式,只一个手势便能让被他被雷劈死。”心守笑着应道,满脸自得之色。

    “额?那还是算了。还是先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对于这个时常在自己面前显摆的师兄,萧清封也有些无语了。不是说道长都是一副沉稳淡然的样子吗,怎么在师兄这儿完全行不通了。莫不是师父他老人家教导有问题?

    “好!咱们先下去!”

    说话间,心守御使飞剑落在地上。

    “你这小子,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躲在一旁偷袭。有本事咱们出阵堂堂正正的打一场!”

    看着心守的身影,刚刚爬起来的山神气冲冲跑过来怒斥道。手中紧握石斧,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架势。

    “打架?我说老山你脑子坏了吧。就你这身体还是幻化出来的,有本事就拿个真正身体来和我打。到时候,上师我绝对奉陪到底!”在此地几十年,心守和山神土地还算熟悉,说话也不客气。

    “小子你以为老子不想啊!老子要有身体,还有跑你这儿来受鸟气!”山神气愤道。

    “哟。说得倒是厉害,那怎么两个人加起来也没打赢一只小小的精怪。”完全没理会山神的脸色,心守讽刺道,连带一旁的土地都受了无妄之灾。

    “呸!你小子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你师父布下阵法,压制了我和老山的神力,我们对付一只精怪会这么费力?绝对三下五除二将它烤来吃了。”土地也是一脸气闷,完全有种吃力不讨好的感觉。

    实际上山神土地的修为不弱,虽然和修士道路不同,但是一身本事也能与筑基境比肩,如果在他们神域内,甚至比一般筑基境修士还要厉害几分。

    但问题是此地不是他们神域,周围几个山峰都被释然道人布下阵法。神力在阵法中受到压制,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狼狈。

    “对了,你们俩没事儿对付一只精怪做什么?”习惯性搓了搓手,心守有些好奇道。

    “还不是那孽畜。”说起这事儿,山神就是一阵火大,“老子在山里培养了数十年的灵物竟然被这孽畜给吞了。它要不是死活往这边逃,老子找把他给宰了。你来了正好,把这孽畜给宰了,算老山我欠你一个人情。”

    “这是小事儿,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师弟。师弟是师父他老人家——咦,师弟,人呢?”心守随口应道,转头准备介绍萧清封,但转头发现萧清封不见了。

    左右一望,才发现萧清封正蹲在黑鹰面前,心守喊道:“师弟,你干嘛呢?你不是想见鬼神吗,山神土地在这儿呢。那黑鹰只是普通精怪,等师兄空闲了抓几只给你玩玩。”

    萧清封上下看了看,黑鹰并没受什么伤,只是被飓风给刮晕了,和它喝多了酒一样。刚把它拍醒,耳边便响起了心守的话。

    “师兄,黑鹰是来找我的。”萧清封虽然看着黑鹰,但心守他们的对话了听在而耳里,说话的同时,萧清封站在黑鹰面前,隐隐将其挡住。

    “找你的?”心守愣住了,脸上闪现不可思议之色。

    “嗯!”萧清封点了点头,解释道:“黑鹰陪了我五年,一直很有灵性,几月前师父带我来奇峰山便和它失散了,没想到他竟然找来了。师兄你看,能不能不杀它?”

    心守没有立即回答,脚步微移,站在萧清封一边,转头看向山神。这个态度,让萧清封大有好感。第一次感觉到,师兄弟之间的情分。

    “你怎么看?”心守对着山神问道,手中法诀微掐,歪着挠头问道。

    山神看了看心守,又看了看萧清封,再看了看还未完全清醒的黑鹰。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罢,算老山我倒霉,也怪我自己没看护好,这事儿就这般算了。”

    说完之后,山神也没心情继续呆在这儿,转身便持着自己的石斧离开。看着山神的动作,土地告罪一声也快速离开。

    “师兄,多谢了!”

    虽然算是山神主动退让,但萧清封知道这一切都是心守的功劳。心中暗暗将此事记住,日后有机会定还今日之恩。

    “无妨!你是我师弟,师兄我不帮你还能帮谁?”心守摇了摇头,指着黑鹰道:“他怎么样?方才你也不早说,早说的话师兄我也不必出这么重的手了。”

    “我给它检查过,没什么事儿!”萧清封摇了摇头,就在说话间,黑鹰好似清醒过来,一双鹰眼看着萧清封很是欣喜,拍着翅膀绕着萧清封飞起来。

    “师弟懂医?”

    回程的路上,心守御剑而行,而萧清封却是站在黑鹰背上。以前黑鹰不是精怪,萧清封不太敢坐,但现在黑鹰是精怪,诞生灵智,又与自己亲近,所以很是放心。

    “懂一点,怎么,师兄病了?”黑鹰找来,又加上其此时成为精怪,萧清封心情愉悦,难得有着心思开玩笑。

    “乱说,以师兄修为怎么会生病?”心守脸上带着笑意训斥。

    “那师兄问这个干啥?”摸了摸耳朵,听着风声,萧清封问道。

    “这不是师父他老人家有一个药园,如今好几年没有看管了,如果你有闲,可以帮师父他老人家打理一番,说不定师父一高兴就交给你好东西了。”

    几句话间,他们便回到了练功的地方。潇洒的落在地上,心守微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药园?这里还要药园吗?师兄你怎么从未给我讲过?”从小跟随山潜师尊学习医术,萧清封对药几乎本能的感兴趣。

    “这——嘿嘿!这不是师兄对草药不感兴趣嘛。不满师弟你说,师兄自小就不喜欢草药的味道,以前还是石匠的时候,师兄生病也不吃药的。而大师兄又一心苦修,哪有闲工夫来整理药园?”在师弟面前自曝其短,心守也有点尴尬。

    “师兄你不是说元阳宗弟子都不能用丹药提升修为吗,师父弄个药园来干啥?”

    自小,山潜师尊就不准萧清封用丹药提升修为,否则山潜师尊也不至于到死都只有炼气境初期修为。而后来看了‘不信见闻录’,上面也强调了不能用丹药提升修为,而心守也给他说了元阳宗弟子都不会服食丹药。

    心守一听,尴尬的脸色立马消失,满脸揶揄道:“师弟你还懂医药呢,药是来干嘛的,不是提升修为的,而是来疗伤治病的。师父的药园可不是普通药园,里面全是一些灵物,随便拿一株出去都能让俗世之人争得头破血流。何况,也不是所有修士都有咱们元阳宗这种底蕴,完全不依靠丹药之力。”

    “怎么说?”摸了摸下巴,眼睛一愣,萧清封表现出一副受教的样子。

    心守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师兄,只要是自己知道的,不管隐秘不隐秘,都讲给萧清封听。

    “元阳宗地界还有一些小宗门,强一点的有一两名金丹修士坐镇,要是弱一些的,只有筑基修士。咱们元阳宗地界广大,但是宗门内都是寻仙访道的苦修之士,除了一些外门弟子,很少有人去愿意管理地方。这就需要依靠那些小宗门了,想让他们帮忙做事,你不得拿点东西出来呀?”

    元阳宗筑基弟子都会配备一柄元阳剑,心守也不例外,这唯一的法器,让他爱不释手。即便说话间功夫也拿出一张干净的布匹擦拭起来。

    “师兄你知道悟真派吗?”萧清封脑子一转,想起了大楚国师熊况以及他的师弟周猎户。

    “悟真派?”心守眼睛一亮,来了兴趣,述说道:“师弟你说其他宗门师兄可能不太清楚,但是这悟真派师兄可是知道的。悟真派的宗门离奇峰山不是太远,也就千里之距,门内有位金丹修士,不过二十年前与人争斗受伤了,此时还在闭关疗伤呢。”

    “谁这么厉害?连金丹修士都打伤了?”

    萧清封惊讶,金丹修士是他见过最厉害的修士,以他这点微末本事还不知道差了多少万里。真没想到,在他意识中厉害非常的金丹修士也会受伤,甚至花费数十年来疗伤。

    “师弟还是不要问了,这事儿涉及一些隐秘,听说关乎到东边的东海宫。反正师兄我也不太清楚,二十年前闹得挺凶,连师父都接到宗门密令不准出手。”

    说到这事儿,心守停下手中的工作,罕见的露出忌惮甚至有些害怕的神色,似乎想想都心有余悸。

    看见心守的样子,萧清封心下微沉,只能将好奇压下。想到刚才的事情,转移话题问道:“师兄,那山神土地真是神?没看出他们有多厉害呀。”

    心守擦剑的手再次停下,有些无奈道:“周围几座山峰,都被师父他老人家布下了阵法,神力在阵法内受压制。不然的话,师兄我可没把握对付他们,你这黑鹰也早被他们烤来吃了。”

    也没等萧清封继续发问,心守主动讲述道:“那山神生前可是位凶人,好像还是大楚有名的将军,死在他手中的人没有几千也有几百,后来战死沙场魂魄不散,又机缘巧合之下才成了这奇峰山的山神。”

    “至于那土地,便是一颗桃树成精,后来得了神印,便成了此地土地。师兄提醒你一句,宁愿得罪山神也别去得罪土地。别看山神长相凶猛,实际上他性格豁达,不拘小节。土地那小老头可不一样,阴着呢。”

    “师兄放心,我可没胆子去惹他们。”

    萧清封潜意识中,鬼神都有些神出鬼没的意思,没有必要绝对不去招惹他们。当然,如果有实力和机会,去见识一番鬼神之力也是好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