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熟人

    萧清封他们调转马头,准备回去的时候,忽见空中一道金光一闪而逝。还没等他们有所动作,面前突然出现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六十来岁,须发皆白,一身道袍,手持一柄浮尘,一看犹如世俗高人,仙风道骨。另外一人三十来岁的汉子,一身锦衣,后背宝剑,气势逼人。见到此人,萧清封心中突生熟悉之感。

    “荆旭参见国师。”就在萧清封还在想在哪里见过此人的时候,一旁的荆神捕早已翻身下马对着那六十来岁的道人参拜道。

    听到荆神捕的话,萧清封心中一凛,赶紧翻身下马,因为他知道眼前老者是谁了。

    熊况,当朝国师,同时也是当朝皇上的亲叔叔,悟真派的长老,筑基境修为,大楚第一修行高手。

    就在这时他心中突然一机灵,想到熊况身旁的锦衣汉子是谁了。这汉子就是当年与狼妖比斗,还指点自己去找松柏山洞府的周猎户。从猎户装扮换成锦衣装扮还真让他没认出来。

    “萧清封,见过国师,见过前辈。”紧随荆神捕之后,萧清封也恭敬施礼道。

    国师熊况看了萧清封一眼,温和的微微点头,周猎户只是笑了笑,没多大表情。

    熊况手中浮尘一搭,开口问道:“荆旭,汝缘何在此?”

    “回禀国师,属下奉命捉拿危害山州数县的野猪精,今将其捉拿,正前往京师而去,听候国师发落。”在外人面前威风凛凛的荆神捕,在国师熊况面前异常恭敬。

    “野猪精?”熊况口中低声喃喃,随即便想到确有此事,沉吟片刻道:“不用如此麻烦了,汝前去将其放生即可。”

    “放生?”在国师熊况面前第一次抬起头,荆神捕惊讶道,“这野猪精修为不高,但皮糙肉厚,力大无穷,将其放生恐怕数县难以安宁,望国师三思!”

    “汝且放心,吾方才与虎妖王达成协议,自今日起,大楚内将再无精怪作祟。”看出荆旭的担忧与疑惑,熊况解释了一句,“十八年来,大楚外无强敌,内无叛乱,本是本朝建立以来难得安宁的日子。奈何突有精怪作祟,汝缘知为何?”

    “属下不知!”荆神捕老老实实道。

    熊况话语间有些感慨又有些无奈:“正是因为这虎妖王,此妖修为高深,十八年前突来大楚,四处点化精怪,方造成今日之局。今日吾与师弟联合与其相斗一番,最终达成协议,不再令精怪作祟。”

    “国师大恩,荆旭代天下人叩谢国师!”

    听到国师的话语,荆旭高喝一声,便朝着熊况结结实实的叩了一个响头。一旁的萧清封看得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有着高手风范的荆神捕吗?这活生生就是一个溜须拍马的小人啊!

    风林县地处偏远,萧清封又很少关注外界事物,自然不清楚国师熊况在大楚内的威望。即便当今皇上见到国师也得毕恭毕敬,尊重有加。何况,荆神捕荆旭还是国师熊况从微末中提起,一直以来亦父亦师,对其信任有加。

    相比萧清封的惊讶震惊,熊况却是见怪不怪了。受了荆旭一拜,面不改色道:“吾乃当朝国师,当今皇帝的叔叔,要代表天下人也轮不到你。如今精怪之危暂解,收徒大会却要开始了,汝回京师给吾做些杂事也可。”

    “属下遵命!”荆旭面带喜色道。

    “此间事了,吾等便先行离去。”说完,国师熊况便欲转身而走。

    “国师且慢!”看着熊况欲走,萧清封急忙喊道。

    熊况转身过来,看见萧清封心下疑惑,问道:“小友有何要事?”

    萧清封先是施了一礼,再认真道:“晚辈萧清封,今有一事相询,还望国师告知。”

    “小友但说无妨。”熊况温和道。

    “晚辈现今炼气境初期修为,欲往东三万里外的元阳宗拜师学艺,敢为国师,可也?”说完之后,萧清封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熊况。

    听到萧清封的话,熊况愣了愣,直到身边的周猎户在他耳边述说几句才回过神来,带着一丝莫名的眼神看着萧清封,道:“汝既然言炼气境而非先天境,当知修道者与武者的区别。对于修道者而言,天资,毅力,机缘缺一不可。然,最重要的却还是一颗求道之心。没有一颗求道之心,纵天资再好,机缘再深,毅力再强也无缘道途。”

    “晚辈明白了,多谢国师指点。”再一次恭恭敬敬的给熊况施了一礼。

    熊况的话让萧清封豁然开朗,以往他虽说得坚决,但心中没底,还有一丝犹豫。如今听了熊况的话,突然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求道之心,在于无畏,在于探索,在于未知而求知。纵使他历练不深,见识不广,修为不足,然却有一颗求道之心,却也可走遍天下。

    离开国师熊况两人之后,萧清封心情轻松了许多。两人驾马回去,先是将野猪精放生之后,再一起启程前往京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离开萧清封二人后,熊况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对着身边的周猎户问道:“师弟,你确信你真没看错?”

    周猎户口中哈哈大笑:“真没想到平时沉静淡然的师兄也有这么急切的时候?”

    “师弟!”看着周猎户的样子,熊况严肃的喊了一声,“此事不是开玩笑,这事儿涉及元阳宗,一个不好吾等悟真派前途堪忧。”

    从风林县出来之后,萧清封有恐身后两柄宝剑被歹人窥视,便将其包裹背在背后。所以熊况只看看见他背剑,却不知道剑的模样。

    听到熊况这么说,周猎户也收起笑脸,认真道:“师兄放心,当时不仅是吾,还有吾等联手斩杀的狼妖作证。其实这不是师弟我第一次见到元阳剑了。”

    说着,周猎户露出回忆之色,“二十多年前,师弟我初入筑基境,便志得意满的下山降妖伏魔。也就在风林县遇见狼妖,当时历练不深,修为不高,被狼妖所伤。便在风林县隐居下来,也就在那时见得元阳剑,当时的元阳剑还在一中年道士手中,当时吾还没得到宗门传承,自然不认识元阳剑。”

    “后来?”

    “后来?”周猎户望了望远方,有些苦笑道,“后来吾得到宗门传承,知道宗门隐秘。即便知道那是元阳剑,也不敢说出来。道法自然,因果纠缠,又不知是否有大人物布局,吾等小人物岂敢胡乱插手?”

    熊况叹了口气,道:“师伯受伤闭关许久,情况不得而知,悟真派确实经不起波折了。”

    “所以我才叫你指点几句,这样一来,虽对他没有实质帮助,却有指点之恩,也算结个善缘。”想到自家宗派的情况,周猎户话语也有些低沉。

    “算了。”摇了摇头,熊况觉得再讨论一个晚辈也没什么意义,随即便问道,“师弟觉得虎妖王的话有几分可信?”

    “呵呵!”周猎户笑了笑,“吾从来不信妖怪之言,不管他说寻人是真是假,但若有机会将其除去,吾可不会留手。”

    “师弟此言差矣!”熊况轻轻摇了摇头,“吾却信他的话。十九年前,大楚出现一件大事,一件吾等悟真派都不敢涉及的大事。那件事涉及两大宗门,也就是那一次师伯重伤闭关,不然吾等悟真派何必怕一个小小化骨的妖孽。”

    “何事?”周猎户一脸震惊,也就是十九年前那件事让悟真派威名大损,搞得悟真派上下人心惶惶。

    “具体何事吾亦不知,只听得师伯说了些只言片语,不过以吾观之,虎妖王应该某位大人物身边的神兽,他说的寻人或许不假。你也不要对他心有怨气,能不招惹便不招惹吧。”熊况没有完全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

    大楚作为元阳宗西边门户,本身地位特殊。常年有元阳宗前辈镇守奇峰山。顺带以镇大楚,但不知是何缘故,十九年前的事那位前辈没有出面。但不管怎样,这些事情都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

    萧清封并不知道他们离开之后熊况和周猎户的对话与担忧。自从见了熊况之后,他心情轻松,心境竟隐隐有些提升。正所谓,修为易得,心境难寻。此番遭遇竟让自己心境提升,着实值得高兴。

    从风林县开始,翻山越岭,过桥泅水,一路穿过山州,越过直隶,到达京师之时已经一个多月后了。此时已经是三月十五,天气渐热,但不管是荆旭,还是冯坤亦或者其他锦衣捕快都没有喊累。

    京师,乃是大楚都城,也是大楚内最雄壮最雄伟最大的一座坚城。他是大楚的中心,大楚百姓心中的圣地。

    “师父,这便是京城?”牵着骏马,望着眼前高大的城墙,身边拥挤的人群,冯坤心中除了震撼再无其他。

    不仅是他,就连萧清封都被震撼了。从风林县一路走来,他们也穿过不少城镇,但没有哪一座城能给她如此大的震撼。

    但见城墙高达九丈,全是青色石头砌成,一种历史的厚重和古朴扑面而来。城门较宽,接近一丈五尺,也很高,接近两丈。城门之上的城墙上有一块牌匾,上书‘京城’两个古篆。

    接下来便是一条宽达五丈的护城河,其上更有硕大铁链连着的吊桥供人行走。行人众多,进进出出的都数不清。

    这震撼的场景难以言表,如不是身临其境,绝对体会不到那种雄壮伟业的感觉。

    “这便是京城。此门是京城南门,也是京城三十六门之一。镇守此门的将军乃南门将军,先天中期高手,也是为师的至交好友。汝若有机会见得,当好生亲近一番。”看着城门,荆旭倒没有萧清封与冯坤那么震撼与激动,但心中的欢喜也是不少。

    “师父放心,我明白。”在风林县混了十几年,冯坤对人情世故还是颇为精通,自然不会放着这么大的关系不用。

    “闪开!闪开!快闪开!”

    当萧清封他们准备进城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喧闹慌乱。转头一望,但见一群身着锦衣,驾马而行的年轻人驾马直奔城门而来,一路上躲闪不及的百姓纷纷被撞飞,马上的骑士却哈哈大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