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26章 为了承诺

    风少很忙……

    徐家很忙……

    许多世家也在忙碌着……

    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会试在际,许许多多的世家全力以赴推荐着家族内重点培养的人才,期望通过各方面的努力能够让他们入主朝堂,面见圣上,争取一鸣惊人的机会。

    上官府同样不平静……

    宁静的小院里,上官凌云坐在自己的书房中,与最宠爱的长孙女交谈,原本这次谈话相当愉悦,怎奈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让屋内平和的气氛转向了沉重。

    屋内站着几个人,赫然是跟着风绝羽的四大跟班,四人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坐在上面的上官家老爷子一怒之下严惩他们。

    上官若梦若有所思的喝茶,清丽的面庞上闪动着些许的凝重和好奇,时不时看上几人一眼,欲言又止。

    王同陪伴在上官凌云的身侧,标杆似的身材宛若一柄待要出鞘的利剑,冷静、沉稳、凌厉……

    “王同,带着他们下去吧,从今天开始,你们不需要履行保护他的资格了。”

    上官凌云口中的“他”,自然是风大杀手无疑。老爷子荣耀一生,把家族打理的井井有条,就是没想到对一个懦弱的孙婿毫无办法。

    这都几天了,从打那小子被人砸晕了开始,一直没消停,这阵子的烦心事好像都有他的影子?

    王同带着四大跟班出了书房,屋子里再度回复沉寂。

    上官凌云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上官若梦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坐着,一直坐了很久……

    “绝羽最近时常早出晚归,都不知道他在忙什么?”终于,上官凌云开口说话了,语气平缓,像是在闲谈一般。

    上官若梦抿了抿嘴唇,却是明白老爷子担心什么,笑道:“他的事我都听说了,我也觉得很可疑,但又说不清,不瞒爷爷,如今我看不透他了。”

    两人像是打着哑谜,俱都未提出事实,但在心里,祖孙二人却是茶壶里煮饺子,心里有数的。

    “你怎么看?”上官凌云睁开了眼睛,睿智又深邃……

    上官若梦笑道:“以往的他或纨绔、或懦弱、或无能,却都是真实的,他藏不住自己的心。可是自打我回来以后,他变得古怪了,他的表现虽然跟以前一般无二,但我知道那都是假的,又让人无法说清,这样的变化太过突然不是吗?如果爷爷想问孙儿怎么看,孙儿只能告诉爷爷,或许徐子雄那一下让他开了窍也说不定。”

    上官凌云忽尔一乐,笑骂道:“鬼丫头,学会搪塞你爷爷我了?”

    “我哪有?爷爷你多心了。”上官若梦两腮微红,这位上官家的大小姐多年行商,早已练就了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除了在老爷子的面前,从来不会有这般表情,要是让外人看到,绝对会惊爆许多眼球。

    “还说没有,你的脸都红了。”上官凌云笑了笑,仿佛想起了很久以前:“你十岁就跟着你爹和我在怀仁堂打理生意,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原本上官家男丁不少,你一个女子抛头露面是不合规矩的。可是,就是因为你喜欢,老夫从未说过半个不字。”

    他看向上官若梦,道:“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懂你,你爹你娘也不行,更别提那几个白痴窝囊废。你心里想什么,爷爷会不知道?是爷爷亏欠了你。”

    上官若梦低着头,一言不发,冷静的吓人。

    正如上官凌云所说,这个世界上懂她的人不多,除自己爷爷之外,再无第二人选。

    上官凌云知道自己触到了孙女的痛处,心中微微叹息,把一个出生娇贵、性格高傲的孙女下嫁给一无是处窝囊废,上官若梦要是没有点想法就怪了。

    为了上官家,上官若梦一直在隐忍着,上官凌云岂会不知孙女肩头的重担有多重?他不忍,却不能改变。这是他对某人的承诺,永久的承诺。

    为了这个承诺,上官凌云不惜将自己最宠爱的孙女终生的幸福放弃了。

    而上官若梦,同样为了那个承诺,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上官凌云背着手走到窗前,望着星月,幽然回首:“若梦,你知道的,上官家能有今天全赖风家。风家完了,这一根独苗不能断,至少不能断在我的手里。绝羽出事的那天,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一生根本就是个笑话,连他的儿子都保护不了,我还是什么天南七王。我恨、我怒,我想杀上徐家,找徐烈锋那个混蛋拼命,我想杀了自己的孙子,我想了很多,索性他没有大碍,我也忍了。”

    “若梦,我知道你怪爷爷一意孤行,不顾你的感受决定了你的终身大事。但我希望你能坦诚的对他、发自肺腑的关心他。这辈子就当爷爷欠了你的……”

    这般话,上官若梦还是头一次听到,默默的抬起头打量着两鬓斑白的爷爷,上官若梦内心的苦处和挣扎纠结在一起,在上官凌云眼里,她看到了从不曾见到的无助和祈求,这还是自己的爷爷吗?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天南七王吗?

    这一刻,她心里的决然变得更加坚定不移。

    我痛,爷爷心里一样痛。

    既然是改变不了的事实,那就敞开心扉。

    舍我一人幸福终生,确保爷爷信诺忠义。

    值!

    “爷爷。”上官若梦哽咽道:“你不必这么说的,若梦能有今天,也是爷爷悉心教导得来的,若梦没有怪过爷爷,从来没有过,以后也不会有。”

    上官凌云老怀安慰的走到孙女面前,满是赞许和怜爱道:“你是最懂事的,爷爷很欣慰,眼下绝羽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这些事对他来说是好是坏,没有人知道。爷爷再次希望你能回来,回家,帮爷爷照看好他,爷爷老了,终究有一天会离开,到时候,他就交给你了。”

    “嗯。”上官若梦投进爷爷的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也是一个女子,无论商场上如何运筹帷幄、智计在胸,仍旧是女子。她不可能像五大三粗的汉子那样拍着胸脯保证,她只能选择她的方式应承爷爷。对于她来说,这是尽她最大的努力对爷爷的承诺。

    慢慢的放开孙女,上官凌云恢复往日的凛然和威势,重新坐在虎椅上,双目锐光:“天南商会的事,你尽力便可,毕竟那位大人物,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爷爷不逼你。”

    内心有了决断,上官若梦很快释然,娇弱一笑道:“孙儿知道,天夜已晚,孙儿先回房歇息去了,爷爷也早点歇息吧。”

    说完,上官若梦走向门外。

    “若梦。”上官凌云叫住了她:“你……真的没怪爷爷……”

    上官若梦顿了一顿:“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

    长夜漫漫,空寂的书房中只余上官凌云低微的叹息缓缓回荡,门外却是没了上官若梦的身影。

    ……

    深夜,西城义庄外多出一个匆忙的身影……

    风绝羽满头大汗的提着长袍的下襟飞快的捣腾着步子,一路小跑赶到了义庄。

    正如他所说,风少很忙啊……

    先是帮李家雪洗沉怨,折腾了整整一天一夜,正准备回家休息的时候,方才想到自己还在义庄里捆了个人。

    这倒没什么,关键在于某个哥们貌似饿了两夜一天了,再厉害的人物也受不了啊。

    虽然公羊于跟自己有过节,那也是突发事件,风大杀手很有自省的觉悟,自己不也是跑到人家的地盘偷东西,要不然也不会闹出误会来。况且人家公羊于也没把自己怎么样,无非是见官。总的来说跟他没大仇的,总不能把人扔在那不管活活饿死吧。

    本少可不想以后被恶鬼缠身……

    抱着此等大仁大义的想法,风绝羽拎着三斤猪头肉和一壶老酒杀了回来。

    风驰电掣的跑进了义庄大门,风绝羽定晴一瞧可乐坏了,公羊于还完好无损的被捆在大殿的柱子上,圆光光的脑袋低到了胸前,头上几根黑白毛有气无力的垂着。

    本来就没二两肉,饿了两夜一天,公羊于的肚子明显见瘪。显然是饿昏过去了……

    “呃,这老头没饿死吧,丫也真够倒霉的,天南城这么多人,一天两夜了就一个没死?”

    城内的义庄存放的都是城里死去贫民的遗体,天南城这么大的地方,几乎天天死人。一旦有人死了,都会送往义庄,平日里到了白天,绝不会没人来义庄送遗体。

    不过公羊于也够倒霉的,从他被捆起来那一刻起,天南城死的人还真不多,而且都是有家有室的、有儿有孙的,老早就挂上长明灯吊唁了,还有的直接送到城外的坟地埋了,到是让西城义庄出现了一天的真空期。

    继而让公羊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活少吃了五六顿饭,直接饿昏。

    风绝羽一看,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快走两步奔向公羊于。是死是活也得看看吧。

    走过去,风绝羽伸手在公羊于的鼻子低下一探,恩,还好,还有气,随即松了口气。

    “老头?老头,醒一醒……”

    晃了晃公羊于,老头好像饿的不轻,半晌才幽幽转醒,当他看到那张恨不得在梦里都想扯成碎片的笑脸时,公羊于一肚子火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目的,狂喷而起……

    “你姥姥的……,你想饿死爷爷我啊……”

    给读者的话:

    ps:今天清明扫墓去了,墓园里人满为患,济了好半天才上到山顶,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