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19章 在行动(1)

    风绝羽纳闷的看着李义德,李瞳儿扑哧一乐,说道:“风公子不是天南城的人吗?”

    “我……是啊,怎么了?”

    李义德呵呵笑道:“公子平日想必不怎么出门吧,又或者……”

    他没说下去,深深的打量了风绝羽一眼,心里很是疑惑这个才貌双佳的美公子到底是何来头。

    “天南国第三年一度的科举在去年八月份举行的乡试,今年三月底是会试,马上就要来了,各府、各州、各郡的举人、解元都在近几日入的城,从今天算起,再过十五日,就是会试的时候。而三天后,为了迎接各地的举人、解元、才子,天南府台受皇上传召,立命为会试前举行一次春季才子会,便在那西麟湖上进行。”

    李瞳儿接道:“到时候啊,全国各地的才子都会到湖上泛舟、吟诗作对,虽然影响不到会试的成绩,但到时也会有很多达官贵人到场,有的对状元之位没有信心的人,可以借机会表现自己,也许会被某个权贵看上,借以拜入府中成为幕僚,对前途有很大的好处,像这样的盛事,天南国每三年就要举行一次呢。所以在之前的几天,城里各个酒楼、青倌都会举行一些相应景的活动,才这么热闹的。”

    李义德点了点头:“今天是第一天,城中心开始都会将活动举行到子时。”

    风绝羽恍然大悟,这里的科举与自己前世古代的科举制度根本就是一样的,乃是国家选拔人才的方法,怪就怪在,连时间也差不多。乡试是头年八月、会试在过了年的三月,四月底就是皇上亲子拟题考核天下才子的殿试了。

    难道是时空某个地方发生了扭曲,让某一个断点在某一个位置上重合?要不然哪有连科举制度都一样的?怪不得史蒂芬霍金哥说宇宙学是最难学的,还真令人惊讶啊。

    “哦。”风绝羽轻哦了一声,这科举跟自己可是没有半点关系,但他想了想,突然一乐:“真不错,看来上天很眷顾我们啊,有了这次春季才子盛会的引子,我们想成事更加简单了。”

    见风绝羽一脸臭屁的模样,祖孙二人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而风绝羽不说,他们也不敢问,不了了之了。

    风绝羽走的时候特意的说了一句:

    今夜无眠,依计行事。

    然后回返上官府……

    李老头和李瞳儿相视一笑,回屋收拾去了。

    ……

    是夜,天南国灯火通明,跟李义德说的相差无几,在天南城中心的各个大街小巷里,挨家挨户张灯结彩,各家的门前都挂上了红色的纸灯笼,将十里八里天南城最繁华的地段照的有如白昼般通明。

    这是为了迎接会试举办的活动,算是举国上下的大事,受到官府保护和监督,谁家都不能避免。

    到了晚上,云梦小楼两盏灯火遥相呼应,还不到子时,风绝羽屋子里的灯灭了,风大杀手穿着一身超级拉风的锦乡山河长袍从屋子里转了出来,手里握了一把从上官若凡那强取豪夺来的折扇,一脸臭屁的迈着八字方步慢悠悠的出了门。

    春季才子会,简直是给风大杀手量身打造的一个出门也不会遭到盘问的机会,在风大杀手的记忆中,风绝羽可是每年都不落的,到了这个时候绝对是出去泡妞、把妹、喝酒、吹牛的好机会。

    更是掩饰风大杀手加入今天晚上行动的最佳时机。

    来了云梦楼外,风绝羽站定,敲了敲对面的房门,丫鬟杏儿迎了出来:“姑爷。”

    把风绝羽一身拉风臭屁的装扮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杏儿小嘴登时鼓起,满是不屑的问道:“姑爷要出门吗?”她就知道,春季才子会少不了这个夯货,肚子里一点墨水都没有,每年都去凑热闹,真不要脸。

    “是啊。”风绝羽嘻嘻笑着,怎么看怎么不正经,他问道:“若梦妹妹在吗?”

    “小姐在工作。”杏儿爱搭不理的回了一句,两手把在门边上死活没有让风绝羽进去的意思。

    “那……”吃了闭门羹的风大少丝毫不以为意,心里却是知道以前风绝羽可是要死缠烂打的,便没有离开,然后上官若梦会出现拒绝自己。

    不出所料,听到叫门,上官若梦披着一件青衣从楼上走了下来。

    褪去了一身华贵锦装的上官若梦,宛若迷人的月色一样,美艳不可方物,一步一步行下楼梯稳重端庄、大方得体,虽然穿着不多,但该掩盖的地方一处未露,正儿八经的持礼守重,只是隐隐约约流露出来的蕾丝边却是让人有点无限遐想的意思。

    月朦胧、鸟朦胧、雾朦胧。

    在风大少的眼里,一切皆是朦胧,还那样耐人寻味。

    真尼玛好看,长成这样不是引人犯罪呢吗?

    “若梦妹妹。”风绝羽施了一礼。

    上官若梦上前,仍旧是一副微带着生人勿近却有亲和般的笑容,让人不想远离、又不敢亲近,这妹子太妖孽了。

    “风大哥有事吗?”上官若梦问道,小手抻了抻披肩,柔弱的简直让人想把她抱在怀里。

    风绝羽嘿嘿一笑,说道:“是啊,春季才子会就要举行了,今日开始,城中心会有大型的才子佳人盛会,如此良辰美景,妹妹可有兴趣到城里观赏一番?”

    上官若梦微笑道:“风大哥有如此雅兴,小妹本该相随,只是怀仁堂近日事务繁忙,实在脱不开身,恐怕不能出去了。”

    “哦。”风绝羽佯装失落的叹了口气:“那好吧,为兄就不打扰妹妹了。”

    风绝羽哪是想让邀请上官若梦,他根本是在找机会出门,是以表面上看来是失望的,实际上心里乐开花,你不跟着才好呢。

    风绝羽抱了抱拳,转身便要离开,突然上官若梦叫住了他。

    “风大哥。”

    “哎?”风绝羽心里一突,暗想:不是反悔了吧?可不要啊。

    “风大哥。”上官若梦走出小楼,上前道:“今日虽然没空,三日后西麟湖上却是有一场盛会,往年小妹琐事缠身,无暇相顾,今年却是抽出了时间,不知风大哥三日后有没有兴趣,陪小妹到湖上泛舟呢?”

    “嗯?”风绝羽愣了一愣,心想:不对啊,以前这妹子躲我都来不及,今年怎么主动邀请了?真是奇怪了。

    定晴打量了上官若梦一会儿,这事不能拒绝,要不然肯定穿邦,风绝羽想了想,哈哈大笑:“好啊,求之不得,届时为兄定会前去。”

    “风大哥好走,记得早些回来,莫要着了凉。”上官若梦欠了欠身,回返了小楼。

    风绝羽则是纳闷的出了上官府。

    云梦小楼里,杏儿满是不解的问道:“小姐,三天后的西麟诗会是各家掌柜商谈议事的大事,你真要带着姑爷前去?”

    上官若梦坐在桌案前头也不抬,蹙眉心算,提笔在帐薄上划着什么,答道:“既然决定接受他,就不能一直让他无所事事,他也该学点东西了。”

    杏儿听了一惊:“小姐,你还真要嫁给他啊。”

    上官若梦放下笔,笑道:“为什么不?嫁给他,我就可以一直帮爷爷打理生意,永远留在府里,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他……小姐,杏儿愚笨,但小姐此意莫非打算将他引入怀仁堂?”

    上官若梦道:“正是如此,既然作我上官家的姑爷,就不能什么都不干,我打算让他从底做起,也许有一天浪子回头,能撑掌一个分店,也算为我分忧了。”

    “就凭他?”杏儿不屑鄙视道:“小姐,杏儿可不这么想,凭姑爷的才……德……,唉,杏儿不敢抱有任何希望。”

    上官若梦笑了笑:“谁知道呢?希望不要太丢人就好。”

    “唉……”

    ……

    出了上官府,风绝羽照例带着四大跟班在城里绕圈,这回四大跟班提高了警惕,再跟丢了也不用见人了。

    可是跟着跟着,也许是夜间的视线不好、也许是城里的人太多,不出一时片刻,风绝羽的身影再一次的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四大跟班顿时傻了眼,妈的,又跟丢了,第三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跟班老大愤怒的直抓自己的头皮,跟班二、三、四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不对,不对,一定有问题,没理由三次都跟丢了,没有理由啊……

    跟班二、三、四看了看他们的老大,终于老二说道:“大哥,我看事有蹊跷,上两次我们都受罚了,这次肯定罚的更重,要不然,我们回去主动跟老大承认错误吧,这苦差事,我可不想干了。”

    跟班老大两眉皱紧能夹起一只苍蝇,想了想道:“好,回去,这里面一定有问题。都在路上好好想想,他是怎么丢的?”

    ……

    城南,甩掉了一众跟班的风大少转悠悠的来到了济世坊,确定身后没有人再跟着,突然加快了速度闪进了济世坊的后院。

    后院中,李义德、李瞳儿、萧远山三人都在,看到风绝羽来了,三人全都站了起来。

    也不废话,风绝羽直接问道:“王大壮抓到了吗?”

    萧远山嘿嘿一乐,走到柴垛子边上在一捆又捆的柴合里,将一个超大的麻袋取了出来,两膀一较劲,硬是拖着口袋吃力的扔在了小院里。

    看这份量不轻,八成就是王大壮了。

    “喂药了吗?”风绝羽又问。

    李义德捻着胡子洋洋自得到:“半钱蒙汗药,一钱迷魂散,都是老夫自己配的,半个时辰内肯定会醒。”

    看着李老头一脸坏笑的样子,风绝羽一阵惋惜,多好的大夫啊,才一个半天就让自己变成了奸诈狡猾之辈,难得这老家伙还卖弄自己的手艺呢。

    “远山,外面起哄的人都安排好了吗?”

    萧远山道:“放心吧,一切安排妥当,用的都是自家兄弟,信得过,只要热闹起来,保准南城的衙门捕快都引过来。”

    “妥了,干活。”风绝羽大手一挥,三个人出了后院,直奔前门。

    给读者的话:

    ps:今天四更啊,调整情节写的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