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正文 第1章 邪皇风绝

    小院里,风绝羽坐在凉亭下,望着四周怡人却有陌生的景色,忍不住萌生一种想死的冲动……

    “妈的,背,背到家了,倒霉,真他妈的倒霉,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老天爷,本少没得罪你吧,本少在地球待的好好的,凭什么把本少“发配”到“边疆”?没错,本少是杀了不少人,可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人啊,本少在替天行道,懂吗?

    想起自身的穿越史,风绝欲哭无泪……

    那一夜,月黑风高,泰山绝顶却是人潮汹涌,国际组织杀手近百人跑到隐世古武宗门洪元门欲抢夺古武圣宝《洪元天经》。

    得知此消息,身为华夏之子、人称无冕邪皇的风大杀手无比震怒,想我涣涣华夏之瑰宝,岂可落入贼倭手中?于是乎,风大杀手风尘仆仆、不远万里从海外赶了回来,以一人之力在泰山山腰设伏屠戮了近百名世界顶级杀手,其中包括岛国忍者数十人,终将排名第二的天忍高手一剑刺死在泰山绝顶。

    此一役,风大杀手本将声名再噪,不想在所有敌手尽数死绝、夺回了《洪元天经》的时候,风大杀手竟被《洪元天经》中莫名其妙传来传来一阵电击直接烧的翘了辫子。

    “这么扯蛋的事我也能赶上,真他妈的倒霉。”风绝朝着湖里吐了吐口水,一肚子委屈发泄不完。

    风大杀手原本不叫风绝羽,但也差不多,除掉“羽”字,就是地球上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无冕邪皇——风绝……

    穿越前,风绝非但是华夏第一杀手,更世界闻名的第一杀手之王:无冕邪皇……

    穿越后,风绝变成了太玄大陆天南城上官府中一名丝毫武艺不会、胸无点墨的窝囊废、纨绔子弟、甚至还是一个入赘到另一个姓名门户、寄人篱下的准“姑爷”……

    巨大的差距,让风大杀手整整郁闷、无语了三天……整整三天,饶是风大杀手自负有着强大的适应能力仍不能让他接受刻下残酷的现实。

    试想一下,让一个上辈子无法无天、天下无敌、睥睨苍生的灵魂进入一个有如豆腐渣一样的身体里该作何感想?还好这具皮囊下面带个“把儿”,要不然风大少绝对会不顾一切的选择轻生,进地府重新的再走上一遭,体验一把轮回的感觉……

    感受着被声色犬马、花天酒地近乎掏空了的身子,风大杀手再一次、不知多少次的叫起了撞天屈:“经脉闭塞、骨质软松、虚亏不盈,他妈的本少就算有一身绝艺想使也使不出来啊,怎么就穿越在这么个废物的身上呢。”

    老天啊,你丫的真打算气死我吗?我做了那么的好事,就这么对我?操,要是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本少一定用罚罪剑爆你菊花……

    ……

    正当这个时候,只听见正院的广场上前面传来打斗声……

    前世身为无冕邪皇的风绝不仅精通医术、武艺也超卓,又被天下人授以如此崇高继而又闻风丧胆的名号,自然对这熟悉的声音有着超乎常人的亲切感。

    听到“砰砰”木刃撞击声,风绝习惯性的眼前一亮,三天来,他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个世界的武功呢,哪有不看之理,风绝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广场……

    不远处广场的中心,至少有七八个少年站在一起,其中两个,一个穿着青衫,一个套着白袍,两个的人年纪相差不少,那白袍的名叫上官若文,十七岁,恰好跟风绝同一年龄,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小舅子:上官若凡……

    太玄大陆尚武成风,上官家更以武成名,自然备加重视武学修养,家族中一旦发现有人能够修炼“真气”,便打小开始培养,别看上官若凡比上官若文小上整整五岁,一身的功夫,着实有根基存在,一招一式、稳扎稳打、剑如流云、气势颇为不凡,使的正是上官家祖传下来的“西风落日剑法”……

    记忆中,风绝知道跟自己无亲无故的上官老太爷上官凌云对自己着实不错,不但把自己的孙女许配给了自己,连祖传的绝艺都倾囊相授。

    奈何的是,这副皮囊的原主人着实是一个提不起来的阿斗,从九岁的时候被接到上官家,整整八年,在上官凌云悉心栽培之下仍旧文不能成、武不能就,偏偏仗着老太爷变成了天南城的一大窝囊废。

    可现在不同了,风绝羽还是风绝羽,灵魂却是风绝,那个在地球黑道上人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王:无冕之皇。

    看了一会儿,风绝是连连摇头,广场上的两人用的都是“西风落日剑法”,以他前世对武学精要的理解不难看出,这套剑法风绝重“意”不重“气”,使的就是一个行云流水、千变万化,变招多达十二种,可分上中下三路进攻。

    剑法固然精妙,但以上官若文和上官若凡的年纪根本没练到家,连本身的十二种变化无法使的完全全。上官文还好一些,变化能达到四种,至于自己的小舅子上官若凡,干脆就是两种来回换,变法不多,也不到位,输……几乎是一定了。

    恰在这时,上官若凡被上官若文逼的紧,暴怒中带着未变声的稚嫩娃娃音喝道:“西风纷飞影。”

    木剑腕中抖,刹那间,剑光诡异的闪过一朵剑花,与此同时,上官若凡的身上泛起一缕缕淡淡的紫光……

    顿时,风绝眼前猛然间一亮,脸上涌现出极度兴奋之色:“真气?真的是内家心法?妈的,本少的运气也不是这么差,这个世界居然能够遇到内家心法这么珍贵的玩意?”

    太玄大陆武阶分明,武道共有七境,分别为虚武、气武、真武、灵武、玄武、天武和神武,每个境界又分初、中、高,圆满四个阶位……

    太玄武道,以气为本,习武者先修本身“真气”、再修武技,每个境界都有明显的气晕出现,按境界对应,分别为紫、白、金、青、蓝、橙、绿……

    上官若凡这一招“西风纷飞影”,用是“西风落日剑法”最后两招基础剑式其中之一,动用本身“真气”,拼着弱小的全力,抖出剑花朵朵、幻化万千的虚招,迷惑敌人,这招使的好了,可以发挥下一招“落日望青霞”的最大威力和控场能力。

    然而上官若文比上官若凡多练了五年,本身阶位又比上官若凡高上整整四阶,乃是气武圆满的水准,焉能不知其理。

    西风纷飞影,乃是纵起以剑御刀之技,在天身若鹏、落地重如山,前招劈砍为虚、实为下一式剑扫出青霞作铺垫,紫光闪过,犹如残阳落下,接着便是青芒毕现,而这一切,上官若文自然烂熟于胸,早早旱地拔跳过,然后一记木剑轻轻点在落地余势不足纵出的上官若凡,将上官若凡点了个狗抢屎,一下爬在地上吃了满嘴灰。

    仅仅片刻,上官若凡,落败!

    “哈哈。”上官若文捻个剑诀,将木剑倒握在手中,并靠在肩旁,整个人脸不红、气不喘放声笑道:“若凡堂弟,你这一手落日望青霞,还是不到家啊,回头为兄还是演示给你看吧,至少在外面,别像今天一样狗抢屎,没的招人笑话,落了我上官家的名声。哈哈!”

    上官若文越说恶毒,已经超出了同宗血脉应有的界限,其身后二、三房的嫡子亲孙们不以为耻、反以为容的个个嘲笑了起来,看的风大杀手内心渐冷:“只是一次比斗,就互相挤对、侮辱,看来上官家的内部并不团结啊。”

    上官若凡年龄较小,为人却不傻,知道近日来二房、三房因为姐姐掌管家族产业而对大房心怀不满,一直找机会看大房的笑话,气的眼泪都下来了,有心回两句,一想爹爹说过不要惹事生非,又憋了回去,只能默默的走到一边失魂落魄……

    说着话,上官若文忽然转向了风绝这边,将长剑收入剑鞘,浅步走了过来:“风兄,小弟得知风兄三日前不慎摔倒,未以看望,风兄不会怪罪小弟吧?”

    “唉……那天若不是小弟先离开,风兄也不会遇上此等事故,小弟心里一直愧疚的很呢。风兄,你不会怪小弟不告而别吧?”上官若文似笑非笑的抱了抱拳,不知怎么的,风大杀手忽然感觉到上官若文的脸上多少掺夹了一些似有若无的幸灾乐祸的意思?

    “跟你很熟吗?”风大杀手皱了皱眉,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记忆如厮的翻涌而起:“三日前,嗯?对了,三日前就是这个家伙邀请风绝羽到云香楼喝花酒,喝到一半,这小子和陪同的几个天南城纨绔招呼都没打一声离开,跟着风绝羽一人回家,半路上不慎摔倒,昏迷了一天一夜,这小子语气中虽然来道歉,本少怎么觉得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思呢?”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风绝穿越不过三天,身为杀手之王的素质和习惯并没有忘记,单凭上官若文这番不怀好意的话,立刻察觉出其中可能另有隐情:是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把自己摔死了?喝再多酒也不太可能吧?

    风绝脑海中飞快的重现着风绝羽死前模糊记忆,片刻后得到一副画面:三日前的夜晚,风绝羽醉醺醺的从云香楼回上官家,路上遇到了一个人迎面走来,太晚、喝的又太多,看不清长相,两人擦肩而过,那神秘人将风绝羽撞倒在地,然后……脑后被硬物重击了一下……

    硬物重击?

    风绝的瞳孔猛然间一缩:“风绝羽的死不是事故,而是有人设计陷害……”

    “妈的,看起来风绝羽这个笨蛋在上官家过的并不安生啊!”整理了风绝羽的记忆,风绝立马警惕了起来:虽然不能确定这件事一定是上官若文干的,但他中途离开,明显就是为了避嫌,难保跟他有说不清的干系。

    见风绝神游物外的并不答话,上官若文心里不由冷笑:“操,这个混吃等死的王八蛋命真大,子雄那一砖居然没拍死他,嗯?这个笨蛋怎么不说话?莫非被拍傻了?哈哈,傻了也好,让你小子借着老爷子的恩宠耀武扬威,活该……”

    风绝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猜测竟然猜到了点子上了,死鬼风绝羽的死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上官若文就是其中的关键。只是除了风大杀手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刻下站在他们面前的不再是风绝羽,而是邪皇风绝……

    给读者的话:

    ps:新书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啊,欢迎新老朋友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