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37.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咔擦……呸。咔擦,咔擦……”

    张戈在丁棋嗑瓜子的声音中醒来,窗外的鸡鸣响亮,他披衣起身,推开门,晨辉正好。枝桠上推着雪,不知是哪里没有南飞的麻雀落在枝头啾啾了两声。

    “张公子,您醒啦,刚刚有人给您送拜年帖。小的给您放屋里柜子上了了。”丁棋站起来,“我去给您打水洗漱。”

    “劳烦了。”

    张戈返回屋内,拿起拜年帖看了看,织锦制成的帖子上,赤金为字,绣的金线,张戈咋舌道:“这谁送的这么贵的拜年帖……”

    拆开一看:

    天地风霜尽,乾坤气象和;历添新岁月,春满旧山河。

    辉观敬贺张戈学士尊弟正旦,尹四辉手状。

    敬贺正旦。

    “……”张戈看见落款,心里就叫起糟来了。揉了揉额头,他把拜帖扔在了床上,坐下,哀叹。

    完了,完了。

    他这么高兴做什么?

    这里过年,关系好点的,不都要送拜年帖?不过是这份拜帖用了些心思,字迹是尹四辉的字迹,刺绣……

    “唉……哈哈哈哈!哈哈哈!”

    屋里笑声清朗,丁棋在屋外端水走来,推门笑道:“公子何事这么高兴?”

    张戈见他来了,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脸道:“我也不知,就是觉得此时,有些高兴,忍不住就笑出声了。”他接过丁棋递来的水盆,放在架子上。

    丁棋笑吟吟道:“快过年了,叫人心情好呢。您先洗着,小的去端早饭。”

    “好。”

    张戈洗完脸,拿了漱口茶漱口,一应完毕,待没那么想笑了,才把床上的拜年帖拿起,对着光,看了又看。

    拜帖上的“敬贺正旦”四个字,是整个拜帖中最不成样子的部分,别的刺字针脚细密,大师手笔,唯有这四个字,歪歪扭扭,比张戈自己好奇,拿了青姑的针在山里逢衣服补丁时候还要丑些。

    这个尹公子啊。

    讨人一乐,竟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拜帖有夹层,张戈拿出夹层的纸张,正是尹四辉的邀约信。没那月上柳梢头的绮语,只写了申时(下午3点到5点),皓然桥五个字。张戈将信纸铺在书案前,描着尹四辉的字迹,将这五字又写了一遍。

    十年前就觉得这人的字迹好,想借来描字,可惜当初求字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挥笔着墨,写完张戈对比着看自己的,却怎么都不满意,尹四辉的字,奇险率意,遒劲有力,而他的字,端秀清峻,一撇一划,纵然是仿着尹四辉的字写,始终少了一份感觉。

    “嗯……罢了。”

    张戈想着自己的字写了十年了,改不了。今日,也算圆了当年想偷字的那份意趣。将信纸叠好,他收入匣子内,出门。半路截了丁棋提来的饭盒,去寻师父一同吃饭。

    院外的鞭炮零碎的响起,远远近近,轰鸣着辞旧迎新的热切。

    与师父用了早饭,交流下学习心得,再去书院师兄弟们聚齐的地方,谈论了一番时事,抒发了一把报国志向,中午时分,用过饭,趁着厨房热闹闹蒸馒头一直有热水的情况,干脆洗了个澡。

    出了屏风,在丁棋的面红耳赤中,张戈匆忙擦了头发,便叫准备了马车,向皓然桥去。

    ……

    这几日,气温略有上身,桥上积雪半化,枯枝残叶散落一地,张戈虽然到了桥边,却迟疑不知该不该上桥等。

    皓然桥上行人极少,偶有路过,皆是快步行进,只因桥上有一女一仆二人。张戈也因这两女迟疑,等待片刻,见女子虽冷的频频呵气,却始终踟蹰不肯离去,知她也是等人。

    似一身,细雪纷纷,女子手中持的八骨红菱伞转了又转,眸光流转间,诉不尽的默默相思,淡淡轻愁。听得背后有脚步声,她挪伞回望,见一青衣斗篷的少年站在桥另一侧……

    她凝神看了一会儿,不见此人离去,丫鬟防备的看了张戈一眼,女子却知,这人怕也是等人。竟是同一时刻,都约在此处,好巧。

    不知这人,是等好友,还是亲人。抑或如她一般,等的是,意中人。

    张戈也觉得巧,他用余光瞟了这女子一眼,虽然半遮着面,其气质之温婉,实属罕见,偶从伞面处旋转处,女子头上的珠翠反来光芒,叫他有几分散漫的在意。

    女子先等的人到了。

    张戈背着身,听的对面一声“嵘郎!”

    柔肠百结,都凝在那声唤里,虽然很柔,很美,却叫张戈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四起。

    “你跑这来做甚?”来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气急败坏。

    “我就知你会来……”

    “我问你为什么跑这来!”来人的语气很冲,张戈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此人,倒是个十分英俊的男子,这男子注意到张戈目光,一把拉过女子的手,就要下桥去,女子却不肯,挣扎道:“就在这里说。我不去……”那丫鬟冲上来,掰开男子的手。

    男子嘶的一声,提高了点声音:“你这样,会害了我的!”

    “你素是知我的,这婚事非我本意,而你又迟迟不肯上门提亲!”女子也激动起来,“我不来,你如何肯见我!”

    张戈听到这里,觉得自己得赶紧下桥了。还是在马车上看着点等尹四辉吧。他拢了帽子往桥下走。与这群人擦肩而过时,却忽然听得丫鬟一声惊呼。

    “啊!小姐!”

    然后张戈便感到面前,一个人影飞快的跑远了。似乎,是刚刚那个男的……他惊诧回头,见那小姐大半个身子已经翻过了桥墩,那丫鬟正拉着自家小姐的腿呢。

    丫鬟见张戈回头,忙急道:“救命……公子,公子,还请公子帮忙!”

    张戈不敢耽搁,立刻跑过去,伸出手将这小姐的腿拉住,两人合力,很快便将这小姐拉了起来。扶好人,张戈便立刻送了手,转身看另一边。

    “小姐,您还好吗?”丫鬟拍着女子身上的衣摆,着急的掉眼泪,“嵘公子竟然这样对小姐……他是不要命了!”

    “素青!”女子摇摇头,示意丫鬟不要再说。她自被拉上来后,便一直用宽大的袖子遮着脸,见张戈避嫌一直不看她这边,十分感激,对着张戈的方向小声道:“多谢公子。”

    “适才冒犯姑娘了,情急之下,还望勿怪。”

    “公子有救命之恩,如何言冒犯。”

    张戈一直看向别处,对女子说完后,忽见尹四辉从桥对岸的湖边走来。他便施礼道:“姑娘保重自身,天寒风冷,还是早些回家吧。在下等的人到了,告辞。”

    女子因鞋子掉了一只在桥下,也不好追赶。丫鬟正脱了鞋便给她穿,却不合脚码,只能挤着,听见张戈的话,她有些着急道:“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张戈已经几步下了桥,向尹四辉走去了。

    女子叹一声,对丫鬟道:“不必了,你把鞋穿上,先去叫车夫来。”说完,她将脚缩在裙底,半靠在桥上。丫鬟将落在一旁的伞重新捡回来给她,可女子再没有之前的心思,眼神不知为何,越过丫鬟,落在了张戈背过身的青色发带上。

    少年的斗篷在救人便歪在一旁,帽子也掉了下来,女子见张戈偏头与来人说话时的模样,那偏过的半张脸,那么白,似乎和雪一般,隔着远了,她没看清少年的长相。

    车夫来了,她再问丫鬟,可丫鬟一心救她,也没注意到张戈的模样。女子念着这份恩情,便叫车夫赶车追张戈一行,追到一半,能看清两人了,她又叫停下。

    车夫停下马车。

    女子怔怔看着张戈与尹四辉说笑着走远,喃喃道:

    “四……殿下?”

    ……

    “戈弟竟来的这样早,可是久等了?”尹四辉看张戈的头发因天冷,微有凝结成一络络,与他谈笑几句,便不着形迹的拉他上了马车,上马车后,见张戈掀开帽子,才明白他是洗了头,头发没干就出来了。

    “也不算早,我想着,早点来赏景也不错。”张戈掀开车窗的帘子,“我们去哪儿?”他发丝凌乱,青色的发带也是随手系上,比之往日一丝不苟的着装,要闲散许多。

    尹四辉深深看张戈一眼,笑道:

    (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只感谢首发网站大家的喜欢,别的地方敬谢不敏,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