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30.第 30 章

    塞菲亚的雨季刚刚过去。

    湿漉漉的沙滩上零落着鲜艳的贝壳,天是灰蒙蒙的,潮气压抑,偶尔吹来一阵风,叫人呵了一口气。

    “好舒服啊,沙耶!”城堡里的小男孩对着身边的人说。

    “暴风雨刚刚过去,到处都是伤疤,有什么舒服的呢。”身边的人神色淡淡,仰起头,回复道,灰色的瞳孔倒映着高高的楼顶。彩色的琉璃瓦在目光中闪烁,一色流光,一色暗影。

    “沙耶,是风,你感觉不到吗?”男孩诧异的转过身。他傻傻的笑着:“沙耶,你快感受一下……是风啊!”

    “是吗……对不起。”

    “啊!为什么要道歉呢?”男孩疑惑了。

    “丘比……把风抓来给我。”沙耶笑着,像一个天使,但她并不是天使,天使有翅膀,可以飞出城堡,她只是鱼。

    淡蓝色的尾巴划开波澜,比水草还要柔软的头发,她是造物主的奇迹,也是人类向往的贪婪,可悲的被囚禁着的鱼。

    “风怎么抓的到呢?”

    “你把它握在手心,捧过来。”

    丘比从窗户伸出双手,合拢起一个圆,快步跑向水池,沙耶游到池边,轻轻掰开丘比的手,嗅着丘比的掌心。

    “风的味道。”她喟叹着。

    丘比红了红脸,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沙耶看着他羞涩的模样抿嘴笑了,手指绕着一缕发丝,她是美丽的鲛人。

    黄昏总是来的很快,橘黄色的光笼罩着大地,燃烧这周而复始的辉煌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呢?”丘比着迷的看向窗外。

    “离开……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沙耶捂住男孩的眼睛,小声而温柔的劝道:“不要看外面好不好?丘比,我们就呆在这好不好?”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啊!”丘比道。

    是啊,那不可能。沙耶松开手。他们早晚要出去,贪婪的人类会用他们换取更多。

    “就算出去了,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的。”丘比握紧拳头,他的心里装着天地,坚韧又广博。

    “如果分离呢?”

    “”不会分离!”丘比道,想了想又道:“如果分离,我也一定会找到你,你要好好的笑着,等我来接你。”

    “好。”

    你不要忘记了。

    沙耶拔下一片鱼鳞,淡蓝色的血液蔓延在水面,显现出细碎的蓝色光芒。

    “你拿着,一定要记得来找我。”

    “我不会忘的。”

    你不要忘记了。

    淡蓝色的鳞片被打了一个洞,拿绳子穿了起来,阳光下,就像是有水在其中流动,魔样的迷幻。

    “好美的吊坠,阿汉,把它送给我。”横斜着伸出一只手将吊坠从少年手中夺去。乌油油的辫子甩动着,卜瑟罗饱满的唇上点了朱红的东方胭脂,在深深的轮廓中耀花了旅人的眼,她实在是个性感的尤物。

    调皮的时候,尤其动人。

    “卜瑟罗,还给我!”少年站起来喝道,他有着一双别致的眼,这更像是个女人的眼,有着妖娆妩媚的勾劲,可当你被这眼勾住的时候,却能发现这少年的眼神是这样的冷,目光仿佛刺一般流转着危险的冷意。

    他就这样盯着卜瑟罗,不前进也不后退,只是站了起来。发丝凌乱的在空中飞舞,眉锋这样的厉,表情这样的冷肃,却让人忍不住叹道……

    “好个魔魅的少年。”不知是那个旅人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话音刚落便淹没在嘈杂的人群中。

    少年明显是气极了。卜瑟罗有些怔住,心头涌上酸涩的委屈,若是旁人这样呵斥她,她早把这坠子扔了,可对阿汉

    若我扔掉了这个吊坠,阿汉定然是再也不会理会我的。

    卜瑟罗这样想,不甘不愿的将吊坠递还给少年,看少年接过,仔细用绢布包好系住挂在脖子上。她侧盯着阿汉的眼,黑色的眼睛那样黑,比夜空还令她心醉,她不禁充满柔情的叹息着,

    “阿汉啊阿汉,这个吊坠是谁的呢?”

    你这样在意,令我多么心痛。

    广袤的沙漠。这唯一的一片绿洲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阿汉的队伍停了下来,队长亚瑟与卜瑟罗相识已久,此时便聚集在一个帐篷中。

    “嘿,卜瑟罗。你的伙伴可真是冷淡,又漂亮又骄傲,就是不知道压起来够不够劲……”多么没脑子的话,一如说话的人。

    卜瑟罗给了他一脚。

    阿汉温着酒不置一词,这样的荤话,他一路上早已经听到腻烦了,只要没实际举动,他也懒得给出什么反应。

    “嘿!他都没反应,你生什么气……好好,我不说了!”亚瑟抢着道:“对了,卜瑟罗,相处了这么些日子,你还没看出我的好么?你这么美,嫁给我吧!我的胸膛永远为你敞开啊!”

    “亚瑟,闭嘴!我有要嫁的人,可不会是你!”卜瑟罗大声反驳。

    “什么!?谁?”亚瑟诧异,继而大怒。

    “他!”卜瑟罗一指阿汉,

    阿汉避过人群,走到树荫深处。

    如果,我可以重生就好了,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瓦塞神宫起火的那一天,他死了。那一刻,他的眼中充满了艳丽的红,神树的叶子被3卷进祸害,吡嗞如同圣乐,旋律古怪而神秘,他想起湿培婆的预言……

    “那一条血色的江河,

    孕育着世代大亚索的子民,

    辉煌啊,

    被烈火笼罩着,遗留的……焦黑的土灰,

    会灼烧,帝星的灵魂。”

    ————大亚索元历四百八十一年   秋

    秋染的血色神树叶子铺满了整个瓦塞神宫的大殿,杂色而斑驳的大理石柱闪着耀青的磷光,这里,是半废弃的四大神殿之一,供奉着亚索的菩依女神,主司预言的冰冷的女神。

    这里被喻为全大陆最丑陋的神殿,它太陈旧了,也太斑驳了,那些闪着磷光的大理石仿佛诡异的被扭曲了□□夜,高高在上的女神永远挂着冷漠而高傲的神采,相比于其他的神女,这里更像是异族的宫殿,

    八百年前,菩依神殿左师叛变,违背教义扶持二王子登基。

    教宗从此一分为二。

    时,大亚索元历一百一十二年,上一任中心国师逝世,新任国师会在新旧二教推举的四人中选。

    这一年,亚索大地的中心红海诞生了一条红色的鳞鱼,北方冰原山脉结出了一颗蓝色的石心。

    而我,在帝都使者到来前的前一天,于圣池中醒来。

    我看得见,红色的丝线从红海蔓延至四国,红河将大地分为四块,无数小块。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是防盗章,请盗文网站自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塞菲亚的雨季刚刚过去。

    湿漉漉的沙滩上零落着鲜艳的贝壳,天是灰蒙蒙的,潮气压抑,偶尔吹来一阵风,叫人呵了一口气。

    “好舒服啊,沙耶!”城堡里的小男孩对着身边的人说。

    “暴风雨刚刚过去,到处都是伤疤,有什么舒服的呢。”身边的人神色淡淡,仰起头,回复道,灰色的瞳孔倒映着高高的楼顶。彩色的琉璃瓦在目光中闪烁,一色流光,一色暗影。

    “沙耶,是风,你感觉不到吗?”男孩诧异的转过身。他傻傻的笑着:“沙耶,你快感受一下……是风啊!”

    “是吗……对不起。”

    “啊!为什么要道歉呢?”男孩疑惑了。

    “丘比……把风抓来给我。”沙耶笑着,像一个天使,但她并不是天使,天使有翅膀,可以飞出城堡,她只是鱼。

    淡蓝色的尾巴划开波澜,比水草还要柔软的头发,她是造物主的奇迹,也是人类向往的贪婪,可悲的被囚禁着的鱼。

    “风怎么抓的到呢?”

    “你把它握在手心,捧过来。”

    丘比从窗户伸出双手,合拢起一个圆,快步跑向水池,沙耶游到池边,轻轻掰开丘比的手,嗅着丘比的掌心。

    “风的味道。”她喟叹着。

    丘比红了红脸,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沙耶看着他羞涩的模样抿嘴笑了,手指绕着一缕发丝,她是美丽的鲛人。

    黄昏总是来的很快,橘黄色的光笼罩着大地,燃烧这周而复始的辉煌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呢?”丘比着迷的看向窗外。

    “离开……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沙耶捂住男孩的眼睛,小声而温柔的劝道:“不要看外面好不好?丘比,我们就呆在这好不好?”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啊!”丘比道。

    是啊,那不可能。沙耶松开手。他们早晚要出去,贪婪的人类会用他们换取更多。

    “就算出去了,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的。”丘比握紧拳头,他的心里装着天地,坚韧又广博。

    “如果分离呢?”

    “”不会分离!”丘比道,想了想又道:“如果分离,我也一定会找到你,你要好好的笑着,等我来接你。”

    “好。”

    你不要忘记了。

    沙耶拔下一片鱼鳞,淡蓝色的血液蔓延在水面,显现出细碎的蓝色光芒。

    “你拿着,一定要记得来找我。”

    “我不会忘的。”

    你不要忘记了。

    淡蓝色的鳞片被打了一个洞,拿绳子穿了起来,阳光下,就像是有水在其中流动,魔样的迷幻。

    “好美的吊坠,阿汉,把它送给我。”横斜着伸出一只手将吊坠从少年手中夺去。乌油油的辫子甩动着,卜瑟罗饱满的唇上点了朱红的东方胭脂,在深深的轮廓中耀花了旅人的眼,她实在是个性感的尤物。

    调皮的时候,尤其动人。

    “卜瑟罗,还给我!”少年站起来喝道,他有着一双别致的眼,这更像是个女人的眼,有着妖娆妩媚的勾劲,可当你被这眼勾住的时候,却能发现这少年的眼神是这样的冷,目光仿佛刺一般流转着危险的冷意。

    他就这样盯着卜瑟罗,不前进也不后退,只是站了起来。发丝凌乱的在空中飞舞,眉锋这样的厉,表情这样的冷肃,却让人忍不住叹道……

    “好个魔魅的少年。”不知是那个旅人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话音刚落便淹没在嘈杂的人群中。

    少年明显是气极了。卜瑟罗有些怔住,心头涌上酸涩的委屈,若是旁人这样呵斥她,她早把这坠子扔了,可对阿汉

    若我扔掉了这个吊坠,阿汉定然是再也不会理会我的。

    卜瑟罗这样想,不甘不愿的将吊坠递还给少年,看少年接过,仔细用绢布包好系住挂在脖子上。她侧盯着阿汉的眼,黑色的眼睛那样黑,比夜空还令她心醉,她不禁充满柔情的叹息着,

    “阿汉啊阿汉,这个吊坠是谁的呢?”

    你这样在意,令我多么心痛。

    广袤的沙漠。这唯一的一片绿洲上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阿汉的队伍停了下来,队长亚瑟与卜瑟罗相识已久,此时便聚集在一个帐篷中。

    “嘿,卜瑟罗。你的伙伴可真是冷淡,又漂亮又骄傲,就是不知道压起来够不够劲……”多么没脑子的话,一如说话的人。

    卜瑟罗给了他一脚。

    阿汉温着酒不置一词,这样的荤话,他一路上早已经听到腻烦了,只要没实际举动,他也懒得给出什么反应。

    “嘿!他都没反应,你生什么气……好好,我不说了!”亚瑟抢着道:“对了,卜瑟罗,相处了这么些日子,你还没看出我的好么?你这么美,嫁给我吧!我的胸膛永远为你敞开啊!”

    “亚瑟,闭嘴!我有要嫁的人,可不会是你!”卜瑟罗大声反驳。

    “什么!?谁?”亚瑟诧异,继而大怒。

    “他!”卜瑟罗一指阿汉,

    阿汉避过人群,走到树荫深处。

    如果,我可以重生就好了,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瓦塞神宫起火的那一天,他死了。那一刻,他的眼中充满了艳丽的红,神树的叶子被3卷进祸害,吡嗞如同圣乐,旋律古怪而神秘,他想起湿培婆的预言……

    “那一条血色的江河,

    孕育着世代大亚索的子民,

    辉煌啊,

    被烈火笼罩着,遗留的……焦黑的土灰,

    会灼烧,帝星的灵魂。”

    ————大亚索元历四百八十一年   秋

    秋染的血色神树叶子铺满了整个瓦塞神宫的大殿,杂色而斑驳的大理石柱闪着耀青的磷光,这里,是半废弃的四大神殿之一,供奉着亚索的菩依女神,主司预言的冰冷的女神。

    这里被喻为全大陆最丑陋的神殿,它太陈旧了,也太斑驳了,那些闪着磷光的大理石仿佛诡异的被扭曲了□□夜,高高在上的女神永远挂着冷漠而高傲的神采,相比于其他的神女,这里更像是异族的宫殿,

    八百年前,菩依神殿左师叛变,违背教义扶持二王子登基。

    教宗从此一分为二。

    时,大亚索元历一百一十二年,上一任中心国师逝世,新任国师会在新旧二教推举的四人中选。

    这一年,亚索大地的中心红海诞生了一条红色的鳞鱼,北方冰原山脉结出了一颗蓝色的石心。

    而我,在帝都使者到来前的前一天,于圣池中醒来。

    我看得见,红色的丝线从红海蔓延至四国,红河将大地分为四块,无数小块。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是防盗章,请盗文网站自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是防盗章,请盗文网站自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春夏秋冬,时令不同,各有各的美。

    七皇子的死给今年冬日的上京蒙上一层阴影,京中的戒严,使得许多闺阁小姐都不得出门去,于是,从流觞会当日渐渐向外传出的一个流言便渐渐成了上京一个叫人忍不住嘀咕好奇的话题。

    美人。

    “真有那么好看么?”

    才子佳人,英雄豪杰,从来是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几年传出的俊俏郎君,也没有太出色的,多是吹捧出来的,什么时候只模样周正,没有风仪气度也能叫好?依我看,那人也不见得……”

    “外面都传呢……其实,我哥哥在流觞会也见着那人了……”

    “怎么说?”“你哥哥有没有说什么?”

    “说,确是美甚。”

    艳粉斜蜡,女郎闺阁里,几个少女簇拥一块说着悄悄话,其中一个粉衣女子抿了抿唇,举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红润的唇,方才满意的转过头,接话道:“真的,那日我的侍女可看见了呢。”

    “妙莲……你过来说说……”

    如此这般情景,还发生在许多地方。女儿家没了出去嘻耍的机会,只能在家中玩玩打牌掷骰之类的游戏,玩的多了,到底烦闷,比不得挤在一起亲热说话。

    无论哪个朝代,都不要小瞧了女人的圈子。

    虽出不得门,自有渠道知道外面的消息,缠着外出的哥哥姐姐说些新鲜的,再由下人献殷勤的勤快,搜罗出些小道消息,不过几日,张戈的名字便在这上京传遍了。

    晨辉澹荡。

    张戈从回春医馆回来后,倒算得上是风平浪静。每日例行给赵衡蒲请了安,得到学业上的指导后,他便在西间学习,或作画,或下棋,闲了院子里跑跑步,早年请山下铁匠做的石头哑铃也时不时拿出来练练。

    运动完出一身汗,便拿帕子绞了擦一把,倒也舒服。

    这日早晨,他做完运动,擦了脸,丁棋出去倒水,他摊开纸,画起画来。画画算是他的长处,到底是两辈子的人,画画的角度,比旁人多了三分想法,便显出了些精致的悟性。

    琴棋书画中,他最不在行的当属作诗,平平仄仄能押韵,却总是少了一份灵气,看上去不过是堆砌的诗句。

    赵衡蒲叹他“长相灵秀,画亦传神,偏偏诗词过分平庸”。

    张戈曾经下功夫琢磨许久,可没有天分就是没有,强求不得。其实对他而言以诗词出名最容易。从小学到高中,语文课本里背下的哪个不是前人的精品。

    只都不是自己的,不是自己东西,他若用了,心里的坎过不去,觉得是辱没前人。

    他罩了个好样貌,有了份好记忆力,已经是福气了。他两辈子,都不是天资聪颖之辈。就是个平凡人!

    既然如此,又何必连这点尊重都不敬畏,“不得偷盗”的底线都抛却呢。待避开张牛儿的命数后,所求所愿,不过是一份幸福的生活。

    “幸福……唉。”张戈盘腿叹了口气。

    画纸上的崖壁已成,他添上几笔,在山川中,过了一条小船。缥缈凌层巅,玲珑峭壁下,悠悠而过一条小船,江水奔流,险而又险,还好是一条空船。

    他看了一会儿画。伸出手将画揉成团,朝背后一扔。身后一筐小篓子里全是他的废稿废画,扔的也顺手,正好入篓子。

    “不能这样了。”张戈站起身,喃喃自语道。

    山里还能透个气,山清水秀,自有那份静心静意的氛围。而这西间,到底憋闷了些,他如今年纪尚轻,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虽然心能静,耐不住这身子燥。张戈许久没觉得自己这般坐不住了,像个小儿多动症患者。

    他在原地想了又想,一鼓作气,急冲冲去寻师父,想央赵衡蒲带他出去。

    自从七皇子之事后,他如今出门要请示赵衡蒲方可出去。只因流觞会他露面的那一小会儿,不知怎的,忽然就在上京流传开来。张戈敏锐的发现,这僻静的西间,忽然多了不少人。

    更有不少书院的士人前来结交。

    这么个风口浪尖处,能来结交的,大多也不是什么心思纯良之辈,张戈也不愿费时间一一接触分辨,通通借着赵衡蒲要他苦学的借口拒绝了。日常结交,都是与赵季英和流觞会一同去过的师兄弟们一起。

    李执选出去参加流觞会的士子,各个文采过人,品行也十分可靠,值得结交。只这些朋友,也不可能时常来寻他,张戈大部分时间,还是闷在西间,到今天,终于憋不住。

    赵衡蒲见张戈急匆匆的进门,也不意外。

    “师父,我们出去西间溜达一圈如何。闷了这几天,我都快成闺阁男儿了。”

    赵衡蒲点点头,道:“待不住就对了。为师估摸你这几日该来找我,没想到你小子,耐性竟这么好,今天才来。比为师这老头子还有耐性,也是难得。”

    张戈:“……”

    “今日大雪纷纷,不错,不错。”赵衡蒲走到廊下看了看天,“你且回去拿斗篷,此时此刻,正好出门。”

    “出门……”张戈愣住,“出书院吗,可是七皇子的事情不是还没查清楚?”

    “风头已经过了,只怕这几日便会水落石出……”赵衡蒲想着今早传来的消息,叹了一口气。

    “无妨。”

    ……

    上京坐落好几处赏雪的高楼,皆名为琼枝阁。取自“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一诗。

    上京人风雅了几百年,从来不轻易错过冬景之美。不少商人看出其中的商机,便在观景最美的几处地方,纷纷建立赏雪点,其中,便是这琼枝阁最为有名。赵衡蒲带张戈来的地方,也是这里。

    此处是琼枝阁观景点最好的一处高楼。

    说是高楼,其实也不过跟现代六层楼那么高。可在这里,已经是张戈能见到的最高的民间阁楼。

    好的地方,价钱也不便宜。

    张戈狐疑的看着自家师父,赵衡蒲撇开眼,手习惯性的想去摸自己的须须,手却扑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把胡须都剃了,心中一痛。

    因着是赏雪,风雅之处,小二也显得比别处不同,看见两人进门急急的迎上来,吆喝的声音却小:“两位客观里边请~”

    琼枝阁没有大堂雅间之说,全是独立的雅间。按照层数的不同价钱也不同,这些是张戈后来知道的,小二问坐几楼的时候,他眼睁睁看自家师父掏出个写了赵的玉牌给小二,立刻就被迎上了最高层。

    “师父,你壕了。”

    “什么?”

    “师父,你的钱包好满,我能颠颠么?”

    “又在浑说了,还当自己是个孩子呢!”赵衡蒲笑着推开门,招呼他进去,“快进来,这屋里暖和。”

    进了雅间,张戈脱去帽子。这屋子专为赏雪设计,两面都开了窗。赵衡蒲熟门熟路的开了屋里的柜子拿出茶具,又将两扇窗户前的毡帘放了一半下来。

    张戈见了,忙赶着朝窗外看了一眼,只一眼,便收不住的左顾右盼起来。

    向前看,尽览上京全城风光,望云间,数点雪星飞下,静静飘落,风光明秀。再远些,城墙可见飘扬着许多鲜艳的旗帜,与雪花中影转飘扬,别有意趣。

    再往下看,楼下不远处,有一处大湖,连通漓江水,湖虽无名,其上横跨过整座湖的石拱桥却不同,桥边有石柱,上书古朴大气的三个字:皓然桥。

    当雪铺满整座桥,映着周边景色,当真是万象晓一色,皓然天地中。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是防盗章,请盗文网站自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塞菲亚的雨季刚刚过去。

    湿漉漉的沙滩上零落着鲜艳的贝壳,天是灰蒙蒙的,潮气压抑,偶尔吹来一阵风,叫人呵了一口气。

    “好舒服啊,沙耶!”城堡里的小男孩对着身边的人说。

    “暴风雨刚刚过去,到处都是伤疤,有什么舒服的呢。”身边的人神色淡淡,仰起头,回复道,灰色的瞳孔倒映着高高的楼顶。彩色的琉璃瓦在目光中闪烁,一色流光,一色暗影。

    “沙耶,是风,你感觉不到吗?”男孩诧异的转过身。他傻傻的笑着:“沙耶,你快感受一下……是风啊!”

    “是吗……对不起。”

    “啊!为什么要道歉呢?”男孩疑惑了。

    “丘比……把风抓来给我。”沙耶笑着,像一个天使,但她并不是天使,天使有翅膀,可以飞出城堡,她只是鱼。

    淡蓝色的尾巴划开波澜,比水草还要柔软的头发,她是造物主的奇迹,也是人类向往的贪婪,可悲的被囚禁着的鱼。

    “风怎么抓的到呢?”

    “你把它握在手心,捧过来。”

    丘比从窗户伸出双手,合拢起一个圆,快步跑向水池,沙耶游到池边,轻轻掰开丘比的手,嗅着丘比的掌心。

    “风的味道。”她喟叹着。

    丘比红了红脸,他是个极其漂亮的男孩。沙耶看着他羞涩的模样抿嘴笑了,手指绕着一缕发丝,她是美丽的鲛人。

    黄昏总是来的很快,橘黄色的光笼罩着大地,燃烧这周而复始的辉煌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呢?”丘比着迷的看向窗外。

    “离开……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了。”沙耶捂住男孩的眼睛,小声而温柔的劝道:“不要看外面好不好?丘比,我们就呆在这好不好?”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啊!”丘比道。

    是啊,那不可能。沙耶松开手。他们早晚要出去,贪婪的人类会用他们换取更多。

    “就算出去了,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的。”丘比握紧拳头,他的心里装着天地,坚韧又广博。

    “如果分离呢?”

    “”不会分离!”丘比道,想了想又道:“如果分离,我也一定会找到你,你要好好的笑着,等我来接你。”

    “好。”

    你不要忘记了。

    沙耶拔下一片鱼鳞,淡蓝色的血液蔓延在水面,显现出细碎的蓝色光芒。

    “你拿着,一定要记得来找我。”

    “我不会忘的。”

    你不要忘记了。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是防盗章,请盗文网站自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本文由山西省的简称“晋”与松花“江”两字合一的网站独家首发,请勿转载,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这是防盗章,请盗文网站自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