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9.第 29 章

    晚间,张戈翻来覆去睡不着。

    赵衡蒲已经回去自己的屋子,回书院的这个晚上,赵衡蒲向他说了很多,然而,张戈脑海中挥抹不去的,还是那八个字。

    男男之事,实为低贱。

    他静静想了一会儿,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拢了拢被子。他其实不意外,只是,听师父明确说出低贱二字时候,还是感到有些难过。

    从古至今。便是这个平行世界,也是如此。

    张戈很早就明白性向的难以抵抗性,死过一回,他也渐渐看开了。他不怕面对自己的性向,他就是喜欢男人。只是前世,或是今世……他抵触的,害怕的……都是踽踽独行于这个世间,至亲至爱以他为耻。

    所以才隐瞒,所以才欺骗。最后,一生勉强。

    他今年,算上上辈子,已经算快三十岁的人了。然而,他却觉得前半生,都是白活。前世的自己,父母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教导过他,也没有明白过他,他磕磕绊绊过了一生,遇见的朋友也是如他一般混沌之人,或是看出他的蠢笨,不怀好意接近的人。

    唯一得到的,爱过的,此时再想想,便如同窗外那一层树的暗影,意境虽美,实则暗淡,镜花,亦是水月。

    这一生得到的太多……奢望就更多。于是胸口这一股闷闷的疼,总是不得纾解。

    张戈平躺着,忽然手一动,从脖子处拉出张母给他寄来的平安绳,放在眼前看了许久。他忽然明白了张牛儿的死,与他不同,张牛儿并不好男色,所以便更不能接受吧,对师父的辜负,为父母惹上污名。

    宁可一死!

    当年鬼差对他说,这是泼天富贵,便宜了他这个gay能正大光明的行龙阳之好。张戈眼神一暗。

    陷阱。

    如今想想,鬼差说到底,都是逼他走禁脔这条路。若不是皇帝的禁脔,他如何正大光明。若不是禁脔,他莫非真要顶着父母师长的期待下,贪图自己那一时快活?

    张戈想到这里,慢慢坐了起来。

    鬼差当年三个条件中,最后一条便是,他不能和女人生孩子。

    他喜欢男人,从来没打算祸害那些无辜女子,所以当初这个条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可如今想想,也许从重生的那一天,他便辜负了。辜负了原主当年的决绝,也辜负了张牛儿慈爱的双亲。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此处,不是二十一世纪,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同性的合法婚姻,男婚女嫁,再正常不过。他比前世收获了更多的爱,但因此,也就更无法用此处的方式回应。男男之事,在旁人眼中,是魅上,是低贱。也许日后,没有人理解他,没有人真的爱他。他无处可逃,只有一条应走的命数,也只有当年鬼差给他的,一个用来束缚他爱的人的捆绑宝器。

    张戈躺回床上,觉得浑身的力气都随之压在了身下,并一点点漏出。若无能与他一起,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人,他此生,大抵,只有束缚了。

    只是束缚得来的,能有多快乐?

    想来想去,终是无解,一夜无眠。

    ……

    夜色已深,而相思楼却是灯火通明,通宵达旦。

    肖嵘因发觉自己对四哥的女人动了心思,不久便坐立不安的找了个借口告辞回去了。肖灿挽留几句,便随他去。待肖嵘走后,他撤了歌舞,胭脂奉来清茶给他,他闲闲品了一口,放在一旁。

    “你不喜?”他淡淡道,“下次他来,你可不应。”

    “多一个爱慕之人,奴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胭脂摇摇头,“只是奴家不明白……奴家也不敢问,不想知道。”

    “你倒是和他很不一样。”

    胭脂闻言掩面娇笑一声,道:“您又来了……有时候觉得,这世间,您是最怜香惜玉的那一个,可偏偏有时候,却故意往人心上扎。”她掩着面,盖住自己含泪的眼睛,“他是男子又是官身,奴家不过是个……风尘女子,若不识相可有苦头吃呢,又哪里敢和他相比。”

    正说着话,从房檐处轻巧跳下几个黑衣人,来人向着肖灿行李后,便躲在阴影处,悄无声息般。胭脂眼不动,只当没看见这些人,见肖灿站起身准备去里间,小声道:“殿下,老鸨前个问奴家,说您留宿,怎么都没声呢。她惯爱听墙角,还想叫奴家将新来的一个妹妹推荐给您呢。”

    “唉。”肖灿似笑非笑的看胭脂一眼,“倒是我疏忽了。阿二,你一会儿扶着床脚晃些时辰。”

    黑衣人中的一人僵硬了片刻。

    “是。”

    胭脂犹有些不满意,只她刺了肖灿一句,此时看他的目光也不敢再说话。恭敬的低下头,等肖灿进了里间,拿了一旁的箫,呜呜呀呀的吹了起来,吹了一会儿,见一个黑衣人显身,知道是阿二,掩嘴打了个哈欠,指了指床铺。

    她道:“这位官爷,您可悠着点晃,时辰短了不好,长了……也不好。晃得厉害了不行,轻了也不行,可讲究呢。”

    阿二露在外面的半张脸涨的通红,也不看胭脂,在一旁晃床,看的胭脂差点笑岔气,指尖指着他,娇声道:“官爷,您何必这么麻烦呢。殿下操心的都是大事,这样的小事其实最好解决了,老鸨既爱听……”

    她忽然接近阿二用极小的声音道:

    “割了她的耳朵,不就行了?”

    阿二有些惊异的看了眼面前娇笑的美人,埋头不语。胭脂又逗了这人几句,见实在无法,便不再说了。

    肖灿给胭脂包下的雅间,在街角对面,楼下乃是空巷,白日街摊众多,宵禁后空无一人,在楼上一览无遗。肖灿进了里间,自有暗卫带他去到街道对面的一栋阁楼里。他今日无意寻花问柳,只未想到肖嵘会跟着,白白耽搁了许多时辰。

    阁楼地底,此时已有三人等待。

    其中有一鹰眼方脸的汉子,若张戈见了,决不会陌生,正是当初接走金四辉的侍卫之一,只见他见了肖灿,递上一封信折,跪下行礼道:“主子。”

    “嗯。”肖灿接过信,边走边拆开。

    “参见殿下。”一灰衣人上前一步跪下行礼,肖灿看了他一眼,对鹰眼方脸的汉子道:“都匀,东西给他了吗?”

    “是。”

    “那还带他过来作甚?”

    “殿下,是小的求都侍卫,小的想当面感谢殿下。”灰衣人有些哽咽道:“此事若不能成,小的发誓,绝不会牵扯到殿下。”

    “不必。”

    肖灿看完信,抬手放在烛火上,看它慢慢烧了个赶紧,背过身道:“你若不成,我自会要你的性命。”他看了眼都匀,都匀蒙住灰衣人的眼睛,带着灰衣人出去。留下三人中那最后一人在屋内。

    “要见殿下您真是麻烦啊,都侍卫又带着我在这皇城溜达了好几圈,才领人进门。”那人掀开斗篷,露出带着面具的一张脸。

    “下次我让都匀直接带你过来,反正蒙着眼对你不起作用。”肖灿笑道。

    “可不是,我跟都侍卫说了好几次,他偏偏每次还是要重复一遍这流程,这么个木楞的,您倒是很信任。”

    “你怎么来了?老七一死,最近京中风头很紧。”

    “我正是好奇这一点,才想着该亲自来一趟。秦戍那老匹夫像是疯了一般,都查到我身上了。还好发现的早,不然……若是叫人知道我跟您还有联系,只怕不出一个月,便要听着您暴毙的消息。”

    肖灿靠近他,手伸到面具上道:“这又是什么面具,小丑不成?”

    “是狐大仙……”这人避开肖灿的手,“殿下,您可不要扯开话题,这一次……七皇子的死是您的手笔?”

    肖灿:“不是。”

    “我想也不是……没那么早。”

    “那会是何人?这件事太明显,不像二皇子的手笔,而六殿下藏得深,忙着兄友弟恭……”说到这里,面具下的眼睛落到肖灿身上,慢慢补充道:“……也不太可能。”

    肖灿打趣他一句:“你什么时候也学着猜了。”

    “左不过那几个,猜一猜再去查也是一样,估摸着这几日便有消息。”

    “不用查,我告诉你。”肖灿笑的神采风流,问他道:“你还记得,户部尚书的那个小儿子吗?”

    “是他?”面具人沉默片刻,轻声道,“那倒也不奇怪。”

    “陈年旧事,憋着一口气,也无怪乎如此。只是这样的投诚,难保不因着元家的立场改变,您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他并未向我投诚。”肖灿转头道,他靠着窗,视野穿过空荡的街道,声音懒懒:“不过是因着一个故人,发现此事的端倪。”

    “故人?”

    “琼树,老七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既然有人甘愿让我等做个渔翁,承下此情,且等他来邀功……报价吧。”

    尹琼树每次听见肖灿这么说,就头疼。还不是疼一下,而是能预料到的,连绵不断的阵疼。他空荡荡的右臂,一直提醒着自己,最好将所有能掌握在手中的事情,好好握住。

    旁人对横生枝节之事,莫不烦忧,可四殿下却相反。

    明明处境危险,却喜好以“破”立局,当年独自一人去找他是,多年前孤注一掷也是。

    若一直蛰伏便也罢了,尹琼树却总是忍不住担忧,若有一天束缚不在,登上那至尊之位,依着肖灿的性子,不知要做出多少惊世骇俗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