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7.第 27 章

    “我没有逼迫你!”窦敖愕然道。

    他向前一步想拉住张戈,张戈也不躲开,任由他拉着。只是在窦敖在手搭上他的胳膊时候,抬眸轻叹道:“没有逼迫?公子你……既不让在下回书院,又不让在下的师长前来探望,在下竟不知,有这样被圈禁的客卿。”

    “也罢……公子既然说不是逼迫,那可否送在下回书院去?”

    “这……也不行!”窦敖嗫嚅道。

    他见张戈闻言眉头一皱,“刷”的用力的抽回了胳膊,拂袖转身,连忙跟上去解释道:“张戈,张戈!我不是逼迫你!只是这几日,你还是跟我回我家的好,你回去书院,若是再被抓走,我想再带你出来……可就难了。”

    张戈看窦敖的神色不似作假,心里有些焦躁起来。

    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比起窦敖这个陌生人,他更愿意相信师父,只是师父也不能将他从窦敖身边带走,便证明面前少年的权势惊人,他不敢硬碰硬,虽然并不想做什么劳什子客卿,这个地方的客卿可不是他上辈子知道的古代客卿,这里的客卿并非官身,更像是冠了好听名字的谋士而已。只是师父,也绝不是害怕权贵就不来接他的性格。

    师父不来接他,很可能是因为待在窦敖身边,的确比待在书院安全。

    就在张戈沉思的这一会儿,窦敖前所未有的焦虑起来,他看着张戈蹙眉的样子,竟感到自己浑身难受,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痛骂自己怎么会人觉得受到逼迫。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发觉,自己心中,竟有“珍爱”的情愫。从第一次见到面色苍白的张戈起,他便恍惚身处一场梦中,这梦里,唯有眼前这一人,是鲜妍的,见着他,便想叫他开颜欢笑。

    他想了很多次,等面前这个人醒来,一定要第一个见着他。他想象那双紧闭的双眸睁开会是什么模样,未免张戈第一眼见着的不是他,窦敖还特地让侍者滚在外院守着,自己亲自守在床前。

    可未曾想,张戈自己就醒来了,醒来也没有喊他。

    当窦敖醒来那一刻,没有看见床上的人,那一刻的心慌,叫他如见张戈时一般手足无措,等喊来侍者进院寻人时候,甚至感到很委屈……

    守了这么久,脑海中幻想了这么久,就这么破碎了。

    张戈沉思完毕,想好怎么说,信心十足的看向窦敖想劝劝这个公子哥时,就见面前少年,可怜巴巴的委屈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眼神……

    焦虑的,委屈的目光,带着连窦敖都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微微难堪与羞涩的期盼眼神。

    张戈试探道:“若在下真有违法犯忌之事,自该有所担当。便是被抓走,公子也不必为难。”

    “怎么不为难!”窦敖着急,他最知道自家表哥,虽然京兆尹已经录了姓元那小子的口供,解除了张戈的嫌疑,可案子一天没有大白,难保最后棘手情况下,推张戈出去顶包。

    “你且跟我回去,等七皇子的事情过去,我就亲自送你回书院!等事情过去了,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绝不阻拦……”窦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秒,心中默默补充:只是偶尔阻拦。

    想到这里,窦敖严厉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狗腿们,钱甲他们跟着这位爷久了,早就在两人谈话时,将头紧紧低了下来,无比一丝一毫的眼睛余光都不会瞟到张戈身上。见状,窦敖十分满意。

    “这如何算是逼迫呢!我只是,不想你受牢狱之苦,京兆府的大牢我去过……那里潮湿阴暗,粪壤污糟。你若不慎被抓,进了那样的地方,该吃多少苦头!”

    “七皇子殿下与在下被抓一事有关?还请窦公子将详情告知与在下。”都进大牢了,不污糟难道还去享福啊。张戈过滤掉窦敖发散的话语,在其中抓住了重点,不再犹豫,单刀直问。

    他算明白了。这个窦敖窦公子,对他应该是没有什么坏心的。虽然殷勤的过分了点,但看他的目光倒也不像是他常见的□□与贪婪,更多的,却好像是在期盼他给予什么回应。

    张戈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少年的暗暗摇头……就这么想让他做客卿吗?

    还真是没办法呢。

    果然这“文正极”的面貌,让人一看便知道是饱学之士啊。弄清楚事情后,答应也无妨。

    “详情?”窦敖看着张戈嘴角隐约的笑意,一时灵魂飞天,喃喃重复了一遍。

    “正是。外边冷,不如……我们回房内再谈。”张戈笑道,转身对厨房内安静探看的春大娘她们道:“大娘,谢谢您的早饭,等晚些时候,我将饭钱送来。”

    春大娘看了窦敖一眼,也被窦敖下人适才殷勤的模样惊到了,闻言摆摆手小声道:“俊生,你的一应费用,窦公子都付过了,不用再拿钱来……”她见张戈闻言行了一礼要走,忽然提声道:“俊生,大娘知道你没吃饱,可大病初醒,早上不能吃多,大娘晚间再做点好吃的清单的东西给你送去。”

    张戈临风回头一笑:“省得,多谢大娘。”

    窦敖心想一会儿张戈便随他回窦家,什么山珍海味吃不到,还吃这的?他跟上张戈,对这又老又丑的厨娘,他瞥了一眼,懒看第二眼。

    众人呼啦啦来,这般,又呼啦啦去了。

    ……

    赵衡蒲会将寄予厚望的徒弟就这么放心的交给窦敖吗?

    不会。

    自从去医馆要见徒弟被窦敖拦住后,赵衡蒲便憋着一口气,后来一直想找几个人赵家仆役冲进去抢人,但被李执拦住了。

    “如今牛儿昏迷,窦家那小子便是有什么想法,也不可能成事。”李执知道自家师弟担忧的是什么,第一句话便解了他的忧虑。

    “七皇子的事,窦家是不会沾的。这次京兆府的人没抓到人,只怕是那小子自己的主意。”李执安抚赵衡蒲,“这对我们而言,未尝不好。他既拦住人,窦家再否认,也无人会相信。”

    “可是,师兄,牛儿长这么大,还没离开我这么久。说是撞到头,也不知道撞成了什么样子!”赵衡蒲将张戈视做自己的亲子一般看待,亲儿子病了,他这个做老子见一面都不成,如何不担心。

    “你便是担心,还能治病不成?窦家那小子虽然带牛儿去的是医馆,后来去派人去家中请了大夫,必然是尽心医治。若有不测,你我再接人出来也不迟。”李执拍拍赵衡蒲的肩,“我已派人潜入医馆,若有变故也会传消息过来。”

    “当务之急,还是要查出真凶,洗清牛儿的嫌疑。只是不知元松佰那个儿子是什么说辞了。他是二皇子的人,若二皇子让他将事情都推倒牛儿身上,倒是麻烦。你若有担忧的功夫,不如去赵家走走。你那侄儿赵之姚,当年也是做过宫中伴读的。”

    赵衡蒲被说动,沉默片刻,转身出了书院,回赵家去了。

    至于两人担忧的问题,元玉仪在京兆府很干脆的为张戈洗清了嫌疑,虽然因为这样,他自己的嫌疑就更大些,只是上京无人不知元玉仪身体不好,每日病怏怏的也不像是能杀了七皇子的人。抓了他,因着二皇子的面子,虽然进了大牢,牢房却是干净,床铺被子也都是新的,还有个小厮专门照顾。

    这自然是二皇子暗地吩咐的。

    元玉仪进了牢房,倒头便睡,后来隔壁住进了李苑,他也不搭理,只做一副病弱模样。如此一来,张太医在二皇子的吩咐下,隔三差五便进去把脉一回。

    京兆府接连几日不眠不休的查案,终于查出些线索。先是七皇子的宫人那边的消息,证实七皇子当日是偷溜出宫见某个人,具体是谁无人知晓,但有七皇子贴身宫女道,前一日晚间,七皇子生了很大的气,隐约提及河堤前府右都督吴焕。

    世人皆知,河堤前府右都督前年领命治理漓江中游的龙门至潼关河段的水患问题,此人有大才,曾提出“束水攻沙”“宽河固堤”之策,但因其品行常为御史诟病讽谏,圣上不欲用。而前年水患严重,圣上因病少理朝政放权于二皇子,他便出了头。今年的水患大有缓解之势,前个月圣上还褒奖了此人。

    这也是二皇子一派势力大盛的重要原因之一。

    京兆尹看案脉看的胆战心惊。若只有河堤前府右都督吴焕一事便罢了,查的深些,倒发现七皇子身边许多不寻常之处,而这些不寻常之处,也不该如此轻易叫京兆府知晓,倒像是有人故意放出的证据。

    这其中,最叫人诧异的,便是被暗杀的巡视花庭的侍者,其母竟然是当年照顾七皇子的奶妈之一。按照记录,这个奶妈在宏章二十七年,因牵扯进明妃的事情,早已处死,并没有儿子。可根据查出的消息,这个女人却还活着,并在七皇子去世当日,在家中自缢而亡。

    若不是其邻察觉不对,上报官府,官府核查这个奶妈的身份,探查之中,竟发现此妇人一应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是伪造,待去往其屋中搜寻,更是发现了两件宫中之物,京兆府还不会这么容易查出。

    明妃之死,到今日,依旧是皇城中的一个禁忌。京兆尹几乎是颤颤巍巍的将奏折呈上去。

    夜来银烛火犹新,宫帘沉沉不透一点光,宏文帝自七皇子死后,昨日刚刚转醒,此刻让太监将奏折搬到床边,他靠在床上,慢慢翻阅。

    他年近半百,虽是养尊处优,却两鬓花白,日日染发,因着这几日病中,便未再染,露出鬓角那几分斑白。见着奏折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明妃”二字,略微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透过奏折,宏文帝的目光落在放置银龙烛的杯盘中,烛光明亮,沉稳的光芒,唯有那如珠似泪的烛痕滴落在樽前,烛心才晃动几分。

    他看了好一会儿。唤来人:“德喜,将这些蜡烛都撤下去,晃的朕眼晕。”

    德喜公公看也不看纹丝不动的烛火,跪下应是,一挥手让小太监们轻手轻脚将宫殿的中的蜡烛都拿了出去,再换成了烛灯拿进来。宏文帝只要看不见那烛泪,心中便舒坦许多,手中的奏折看了好一会儿,唤人宣了京兆尹入宫。

    这一入宫,便待到刻时的铜壶大半滴尽。

    深夜里京兆尹出了宫门,擦了擦额上的汗,知道七皇子的案子,就要过去了。

    踏着夜露,他往宫外赶。待到宫外,竟见自家大子在外候着,他心中一暖,道:“你怎么来了?”

    “父亲连夜被招入宫,母亲睡不着,儿想着,在宫外候着也安心许多。”

    京兆尹欣慰的握了握儿子的手,道:“回家吧。”

    他踏上马车,回首宫院深深,儿来扶他,他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马车开动,不一会儿便驶离皇宫,街道静悄悄一片,宵禁严厉,这样的夜晚,若不是圣上宣召,谁敢在街上行马呢。

    京兆尹这样想,忽然一顿。

    对了,有窦家人。窦家的人,何曾怕过宵禁呢。至于行马,窦敖当街行马,除了应山书院那个学子,还撞翻了好些摊贩。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圣上都不管,他还想这些做什么。

    京兆尹看着身边自己的儿子,想若是他暴毙,自己会如何,只是这样想,便怒气横生,心酸难忍。

    皇家真的有亲情吗?他一叹。

    “父亲何故叹气?”

    京兆尹笑笑:“许是冷。”

    “那我与父亲坐近点。”

    “好。”

    ……

    这边张戈在屋里听窦敖说明原委,还不知道他醒来的消息,已经从各处传递了出去。李执只比肖灿晚了半个钟收到消息,消息一到,便派人去告诉了赵衡蒲。赵衡蒲也干脆,下午便带着侄儿赵之姚,与一并赵家侍从,立时赶去回春医馆抢人。

    “这一晕,倒晕的好……”

    “什么?”肖嵘从门外进来,正好听见四哥的话,几多迷离温润之感,似叹息,又似玩味。

    “六弟,你来迟了。”肖灿放下酒杯,从案几上站起。

    一旁的美婢拿来外衣给肖灿穿上,肖嵘掀开挂在门口的十二挂珍珠帘,靠在桌边看肖灿穿衣。他平日最是腻烦穿这些,只是看自家四哥穿这一层层,倒是赏心悦目。

    锦衣狐裘,玉玎珰的声响像是冰敲破一般,全部穿戴整齐后,美婢接过送来的雕笼,递给肖灿。肖灿自美婢手中拿过灯柄,道:“四哥我现在,要出门去了。”

    肖嵘皱眉道:“又是什么名妓,花娘?”

    “哈哈哈,知我者,六弟也。有美相约,六弟你自便,为兄先走一步。”肖灿低笑道。身后的美婢将鹤氅披到他身上,一时辉华公子,佳人翠袖,满身花气凝香雾,叫人看了,心折不已。

    肖嵘面无表情的提醒自家哥哥:“四哥,我刚到,你就走人?!”

    “谁叫你来的晚了呢?”肖灿答的理直气壮,“过时不候。”

    “既然如此,我跟四哥一起去,哥哥也带我见识一番如何?”肖嵘在肖灿走出前,朗声道。肖灿一顿,背过的脸上一片冷肃,泓眸似渊,刹那间,他负手而笑,手中的雕笼一转,回首递给肖嵘道:“那你便,跟上吧。”

    肖嵘接过灯笼,跟着肖灿走了出去。

    至于去的地方,自然是上京最大的妓院。

    相思楼。

    “奴如飞絮,郎如流水,相沾便肯相随……微月户庭,残灯帘幕,匆匆共惜佳期。才话暂分携。早抱人娇咽,双泪红垂。画舸难停,翠帏轻别两依依。别来怎表相思……”

    因着天还未黑,相思楼还未正式开门迎客,唯有那练嗓的姑娘,咿咿呀呀唱着调。

    虽时辰未到,也没有拦着贵客进门的道理,老鸨见了肖灿一行人进了楼,笑吟吟过来行礼,娇笑道:“殿下来了,胭脂姑娘还没起呢~好几日没见您来,我们胭脂呀,茶不思饭不想,连妆都懒怠画了……”

    “大娘……”遥遥一声唤。将众人的目光都拉到楼上,楼梯间回转,一双素白的手扶着栏杆婷婷袅袅走了下来。

    老鸨嗔道:“你这妮子,这会子才起,还不让人说不成。”

    肖嵘对这个名为胭脂的名妓有所耳闻,毕竟他这位四哥最是滥情不过,论起放在心上,真真切切护着过的,也只有这个胭脂。便是他都听过自家哥哥秋情寄剑,摔杯救美的风流韵事。

    只他本以为会是一个绝色美人,抬头真见了胭脂的模样,却也没有那么惊艳。身为皇子,后宫中的妃子见得何其之多,这个胭脂,美则美矣,却非至美。他低头瞥了一眼四哥的模样,见肖灿嘴角的笑意隐隐约约与往日一般,也看不出对别的美人的态度有什么不同。

    肖嵘皱着眉,再看这胭脂。

    胭脂本以为肖灿是一人来,却不料身边多了个贵气的公子,模样细看,竟与肖灿有几分相似。

    是朋友……还是兄弟?

    “殿下怎么才来,约的时辰都过了。”她也不行礼,一把拉了肖灿的手,柔声埋怨,“奴家前个看了个戏本子,说道……相思相思有如少债的,每日相催逼,常挑着一担愁,准不了三分利,这本钱见他算得!奴家读到那里,便想着……前世必然是欠了殿下的债,才落得如今心焦。”

    “这倒是个好主意,欠着叫你时时牵挂才好。”肖灿满眼柔情,“且去雅间取了纸笔于我,今日便将借条写了吧!”

    “殿下!”少女娇笑捶他。

    肖嵘在一旁有些不自在。他开始怀疑自己跟来做什么了,今日因着军中的事情,他与四哥的约酒便晚了,好不容易兄弟见一面,见四哥要走,他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就跟了过来。

    环顾四周,楼下有指着他娇笑的,抛媚眼的,楼上有团扇半遮面,朝着他故意丢丝帕的,见他躲了,与边上的姐妹嘻嘻一笑,哼一声转身进屋了。

    待进了雅间,老鸨唤来两个姑娘陪他,他便更不自在了。肖嵘也不是怕,只是见这些女子的笑,也是跟带了面具一般,叫他敏锐的不喜。

    若高兴,痛快笑便是,不高兴,又这般勉强的陪他。

    肖灿写了借条,与胭脂调笑两句,见自己六弟的模样,手一挥,叫人都出去了,又让胭脂去唤些乐妓进来,他走到肖嵘身边斜坐下。

    “跟着我来,却又不乐。这里的美人竟无一个看上?”

    “没有。”肖嵘答的硬邦邦,又开始了每月必说的劝导,“四哥,女人有什么意思?亲热起来虽然痛快,但也就那么一时,过了再看,也无甚意思。何必为这些记挂流连,倒不如跟我去练武场比划比划。”

    他是皇子,很早便有专门培养的司寝前来教导他人事。虽然还未大婚,府中也有两个房中人。对于美色虽不厌恶,但一向觉得女人,也就是那样,母亲,姐妹,朋友的角色倒比一般的房中人,叫他更重视一些。

    前几年有一个房中人了有身孕,因着她要做母亲,他也重视一些。可惜那孩子没保住,时间久了,那女人除了生理需求时招来,也全无印象。

    对于几个哥哥对美色的贪恋,他不是很明白。二哥如何,随他去,只是四哥……

    “四哥,你若将几分心思放到朝中,如今也不会是二哥独大了。”

    “你若将催促我的功夫,放到朝中,如今,也不会是他独大。”肖灿摩挲了一把酒杯,垂眸问道:

    “六弟,你想要那个位置吗?”

    肖嵘一愣,道:“不!”

    “那你跟他较什么劲?”

    肖嵘干笑:“较劲?谁敢跟他较劲……如今窦家……是如日中天!都快骑到皇室头上去了。我拿什么较劲!”

    他低头,脑海中掠过当年流辉宫中的那个温柔的女子。

    “我只是,不甘心,明娘娘那么好……当年……四哥,你就不恨吗?”

    “我若恨,今日,便不成活。如何恨?”肖灿看向窗外,黄昏的余晖透进来,竟掺杂了几分肃杀萧瑟之意。

    “……”肖嵘握紧了拳头,他知道四哥是对的,若不是他的母妃早逝,他也不会活下来。

    自从窦皇后把持后宫后,能活下来的皇子无一不是家世衰落,或与窦家联系甚深的妃子。例如大皇子,便是当初窦皇后三年未育窦家送入宫中的旁支女子所生。

    整个宫中,唯有当年的五皇子与八皇子家世显赫,在五皇子和八皇子先后被贬为庶人之后,也已渐渐衰败。剩下的……便只有当年的明国公,明妃之子的四哥。

    明国公早在爱女过世第二年便已逝世。如今承袭爵位的明国公虽是二哥的亲表哥,但十年前,有一桩往事惹得两人决裂,结下深仇。便是如今家世显赫,明家那边,也不是四哥能借助的力量。

    想到这里,肖嵘不禁道:“四哥,我始终觉得,当年你与琼树的事,应是有人故意设下的圈套。 ”

    “无论是否是圈套。六弟,明国公确实因我之故,失去一臂。此事不必再谈。”肖灿耳朵动了动,制止肖嵘再说下去。

    “殿下~”胭脂进屋,身后带着几个侍人捧着一应茶具走来。身后乐妓,亦是鱼贯而入,肖灿站起来回到自己的案几前,在胭脂要摆茶具过来时,看了她一眼。

    “胭脂的茶艺极好,六弟,你可要好好品一品。”肖灿道。

    胭脂款步的走到肖嵘身边,身后的侍人将案几收拾了,把茶具摆上。胭脂对着肖嵘矜持一笑,这笑不似对着肖灿那般明媚,而是清浅极了。

    妆容细致的脸上,蓦然露出这般清浅的笑容,一时倒是吸引了一秒肖嵘的目光,他这才注意到,面前的女子与他坐的近了一些。额上那累金芙蓉花钿,在羊脂玉一般的脸上,鲜妍明媚。

    胭脂抬手置于茶具上,忽然转眉,向着肖嵘轻软道:“六殿下,可否帮奴家取一下镯子?”

    她手腕一动,挽了个花,秀出腕上的首饰给肖嵘看。玉的金的,红白绿相间,钏在一起,在白净圆润的手腕上煞是好看。

    肖嵘脑袋一嗡,抬眼看了一眼四哥,却见自家哥哥目不转睛的看着屋内的舞妓,手指敲在膝盖上,似乎在打节拍。

    他低头,沉默了片刻,抬手有些纠结道:“这镯子,怎么取下?”

    相思院的雅间极大,中间预留的便是舞池,赤紧的红裙,在筝音笛曲中旋转开来,唱的是阳春白雪依哝腔,这样的地方,美人的眉目便格外娇媚起来,胭脂伸出红润的指尖点了点镯子上一个纽节。

    “奴家自己解开不开这个,您看这,且帮奴家旋开这个节便是。”

    肖嵘凑近看这镯子上小小的纽节,天色昏黄,室内还未亮灯,他有些看不真切,便低头凑近了些,伸手旋开着钮节时,额头竟渗出了一片薄薄的汗珠。

    肖嵘感到脸上有些发热,抬头看胭脂时,胭脂却连眼睛的余光也不撇他,低头摆弄茶具时,轻轻道了句谢,若不是肖嵘耳力好,几乎会被曲乐声盖过去。

    他有些焦躁,抬眼再看一眼四哥,眼睛便不再往胭脂面上瞧了,转为看她斟茶。

    他身边,有许多专门沏茶的太监,倒未将肖灿所说的“茶艺极好”放在心上,可看着看着,却被吸引住。

    若说胭脂有七分容貌,斟茶时候,便上升到十分。肖嵘看着她认真的眉目,竟在茶香中,感到一种宁静,浅淡如水的静。

    他忍不住道:“你不笑,倒是比笑起来,顺眼许多。”

    胭脂闻言,手指微颤,淡淡道:“容颜易老,但是身姿韵态是不朽的,腹有诗书者气自华,善舞者身姿窈窕,便是刻板的女子,也能叫人记住她挺直的脊背,执书的力度,笑容的弧度,迈步的多少,殿下可知道是为什么?”

    “是什么?”肖嵘好奇道。

    然后他便见面前的女子,眼波似秋水潋滟的睨他一眼,朱唇轻启道:“您猜。”

    肖嵘自小身处高位,何等绝色未见过,故而胭脂的模样,从未入得他心中,只是美人之美,有容色,也有仪态。

    哪怕不记得那个女子的容貌,可每当一想到她,便想起她身上的微微寒香,那是苦涩而与众不同的气息,还有女子回首时候,那双潋滟的眼,乌黑的发,鲜艳光泽的唇轻启,一抬手,一迈步,最是风流妍丽。斟茶的时候,修长的指骨在茶汤蒸腾的雾气中细细看去,尤其夺人心魄。

    这般的美态,只要个独一无二,便足以叫人深刻。

    一眼不解,二眼改观,三眼入心。

    胭脂斟好茶,回到肖灿身边,余光瞥见肖嵘已经全然与先前不同的目光,心中毫不在意。她早已看惯了男人这样的目光,若没个本事,这繁华的镐京,在遇见四皇子前,她便堕落到最下等的□□中去了。

    四皇子没有动她,却护了她,胭脂自然愿意报答。只是她不解肖灿为何让她接近这位六殿下。

    这样眉目清朗,眼神清澈正派的男人,她心中……其实是惧怕的。

    也是——

    厌憎的。

    ……

    张戈听窦敖说明白了在他昏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暗道侥幸。诬良为盗,屈打成招的事情,从古至今,绝不会少。

    若他当日醒着,作为三人中权势最低的人,何等的替罪羊好人选。虽然按照张牛儿的命数应该没事……对了!原主张牛儿当年是怎么度过这件事的?

    也是跟着……窦敖回他家?

    张戈跟着窦敖踏出医馆时,犹自想着这个问题。出来时候,他看了看医馆的招牌,回春医馆。街道处,已经是黄昏时分,他一直没想好要不要跟窦敖回他家,毕竟窦敖此人他并不是很了解,便索性趁着交谈时,天南地北说了一通。

    然后得出结论。

    窦敖此人,文采不错,说什么都接的上话。就是偶尔说着说着就看着他发呆,其他时候,都很正常。人好像也不错,他说的,基本都附和,便是某些理论见解不同,也不反驳他,反而连连点头,好像他说的比他窦敖自个对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一般。

    不错不错,那么跟他回去?

    张戈面露微笑,脊背已经挺直,浑身戒备。

    不错个鬼!

    这个人,分明是贪图美色之徒,适才误以为是才学便罢了,结果这人对于他的见识反而很诧异的模样。根本不知道他,便是昏迷期间,除了知道他的寒门背景和师长背景,别的也没有查,根本一点不是重视他的才学!

    而张戈只要露出一点微笑,便可见窦敖痴汉的模样,更是心惊。

    从窦敖的解释说明中,他看出了二皇子那边想推他做替罪羊的想法,也看出了窦敖能知晓这么多消息秘密的力量,皇后的娘家?如今炽手可热的二皇子的外公家。上京三大家族之一。

    他不想做皇帝的禁脔,可也不想做他窦敖的禁脔。

    狼窝虎穴,便是表面不同,窦敖便是如今表现的再顺从,麻蛋男人那二两肉一旦混起来,可没有那么理智。都是男人,他还能不知道!

    拒绝!实力拒绝!

    拖啊拖,拖到无话可说。窦敖也终于在黄昏时分,发觉不对劲。皱着眉问他:“你不愿跟我回窦家?”

    张戈看着窦敖身后冷冷看他,恨不得立刻扑上来按住他将他带走的一干狗腿。

    他淡淡一笑:“敖弟何出此言?”是的,敖弟,拉近距离。

    “只是没想到与敖弟你相谈甚欢,一时忘记了时间,说起来,腹中还有些饥饿,不若你我在此用餐后,便去你家吧。”

    相谈甚欢四字听的窦敖眉开眼笑。

    至于吃饭……

    窦敖:“这里的饭菜粗陋,午饭都吃的不痛快,我看戈兄你也吃的慢,想来不合胃口,倒不如直接回我家,想吃什么都可做的!我家的厨子早年可是御膳房出来的……张兄,请吧。”

    “……”

    张戈在窦敖期待的目光下,笑着点头:“……好……那就……走吧?”

    这便是他出来还在继续想要不要跟着窦敖回窦家的原因。原主张牛儿在中榜眼前,应当是完好无损吧?吧?

    这边车夫已经将马车驶了过来。钱甲小跑过去,将窦敖的马牵过来,窦敖却不骑,而是看着张戈。

    张戈知道他在等他上马车,指不定还想着跟他一起做马车呢。

    拒绝!实力拒绝!

    “好马!”他抚掌大声赞叹。

    幸亏是回春医馆在闹市,从他出来,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虽然都被窦敖的狗腿瞪着挥舞着拳头低下头,到底在他大声说话时又吸引来新的一批。

    张戈爽朗一笑,问窦敖:“敖弟,你这马真是神俊!我可否一骑?”虽然他并不会骑马。

    窦敖担忧的拦住张戈靠近马的脚步:“戈兄,别从马屁股处靠近,他若是撂蹄子伤到你便不好了!”又补充道,“戈兄是否不会骑马,我这马野的很!待回去,我给你挑一匹温顺的,咱们改日去马场骑个痛快。”

    张戈:“……好啊!想想便令在下向往!”哦。

    暴露了。

    原来不能从马屁股旁走啊……

    张戈看钱甲他们小心翼翼的牵着马,躲避着马屁股位置,再看着鼻孔喷气的骏马,似乎知道自己刚刚被人觊觎了,一张马脸十分不爽,猛地抬起左后肢向一个窦敖的一个“狗腿”的脚狠狠一砸,“狗腿”连蹦带跳的躲过,脸上的表情,曰:习以为常。

    张戈无奈上马车,脚刚踏上踏板,只听一声熟悉洪亮的大嗓门传来过来。

    “慢着!”

    张戈兴奋回头,毫不迟疑立刻收腿,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冲了过去。不要小看一个在山里长大的孩子,他们有着一双上山下上,跑动灵活的双腿!

    在一众人#卧槽我看见了什么,神仙在跑步#的幻灭目光中,张戈撒开腿一把跑到了自家师父面前,看着师父身后一干赵家奴仆侍卫,他呼出一口气。拍了拍师父的肩膀。

    “师父,徒儿想你啊!”

    赵衡蒲也反应很快,一把抱住他,嚎道:“乖徒儿!师父来接你回书院!你都不知道师父这几日没见你,实在是担忧啊!”

    “如何能让长者担忧!“张戈感动不已,义正言辞道:“师父,我立刻便跟你回去!”

    “好!走。”抢到人了,跟窦家硬碰硬不是傻么,赵衡蒲吼一句:“徒儿,你大病出狱,师父抱着你走!”说完,将张戈一扛,就冲向马匹,翻身上马,张戈拉住师父的衣服,对着一脸呆滞的窦敖挥了挥手。

    “敖弟,多谢你这几日的照顾,我们改日再约!”

    说完,马鞭一甩,嘚嘚嘚就跑远了。

    “师父你来的好及时,醒来没见着你,吓了我一跳!师父,我想你了,唉……师父你会骑马啊?”

    “行了,改天就教你骑马。”

    “师父,你真好。”

    “唉……你这张脸啊……”

    揪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