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6.幸会

    张戈扶额醒来的时候,除了头上被撞过的大包还隐隐作痛,整个人精神极了。屋里的炭火十足,他不禁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扶着被包扎好的头,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环顾四周。

    这哪儿?

    再低头,看看自己脚边被子上趴着呼呼大睡的少年。

    这谁?

    新来照顾他的小厮?

    张戈轻轻抽出被子下被压住的小腿,拿过一边的靴子穿好,下床,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肚子自他醒来,便不甘寂寞的轰鸣着,张戈拿了一旁屏风上的披风,见不是自己的那件,皱了皱眉,但还是披上了,推开门,冷风吹的他打了个喷嚏。

    顺着清晨的饭香,张戈踱着步子,自发探索出了厨房的位置。

    次此间院落不大,闻着药香,他估摸着是师父将他送入了药馆,只是纳闷,怎么不把他直接接回书院?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是撞到头,只怕也不敢随意挪动他。

    春大娘正在指挥小丫头烧火,厨房一向是起的最早的,早早准备好整个医馆的饭食,因着近日住进了贵人,她们便起来的更早了。屉笼里的饼已蒸好,一时葱油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厨房,因着天冷,热气腾腾一片。她在灶上揭开盖,闻了闻锅里的粥,自己就先被香的咽了口唾沫。

    也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门外有人道:“这位大娘……”她抬头,热气弥漫的白茫茫一片,一个身影穿过热气走近。

    来人见了她,有些羞涩道:“这位大娘,我饿的厉害,能不能给我点吃的垫垫肚子,晚点我把钱给您送来。”

    就像是配合着张戈的话,他的肚子也积极的咕噜了老大两声。

    “我滴个乖乖……”春大娘看着面前少年苍白的脸就心疼,更不用说这肚子饿的声音了,忙打开笼用筷子夹出两个大花卷到碗里,先递给张戈催促一句“快进来吃。”然后拿了碗,给他添了一大碗热粥,再从一旁瓮里挖出一大块肉酱盖上去。

    “饿了吧,快吃快吃。”

    张戈谢着接过,走进厨房,对着呆滞看他的两个丫头笑了笑,坐在空着的板凳上,低头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春大娘看的直喊“慢点吃……慢点吃!没人抢!”

    “……可怜见的,这是多久没吃饭了。”

    “大娘,今个是什么时日?”张戈吃完一个花卷,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今个是一月初十。”

    “一月初十?”张戈一愣,那岂不是距离流觞会,已经过去了四天。他晕了这么久?

    按了按头顶的包,张戈感到有些不可置信。昏迷这么久,他居然没死,今个醒来还精神这么好。胃口也好……张戈看了看手里的热粥,一口干了。吃完,腼腆的对着春大娘又要了一碗。

    最后,春大娘看不下去了,拦住张戈道:“不能再吃了,你得歇一歇,不然这么吃,可把肚子撑坏。”说到这里,春大娘笑他:“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你这俊生,这么个模样,吃起来倒是和我孙儿一样,怪生猛的。”

    “大娘,这里是医馆?”

    “不然呢。俊生你都进来了,还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么?你面色这么苍白。”春大娘拍拍张戈的背,担忧道,“身板又弱,这么冷的天,可要注意!”

    “我们家的张大夫,医术极好,你既然来了,可要好好看看。”

    张戈笑笑,摸了摸头道:“我想,我大概是看过了,您瞧我这头。我初六时候好像撞了头,今个刚醒。”

    “您家大夫确实厉害。虽然醒来没多久,但我头也不怎么疼,胃口也好。”

    “啊呀!”春大娘吃了一惊,“你就是那位窦公子送来的病人啊。”

    “窦公子?”张戈疑惑。

    “俊生,你是犯了什么事?前个还有人来抓你呢。只是你一直昏睡着,那窦公子护着就没让人抓你。”

    张戈懵。

    窦公子?抓他?犯事?这位大娘莫不是认错了人。

    “不是……”张戈正想细问,忽然一帮人呼啦啦跟着一个少年向厨房跑来了。这少年跑的急,冷风吹的他面色发红,仔细一看又像是什么压出来的痕迹,在身后人胆战心惊的目光中,少年踩在台阶上,脚下一滑,“砰”的摔倒在地,四仰八叉。

    刹那间的事情。

    张戈连忙放下碗,走过去扶这少年,却见这少年看着他伸出的手憨憨傻笑,半天不搭手,仰倒的冰面光滑可鉴。

    张戈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收回来。

    这个人……怎么傻不愣登的?

    “我的公子爷,您快起来,摔的疼不疼?”“公子爷,您没事吧?”

    还没等张戈考虑好,跟着这窦敖的下人已经赶了过来,扶的扶,拍的拍,各个心疼的模样像摔的不是窦敖而是他们自个老爹一般。当一个下人跪下殷勤的拿袖子擦窦敖的靴子时,张戈默默后退了一步。

    好大的排场……

    这浑身上下都写着“麻烦”的少年,张戈准备开溜。然而开溜不成,窦敖见面前的美男子收回手,立刻脚一踹,将身边的仆人踹开些,兴冲冲的走到张戈面前道:

    “张公子,我是……”

    张戈的那句“小心”还没出口,就见这少年这兴冲冲的脚步又踩到了一块冰面上,这次头朝下,“砰”的一声,张戈看着都替他感到疼。

    窦敖倔强的抬头:“我……我是窦敖。”鼻子一热,热气腾腾的鼻血,顺着他张开的嘴巴,奔涌而下。

    “幸会!”

    张戈:“……幸会。”

    这个人的衣着好像有点眼熟,好像是他醒来时候趴在他床脚被子上那个。姓窦,难道真的认识?

    “这位,窦公子?我们可认识?”张戈问道,想了想,还是蹲下来扶了一把这少年。

    “认识!认识!我……”窦敖想说你的马车和我撞了,还好他理智回笼,话锋一转道:“公子你家的车夫实在是个好人,那日拐角处差点撞上,为了我的性命,及时勒马,没想到马车就翻了,害的公子你撞了头,实在是让我愧疚不已。便带公子你来医馆看病。”

    “原来如此。”张戈恍然大悟。

    窦敖点头:“是这样的。”

    “适才听说有人来抓在下,被窦公子你拦住了,在在下昏迷期间,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窦敖洒脱一笑:“无事,小爷我……不,我已经帮公子你把京兆尹那些饭桶都赶走了。如今公子的嫌疑已经洗清,更无须再担忧。”

    “多谢,不过在下还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在下自问,没有做什么违法犯忌之事。不知为何京兆尹会来抓在下呢?”

    “那日的确凶险,幸亏我及时拦住,不然那些役者动了公子你的脑袋出大事了怎么办?对了,公子你今早起来怎么不喊醒我,你吃了吗?这里的早饭多简陋。张公子你身体好些了吗?不知你几年生,我可否冒昧称呼一句张弟?”

    “……”

    张戈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这个人……怎么这么殷勤?他只是想了解一下昏迷期间出了什么事情,诧异居然有京兆尹的人来抓他,可这窦敖却好像一直喋喋不休的在……夸耀他自己的功劳?

    “在下宏章十七年生。”

    “啊!”窦敖露出几分不情愿的神色,“那就是张兄了。”

    “窦公子唤在下张戈便可。”张戈拉开距离,“对了,窦公子,在下昏迷的这几天,不知道我师父可有来过?”

    “你师父……应山书院的山长吗?”窦敖想了想,拿过一旁下人递来的帕子擦了擦鼻子,擦完往下人怀里一扔,问一旁的钱甲道:“来过吗?”

    钱甲此人,乃窦敖身边头号狗腿,闻言连连点头,小声道:“来过,但您没让见,给赶走了。”

    “嗯,来过。”窦敖得到答复,笑着对张戈道。

    张戈看窦敖堂而皇之的样子,眼睛微眯。在他面前,那小厮回答的再小声,他也听得见。这窦公子……不太对劲。

    “窦公子,多谢你这几日的照顾,不知道在下的斗篷在哪里?我已经出来书院这许久,想回书院去了。”张戈拍了拍身上这件斗篷,“出来太冷,这件衣服是我在屏风上取得,本想着等吃完饭便归还。此刻,便物归原主吧。”

    窦敖向前一步:“张戈,你便穿着吧。你那斗篷太丑我给扔了!”

    少年的脸上露出一抹桀骜,注视张戈的目光热切而势在必得。

    他道:“至于回书院,我看……不回也罢。”

    “……”

    张戈垂眸,问道:“窦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说你是来上京准备春闱的?推举函,我窦家家学也有师长可写……张戈,你不如直接去做我家,做我家的客卿如何?”

    张戈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少年,直到窦敖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忍不住问张戈道:“你不愿意?”

    “原本是愿意,”张戈缓缓道,侧过脸,看着远方忽然叹道:“窦公子你好心救了在下,在下无以为报,既有幸做客卿,为公子你排忧艰难,张戈如何不愿。”

    窦敖放下心,笑道:“那不就行了!”

    “可公子若是强迫在下,在下便不愿了。”张戈冷眼觑他,缓缓补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