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5.嫌疑

    七皇子之死,赵家不敢耽搁,立刻报上京兆府,京兆尹连夜进京回禀圣上。

    宏文帝这一年已经病重昏迷了好几次,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有好转的倾向,众人不敢贸然报此噩耗,特意嘱咐太医守在陛下寝殿门前。

    片刻,殿中传来惊呼,立时便有人来请太医入内。

    京兆尹在一旁摸着自己的官牌,连声哀叹。若说整个上京最难做的官,便是镐京地方官。天子脚下随便出点事,都能牵扯出一批权贵,更不用说龙子皇孙。京兆尹默默点点自己的手指,他已经在这个位子上坐了两年,也算是近年来坐这个位置最长的了。日日提心吊胆,今日落到实处,不禁又悲又松出一口气,一时百感交结。

    七皇子的尸身也已送入宫中,此时停放在朗坤宫。

    “我儿!”淑妃匆匆赶来,人未到话先至,踏入殿中,淑妃甩开扶着她的侍女,扑到自己孩儿的尸身上,嚎啕出声,“是谁!我的儿,母妃来了,是谁,是谁害了你!”

    “查!去查!”

    淑妃哭了一会儿,抖着唇,一把抓住心腹侍女的手,轻声道:“将此事快马加鞭传给我父,快去!一定要查个清楚明白!”

    淑妃之父,乃当朝二品大员雍州牧,秦戍。淑妃能早早在未生子的情况下做到四妃之一,便是其父的功劳。虽然七皇子并未夺嫡的火热人选,可也是有实力一争的皇子,忽然在外暴毙,且明显是被人所害,淑妃几欲癫狂,愤恨到极致时,她忽然沉默,问道:“陛下可知道此事了?”

    侍女:“陛下听闻七殿下的事……已经晕了过去。”

    淑妃闻言,眼中闪过几分快要压抑不住的怨愤。目光落在自己孩子身上,又成了沉沉的哀痛。她摸了摸七皇子年轻的面庞,转身道:“今日服侍七殿下的人呢?都给本宫带过来!”

    ……

    七皇子之死,让本就戒严的上京笼上一股风雨欲来的氛围。

    自发现七皇子的尸身,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时辰。众人聚在流觞会议事厅,无人敢擅自离开。流觞会今日所有人等,都进行了盘查。其中,在花墙附近逗留过的人更是严加看管。仵作验过七皇子的尸身,推断出七皇子去世时间,正好流觞会举办时刻,基本大半士子都在会场,除了寥寥几人不在场。

    其中,距离花墙最近,要数暖屋。而暖屋当时正好有人,便是户部尚书元松佰之子,元玉仪。听得仵作传来的话,肖衍的面色冷了冷。

    “殿下?”一旁京兆府前来查案的官员看向二皇子。

    肖衍问一旁道:“今日除了元玉仪,可还有其它人去了花墙附近。”

    “还有两人,一人乃是应山书院山长的学生,名叫张戈。一人乃右相的侄儿,李苑。”赵之姚想了想,隐约有些不安,不由补充道。“只是根据推测的时间,那名叫张戈的士子,当时已经离开暖屋,回书院去了。”

    “仵作推测的时间未必为准……”

    肖衍示意了一眼京兆府官员。对方秒懂,连忙唤道,“来人……”

    李执与赵衡蒲也在场,对眼俱是担忧。

    ……

    役者们冲去应山书院抓人时,却扑了个空。应山书院的人压根没见着张戈回来。役者搜遍整个应山书院,也确实无人。

    那么,张戈人呢?

    却说张戈回来路上,因着大雪,马车加快了速度。不料过了西街,横斜冲出一匹骏马,将将就要撞上。马夫惊骇之下,猛拉缰绳,马嘶蹄滑,立时便出了事。

    那骑马的人,乃当今皇后的母族窦公之孙,窦敖。窦家乃上京第一世家,有从龙之功,出了三代皇后,因而此子打出生起,便受众人拥簇,自小专横跋扈惯了。因他早间与人斗狗输了,下午进了宫,又被皇后就前日与京中权贵打架一事给责骂了一顿,心下不忿,出了宫,甩开随从,就在京街上策马狂奔向城外去。

    京中早就戒严,无人敢骑马。他这样冲出,人人避退。谁知道拐个弯,和张戈的马车撞在了一起,一时车倒马翻。窦敖骑术极好,缰绳一握,竟就赶在马车前跨了出去。

    他见马车翻滚,车倒马翻,车夫狼狈滚落在地,本是愤怒至极,却被车夫惊骇的模样愉悦了,握着缰绳,□□的马儿脚步颠了颠,他骑着马转回来,俯看着地上的车夫得意道:“该!你是哪家的,可知道小爷我是谁?若不是小爷我骑术过人,今个这条命可就悬了。”

    马夫骇的心都快跳出来,摔在地上这一下,浑身骨头都疼了起来。颤巍巍看了一眼马上的公子哥,忽然想到自家马车上的人,那神仙似的一张脸在脑袋里一晃,不知怎的给了他勇气,顾不得回答窦敖的话,慌忙爬起来,就往倒下的马车冲去。

    掀开探头车帘一看……

    原本马车中的人已经晕了过去,斗篷上晕开一滩血。红色的血顺着高挺的鼻梁从张戈右脸颊蜿蜒而下,越发衬的他面色苍白,一时极白极艳,恍若鬼魅。

    “张公子!”

    车夫见状几乎以为张戈已经一命归西。他一个糙汉子,摔着都疼的厉害,这漂亮的要命的公子,吹点风就晕,这一撞,莫不是命都丢了!

    这样想,他钻进翻倒的马车,吃力的将张戈从马车中抱了出来。

    窦敖见车夫不理会他,径直背过身去,他极少受这样的轻忽,心中便又怒了起来。见车夫背过身抱出个人,冷笑一声,手中的马鞭一甩,便狠狠向车夫抽去。

    “啊!”车夫被抽的歪倒在地,手上的人自然就没抱紧,歪倒在了地上。灰色的斗篷散开,露出张戈的脸。窦敖满意一笑,手上的马鞭正要再补上一次,一垂眸,瞥了一眼地上的人,却愣住了。

    这般发丝凌乱,血污了地上白雪,天空飘着雪,落在地上人的脸上,却像是落在了窦敖心上。

    车夫的背被抽的火辣辣的疼,转回头正想求饶,却见这马上的公子哥忽然下了马,走到他……旁边的张戈身边。

    窦敖手一伸,捏住张戈的下巴,轻轻一转,转到自己眼前。

    他看了两秒,猛地站起来,然后又猛地蹲下,将张戈抱了起来。窦敖看着怀里的人,带着几分手足无措的问车夫道:“这里最近的医馆在何处?!”

    若问窦敖青楼赌馆,他如数家珍。只是这医馆,从来与他无缘,家中自有备用的大夫。只是他见了张戈这模样,也以为人要不行了。算了算赶回窦府的时间,只怕还没到,人都凉了,便急忙问车夫,见车夫愣住,不由呵斥道:“问你话呢!医馆在何处?!”

    “前面街道左拐,尽头处有家回春医馆。”车夫连忙回道,然后便见这陌生公子,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家张公子跨上了马,这马儿本就性烈,只服窦敖一人,适才也被吓了一跳,这会儿背上多了个人,有些不愉的从鼻孔喷出两口气,正好喷在车夫脸上。

    随着窦敖一牵缰绳,马儿就撒开蹄子的跑远了。

    “唉?公子……你,你去哪儿……”车夫扶着火辣辣的背愣了两秒,一瘸一拐的追了上去。后见实在追不上,不由吼道:

    “你还我家公子!”

    被撞击到晕菜的张戈,也不知道今夜有多少人寻他。撞击来临的那一刻,车一倒地,他感到自己的脑袋撞到一个硬物上,眼睛一花,便立刻晕了过去。

    等役者们寻到他的踪迹时,张戈还人事不知的在医馆躺着,役者要抓人,总不能抓个死人。当下面面相觑,几人回去回禀上级,剩下的人在窦敖的虎视眈眈下,尴尬的放下手中的镣铐,走到了一旁。

    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躺在病床上,正由大夫把脉的张戈身上。役者还没多看两眼,便被窦敖怒斥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狗眼!”

    役者不得不站出一人,拉过窦敖解释道:“窦公子,这人,这人有加害七殿下的嫌疑!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他便如此这般,将今夜流觞会的事情讲了出来。然而并没有什么用,窦敖听见七皇子死了,不由暗暗叫好,姑姑的眼中钉又少了一个。

    至于嫌疑,他愤怒反驳:“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可能有害了七殿下的本事,我看你们京兆府一个个都是吃白饭的,脑子里尽是水,不去找真凶,跑来乱抓……这个人,小爷我保了!”

    “窦公子,这是二殿下吩咐的……”

    “小爷我自会跟表哥说此事,要你废话!”窦敖表示他不听,“我看谁敢动他!”

    役者无奈,事关皇子被害,他们哪里敢掉以轻心。只是张戈这个嫌疑人如今还生死不知,想了想,只好又派了个人去跟二皇子说明情况。另一边,众人便去请元玉仪和李苑。

    肖衍知道情况后,面色便沉了下来,越发显得阴鸷。可张戈人既然都倒下了,也审不出什么,他虽然诧异老七竟横死在此,却未料到竟会牵扯到元玉仪,当时便怀疑七皇子之死,乃是针对他的圈套,不然谁都知道元玉仪是他的人,牵扯到谁不可,偏偏这般巧合。

    原本张戈这个寒门子弟,倒是个现成的替罪羊。肖衍本想着,若查不出线索,便推此人出去。只是天意弄人,如今便是抓了张戈,这般人事不省之人推出来,只怕也少有人信,父皇更会怀疑。

    如今,倒是棘手了。

    此时已近深夜,众人听得役者回报,不由浮想翩翩。今日之事,嫌疑最大的是二皇子自小的伴读元玉仪,嫌疑第二的又被二皇子的表弟力保。在场的也不乏聪明人,认为此事的指向性不该如此明显,只怕是针对二皇子的圈套。

    若说户部尚书之子,元玉仪自幼体弱,众人倒也心知,不可能是他,而李苑乃是右相之子,右相乃孤臣,一心为圣上。嫌疑也不大。

    可现下无人看见凶手的长相,便是刺客,也该有个线索。

    可偏偏就这样巧合,谁也没察觉七皇子的死。此事,若想脱身,也是不易。当务之急,还是应该查出是何人杀害了七皇子。

    不过须臾,又有人来报赵之姚道今日巡视花墙附近的侍者找到了,却是尸体,被搜寻的人发现在了假山后头。区区一个侍者,众人皆知怕是被凶手灭口所致,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只叹又一条线索断了。仵作照例前去看了看,也无甚出奇,同样是被人一刀毙命,唯一叫人记住,不过这侍者眉间有一个黑痣,看着不伦不类,黑的发亮,倒是个独特有趣的长相。

    今日花墙所有线索,到此便陷入瓶颈。

    如今,也只有先听听在花墙附近的元玉仪与李苑可有线索。至于张戈,一个人事不知的人,指望不得。

    ……

    重华宫,红窗寂寂无人语,宫中香气已尽,肖灿手一挥,示意想要换香炉的侍者出去,独自在案几坐了下来。右手执酒壶,倒入几上白玉杯中,他仰头饮尽,再倒一杯,遥遥向着朗坤宫举起,缓缓倾倒在案前。

    记得春花好时,他也与七弟对坐而饮,赏月明花落至黄昏,而今寥寥空室,唯有飞雪覆庭。

    听得身后细微响动,肖灿放下酒杯,淡淡问道:“可处理妥当?”

    “是。”

    “去查查那侍者。”

    “是。”

    “七弟的事情被发现后,可有人怀疑到那士子身上?”

    来人微微迟疑,回道:“殿下,二皇子殿下本下令拿那士子,但是……那人的马车与窦敖的马撞了,此时人事不知躺在医馆之中,窦敖力保,役者便未抓人。”

    “噢?”肖灿微微皱眉,“他可有大碍?”

    “属下探过脉,并无大恙,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昏迷未醒。”

    “找个时候带白翁去一趟。”他道。

    来人一惊,忍不住劝道:“殿下!”

    “下去吧,若有情况再报。”

    “……诺。”

    张戈这一昏,直接昏到自己的嫌疑被洗清。

    当他迷迷糊糊床上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像是睡了一场极舒服的大觉。虽然因为睡的久了,胃里饿的厉害,精神却无比舒坦。

    这边,肖灿知道张戈醒来后,微微一笑,摇头叹了一句。

    “这一晕,倒晕的好……”

    尘埃落定,方才醒来,何尝不是一种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