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4.隐患

    元玉仪上前一步出去,回头向张戈笑笑:“张弟,我先出去。你的面色这样憔悴,还是早些回去吧。”

    “多谢元兄。”

    元玉仪见张戈明白他的意思,不再迟疑,咳嗽两声,一手掀开门帘,外面的小厮看他出来,立刻迎过来扶着。

    “主子,二皇子殿下来了。”

    “知道了。”元玉仪歪倒在小厮身上,气喘无力道:“殿下来了,你慌慌张张的做什么?我……”元玉仪深呼了一口气,“我……咳咳。”

    小厮唬了一跳,连忙为他拍背:“主子,您能走么?”

    “嗯……已经好多了。”元玉仪瞥了来请张戈的侍者一眼,慢吞吞道:“你且慢慢的,慢慢的扶我回会厅。”

    张戈在屋内听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抬手想鼓个掌。手一抬,嘴角一弯,又放下,改为系斗篷。

    “张戈公子在吗?”门外的侍者又问了一遍。

    “我就是。”张戈掀开门帘。

    他望了一眼元玉仪离去的背影,转头问侍者道:“有什么事吗?”

    “奴是受应山书院赵师所托,前来询问您好些了没有,可能赴会?”侍者道。

    张戈掩面咳嗽两声,站都站不稳,怏怏道:“只怕是难赴会了,在暖屋坐了片刻,此时竟有头晕眼花,四肢无力之感。劳你回禀我师,此刻,我只怕要先回去了。”

    侍者早早被交待过,闻言便道:“那奴扶您去门口吧,马车都在门口备着。”

    “多谢。”

    ……

    流觞会正热闹,水光山色共晴。

    元玉仪来到庭院中时,正好见顺着曲水的案几边有辩论的士人说到尽兴处,此时出列立在水边侃侃而谈,周围士子或沉思,或面露反对之意,那地势高些的地方,正好有一阁台,文坛大儒学者,多数在上边,出乎他意料的是,应山书院的山长今年还是没有登台,而是与往常一般,置了案几,与众士子一同顺着曲水而坐。元玉仪若有所思。

    梅花照玉壶,他刚走入众人眼底,眼一抬,雪花飞堕,正好落在他脸上,凉凉的。

    “元大人,您终于来了。”见他过来,二皇子吩咐太监来迎。元玉仪掩着嘴咳了两声,歪倒在小厮身上,也不理会这蓝袍公公,按着自己的步伐,慢慢走到二皇子身边。

    “殿下,您怎么来了?”他道。

    “你今日怎么又病成这样,前个张太医不是说你大好了吗?”肖衍阴沉着脸,“太医院如今,尽是些酒囊饭袋……你也是,既然身体不好,便不该来这儿。”

    “是我自个不争气。张太医前个还叮嘱我这样的天别出来。”元玉仪低下头,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从小便是这样,您忘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我父便将我留在家中,连出去透风都不成。我是憋的狠了,这不,明明冷,却还是想来。”

    他揣度着肖衍的神色,想着张太医那满头的白发,心下暗叹:“殿下,且饶了我这一回。可千万别叫张太医知道了,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下次见面,还不知道要怎么唠叨。”

    他难得讨饶说这样的软和话,更是提到从小伴读的情分,肖衍听了,脸色果然就和缓许多。

    他不知道想到什么,感叹了一句:“你这个病,也只有张太医看着好了一些。”

    元玉仪:“可不是。”

    虽然皇室不参与流觞会已成风俗,只是二皇子既然来了,又是如今炽手可热的太子人选,见他看向会中,不乏有想奋力表现自己的士子。肖衍静静看了一会儿,问一旁歪在小厮身上的元玉仪道:“你看今日会中,有哪些可用之才。”

    “洛阳何家的何橫,苏州的吕子健,都是当世人才,想来殿下心中,早有思虑。”

    “听闻今日应山书院山长身后,有一士子,才貌绝伦,你可知是什么身份?”

    终于问到了。

    元玉仪摇摇头:“我刚来不久,便头晕,去暖屋呆着了,虽然听见周围议论,却不曾见过。殿下对他感兴趣?”他往下探头看了看,“那位士子难道没来参加流觞会吗?”

    肖衍:“嗯。”

    “可惜可惜,不能一睹其风采。我倒是知道他一些事情,此人是赵家赵衡蒲的徒弟,赵家那位的事情您想必听过,专收寒门子弟。”

    听见寒门子弟四个字,肖衍眉一皱:“也没什么可惜,一个寒门子弟而已。”

    说到这里,肖衍看了元玉仪一眼,“你以后,还是少来参加流觞会,开在这样的天气,附庸风雅,无甚用处。”

    再无用,为了笼络清学的人,您还不是来了?元玉仪暗想,嘴上应下:“是。”

    元玉仪来见二皇子也不过走个过场,咳个几声,就被勒令回去了。回了元府,关好门户,他呼出一口气,捡了圆桌上一盘瓜子磕了起来。磕了一会儿,一个侍女敲门进来,将茶水摆在了圆桌上,倒也不走,而是关好门,坐下来,略带忧虑的看着元玉仪。

    “你还有心情吃!”她伸手将盘子拿到一边。

    “我就这点爱好,好贞儿,让我再吃几颗。”元玉仪伸手拿盘,被侍女挡下。

    “你都不知,我今个有多担心你!听闻二皇子殿下去流觞会的时候,我的心就没停过颤。”

    元玉仪一愣,握住侍女的手,柔声道:“不是跟你说了么,他如今,盯着皇位,不会把我怎么样。”

    “怎能不怕!”侍女站起来,有些激动,“早几年还好,这几年!这几年他看你的目光……叫我日日胆战心惊!十多年了,我诈死,你装病,这样的日子,我们还要过多久?!”侍女说到这里,扑到元玉仪身上哭了起来,“玉郎,不能叫他坐上那个位置,他要是坐上了,你跟我,就完了!”

    元玉仪面容有一瞬间的痛苦,很快平复下来,柔声安慰她道:“他坐不了。含贞,别怕,你放心。”

    侍女不相信,双眸含泪道:“可外面传的这样厉害,今年治灾的事情,他又处理的好,不是说,陛下还奖赏他了吗?”

    元玉仪吻上她的眼睛,轻声道:“爬的高,跌的重。你且看着……”

    ……

    雪舞郊衢,重叠高低,不一会儿就在屋檐街道上铺上薄薄一层,马车轱辘的轴痕压过,咔吱作响。路过皇宫门口时,车夫知道张戈刚来镐京,便提醒了张戈一声。张戈掀开车帘看过去。

    宫门人寂寂,雪若万点华星续续飘在屋脊,风呼啸着吹在他脸上,竟叫他有些睁不开眼。

    外头车夫抱怨了一句:“这雪怎么又下的这么大了。”

    想是因着大雪,车夫不再迟疑,一扬马鞭,往书院赶,张戈再看宫门,便越来越模糊了。只有那暗沉华美的宫宇所带来的莫名压抑感,在他心底隐约留了个痕迹。

    ……

    宏章三十六年,一月初六。

    举办流觞会的庭院,从来便由上京各个世家共同拥有,轮到哪家,自去布置便是,今年恰好轮到赵家。赵家乃上京三大世家之一,民间曾有俗语唱“千花锦缎,万金玉带,酒醒爱击珊瑚株”说的便是赵家当代家主,赵衡葆。

    流觞会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映日疏林啼暮鸦,气温骤降,这样的日子,竟还有乌鸦凄凄的叫声,竟叫人心下有些不安起来。

    曲水对面灯笼已经挂起,冬日夜黑的早,众人即将散去,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先是有侍者匆匆忙忙跑到赵之姚耳边说了什么。赵之姚闻言一惊,不敢耽搁,连忙去阁台上寻自家叔父。

    流觞会所开庭院花墙处,适才被发现死了一个人,就在竹林深处。

    巡视的侍者看其人衣着华贵,腰间玉佩在暗沉处亦是华光流转,知其名贵非凡,不敢耽搁,立刻上报。因二皇子在,赵家不敢隐瞒,请肖衍做主。

    谁知将那尸身捞出,放在地上时,却见二皇子不禁悲痛出声。

    “七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