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2.流觞会(3)

    “头疼?出来好端端的怎么头疼?”

    张戈轻声道:“师父,昨晚,我睡到半夜,好像有些着凉……”

    这下赵衡蒲想起来了,昨晚他把自家徒儿搬到地上睡去了,虽然书院有地炕,但比起床上,还是凉了许多,闻言既是后悔,又是担忧道:“我去跟师兄说一声,让这里的侍者立刻带你去找个地方休息……实在不行,你便先去近处的医馆看看。”

    至于和师兄的安排,赵衡蒲已在愧疚下将此事忘了大半。

    张戈知道自家师父的性子,他绝少欺骗面前这个老人,可张牛儿命数一事,他实在不想再未明情况下冒险,心怀愧疚的点点头:“嗯……”

    赵之姚在一旁听见,以为赵衡蒲的弟子是真的病了,便自告奋勇道:“六叔,山长他们这会儿怕是在议今日会题,何必去打搅。那边庭院有个专门招待客人的暖屋,不如我让侍者带您的学生过去吧。”

    赵衡蒲想了想,点头:“也可。戈儿……你一人可行?”

    “师叔,不如我陪张师弟去吧?”

    李执的学生孙傅自从见了张戈的面容,便十分看顾怜惜于他,闻言上前一步提议道。

    赵衡蒲想答应,但又有些犹豫,自家徒儿虽然不知道这个流觞会是做什么的,但这些师兄带来的士子,书院士子何其多,今日既能跟来,想必是付出了大心力,每年志在流觞会闯出个名声的不在少数。

    张戈虽然不知道赵衡蒲在犹豫什么,可看刚刚关心他的诸位师兄,在赵衡蒲隐约透露想要个人陪他去休息时候,双眼中的犹豫,立刻推拒:“哪里需要麻烦孙师兄,我只是有些头晕,一说话,风吹的喉头发痒,想来到个无风温暖的地方,就好了。师父,您去忙吧,不必担心我,若是一会儿好转,我再来寻您。”

    赵衡蒲也不觉得一点冷风就能把自家山里长大的徒儿吹倒了,只怕是昨日自己造的孽。便愧疚的嘱咐他:“若是病情加重,你便遣侍人前来告诉我。我安排人送你回去。”

    师徒对眼,双双都是满眼愧疚。

    赵衡蒲愧疚道:“戈儿,那你去休息会儿吧。”

    张戈愧疚答:“是,师父……今日,难得来此盛会,我却……抱歉,师父。”

    “无妨,身体要紧,也是为师昨夜偷懒所致。唉……我去跟师兄说一声。”

    赵之姚听得好笑,看周围的士子也隐隐含笑的模样,插嘴道:“六叔,那我唤侍者过来,领这位师弟去休息了?”他对着远处一位侍者招招手,那人走来,对赵之姚也不陌生,殷勤道:“赵公子,您可有吩咐?”

    “你带这位公子,去暖屋休息,需得好好服侍。”

    “是。”

    赵之姚吩咐完,带着求表扬的神情看向赵衡蒲道:“六叔,我们多久没见了,您这会儿要去哪儿?不如我跟着您,路上还能聊一聊?”

    张戈向师父和师兄们行了个礼,跟着侍者身后走去。孙博看着他背过去的身影,眼露担忧,他是真心想跟着张戈一起去暖屋照顾他,可……他看了看周围众师兄弟,拳头握了握,又放下。今日好不容易跟来,家族中也叮嘱他许多,想来大家都是如此,既然如此,又怎能为美色误事。

    赵之姚在讨得赵衡蒲的同意后,高兴的跟着众人向会厅那边走去,只是离去时候,他看着孙博连连回头,不知为何,想到适才戴斗篷少年的声音,也忍不住回头。

    冬风万物惨颜色,那灰色斗篷少年走在中间,更显得灰扑扑不起眼,人已经走远了,与一般人一样的步伐,却偏偏让他对张戈生出几分好奇,可惜记忆里,只有那被斗篷大半遮住的下巴。

    定是六叔的亲传弟子,不然不会如此亲昵,他怎么忘记看清楚那少年的模样了呢?

    赵之姚有几分失落。这失落,在小厮倚石回来说起山长身后有一位美少年时,便更加失落了。

    “少爷,外面都在讨论呢!今日跟在应山书院山长身后跟来的一众士子中,有一位少年,生的极美。”倚石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高,那风度,那人品,那眼睛鼻子嘴,小的都看呆了!可惜他后来将斗篷的帽子戴了起来,闷头走路,这会儿不知道去哪里了。”

    倚石有些闷闷:“今日穿灰斗篷的人,也太多了些!”

    赵之姚便直觉那少年,应该指的是刚刚他见过的生病少年。此时,赵衡蒲已经入了会厅中去了,乐声已起来,他每走几步,都能听到如倚石跟他说的那个少年,从别的人向往的神态中道出。

    “那少年呢?可有找到?”

    “当真是,风骨清举,标俊清彻的美男子……”“何止,我看其风姿之美……”

    “奇怪,那少年呢?”

    赵之姚听得越多,便越是遗憾。挠心挠肺的想,自己当时怎么没仔细看看那少年斗篷下的模样,现在回暖屋那边又来不及!

    眼见着诸位文坛前辈走出议厅,他知道今日流觞会的议题已出。

    一盏雕竹黑船儿盘中放了一枝梅花,一叶青竹,两张写好的白纸,顺着连接曲水的溪道流下。

    流觞会开始了。

    ……

    镐京最大的妓院里,此时亦是歌舞满庭。

    “胭脂姐姐怎么还在跳舞?四殿下不是走了吗?”新来的二丫问一旁的玉晓姐姐,玉晓拧干帕子,认真擦拭着一旁的案几,等晚上妓院开门时候没有收拾好,老鸨就要罚她们。闻言,她手顿了顿,继续擦着,头也不抬道:

    “今日,有流觞会。”

    二丫:“是那个会有很多饱学之士去参加的盛会吗,这跟胭脂姐姐有什么关系?四殿下不继续看舞,也是去参加了吗?”

    玉晓垂眸:“殿下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呢,但听说殿下们都不去,那都是清学的人开的。”

    “清学是什么?”

    “是……道貌岸然的男人们,开的一场名利会。”玉晓喃喃道。

    她是跟着胭脂进楼的,她服侍了她们小姐一辈子,本来也该做妓,只是进来的时候,小姐划花了她的脸,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老鸨,保下了她。

    小姐……

    那年,听闻那个人在流觞会大放光彩的时候,小姐也是这般,笑满面,眼凄凉,回旋婉转,舞的令人心惊。若是那日,没有遇见四殿下,想必小姐,便死了吧。

    但从那日起,每到举办流觞会的时候,小姐便会这样跳舞,跳的摔倒在地,才会停下。累极了,才睡的着。

    怎么不恨呢,明明春正芳妍,却落得人轻贱。

    虽不知为何四殿下会救下小姐,但玉晓很感激,感激小姐没有死。

    她与小姐,两手空空,相依为命。她还想活,便也想小姐也活着,便是活着报仇也好,总会有那样一天。便是小姐再无斗志,她也希望有一日,能在小姐亲眼见证下,为小姐,讨个公道。

    ……

    张戈进了暖屋,现在挂帘子,感到一股热气扑面,冷的有些僵硬的身躯猛地放松下来。让侍者下去后,他脱下斗篷,放在一旁架子上。

    这暖屋一看便是专门为客人准备的,东西一应俱全,侍者送热茶水进来时候,他回避了一下,让侍者放在桌子上出去后,才从屏风后出来。茶水下肚,胃里也暖和了,他坐了没一会儿,听见外面有说话声,从远处向这边来。

    暖屋穿斗篷自然是奇怪的,张戈迟疑了一下,将斗篷重新穿好,走了出去,正好与进来的人擦肩而过。领这些人来的,与先前领张戈的侍者不同,倒没有发现不对。

    张戈听身后传来“玉仪,你好些了吗?”的之类问询。暗暗想:这来的才是真病人。

    他出了暖屋,也不敢乱跑,一是担心迷路,二也怕师父来找的时候找不到他。便顺着暖屋的那面长廊,隔着墙慢慢走着。

    墙壁间转砌着各种各样的镂空图案,许是离暖阁近,这里的竹叶还带着几分绿色,透着花窗,别有意趣。

    张戈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精致的花窗,不由顺着长廊墙壁一路走一路对着光看其形状,有“卍”纹花窗,还有荷花纹花窗,张戈并不能都认出来,只是边猜边走。

    “嗯……这是如意的花纹,这个……难道是灯笼?”

    “这个是……喜字纹,不对……”

    有人挡住光了。

    张戈不知道走了多久,这长廊似乎很长,但也许,是他走的慢。在发现隔着墙有人的时候,他有些紧张的看过去。

    正好对面的人,也听见了他“喜”二字,转过头来。

    移开的背,光影透过。这一次,张戈终于看清了这面花窗,这是一面“囍”字纹花窗。隔着窗户,一双熟悉的眼眸倒映着张戈身披斗篷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