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1.流觞会(2)

    “他是谁?”

    “领头不是应山书院的山长吗?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少年是何人?”

    斜梅照衣今日会,少年与一众士子中踏雪而来,人声鼎沸之地,似乎也因为他的走近,而渐渐安静。

    此时此刻,曲水对面不知是何人,怀抱瑶琴,指尖一挑,院院纱窗透红,掩映盛梅深处,乐声已起,又有女子歌声相和。

    唱的是:

    “思美人,隔青霄……”

    “魂睘睘,心摇摇。望明月,歌且谣。”

    依照惯例,既然曲水对面乐声已起来,此处也该有声相和,可一时却无人行动,不约而同想等那人群之中,那位青衣少年行到此处。

    对面见无人相和,曲调渐渐有些凌乱,复而停了下来,微有喧闹之声传来。不一会儿,一位婢女模样的少女乘着小船渡过曲水向着这边来了。这婢女颇有些惴惴不安,蹙着眉头。

    怎么轮到今年她家小姐行乐时候,就无人相和了呢?被传出去,日后她家小姐,哪里还有脸面在。今日她们跟着小姐出来,回去只怕也要遭殃了。

    她这样想,手里的手绢卷了又卷,风吹在脸上,几乎带出她的泪来。

    曲水隔着不远,船夫划的快,一会儿便到了,婢女下了船,急急忙忙向亭中去,却不料正好撞在路过的人身上。

    “啊……对不住!”婢女慌乱着抬头,话语飘散在梅花冷香之中。

    有匪君子。

    素衣青袄站花前,似月殿里飞来素子,甚天风吹落的神仙。

    “姑娘,你没事吧?”张戈被撞到后背时还有些呆愣,回头见不知何时起来,周围的人已经和他拉开了几分距离,形成一个中空带,撞到他的少女怔怔的看着他。

    婢女本是看人群中有一丝缝隙,未想太多,见缝插针,想早点走过去。像她们这样的女婢,时有在庭院中穿梭奉茶,倒也不起眼,只是没有料到匆匆忙脚步一歪,就撞到了这少年身上。

    “原来,这世上……真有这样好看的人。”女婢不由说出心里话,话一出口,她有些惊诧的掩住唇,向旁边让了让。

    “奴无事,请公子……先行。”

    看面前少女的反应,还有周围的人……

    张戈环顾四周,对上他的目光,目光灼灼者比比皆是。到了这份上,他若还没有察觉到不对劲,便是痴傻了。

    张戈想摸摸脸,手一抬起,想到这里是什么场合,又放下。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袖子里的手,默默按了按食指指甲。当下不再说话,将斗篷拢起来,盖在头上,默默跟在师父们身后向前走。

    赵衡蒲迎着众人目光,心里也微微虚了起来。

    他在山里看惯了徒弟的容貌,虽然知道是极美,风姿奇佳,但印象中最多的,还是自家徒弟嬉笑旁若无人与他就书中知识斗嘴的模样,还有吃饭唏哩呼噜,夏天在凉席露天光着上身乘凉的模样。

    就这样的……也不至于各个看过来吧?

    是他太多年没回来了吗?

    赵衡蒲看了眼师兄李执淡定的模样,心中莫名安定。在他心里,论容貌风仪,还是十几年前,李执的模样第一。看师兄习惯众人瞩目的样子,想来对今天很有把握。

    ……

    亭内,适才着笔丹青的赵之姚,还不知前方发生了什么,只是见开场乐无人相和,前方寂静无声,颇为疑惑。

    他便令小厮倚石去前方看一看,谁知道小厮去了,迟迟不回来。

    无奈何,本持着折扇在亭内淡定看梅的他,耐不住好奇,不得不将折扇放下,自己去前方看看了。走到前方,正好看见他叔父与一干文坛前辈前去迎应山书院的山长李执。众人行过礼,后叔父与山长两人相携进屋中。众人的目光,也正跟随在应山书院山长之后。

    应山书院的山长的确值得尊敬向往,但大家都在上京,又不是没见过。怎么今天的目光这么热切,还没到春闱写推荐函的时候啊。

    跟在李执后面的士人中,有两人格外显眼,一人进了庭院,竟然还头戴斗篷,另一个,虎背熊腰,格外粗壮……

    唉?

    这彪悍形貌……好像是六叔!

    “六叔!”赵之姚兴冲冲走过去,一巴掌拍在赵衡蒲身上。

    赵衡蒲正在交待张戈跟牢他,或者跟着李执带来的这几个士子,这几个士子听山长的这位师弟,如同嘱咐孩子一般的话,有些想笑,上前一步道:“师叔放心,我们必定不会让人冒犯了张师弟。”

    赵衡蒲心想,他怕别人冒犯个屁。

    他真正怕的是,若是有人觊觎张戈美色,做出些不检点的事,张戈又把人打了可怎么好。乡试时候出的事情,他可是历历在目。

    什么叫恼羞成怒,他可是切实在徒儿额头难得的青筋,和冲动挥拳中看明白了。

    还没想好怎么再嘱咐一番,就见赵之姚兴匆匆跑来拍他,赵衡蒲撇了他一眼,牛眼一瞪,道:“你小子,乱拍什么!”又转头继续跟张戈说话,“你今日切切小心,不要冲动。”

    赵之姚在周围人的目光中讪讪收回手,有些委屈的喊了一声:“六叔,我是之姚啊。”还没等赵衡蒲反应过来,只见赵衡蒲对面少年的斗篷点了点,从下传来声音。

    其声之清,若百灵,入耳动听。

    “我明白的,师父。”

    “嗯。”赵衡蒲点点头,这才转回头看赵之姚,诧异道:“你怎么还没走?”

    “六叔……我是您的侄儿之姚……”赵之姚尴尬的重复了一遍。

    赵衡蒲愣了愣,不知想到什么,眼里透出一些恍惚回忆之色,这才认真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位公子。锦袍素衫,乌靴款蹴金蟾,头上一顶白玉冠,也看的出名贵非凡,的确是他们赵家的风格。

    也对。

    赵家,也只出了他赵衡蒲,一个异类。

    “嗯。”赵衡蒲淡淡应了一声,他倒也记得这个侄儿,是他二哥的小儿子,幼年十分缠他,圆润可爱。

    故人,有些长大了,有些老了。他摩挲一把自己的下巴的皮肉,耷拉一块面皮。

    老了。

    他是真的老了。

    然而,他的心愿还没有实现——

    如何服老!

    赵衡蒲看向张戈,这是他毕生心血所寄予,此生,惟愿此子,不负他心。

    “戈儿,脱下帽子吧,今日流觞会,俱是风雅之人,你无须担忧。且和你的师兄们,在此处转转。”

    “不了,师父。”张戈拒绝,“我有些冷。这风吹的我头疼。”

    张戈捂着嘴巴,打了个喷嚏。

    “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张戈对身旁李执带来的几个师兄道。

    古代那么多美男,世家高门,还有被水果砸死的,便是这里的史记中,也有记载一二美人,因色被掳,被害的事情,其中还有一位亲王。虽然不知道师父哪里来的自信,但他还是小心点。

    张戈看一眼旁边自称是师父侄儿的贵公子。

    这衣着,样貌,世家子特有的细微的高傲,张戈想他当初还真没猜错。一个寒门子张牛儿,成了榜眼,容色惊人却完好的考完了会试,名动四方。

    师父师叔隐藏的背景大,厉害。

    挺好。

    可张牛儿,还是死了。

    师父对他的期望,他这几年不是看不出来。可是原主张牛儿,还是入了宫,成了禁脔。还是自杀了。

    张戈想着,心里发寒。

    这个命数,他不能忘,捡回一条命,他早有准备面对,只是过了这些年,读了这么多书,才知道当年的自己,多么幼稚,想法何等天真。当年的自己太蠢,鬼差关键的记忆都没给,就说赔他一条富贵命,给了个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宝器,就成功诳他留在了这个时空。

    如今的皇帝,一个中老年大叔。陌生人,好色。年轻励精图治,后来不知为何,沉溺美色,现在后宫充盈,今年还蹦跶的很愉快,纳美纳的不亦乐乎,明年他中榜眼的时候,不像是会下台的样子。以后会对他一见钟情的皇帝,必然就是现在这个了。

    这是张戈在查好当今圣上后,得到的资料。

    张戈暗怪自己没提前问清楚赵衡蒲有关这个流觞会的事情,原来是人这么多盛会,他暗暗记下这个教训,提醒自己他已经出山了。张牛儿的命数,这条转轮,已快到关键之处。

    稍不小心,就会被个陌生色老头压!师父啊,你们放心我不放心!!

    张戈拉紧了帽子,连连咳嗽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