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9.风流

    冬风寒彻,冷不进那红瓦华屋,风吹进来,被层层厚厚的帘子隔着,竟成了媚冬风,这华屋暖气充盈,笙歌曼舞,宴会厅中跳舞的女子甚至热的渗出微微香汗,旋转之间,玉鸣舞佩,迤逦繁红成簇。

    舞女眉目嫣然,眼波似水,向前方各位殿下的座位上看去。

    “六弟~今日的宴会可是二哥他特地为你而开,怎么闷闷不乐的躲在这里?”一抹朱袖拂过四皇子的案几前,为他斟了一满杯酒。

    肖嵘接过酒杯,叹了口气:“唉……灿哥,你怎么还有心情喝酒!”

    “有啊,怎么没有。”肖灿懒洋洋的在他一旁坐下,笙歌曲笛中,他托腮看席中舞女踏着节拍将手中的水袖甩起,好似波浪在空中,转身又轻巧接住,回首笑靥如花。

    “及时……行乐嘛。”他拿起酒杯,碰了碰肖嵘的杯沿。

    肖嵘仔细看了看四哥的面容,终于信了他这个四哥,对皇位,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念及儿时在明妃宫中一起玩乐的日子,不知为何,心中忽然生了几分愤懑,忍不住嘲讽他道:“灿哥,只要有美人,美酒,你是不是做一辈子的富贵闲人都心甘情愿?”

    肖灿微微一笑,余光见肖衍不再看向这边,也不答肖嵘的话,而是扶着案几带着几分醉态的站了起来,慢慢走到舞池中去了。

    四周的官员士绅被他的举动吸引,不时看过来。

    肖灿歪歪扭扭的走着,忽然打了个趔趄,猛地拉住一个美人的水袖,这才站直,华服美姿容的贵公子露出这般窘态,也不慌张,嘴角挂着一抹笑,干脆将这美人的水袖一点点收拢到怀里。因他俊美过人,如此轻薄的行为做出来,倒不叫人觉得猥琐有失礼仪,反而因其仪态风流,叫人有些脸红心跳。

    二皇子肖衍在见肖灿将水袖一拽,那美人脸颊绯红的跌入他怀中之时,忍不住哈哈大笑向着左右道:“我这个四弟啊,真可谓是整个上京一等一的风流人物。”

    周围的官员士绅围着他连连附和。

    “殿下说的是……”

    “殿下说的是。四殿下风光霁月,我等实在是望尘莫及啊。”

    “望尘莫及……这话有趣,怎么说?”

    那官员本只是附和一句,未料二皇子竟问他为什么,他倒也灵醒,不说这不是您刚刚说的么,而是带着几分尴尬道:“四殿下的风流韵事,整个上京,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呢?”

    二皇子眼中透出几分满意,嘴上却道:“四弟醉心歌舞,偶有放荡之处,世人不知他,我却知四弟实是真性情。”

    “殿下说的是……”

    这边正说着,却见四皇子一把将跌入怀中的美人打横抱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回头向二皇子喊道:“二哥,屋里实在闷热,天色也不早了,弟弟呆不住了,先行一步。”

    “哈哈哈,你小子,今日可是来陪六弟的,你见了美人,兄弟也不顾了。”肖衍笑声洪亮,别有深意的向肖嵘看了一眼,道:“你能不能走,问我没用,得问六弟!”

    肖嵘已经被肖灿提醒过一次,这会儿也反应过来,恭敬道:“二哥的意思,就是弟弟的意思。”

    “你们呀!”二皇子摇摇头,“自家兄弟,何必如此生疏。那四弟,你回去吧,我看你也确实醉的厉害了。”

    其实在场的人都看得出,四皇子并非醉而离席,只怕大半是“急色”。

    但二皇子要给自家弟弟留面子,今晚后,传出去的,也只是四皇子醉了先行离席,而非美色之故。

    只是这些话,也就骗骗上京的百姓,该知道的,需要知道的人,依旧会知道,今夜的四皇子殿下,是如何流连美色。

    肖灿笑着告辞,用力抱紧了怀里的美人。

    “殿下~”美人柔柔的将胳膊环绕在他脖子上,轻轻埋头在肖灿的胸膛,绸缎贴在脸上,她轻轻嗅了嗅,眼波缠绵。

    回到马车上,肖灿将美人放下,吩咐车夫回去。美人心中有几分遗憾,但既然上了马车,她便立刻与肖灿拉开了距离,利落的在马车一边跪了下来。

    “东西拿到了吗?”肖灿掀开车窗看了一眼,淡淡问道。

    “是。”

    “赵甲还有几日到京?”

    “距消息传来,还有三日。殿下,这一路,为了保护他,已经损失了十几个好手。”

    “都匀怎么说?”

    “杀手一共来自三方,您让我注意的两家都有参与。还有一方……”

    肖灿皱眉。

    “谁?”

    “是……七殿下。”美人轻声回道。

    肖灿闻言,眸光微动。

    美人迅速的,怔怔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长长的睫毛一眨,就在脸颊打出一片阴影。

    她将头紧紧的低着,心中有些微的胆怯。

    自从那一年,殿下死里逃生回京后,在外人面前就越来越行事放荡了,就连她,便是知道殿下的性子,可见着在外的殿下……戴着华美,温柔,迷惑人心面具的殿下。

    她总是不禁在心中温柔的叹息:殿下呀,殿下。若得您真心以待,宁姬死又何惧呢?

    自她为面前这个人判出师门的那天起,就已经下定决心。

    ……

    张戈是被自家师父的呼噜声震醒的。

    一睁眼,看着裹着被子睡在地上的自己,和盖了一床新被子躺在床上的师父,他颇有些无奈。

    定是回来晚了,懒得收拾,便跑他这里来睡。

    早几年,赵衡蒲的睡相其实很好,毕竟是读书人。只他年龄大了,这几年,越发显出老态。

    呼噜声便是一种征兆。

    张戈轻手轻脚的揭开被子,抖了抖,将被子放到了床上,给自家师父又添了一层。然后在屏风处拿下外衣,推开门走了出去。

    天色朦胧,清晨的雾气弥漫。

    张戈没想到自己一觉从昨日下午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夜好眠,倒是神清气爽。

    雪已经停了,院子里有个铜色的大水缸,此时缸中的水已全部冻住,张戈路过时候瞥了一眼,那冰甚至能照出张戈模糊的脸。

    他没找到梳子,这一头乱糟糟的长发不知如何是好,出院门前想了想,回屋取了一根麻绳,将头发绑了起来才出去觅食。刚出回廊,就见个小厮模样的少年提着两个食盒迎面走来。

    见到他,停住了脚步,瞪大了眼睛。

    张戈向前一步:“这位小兄弟,请问书院吃饭的地方在何处?”

    “吃饭……吃饭?哦!前面左拐,过了书阁,荷花池那边便是。”

    “多谢。”张戈谢过他,向前走去。

    “等等!您……您可是赵师叔的弟子张戈,张公子?”这小厮愣愣的见张戈要走,紧忙问道。

    “你,认得我?”

    “不认得……但听得,赵师兄说西间最好看的公子,便是您。”

    这小厮抠抠脸,笑道:“想来,也没有别人。您既是张公子,便不用去食堂了。小的是丁棋,日后三餐,都由我给您送来。不知道您原来起来这么早……可是小的来迟了?真对不住!”

    张戈一拍额头,忽然想起昨天赵季英给他说过这个事。他当时还想,这里招待的真是周全。

    既然不用去厨房什么地方找吃的,又正好和送饭的人遇上,张戈按按干瘪的胃,将搭在食盒上,笑道:“不晚不晚,是我今日起来太早了些。”

    “麻烦你了,要不食盒你直接给我,我自己拿回去就行。”说完,张戈笑着将食盒从丁棋手中接了过去。

    “额……”丁棋冷不丁被张戈拿过了食盒,犹豫了一秒,问道:“那您还需要什么吗?”

    “对了,能否给在下一把梳子?”张戈指指头发,“出来的匆忙,衣饰不整,见笑了。”

    丁棋摇摇头道:“怎么会笑呢,公子如此风貌。我还以为公子是赶最近的流行,特意绑成这样呢!”

    “公子不如就这样,何必梳理的那么整齐。赵夫子便常年不梳头,就这样扎着,何等不羁。公子既然来了,何不入乡随俗,也赶一回我们这里的风俗!”

    张戈:“……”

    这里的人又不准剪头发,每年只有特定的节日才能减去一点,这一大把头发,不梳理,打结还得了?!

    这个风俗,他敬谢不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