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8.外面好冷哩

    张戈在西间自己屋内翻阅着《广灵石赋》,回忆着适才见到的山长李执,他停下了翻页的手,没想到……师父常常无意提及的师兄……居然是李执。

    师父是都应天书院山长的师弟,却名声不显。

    但说起李执此人,乃是明宗年代的进士出身,著有张戈手中这本闻名天下的《广灵石赋》,曾任太子舍人,并传闻与当今圣上感情深厚。可不知何故,明宗继位后,却辞官隐居,几年后在镐京开了应天书院。

    张戈沉思着看向窗外,屋内炭火足,他怕二氧化碳中毒,便总是将窗户留着点缝隙,冷风吹进来,也叫人清醒许多。

    不曾下山,就不知道民生艰难若此。

    他想的入神,手里的毛笔忍不住一转。

    “啪!”

    陶姮攀着窗,贪恋的看着屋内,这一滴甩来的墨水透过窗户的缝隙,正好落在她脖子上,这叫她尖叫一声,还以为是被张戈发现了,连忙从窗户底下站了起来。然后愣住转身,脸红的朝屋子里望去。

    张戈一脸卧槽的看着窗外,与她四目相对。

    他就是忘记毛笔上有墨水,习惯性的转了一下,居然还能甩出个小姑娘来。

    “姑娘……你是?”

    陶姮呆呆望着张戈的脸,适才只是偷看,这会儿虽然羞窘,却能直视张戈,不知为何,竟叫她尴尬之余,有了一丝窃喜。

    “我,我是厨娘的女儿……”她结巴道:“我,我听说西间来了位新客人!我娘就叫我来问问,公子……公子你,晚上想吃什么?”

    “这样啊。”张戈抽搐了一下脸皮,“在下并不挑食,大家吃什么,给我上什么即可。”

    “都吃吗?”陶姮瞪大了眼睛,“姜葱蒜,香菜韭菜,还有羊肉,你都吃吗?”

    她的问的有趣,张戈忍不住笑道:“都吃。”

    “我都不吃的!只能接受放点小葱。”陶姮眼巴巴的看着他的笑脸,忽然用手捂住脖子上那点墨痕,埋下头,嘴巴抿出一抹笑。

    “那你,很好养活啊。”

    怎么吃这些东西,就是好养活?难道是他在山里呆久了,怎么一点听不懂这个小姑娘的意思。还有……张戈的目光落在陶姮衣袖精致的刺绣上,哪个厨娘会有能穿红锦缎的女儿。

    他也不揭穿她,只是提醒道:“姑娘既然问好了,可否让在下独处片刻?”

    “屋子里多闷,要不我带你出去逛逛吧?”

    陶姮舍不得走,她看了看面前与她身高齐平的窗口,忽然跑开,绕到张戈门前,双手一用力,一把将他的门推开了。

    “我以前没有在这里见过你,也没有听说过你!你长的这么好看,一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她的眼睛闪闪发亮,“除非你不是上京人。”

    “我们上京很漂亮的,你跟我出去逛逛吧!”

    张戈没料到她竟大胆到来推男人的门,惊诧之下,沉默了好几秒,才道:“姑娘……姑娘你厨房不忙吗?”

    “不忙。”

    “多谢姑娘好意,只是山长特意嘱咐我潜心向学,少出去玩乐,我又怎好违背……”

    “啊!”陶姮知道山长在学院的地位,也不敢再勉强,“那……那你能不能到学院里转一转?”

    “晚间家师要检查在下的功课……”张戈委婉拒绝,“来日方长,多谢姑娘的好意。今日,我还是不去了。”

    “可你今天不出来陪陪我,我就真的是来日方长了。”陶姮低下头,闷闷道:“我要下个月才能见到你呢。”

    张戈:“……”

    他艰难的又提醒了一遍这姑娘:“姑娘,你就在厨房,总有相见时的。”

    “哎呀!你还看不出我不是厨娘的女儿吗?”

    张戈:“……”能按套路来吗?

    “我父亲是昭武将军,我今天是跟着哥哥偷溜进书院的。”

    张戈:“……”他并不想知道这些。

    “没想到能见到你,刚刚你从回廊那边走,我都看呆了,回神时候就躲在你的窗户下了!”陶姮指了指那扇明亮的窗,外面雪花依旧簌簌而下,她搓了搓手指,将手往袖子里拢拢,娇娇的埋怨:“外面好冷哩,我躲了好久了。”

    张戈看她半被雪打湿的乌发,忽然有些不知如何回应。

    “你怎么不说话?”

    “天这样冷,姑娘,早点回家吧。”

    张戈:“在下,下个月也在这里。”

    “你是来求学的吗?”

    “……嗯。”

    “你该不会是来参加春闱的吧?”

    张戈:“……”

    陶姮看张戈的表情,眨巴了一下眼睛:“你的学问一定很好。”

    “哪里……”

    “学问好真是太好了!往日她们这样做,我还看不上,我得跟昭儿她们道歉。”陶姮喃喃自语道,“等明年,我让我爹,也把你捉回去。”

    “什么?”张戈没听清。

    “我说……”

    陶姮轻轻道:“等明年,榜下捉婿。”

    说到婿字,她联想翩翩,羞的甚至都不敢看张戈,转身猛地跑掉了。

    张戈上前赶了两步,想问问这个小姑娘说的什么意思。只是那粉色衣衫的身影,已经在漫天的雪中,越跑越远,绕过墙,就消失了踪影。唯有擦过的枝桠,抖落一地散雪提醒着有人经过。

    所有的喧嚣都被雪掩埋。

    张戈嘀咕一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把门关上,将这小姑娘的事抛到了脑后。

    他揉揉头。昨晚才到镐京,一大早又被拉来拜访山长,一身被颠簸的快散架的骨头还没有在旅途中缓过来。当下,便想去床上躺一会儿。因怕又有人躲在一旁,张戈还特地走到窗户边探头看了看,见没人,这才放心,将门关好,脱了鞋上床一趟,拉过被子往身上一盖,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

    师父说他去拜访好友,也不知道何时回来。

    张戈侧了个身,迷迷糊糊的想。

    ……

    应天书院书阁门口,陶定邦焦急的等在屋檐下,远远看见妹妹跑来的身影,连忙迎了上去,呵斥道:“你跑哪里去了?”

    “大哥!我跟你说,我今天在书院见到一个特别好看的人……学问也好,我想……”

    “你可不要跟我说你向他求学才耽搁了,我还不知道你?你看看!看看现在什么时辰,娘这会儿必然知道今天我带你出来,你就贫吧!事情都是我担着。”

    “大哥,我知道你最好了。”陶姮见状,不在说张戈的事情,一把挽住自家大哥的胳膊,撒娇道:“那我们骑马回去吧,别坐车了,这样说不定来得及在娘发现前赶回去。”

    “不行。”

    “大哥,大哥,出城了我再骑,好不好?好不好?”

    “不行!”陶定邦瞪她一眼,“这几日京中戒严,你还想骑马乱跑?就是城外都不怎么安全。冲撞到什么人,你我不一定担待的起。何况你个女儿家,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总想着骑马!这次陛下将我们接进京来,爹有多担心,你难道忘了。爹远在漠北。不要给爹惹事。”

    “不就是谁当老子的事儿吗?搞得严阵以待的。要我说,四殿下最好,最好看,可是四殿下当了皇帝,皇宫内一定是夜夜笙歌,轻歌曼舞全是女人,时间久了,他说不定被人杀死在温柔乡里。所以,还是六皇子殿下吧。”

    “禁声!这也是你能议论的?”陶定邦看了眼四周。

    “说说嘛……反正,四六都好,只要不是……”陶姮瘪瘪嘴,伸出两个指头。

    “行了!你知道什么。”陶定邦一把握住妹妹的指头,警告她,“禁声!”

    “皇帝的位置有什么好?好啦好啦,我不说了。不过哥,我真的觉得,好看的人呢,都不要太累,会生出皱纹,忙碌起来,连和家人的日子都会变少。四最好看,他就轻松的做殿下好了,陛下就让六做吧。”

    “四啊六的,口无遮拦,你再说,我回去就告诉娘!”陶定邦警告妹妹,眼睛一抬,远远看见等在书院门口的车夫黄伯。

    “黄伯,这里!”

    “你也只会告诉娘了。”陶姮听着一点不怕。她看着从眼前落下的,冰凉的雪,伸出手接住。六棱的雪花,精致的不可思议。

    她看着手中的雪花一点点消融。

    忽然想起张戈,春花殉尽,才孕育出了这漫天的雪花,来时抱怨着冬日的总总,都为着今日一人一面,化作一股莫名的,千回百转的柔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