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5.情窦初开,为色所迷

    张戈笑了笑,没把他的话当真。尹四辉说窗里看美人,越见风姿,他却觉得这月下看美人,直教人心魂荡漾。

    张戈招招手,示意尹四辉从窗外探进来点:“你把头低下来。”

    “怎么?”尹四辉低下头,弯下腰,面上的笑容还未退,被张戈一双手捧住脸,正好将指头按在他唇间勾起的一抹笑意上,他也不慌张,眸色依旧一片幽深,闲闲问:

    “这是做什么?”

    张戈挺直了腰背,将脸凑上去,吻住了尹四辉的唇。

    贴上去的那一刻,张戈想,好凉。

    明明唇色鲜艳,可这唇贴上去才发现,真凉,便像他吻着这个人,面具鲜活,内里薄凉,明明他心里早有了答案,但不知道何故,张戈突然有些遗憾。于是他张大嘴,将尹四辉的唇叼在嘴巴里,用力的吮了吮。

    “哎!”尹四辉眼中闪出一丝笑意,拉开点距离笑道:“ 哪里来的一只小狗。”说完静静看着张戈的眼睛,狭长的深黑眼眸掩埋了许多复杂的情绪,随即伸出右手捧住张戈的脸,拇指轻轻摩挲了面前少年有些苍白的唇。

    “牛儿~你这样做……知道我会想做什么吗?”尹四辉的声音在这暗沉的夜带了些故意的沙哑。

    张戈十分镇定:“想亲就亲了。”

    “你馋我这双眼许久了吧。你让我痛快亲一亲我就给你摸摸。”他看着金四辉,“怎么……我是男人就不敢亲了?”

    “惭愧在下这点小爱好竟是被牛儿看出来了。”尹四辉扬了扬眉。

    “师兄一头乌发极美,你每次见了,总是不经意要摸一摸。还有我师父,长的粗狂,耳朵却是没有耳垂显得有些别致小巧,你回回见了总是要看两眼……”张戈说到这里,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才说到自己。

    “而我,你每次跟我说话,都比看别人更认真些,定是要对着我眼睛看。”

    便像是看到什么漂亮的花儿草儿,不是为了对人说话的那种尊重的看,倒像是欣赏一般,这句话张戈嘴边绕了绕,没有说出口。

    “你是变态吗?”

    张戈有些焦躁的骂道。这骂也有对自己说的成分,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前几日还担心这姓尹的对自己不轨,如今他居然还想以满足这变态爱好来利诱已达到今天自己莫名的色心。

    越想越觉得自己没出息,张戈拉下脸,有些泄气道: “算了!我要歇息了,你也告别了,快走吧!”

    “何为变态?”

    “哼,变态就是”话还未说完,张戈的头被猛地拉近,感觉尹四辉凉凉的唇贴了过来,有些温柔的挤开了他的唇瓣,舌尖强硬的挤了进来,一时身体微颤,脑海一片恍惚。

    咬噬吮吸间,不知道谁的舌勾了谁的舌,一时难分难解,安静的夜只听着纠缠间的喘息吞咽之声,分不清谁是谁的。这般动静,在这样安静的夜里,便显的越是清楚。越是清楚,便越是火热。

    当两唇分开,尹四辉不自禁用指腹抚了抚面前少年水润的眼睛。

    “真美。”他感叹。

    鉴美无数,看得入眼入心的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农家小子,性子都还未定,想想自己未尝不是存了些觉得有趣引诱的意思,却怎知道,真会动了念头,见牛儿还这样小,忽然生出几分歉疚。

    纵然早看出张牛儿较之女子似乎更喜欢男子。可这山林之中,本就见不到年岁相近的姑娘,因此慕艾南风也不是不能理解。

    若是好好教导,再日后识些好女子,总好过一时意乱情迷,泥足深陷。

    “今夜之事,若是被赵师看见,在下只怕要被赶出门去了。”他便道。

    张戈平复好了呼吸,斜他一眼:“左右是提前一天走,你会担心这个?”

    “在下是担心牛儿。”尹四辉静静道。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张戈神色不定,半张脸在月色下显现出美好的轮廓,半张脸掩在窗户的阴影中,“你就当,当我是色迷心窍了!大家都是男人嘛!你也知道……呵呵,呵呵……”

    话说到这里,张戈感到有些难堪,昧着本心的话,他总学不会说,便免不得露出稚拙的那一面。

    他静了静,最后只抬头认真看了看尹四辉,眼对着眼,低声道:“尹公子,师父给我布置了早课,明日也不能送你,你……保重!”

    “保重”二字,倒是两人相识以来,张戈说的最发自肺腑的一句话了。自从见到这人,总不免时时感到莫名的烦闷,到了如今心绪难明便是自己都糊涂了。

    知道的,不过是他如今是个深山求学之人,便是以原主日后要以“佞幸”“禁脔”扬名天下的命格,这山里山外,这个尹四辉,只怕一别,便是经年。

    想一想,心里好像有块地方,就这般冷了,空落落的。

    “牛儿,”尹四辉拦住他关窗的手,从脖子上解下一条红绳穿着的玉坠放在张戈手心,道:“此玉有瑕,却是伴随我多年,来年牛儿进京赶考之时,不妨带着它。”

    “若日后遇有难事,也可带此玉前往上京城西老街的昌玉阁交给一位姓闫的掌柜,托他将此事告知于在下。”

    张戈见掌中这玉乃是圆雕而成,十分简练,只是边上缺了块小角,失其圆润,显得有些质朴不起眼,却也看的出来是一块好玉,因人常常佩戴,十分莹润。

    五指合拢,握紧了手中的玉,笑了笑道:“也好,若有一天我真求到你面前……”

    “你欠我的那一半救命之恩,就当还了。”

    宏章二十七年,夏晚近秋。

    早间的空气泛着潮湿,山中更是明显,天蒙蒙亮,尹四辉与赵衡蒲道别后,出了院门,便有下人牵好了马匹等在一旁,只见他翻身上马,束起的发尾扫在腰背处,扎紧的衣角越发显得猿背蜂腰。

    牛儿,还在睡吧。

    尹四辉回首望了望这山间院落。一旁一个鹰眼方脸的男子问道:“主子可还有吩咐?”

    “没有。”

    “出发吧!”尹四辉转回头,他遥望北方,神情冷冽。

    一扬马鞭,便向着山下绝尘而去,十几个骑马人也跟随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