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0.无耻!

    “师兄~我怕黑~牛儿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呵~”

    呵什么呵!

    听着身后发出的调侃十足的声音,张戈暗暗诽谤,一大早就被抓现行,真是霉气。张戈拽紧了手中的毛笔,埋下头装作专心写大字#不管是什么?我没都听见#的模样。

    尹四辉见了正想再调侃一番,这时,却从窗户外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

    “尹兄,原来你在这儿!”

    齐子白撑着一把伞走过,路过书房隔着门有些惊喜对尹四辉喊了一声,当下便收了伞走了进来。

    张戈听见齐子白的声音连忙转过头,只见自家师兄今个一身青衣,好生清爽,便忍不住露出些期盼高兴的神色,眉目一转,又突然发现尹四辉正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张戈赶紧低下头,那种撒娇被发现的羞耻感又一次席卷了张戈的汉子心。

    虽然知道自己这副身躯年龄还小,在外人看来小孩子对比自己年长的人撒娇也是正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戈就是觉得——

    尹四辉知道。

    知道自己对齐子白的心思,绝对不是师兄弟之间的孺慕之情。

    齐子白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书桌前的两人,笑道:“尹兄在和牛儿师弟说什么?”

    “在下看牛儿小兄弟年纪虽小,又新到此处,却能这么快定心学习,笔耕不缀,心下感概。”尹四辉意有所指道:“难怪赵师已经多年未曾再收徒,如今却肯破例。”

    “家师这些年倒也不是不想收徒弟。”齐子白想到自家师父为了银钱也收了几个胡乱收了几个徒弟的事忍不住红了红脸,“只是先前收的几个达不到师父的要求,纷纷回去了。牛儿师弟有向学之心,家师也是十分喜悦。”

    “原来如此。对了,齐弟找我可有什么事吗?”

    “我听老师说尹兄前个想借《筠清馆绛帖》一观,这书我前个便看完了,但迟迟没见尹兄来取。我日日要上山去,这会儿有闲便给尹兄你送来。”齐子白说完,便掏出一本用布包好的书来。

    “劳烦齐弟了。”尹四辉接过,温和道。

    “哪里……”齐子白清秀的脸红了红。

    #真是看不下去了啊#

    张戈木着脸,霍的站了起来。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齐子白有些疑惑道:“师弟,你怎么了?”

    张戈满腹的话要说,偏偏嘴上不争气。抿了抿唇道:“师兄……你书送到了,就回去吧。”

    齐子白听了这话,心下有些不舒服,这话说的便向赶他走似的,可他看张牛儿眼睛都有些红了,似乎想对自己说些什么的样子,想他年纪小,便心下一软。尹四辉打了个圆场道:“齐弟,我们在这里讲话,想来是打搅到牛儿写字了,不如这样,我们出去聊?”

    张戈话一出口便暗暗叫遭,正懊恼自己话说不明白,可不要叫师兄以为自己烦他赶他走才好,又一听尹四辉居然要邀师兄出去。他开口本来就是要将二人分开,哪里愿意这样,便瞪着眼睛看了一眼尹四辉。

    恰好尹公子也在看他,一双眼睛里满是戏谑。转过身对自家师兄又是一副和言细语,叫人如沐春风的谦谦君子的模样。

    “的确,我没注意到,倒是打搅到牛儿了。”齐子白恍然,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张牛儿。欣然同意了尹公子的提议,向门外走去。

    “不!其实……没有打搅到……”张戈有些小声到。可马上便被覆盖在突然下大的雨声中,这雨哗啦啦落在外头的竹叶上,一时树影婆娑,几大朵黑云穿梭在灰色的天空中,显得有几分凄凉冷落。

    齐子白没听见张戈的话,倒是尹四辉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觉得房里的小孩便像是个被抛弃了的娃娃,白着一张脸,心里不知道该有多着急了。

    这样想着不知道为何心里一乐,尹四辉瞄了一眼隐蔽在书篓下的伞,故意对身边的人道:“齐弟,我早上来时不知道把伞放到哪里了,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共用一把。”

    “当然可以……”齐子白打开伞向一边斜了斜,雨滴很快便将衣衫晕开了一团暗影。

    “小心,不如齐弟你往我这边靠近一点,这春雨淋湿了可不要伤寒了才是。”

    “嗯……”齐子白的脸红潮未退又添新,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转头,“啊……不知道牛儿可有带伞?”

    “无妨。”尹四辉笑了笑,“一会儿午饭时候,在下给他带一把就是。”

    两人便在张戈眼中相“偎依”的走了出去,徒留张戈一人。张戈眉目一垂,若有人凑近看,定能看出其中燃烧的熊熊火焰。

    这把火焰在尹四辉来叫他去吃饭的时候依旧烧的旺盛。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有皮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相鼠有皮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尹四辉来到之时,便见这牛儿小儿写了满满几大张纸的《诗经·相鼠》和他尹四辉的名字。

    眼神一暗,尹四辉按住依旧挥笔写字的小手:“别写了。”

    张戈不理会,抽出了手,又新拿了一张纸,便要继续动笔。却又被按住,张戈眉心狠狠皱了皱,却没能抽出来。显然按住自己的人用了十足的力气。

    “放开!”张戈抬起头,一双眼黑的惊人,他尹四辉的身影就像倒影一汪清澈的潭水中,却又不是平静的水,眼波横流倒像是水中火。

    尹四辉感觉自己似乎有些被迷惑住了,明明不过是个农家小子,怎么偏偏生了这双好眼?还有……这唇,不知道这小童知不知道,他一紧张便总是爱半抿唇,偏生唇瓣生的较常人厚,唇形且美,这样一抿,到显得那凸出的一小半格外性感撩人 。

    心里一动,尹四辉也不是会勉强自己的人,头往下沉了沉,便想去啜那唇瓣……

    “隔我这么近干嘛!”张戈有些烦躁的看着拉近的俊脸,倒是没看出这位尹公子想占他的便宜,抽不出手心下烦闷,便拿头去撞尹四辉的下巴。

    “嘶……”尹四辉有些恼怒的看了看张牛儿,按着张戈的手一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活该!”张戈抽出手,推开尹四辉的胳膊,站起来:“你,你以后离我师兄远一点!”

    “为何?”尹四辉收了手,拿起桌上张戈用过的凉茶啜了一口,心下有些遗憾。

    “你……”你居心不良,张戈暗道。嘴上却说:“我师兄学业繁忙,你不要老是去打搅他。”

    “在下也有许多学问上的事情想要请教齐弟呢,牛儿~”

    “你每天游手好闲的有什么问题要请教?”张戈眼睛一瞪。

    “唉……牛儿这几日不为在下擦身难怪不晓得,在下打算向赵师学习一段时间,赵师已经答应了,如今也是学业,繁忙啊~”

    张戈瘪了瘪,忽然灵机一闪:“尹公子,你可知道是我救了你。”

    “此情在下不曾忘记。”尹四辉流露几分认真的神色道。

    “既然我是你的恩人,你得报恩!我也不求别的……你以后离我师兄远一点。”张戈本没打算挟恩求报,这会儿却想这样也不错。这个尹四辉生的妖孽,可不要把自家单纯的师兄拐跑了。

    “咦?在下的恩不是已经报了吗?”尹四辉反问。

    “什么时候报了?!”张戈大惊。

    “就是……师兄~我怕黑~的第二天啊。”尹四辉的嘴边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牛儿你突然昏倒,还拉着在下让在下不要告诉别人。在下见牛儿你喘气不止,生怕牛儿你出事,便取了在下护身的玉佩给牛儿你戴上呢。”

    “在下的玉佩是为挡灾所用,一般时候是万万不可取下的。”迷离的声音微微卷起,“给牛儿你戴上玉佩的时候,在下也是冒着风险呢,这难道不算报恩么?你说是不是……”

    “牛儿~小恩人?”

    “胡扯!”

    “怎会?”

    “无耻!”

    “牛儿在《相鼠》后写上在下的名字莫非就是这个意思?”

    “哼!”张戈撇过头,这时尹四辉突然伸出手来,张戈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把捞入了尹四辉的怀中,只见尹四辉冷冷道:“我竟不知赵师的关门弟子竟是如此德行,你这小儿写这些讽刺的诗句可不是君子所为。”

    “我听齐兄说赵师是特意让你在早上练字习帖的,你写这些能有什么作用?既不珍惜读书写字的机会,何不回去耕作!”

    张戈一听,当下便脸色一白,有些懊悔。张戈虽然别扭,心中却有自己的原则道理在,除了性取向不受自己控制,一直都是个安分守己的好学生。被这样一说,便戳到了心中痛处。

    可叹可叹……我们尹大公子说的义正言辞,可自身却万万不是如此行事。他尹四辉就从来没想做个世人所推崇的君子一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