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8.好一个憨牛儿

    青姑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松了手。

    “师父。”张戈喊了一声,揉揉胳膊,“牛儿,这是青姑,日后你有什么生活上的需要,便和她说。”赵衡蒲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什么,一双牛眼透出几分明显的笑意道:“有什么爱吃什么也可以跟青姑说,不过也要看你小子能不能吃得起了。”

    这是什么意思?

    张戈看了看老妇人,却见这老妇人正有几分怔怔的看着前方,感到张戈的目光,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

    “青姑,你先下去吧。”赵衡蒲又道。

    “是。”

    “牛儿,为师乏了,去小憩一会儿,你来照顾尹公子。”赵衡蒲见张牛儿听的木楞,便弹弹衣摆,向外走了几步提醒道:“还愣着干什么,你这小子救回来的,便自个照顾,还想让为师花钱请个人来伺候?”

    我倒是没这么想……不过这叫什么事啊!?

    张戈有些憋屈的想,直觉这几日发生的事情,都隐隐有种诡秘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他还不知道这不过是自身被鬼差改造过的身体,因为那几丝亡灵的灵气,在即将与宿命相遇的前夕,发出的预警。

    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夏暑冬寒,哪怕是寒冬腊月之日,为了心中的希冀,屈伸僵硬的手指,挑灯夜读立志求学的辛酸,原主张牛儿在沦为禁脔的愤恨苦楚,半生的恩怨情仇,徒劳的挣扎。

    哪怕鬼差说的天花乱坠,这一条明知坎坷的路又岂是好走。

    恩、怨、情、仇。

    张戈扒开半开的门,与一双黑沉幽静的眼睛牢牢的对视上。张戈的瞳孔带着几分惊艳的张大了些许,直到那眼睛的主人撇开视线,才感到自己浑身一松,似乎刚刚他的呼吸都因为这张光华照人的脸岔了口气。

    床上的少年似乎因为受伤,有些虚弱的半躺在靠枕上,看上去人畜无害,半阖的眼显得温和乖巧,光洁的额头,飞扬的眉上是一条缠绕了好几圈渗血的白色绷带,带尾稀稀疏疏的参杂在发丝中。

    待张戈走的近些,少年复又注视着他,嘴角勾起一丝笑道:“还没谢过小恩人救命之恩,在下尹四辉,不知道小恩人如何称呼?”明明这语调十分温和,这位尹四辉尹公子的话语动作也看上去不疾不徐,庄重有礼,可张戈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

    还有尹四辉……这是什么名字?感觉有点逗比啊。

    “哦,我是张……”张戈看着尹四辉的眼睛,本能想说出自己的名字,这会儿突然想起自己现在不是张戈了。

    “牛儿。”顿了一顿,张戈吐出这两个字。话一出口便感到有些窘迫。

    就像一个乡下孩子来到一个逼格极高的地方,大家都叫啥啥羲之,啥啥宗元,而自己介绍自己叫狗剩的感觉,而那些羲之、宗元也都是些长的的清朗干净的高富帅。当然张戈并不是张牛儿,所以在自己感到羞恼的那一瞬,他便直觉到自己的身体意识似乎还是有些受原主的影响。

    虽然原主的魂灵确确实实是不在了。

    “哦。”尹四辉些孩子气的点点头,迷离温润的声音带着微卷的声线几近喃呢道出“牛儿”两字。又嫌不够似的加上一句:“牛儿……小恩人~”

    (⊙o⊙)

    张戈突然感到自己的名字散发一股浓浓的色(分隔)情(不然会被屏蔽)感觉,其实牛儿这个名字真的是很乡土很普通吧。特么尹四辉你敢不敢好好讲话!

    适才自家师父喊他的名字喊得起劲,嗓门响亮,自己先前隔着墙都能模模糊糊听见这位四辉公子与师父讲话……

    所以,现在。

    这家伙果然是明知故问吗?拿他张牛儿的名字当乐子。尹四辉公子我们好像不熟,你这样开我玩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知道吗?

    “担不起小恩人三个字,尹公子你还是叫我张牛儿吧。”张戈的脸刷的冷了下来。

    尹公子似乎并不会看人眼色,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听了张戈的话,他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吩咐了起来。

    “嗯,也好。那牛儿你去弄些热水来吧,在下想泡个脚。”

    你没看错,就是这样理直气壮地,漫不经心,理所应当的吩咐起来了,还是泡脚好么!?

    你能想象“潘安”一本正经的对你说:“牛儿你去弄些热水来吧,我想泡个脚。”

    或者“卫玠”兴致勃勃的告诉你说:“牛儿你去弄些热水来吧,哦,不是洗水果,我想泡个脚。”

    ……

    因此张戈直接表达了不满:“这时候泡脚好像不好,公子你还是不要泡脚了。”

    “唉?是吗。”床榻上的贵公子微微抬头,黑眸中刹那间掠过一丝委屈,抑或是惊讶不解,纠结的难以言说。只清晰的让旁观者察觉到他那不得洗脚水的哀伤。

    “嗯,牛儿说的是。”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刷的一下,张戈脑海中弹出这几个字。

    不过接下来尹四辉的话打碎了张戈的看法。只听那迷离温润的声复道:“既然要洗脚,所幸都洗一洗。在下满身药味,着实难受。”

    “不知道牛儿愿不愿意为在下,擦个身?”

    擦个身?擦个身。擦个身?!

    男人给男人擦个身也没什么,毕竟找个女人来给男人擦身那就要负责任了。哦索很正常,答应他也没什么,前提是他张戈乐意才行。

    可是特么重点是:为什么不洗脚就要擦身,尹四辉公子你真的有好好听我讲话吗?

    张戈脸色不变,干脆道:“没有热水。”

    “哦?”尹四辉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眼神:“莫非,牛儿小兄弟你害羞了?”此时已近正午,朝阳愈烈,大片暖色的阳光涌入窗柩,驱散昨夜遗留下来的清凉冷意,势要将这一方小天地烤炙的火热。

    尹四辉自然不是尹公子的真名。只见他饶有兴致的暗暗打量自己床前的半大少年,带着乡下孩子特有的色彩,干枯黄瘦。偏偏站的笔直,也不拘谨,故作镇定的小脸一双眼睛却生的极好,若是以形状说堪堪以杏眼描绘,偏生一双眼角向上微挑,便有了那一丝妩媚的难描难画之感。

    这小童,生的女气了。

    这尹四辉公子,天生风流,尤爱鉴赏别人身上那几份独特的美感。若是全然是个乡下小子也就罢了,偏偏救了他,叫他看在眼里,又生了双好眼,便起了几份逗弄之心。偏生张戈又是个别扭不会藏心思的。

    这不。只见床前的小童明知是激将,却依旧冷着脸说:“害羞什么?你擦身,我师父的药白给你涂了。”

    “在下只是简单擦拭一番,自然是不会动涂了药的地方。还要劳烦牛儿了。”尹四辉温声道:“在下痴长牛儿小兄弟几岁,牛儿若是不嫌弃,不如叫我尹大哥吧。”

    先是恩人,一会儿又是牛儿,这时候还想叫我牛弟弟吗。

    张戈背过身去:“我就是个庄稼小子,担不起公子的弟弟。”说完,张戈便出门去了。尹四辉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姿态悠然的躺回了榻上。

    尹四辉本来就只是逗逗张牛儿,张牛儿走了正好睡个午觉,实在不得不说是这位尹大公子的恶趣味。

    只是没想到他却是想错了。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出声响,他一睁眼看见张牛儿有几分吃力的把一个木桶放在了一旁,另一支胳膊上挎了一个篮子。

    张牛儿放下篮子在桌子上,有几分不自在道:“先吃饭,再给你擦身。”

    一来二去,叫尹公子看出张戈的心口不一,面冷心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