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7.师兄师弟

    且不说到达赵衡蒲藏药的地方后,如何如何救治“病人”,然后第二天又带此人一同进了赵老夫子的深山住宅。

    也不说张戈如何如何暗暗诧异这深林之中,溪流之畔这虽然破旧简陋的田家房舍如何颠覆自己一开始所想的山顶洞人居住之所。此处虽然简陋,但其山林僻静,鸟悦清啼,对于张戈来说实在是理想的读书圣地。

    学霸的心就这样星星之火

    然后,在看见自己的师弟齐子白后成为了燎原之势。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一袭麻衣的师弟就像新生的翠竹一般端坐在溪流边的大石头上,手握书卷,眉目如画,听见动静抬起那清澈的眼睛,看见一行人,带着几分疑惑的喊了一声:“师父?”。

    就是这几分疑惑而显得懵懂秀气之态,就这样“噼里啪啦,哗啦哗啦,啪叽啪叽”猝不及然的让张戈的大脑一片混沌,心口“中了一剑”。

    今年的春风格外和煦呢,野花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

    这个一定就是师弟了吧!

    这一刻,张戈转头看了看自家师父格外凶悍的脸,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清秀白皙可人的师弟,忽然感到命运啊,真是待自己不薄。

    虽然师父好像不太可靠,但是有师弟啊!

    虽然师父长的有些凶悍,但是有师弟啊!

    张戈不自觉的按了按食指手指,好个风姿动人的少年,虽然面目清秀,却也非男生女相之人,可偏偏那腰带束着的腰身显得盈盈一握,让张戈忍不住红了红耳朵。这边赵衡蒲倒是没发现张牛儿的怪异之处,在齐子白说话后,便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一边吩咐老王把病人扶到自己屋子里面 。一边拉过张牛儿道:“这是你师弟张牛儿。”又指着齐子白对张牛儿道:“这是我的三弟子,齐子白。”说到这里,赵衡蒲迟疑了一下,摸了摸乱草一般胡子:“我还有两个弟子,皆是亲传,若是有机会再给你细说。”说完,赵衡蒲叹了口气。

    “子白,你带你师弟去西边那个房间住着。”

    “是,师父。”齐子白应下,对张戈温和笑了笑道:“师弟,你跟我来。”然后很自然的牵过了张戈的小手。

    #好像有什么不对?#

    #师兄?#

    张戈仰起头看看齐子白,再看看自己明显比拉着自己的人的手小了一圈的小手,这才反映过来,这个看上去十五、六的少年不是自己的师弟,而是师兄!而这个拉小手的动作,看上去温和的眼神,就跟张戈当年看惹人怜爱的小学生的的表情一样。

    自己现在只有十岁,而且身体瘦弱,发育不好,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

    被当成小孩子了。

    张戈忍不住抽了抽手,惹的齐子白迟疑的看了看他道:“不必害怕,我带你去房间。”

    “不。”张戈木着一张冷冷的脸,感到自己的手指都开始僵硬了:“不怕。我,你”忍了忍想了想,然后齐子白就看见自己这个新来的小师弟表情越来越严肃,眉毛也皱了起来,小小的脸上做出这样深思纠结的表情,让他感到有些奇怪。齐子白思索一番,恍然大悟,蹲下笑着对张戈说:“师弟,茅房在屋子后面。”

    哈?

    正在纠结年龄,且烦恼自己这见到生人就说话不利索的毛病的张戈,就这样被师兄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的眉头一跳,抬头看了看“小”师兄秀气关心的脸,嘴角一抽,感到脸上冒出一团团热气。

    “我带你去?”齐子白提议,见张牛儿不动,以为他人小不好意思,又温和的补充,“不过也很近,你也可以自己去,往那边走,绕过屋子就到了。”

    “不!”张戈脱口而出。感到蔓延的热气正准备突破整个脸颊。无法想到自己娇羞脸红的样子,张戈连忙抽出了手,赶前一步走到白子画前面。示意自家师兄向前,自己不是要去茅房。

    而在张戈走后,赵衡蒲回房,正好看见老王走出房门,见到赵衡蒲木着脸的模样,老王有些害怕,偏头望一眼屋子道:“赵先生,那个人已经醒了。”

    “嗯。”赵衡蒲点点头进屋。

    老王却带着几分小心向赵衡蒲走进几步道:“赵先生,老奴已经把少爷送到了,这就回府了。”

    赵衡蒲有几分诧异的望了眼这老奴,他本以为这老王是县太爷家里派来服侍张牛儿的,他之前几个弟子便是如此。虽然他也没打算让老王留下,而是要让张牛儿自力更生,可这老仆如此行事,再想想那位县令千金的做派,他便品出几分蹊跷。

    不过只要不是把他好不容易得来的“文正极”之相的徒弟带走,他懒的去想这其中的龌蹉。

    赵衡蒲已立志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给张牛儿,只他收徒虽然看重资质,却也更看重人格。张牛儿的二伯做了县令千金的女婿,这孩子在县令府中住的那段时间,若是沾了些富贵子弟不好的习气,或是年岁尚小,定不下心却是不好。

    他当前的烦恼,就是如何在教张牛儿前好好磨砺考验他的心性一番。

    淳安县令府中既然连仆人也不留一个,又有人叮嘱他老人家好好教导,看来是有心打算让张牛儿晚些回去。三年五载也足够他赵衡蒲教出个好徒弟了。

    他这样想,便回道:“嗯,你且去,老朽自当会好好教导牛儿。”

    老王向赵衡蒲告辞后,也不跟张牛儿告别,便下山回去了。晚些时候,张戈知道此事,因他本来就没想过有人服侍自然也不在意。

    却说张牛儿回了自己的房间,推掉齐子白要帮忙的建议,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有心在周围转一转。

    他出了房门,沿着房舍周围篱笆走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山林之中树木葱郁茂盛,屋舍周围也是林木众多,树荫浓厚之故,他走着走着,突然感到身后有一阵凉意。回头一看,却见于他背后三米之处竟然有个形貌委顿的老妇人!

    张戈还未表现出慌张惊吓之态,这老妇人却被张戈回头的动作吓了一跳,眼睛一瞪,双手握住篮柄向后退了好几步。

    “老婆婆别怕。”张戈哭笑不得,有些无所适从的解释道:“我,不是坏“话未说完,却见这老妇人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拉住张戈的胳膊就往屋子中拖。

    “人。唉?嘶!”老妇人抓的正是地方,却又是张戈这几日频频受难胳膊,张戈疼的心中咒骂不已,这特么蛋疼的幼小体质,便是反抗这老妇人竟然也不行,这几日捣腾在他身上的青紫又得加深!

    他本来也没走多远,这老妇人力气大又走的飞快,竟然很快就回到了赵衡蒲的屋子前。张戈兀自难受,透过篱笆,听见自家师父的声音从对面飘了过来。

    “唉自当如此嗯你且在此住段时间。”

    “多谢不必”又似乎有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虽然隔着房间只有只字片语,这声音却特别的叫人一下便能分辨出。

    几多迷离温润之感,像是那人将玉石含在口中,明明该是模糊混沌,却偏偏字正腔圆,带了几分古怪的磁性。

    张戈按了按食指手指,落在耳边的发丝动了动。

    老妇人意识到赵老夫子家中有人,便停了下来,而这会儿赵衡蒲已经听见门外的动静,不禁推开门出来一看,只见这老妇人对赵衡蒲施了个礼,扯了扯拉着的张牛儿。

    “先生,这小孩鬼鬼祟祟在后院外头转悠呢。只怕前几日丢的腊肉就是这小子偷的!”

    他不吃腊肉好吗?

    张戈心里冤。

    见状,赵衡蒲笑了笑道:“青姑,这是我新收的学生,今天才来,你误会了,快把他放开吧。”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腊肉又被偷了吗……青姑,改明买点砒(分隔)霜(免屏蔽)放里头,指不定能抓到人。”

    张戈:“……”

    抓到人?师父你认真的吗师父!□□吃了人还有命?师父你要抓死人啊!

    看着赵衡蒲凶神恶煞的脸,张戈打了个寒颤,胳膊……好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