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6.救人,俊男。

    虽然倒在地上的人用眼神显示了警告,但他马上又晕了过去,威力大减,张戈反而是凑近了几分来解脱自己的胳膊。

    我抽,我抽擦!

    张戈拧紧了眉毛,双手齐上来扳胳膊上的手指。

    我扳,我扳擦!

    “少爷,您在干嘛?这个人咱们是救还是不救?”车夫有些纳闷的问道。这时候赵衡蒲上前一步,抓起少年另一只手探了探脉相,抚了抚下巴上的胡须道:“嗯应该是受了外伤老王,你帮我把这个人扶到车上去。”

    赵衡蒲看了看四周,已是黄昏时分,暮色暗沉。

    “没想到已经走到这里了,回县里已来不及了,此处离我们借宿的村子近,那里倒是有老朽藏的一些药材,先赶紧赶路吧!”

    赵衡蒲既然已经认定了张戈作他的徒弟,对于张戈的行为便更加注意,见张戈犹自抽胳膊的举动,便带着几分严厉教训道:“此人重伤未愈,就算你被抓疼了,堂堂男儿还不能忍一时之痛吗!?救人要紧,还不上车!”

    赵老先生还不知道,就他以为的几分严厉,配上他强盗一般的凶脸和如雷的吼声,效果惊人,把车夫吓的直哆嗦,张戈的心都漏了一拍。

    “臭老头。”张戈忍不住嘟哝,自然明白是救人要紧,抽胳膊其实也是为了更方便搬弄此人。既然被误会了,再费时分辨倒不如用行动证明,他便用了些劲的把此人一只手搭在自己身上,半扶半抱弄起来。

    扶起来张戈才发现这人似乎比自己高了不少,也重了不少,一时一个趔趄差点歪倒,老王见了连忙帮扶。

    “少爷,您把这人给我扶吧。”老王想凑近接过此人,可惜怎么也找不到插手的地方,这人拽紧了自家少爷的胳膊,他要接过去反而妨碍。

    “不用了,你上前,把帘子拉开。”只有几步路,张戈用劲加快了脚步,在老王帮助下,好不容易把此人弄到了牛车上,这才放松下来,看了一眼一旁已经坐好,老神在在的赵老夫子,拿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热汗。

    “师父,这人怎么安放?”张戈虽然不是学医,也知道像这种似乎是受了外伤的人,在牛车李蜷着不妥当吧?

    “你坐地上去,把位置让这小子,让他横躺着。”赵衡蒲闭着眼,在袖子里掏了掏,“给,把这两颗药丸给他喂进去。”

    “哦。水囊呢?”

    张戈翻身在行李里翻找水囊。赵老夫子听着动静撩开一边眼皮,“啧!还找什么水!这么两颗小药丸,直接给他喂进去才不浪费了老朽的药效。”

    张戈也正纳闷自己的水囊怎么不见了,听见此话便懒得找了,这么一张爪子抓着自己也不好找东西,便直接拿起药丸拨开“病人”的头发,把药丸往人嘴里塞,却是塞不进去。

    这人看上去虚弱,嘴巴倒是像个蚌壳。

    张戈有些烦恼的想,不自觉的按了按食指指甲。想了想,坐回座位边上坐着,把“病人”的头扶到自己大腿上。活动了下手指,伸出两根手指捏住此人鼻子。不一会儿,便见此人有些难受的将嘴张开了一些,张戈眼疾手快的将药丸塞了进去,然后将此人的头往后一仰,满意的看着这人喉咙一动,将药丸咽了下去。

    喂好药,张戈这才小心又坐回牛车地上去。隔着帘子对老王道:“老王,可以走了拣平稳些的路。”

    “唉,好咯,少爷。”

    只听见“啪”的鞭子一甩,牛车便又慢慢向前行进了。

    牛车闭塞,张戈坐在地上,头正好对着躺在座位上的“病人”。适才一阵搬弄,这会儿满身的汗,干净的衣服也沾了好些泥土,张戈便感到有些不舒服,拿出旁边小格子李的帕子擦了擦脸,脑袋一转,看见这救上来人脸上也都是些泥浆土,便顺手也给他抹了一把脸。

    虽然动作看上去粗暴,动作却是轻柔,而且越来越轻

    这小子好像挺白!

    当发现这一点后,张戈复又暗暗加重了力道,原本被泥土糊住的脸渐渐明显,露出棱角冷峻分明的脸,鼻梁挺直,虽然头发有几丝已经凝在脸上一络一络,整个人也看上去落魄不堪,但张戈不得不说,这张脸真是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

    实在难以想象帝王不去爱这样的俊男,居然还看上了张牛儿。

    自己要是日后有这样刀削一般的眉,才不枉是个男儿。忍住了想摸摸自己的脸的**,张戈默默收回了帕子。

    正当张戈快要睡着时,突然听见远处影影约约传来女子歌声。

    “暮宿南洲草,晨行北岸林日悬沧海阔,水隔洞庭深。烟景无留意”

    渐渐声音越来越近了,赵老夫子不知何时也睁开了眼睛。

    “画舫烟中浅,青阳日际微罗袖拂行衣。君为陇西客,妾遇江南春。”

    “朝游含灵果,夕采弄风苹果气时不歇,苹花日自新。”

    张戈凝神听了一会儿,觉得这没有现代乐器混杂的女子清唱之声,回荡在山野之中,别有韵味,着实好听。

    “不知道是谁唱的。”张戈感叹。

    “唉。”赵衡蒲道:“不过是个普通女子的歌罢了。”

    “普通女子?”张戈有些吃惊,问道:“民间女子识字的不是很少吗?她唱的歌倒是很文雅。”

    “识字是为了通晓道理,女子唱歌却只要记词就好,也无大相干。淳安县好歹也是文风甚浓,听多了自然会有人唱。”

    “你这憨小牛没见过世面,若是有机会,老朽带你去上京开开眼界,看看什么叫咳咳,你既然是老朽的徒儿,便该一心向学,不要让歌舞什么的迷了心智,对这些不要问太多。”

    张戈看了看座位上躺的人,道:“救这人,会不会惹上麻烦?”面目衣着皆不是平凡人等,张戈不知道原来张牛儿有没有遇到这人,毕竟自己就是变数。

    “嗯?”赵衡蒲先前没注意,这才发现躺着的人已经擦拭了一番,看的清模样了。“吓,此子生的倒是好!”牛车中昏暗,赵衡蒲身体向前倾凑近看了看,当看得清楚全部面相的时候,身体反而一怔。

    “怎么了?”张戈感到犹疑。

    赵衡蒲背过身的脸有些严肃,越发显得凶悍老丑。听见张戈的话,不动声色的回到了原来位置上,闭上眼睛:“什么怎么了。是个人都有落难的一天,老朽我救都救了,还怕什么麻烦。”

    “何况,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当最后一丝金乌都沉沉落到西边,黑暗便铺天盖地的笼罩了大地,牛车也越显昏暗,所幸一行人很快就到了赵老夫子藏药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