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说好的美男子呢?

    张牛儿,宏章十七年生,今年十岁,世世代代以务农为业。因为家贫,牛儿身形消瘦,且皮肤暗黄发黑,是个十足的庄稼汉子弟。

    此时正是黄昏时分,牛儿却一反常态的坐在了他娘那破旧的梳妆台上,而不是去庄稼地里挥洒汗水。

    说是梳妆台,其实也不过就是个木头柜子架了个昏黄的圆铜镜。

    牛儿照着镜子,拿手搓了搓自己粗糙的脸皮,巴拉巴拉眼皮,再张开嘴看了看镜子中愈显参差不齐的牙齿,对于它们的洁白程度也不报什么信心。

    沉默良久,重重叹了口气道:“唉那个啥?鬼差?说好的风骨清举,标俊清彻,美姿仪,面至白的美男子呢?”

    “这就是你的补偿?就让我穿成这么个玩意?!”

    “你别心急嘛,这个牛儿还会长大的!”屋子里凭空出现一个细微的声音,只听这声音的主人振振有词道:“莲花都是出淤泥才有美丽动人心弦的感觉的,你可不要小瞧了我给你找的这个肉身!”

    它有些憧憬的补充道:“这小子是没有长大,你不知道他长大后可就越来越美了,中了榜眼后,就被一朝选在君王侧当了个禁脔……”

    话锋一转又道:“嘛,就是他比较喜欢女人,想不开自杀了,有才气的人怨气大,回到地府老打官司,烦不胜烦,到底是个富贵命,又不能随便安排人替他走这个命数。可这个历史还得走嘛,我错勾了你的魂,你又是个gay,这样泼天富贵的事,也就便宜你了。”

    呵呵。

    禁脔还是好事?!

    牛儿暗暗冷笑,也不与他分辨,直接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凭借记忆在牛儿娘的柜屋子里翻箱倒柜起来,翻出一条粗麻绳。冲出屋寻到棵粗壮的好树。

    开挂。

    挂绳子,打结,伸脖子,一气呵成,干脆利落。脖子越勒越紧,很快这单薄的身子就咽气了。

    “啊!啊!啊!你做什么!!?”

    鬼差一脸震惊的看着被弹出张牛儿肉身的某鬼,21世纪现代灵魂,张戈。

    “不行不行,你快回去!”

    “不回。”张戈一脸淡定的躲开鬼差的推搡,直截了当道:“你就是把我推进去,该死的时候我还是会死的。”

    “你一个小小凡人竟然敢威胁我?”鬼差怒斥:“你到底想干什么?你阳寿未尽,难不成想做个孤魂野鬼不成?”

    “是谁害的我成了个孤魂野鬼!”张戈不惧,冷冷道。

    “嘎”鬼差一时语噎,有些羞恼道:“好好好,是我行了吧……我不是补偿你了么,美男子,富贵命,又有权势,又是能正大光明的进行龙阳之好的,你有什么不满意?”

    “你得给我个自由身。禁脔?呵”张戈脸上显出几分不屑。

    “我是攻。”

    我是攻三个字简直糊了鬼差一脸,鬼差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是攻?就你前世那么些破事也能叫攻?”

    鬼差知道自己勾错魂后,简直没把张戈生平倒背如流。

    对于张戈的一生,鬼差很明智的选择了百度上的一段描写:个性很温柔而且喜好朋友,但经常装作冷酷而不跟人打交道的姿态。

    以强硬的口气掩饰害羞或其他内心真实想法。

    口是心非。

    别扭。

    简单的说就是“外冷内热”。像女王一样高傲,可以把攻吃得死死的,一般搭配忠犬攻或妻奴攻。

    但他很明智的在张戈脸黑下来以前道:“攻就攻吧,那是你和未来男人床上的事情,我没心思跟你啰嗦。我就问你,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回到张牛儿的身体里去?”

    “我是不会去做什么禁脔的!”张戈道:“皇帝自古权势滔天,便是我做了榜眼,没有身份背景要想让皇帝雌伏谈何容易?”

    “你都不看小说的吗?现在帝受很多好不好!”

    “我在很认真的分析形势,你还是不要转移话题的好。”张戈冷冷道。

    给跪。

    鬼差决定这次事了后给自己放个假,舒缓一下疲累的心情。在绞尽脑汁后,鬼差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故意激他道:“张戈,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张戈睥睨的督了他一眼。

    鬼差明白了,他摸摸胡子道: “其实,你不一定没有自由,只要张大牛身边的基本大事不变就可以了。也就是说:一、你要当榜眼。二、你要在皇宫居上1年。三、你不能和女人生孩子。只要这三样你做到了,别的小地方有所改动也是可以的。”

    “在皇宫住不一定要是禁脔,得宠的大臣也是可以的嘛,怎么样?做不做禁脔看你的本事,你连当个大臣的能力都没有也就不可能当什么榜眼,得权势了,何谈攻下几个男人呢?”

    瞧着张戈还有些犹豫,鬼差便又加把火道:

    “你看你,美貌给了,智慧也有,这张大牛现在看上去憨傻,进了书塾可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虽然21世纪的东西你是不能用在这个世界的,可是你还是有着领先这里的见识啊?开酒楼,来点21世纪的宣传手段,还愁不日进斗金?”

    张戈暗暗赞同鬼差的话,却不想露了痕迹,便道:“我自然有这个本事,不过我还要你给我一个保障。“张戈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眉间露出几分狠戾道:“我要你答应,日后我若是又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我不求他爱我始终,我要的,是他离了我就痛不欲生!”

    我要的,是他离了我就痛不欲生!

    鬼差表示理解,这对他也不是难事,便道:“没问题,我会在张牛儿身上放一件宝器,只要沾了你的身,离了你自然就会痛不欲生了。你要的我能给你的都给了,我也就还了此次勾错你魂的因果,你我再不相欠,你可知道!”

    “自然。”张戈用行动告诉鬼差,鬼差回转时空,张戈便又回到了张牛儿的身上,睁开眼睛,依旧是张牛儿娘的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少年身形消瘦,皮肤暗黄发黑,是个十足的庄稼汉子弟。

    鬼差见事情已了,隔空向张牛儿身上一挥,便转身离去回那地府中去了。

    你说给的什么宝器?

    鬼差略施妙法,却是将那风月中女子名器改了改给了张牛儿。因是应张戈所求,便失了本来名器的作用几分,也就难下定义是个什么风月名字。

    只能说此器主人必是肤如雪,唇似胭,眼梢含黛。远观洁,亵玩娇,遭遇疾风暴雨之后残败尤俏、勾魂追魄。玉门狭窄,层峦叠嶂,**烈,入则见血,不然,不能显此器之羞人乖张。

    毕竟一旦沾了此名器的男子,离这名器久了,求之不得,便是恋恋不忘,痛不欲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