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95章 科普是大事

    美咲?

    我看着他已经有些陌生的面容,鼓鼓的包子脸已经瘦下去,露出尖尖的下巴,双目紧闭,面容安详。脑袋里半天转不过弯来,我呆呆的问:“美咲他怎么了?”

    宇佐见低声道:“自从白兰打破平行世界的壁障,把另一个世界的他带到这里以后,美咲为了维持因果,保护世界不至崩塌,力量使用过多而陷入了沉睡。”

    我:“……”我觉得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不过问题的严重性我还是明白了,“那要怎样才能恢复?”

    “听豚君……十年后的豚君说,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从根本上抹杀掉白兰的话,那这个未来就可以改变,美咲也可以恢复。”

    “但是入江说过,只有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才可以真正打倒白兰。”

    “没错,这件事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在那之前,夏目君因为担心美咲的力量会支撑不住,就和不二君一起用香炉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了我所在的那个时代?不,不对,同一个时空不能容纳两个自己,我在那个时空一直和夏目不二有联系,我可以断定他们并没有被十年后的自己穿越。而且十年后的他们并不是灵魂回到过去,而是带着身体一起回去了,这么说,只有一个可能……

    “没错,他们应该是跑到别的时空去了,甚至有可能是去了平行世界!”

    平行世界……太多了天呐!怎么找啊!!“那我呢,我没有做什么吗?”

    “当时十年后的豚君正忙着和云雀君四处调查匣兵器,美咲昏迷之后他立刻出发去找一个神秘人寻求帮助,就是那个时候夏目君和不二君一起消失,等豚君听到消息赶回来,已经无法搜索到他们的踪迹。”脱掉鞋子,他走过去轻轻摸着美咲的头发,神色平静,“你们的计划我也知道一些,只是没想到十年前的你会来这里。”

    “可是……我有点不明白,”我记得deus的能力强大到不可思议,美咲如果做了神又怎么会这么弱鸡,“美咲不该这么弱的。”

    宇佐见秋彦看了我一眼:“没错,本来这点事不算什么,如果美咲不同意,白兰根本不可能从别的世界弄来自己,只是,神原本的仆从姆鲁姆鲁在deus死了之后偷渡到其他世界藏的无影无踪,而问题是她还偷藏了属于神的一部分能力reads;。美咲当时还小没有追究,没想到……不过你不用担心,十年后的豚君已经和云雀君跨越平行世界去找她了,相信美咲很快就可以苏醒。”

    “咦?他们不是被分解成什么什么保存在入江的白色装置里面了吗?”

    “那只是为了防止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施的障眼法。”

    我:“……”信息量太大我有点缓不过来。

    也就是说我被召唤到未来并不是附带品,而是他们有意通过未来向我传达讯息,希望我能在过去把名字交给夏目,让他能在这个时候把我叫到他那里。以及……顺便提醒我,帮助十年前的美咲抓住十年前的姆鲁姆鲁。

    可问题是,那个过去已经跟这个未来毫无关系……啊啊啊,我真是要疯!

    “对了,还有件事。”

    我摆出生无可恋的脸看着他,宇佐见面无表情回看着我:“我似乎听你偶然提过桂木桂马也莫名其妙失踪了,现在的你认识他吗?”

    “……”在这种乱七八糟的时刻桂木桂马跑出来凑个什么热闹啊!!根本毫无关系吧喂!!还嫌不够乱吗?!而且这个人失踪了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找到他啊槽!!是去管理驱魂的地方了吧……话说都十年了他仍然在做那种勾当吗?拐骗未成年?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虽然一个好消息没有,不过总好过我一头雾水。

    “我说这些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宇佐见神色有些复杂,“我想拜托你不要再让美咲做神。”

    “……抱歉,风太大你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是说,请阻止十年前的美咲胜出。他……并不适合做神,”他的神色有些悲伤,“当时他还什么都不懂,一直以为那些都是一场梦境,甚至有人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前去绑架他,他都是云里雾里。直到他亲眼看到有人在他面前死去……”他顿了下,隐去了重要的过程,重新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张脸已经恢复了初见时的沉稳与冷淡,“踩着那么多人的鲜血坐上神的位置,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所以拜托你了,现在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我抹了把脸,深感肩膀沉重,压下心头惶惶然的感觉,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这个神社是你出资扩建的吗?”

    他的眼神很奇怪:“不是……不过通过你的提醒,我想起了十年后的豚君曾开玩笑似的说过‘如果他来这里,记得告诉他以后不要像我一样傻,花那么多钱修建一个完全没有信徒的神社’,你们……”

    原来我就是那个傻x!好吧,我知道在宇佐见眼里不管十年前后我特么都是一个十分抠门的财迷!不过,十年后的我还真的蛮有钱!

    ……

    回到并盛中的时候,云雀和迪诺还在打,我也是服了年轻男性身上那用不完的精力!跟罗马里奥大叔笑着打了声招呼,我站在一旁,顺手又给他们身上加了个鸡血状态。

    有时候觉得我就像网游里的奶妈。。

    果然他们打的更起劲了。迪诺还顾忌着没有下重手,云雀简直招招见血!那凶残模样,看的我浑身发凉。

    讲真的,如果不是迪诺英勇献身,我还意识不到云雀对我的特别!为了感谢迪诺小天使,我回忆着昨晚看的东西,动作不太流畅的给他来了一发一夜七次咒reads;!

    打架中的迪诺突然一怔,被云雀在脸上抽了一拐,不等我们反应过来,迪诺嗖的跳下几层楼高的天台,远远抛下一句“抱歉突然有事先走一步”,接着就是嘭的一声巨响……嗯,他砸了下去!

    希望没有伤到那里,愿主保佑他,阿门!

    罗马里奥大叔慌慌张张跑下去,我笑眯眯的对云雀解释:“我只是想恢复一下他的状态,以方便云雀大人更无顾忌的用力抽他!真的,我发誓!”

    “嘛,算了。”云雀活动了下胳膊,神情轻松,“你刚才去哪里了?”

    “去了趟神社,看看老朋友。”我上前顺手拉住他,“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个盗贼团伙,要不要抄了他们顺便拿点外快?”反正十年来并没有发行新的钱币,就算在这里打劫一点拿回去也能继续用。

    云雀赞赏的看了我一眼,干脆不走正路,脚下发力,从房顶上飞跃出去。我紧跟着他,闭上眼,感觉微风拂过脸颊,心情总算开朗了些。

    那里距离并盛中并不远,加快速度十分钟就过去了。

    虽说是团伙,也不过十几个人,云雀负责收割,我负责打开柜子收钱。

    轻而易举的逼问出保险柜的密码——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可以抓去坐牢,我打开保险柜,一下子就愣住了。

    啊嘞?那个深红色的带着疙瘩的棍状物怎么回事?那种按一下开关就会自己动起来的玩意儿为什么会出现在保险柜?

    一想到这玩意儿被那些大男人里面的谁用过,我真的是碰都不想碰,可是等我看清这玩意儿的材质之后立刻改变了主意。

    找了块桌布,我隔着厚厚的叠了好几层的布料十分嫌弃的拿起它,眼见里面有个人立刻涨红了猪头慌慌张张的别开眼,我立刻走过去,用那东西戳着他的脸蛋问:“这东西哪来的?”

    云雀刚去里屋转了圈发现没人就出来了,看到我手里的东西他很明显的愣住,显然他并不明白这是做什么的。不过由于这玩意儿的模样实在太过猥琐,云雀本来因为打了人而舒爽的脸立刻阴沉下来,甚至连拐子都没舍得用,直接用脚踢飞了出去。

    我已经预见到这般纯洁可爱的云雀在将来是如何被我带坏的了。

    那个人颤巍巍的低下头:“买的……”

    “啧!我当然知道是买来的,我是问你,从哪买的?”能舍得把这么好的材料浪费到这种东西上的,除了主神我是想不到别人了!可问题是,连我都没几件这东西,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在这种地方,随随便便就捡到一个呢?

    “有……有次路过一个地边摊……有个少年在卖……不过他不收钱,只许拿最新出版的片子来换才可以……”

    我捂着胸口后退,艾玛,难道这世上又多了一个和主神一般猥琐的人物?这是有多饥/渴……还是说……主神这挨千刀的混蛋,又特么隐瞒了我什么重要的事情?

    宇佐见提过的,十年后的我去找的神秘人,又会是谁呢?

    没有人喜欢被隐瞒,我之前被植草涮了一遍又一遍,恨他恨的牙根发痒。如果主神也敢这么对我……呵,我……也只能忍了。

    “走吧。”拎了装钱的皮箱,我和云雀一起离开了这里。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有点神不思蜀。云雀向来也不多话,安静的拉着我吃了晚饭,又一起回了住处。

    我觉得我应该了解一下未来日记的剧情,可是等我打开看了半集之后又十分烦躁的关掉了reads;。剧情都没了,看原动漫又能有什么用!

    云雀十分稀奇的在玩电脑,我没有打扰他,继续看我的笔记。

    什么都没有实力来的有用,如果我能一拳砸倒deus,还拖拖拉拉磨叽个什么劲啊。

    我看的入迷,没注意时间。直到一记凌厉的拐风刮到头皮上方时,才一个机灵清醒过来,狼狈的扑到对面的沙发上,扭头大喊:“要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云雀黑着脸怒气沉沉道:“草食动物!把你肚子里的东西都掏出来!”

    “啊嘞?可我肚子里只有已经消化的晚饭,总不能现在就吐出来吧?”

    “哼!”云雀根本不理会我贫嘴,直接从沙发上方跳过来,一只手拿着拐子压在我脖子上,另一只手直接就伸了进去。

    他倒是轻车熟路,三两下就把里面的按/摩棒,跳x,杜x斯,低温蜡烛,橡胶紧身衣……包括平常穿的衣服和日记本一起扔在地上。

    看着那些东西,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我知道,我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该死的度娘终于教坏了我纯情的委员长大人!!

    察觉到他的拐子蠢蠢欲动,我慌忙拽住他胳膊,试图挽留这些高级材料:“这些东西对妖怪来说很有用的,我是说材质,毁掉的话真的——好吧,我什么都没说。”我捡起日记本抱在怀里,心疼的滴血,“那些你随便处置!”

    云雀哼了声,一阵狂风乱炸!我眯眼一看,嘿!居然没事……

    果然主神出品,必属精品!!

    抬手遮住弯起的嘴角,我憋笑憋的脸都扭曲了。云雀皱了皱眉,拐子上燃起火焰。

    然而依旧没用,猥琐物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边角的金属还反射着紫光。

    肚子开始抽搐。我可是很少看到云雀像这样子受挫呢!

    云雀终于冷静下来,他蹲下/身,捏起一根咳、棒在眼前仔细看……

    那画面太美,我情不自禁的抬手捂住鼻子。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事实上我自己也震惊于主神的能力,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歪。

    他的表情越是严肃,那画面越是叫人心潮澎湃。这反差真的是……

    “收起来吧。”云雀站起身,暂时放弃了对它们的兴趣,接着他转过脸,神色平静,口中吐出的话却好比晴天霹雳,“你有用过它们吗?”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歪??

    我觉得有点脸热,尴尬的说:“其中有一个我拿给小千附身用了。”我才不会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呢!

    他顿了下,我估计他在回忆小千是哪只草食动物,然后他又问,“你给跳马下的什么咒?”

    想着云雀居然用电脑把这玩意儿都查出来了,那别的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双手捂脸,声音从指缝间飘出去:“阳x!”

    他没吭声,我估计着好少年云雀暂时还不懂得阳x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严重的病症,可是这种方面的科普怎么也不该轮到我来做,我沉默的捡起东西塞回肚子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气氛一时变得微妙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