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94章 纯情?

    回去的时候,草壁像是看到救星一般双眼一亮扑了过来,我慌忙躲开并试图安慰他:“抱歉,我不喜欢大叔!”

    草壁:“……”

    他黑着脸把我抱到浴室,拉开门把我扔进去然后关门走人。

    浴室里雾气腾腾,地板上都是水。作为猫咪的时候我会稍微有点讨厌洗澡,但是这种时候变成豚鼠我怕不小心被云雀踩死。至于变人……呵呵裸/奔可是扰乱风纪的大罪。

    往前走了几步,就看见云雀跌坐在地上,一身制服湿答答的贴在身上,白色的衬衫下面隐约可窥见一点肌肤的颜色。黑色发丝滴着水珠,眉眼被挡住,看到我走过去,灰蓝色微微发亮,云雀身体动了动,伸展胳膊,一把将我捞过去抱住。

    哎?哎哎哎?这是怎么回事?本喵的春天要来了吗?!

    “洗澡。”云雀的声音有点低哑,他温柔的抱着我站起身,然后“嘭”的一声把我扔进了浴缸。

    “咕噜噜……”我呛了好几口水,挣扎着划到浴缸边,两只前爪扒拉住,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云雀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双手环胸,神情冷淡:“我记得我的猫咪已经死了。”

    “……”

    我磨了磨牙,变回了豚鼠。谁料他又说:“豚鼠也死了才对!”

    我干脆变回人形,云雀这才弯下腰摸了摸我的头发。离的近了,我仿佛闻到他身上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酒味。再抬眼看他,果然神色温柔的不正常——嗯,对待宠物的那种温柔。

    “我好像见过你。”他突然这样说。

    “对啊,见过好多次了。”我无力吐槽。

    “不对……”他微微皱眉,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题目,“到底在哪里?”

    热乎乎的水泡的人身心舒畅,抓了抓垂到肩侧的头发,我漫不经心道:“十年前的世界吧。”

    “十年前?”他一愣。

    我变成豚鼠跳出浴缸,自己拽了块毛巾裹住自己。催促道:“快到睡觉时间了,你还不泡澡吗?”

    云雀点了点头,我出去浴室擦干变身,又穿了身睡衣出去找草壁reads;。

    草壁:“委员长不小心喝醉了。”

    “噢。”我点点头。

    “可他还没吃饭。”顿了下,草壁自觉解释道,“他在等你。”

    我心里一动。

    要了晚餐端进屋里,又陪云雀吃了一顿。我撑的站都站不起来,云雀也没有立刻要睡的意思。

    我走到书桌前,看见上面摆了些笔记本,随手打开一个,一瞧却是“我”自己的东西。内容是学习咒法过程的一些心得。

    把几个笔记本大致翻了下,我几乎给跪了,那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的法术未来的我居然全都学会了么?厉害了我的哥,怪不得里包恩会给“他”那么高的评语。

    ——深不可测。

    从笔记本里掉出一张纸片,我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着:送给你了,要记得好好学习噢!

    虽然没有署名,不过我立刻就明白了这是谁写的玩意。

    云雀打开电视正在看新闻,我干脆坐下从头开始仔细看。

    咒法这种东西,其实说起来也不难,全靠记忆力,初期的时候是要在心里默念咒语,同时配合着一定的手势才可以施展。等到熟练了,意念一动就可以施展。

    像夏目那种靠特别的纸写出来直接施展的,那是土豪的行为。

    我本来打算先找找看学一些简单实用的术法,没想到上面最开始就是我想要的治疗术,之后是鸡血咒隐身术等等,我兴致勃勃的一路学过去,发现第一本最后一页记载的居然是阳x咒!!

    想想也是,身为神明,怎么可能只会提供不会取走呢!要是每次施法救人都带这么点副作用,那也太没用了点。我突然想起阿纲曾经提到未来的我故意坑害他们,我还以为是好心没好报,原来果真是故意的啊!!

    当然阳x咒是终生的,我若是想用,最好还是选那个作用比较轻的清心咒。

    至于说咒法的名字?请别太当真,它们原本的名字根本无关紧要,这些都是“我”重新起的方便记忆。

    学的太投入,等我想起来看时间,已经都十二点了。电视机原本播放的节目已经结束,现在正在放的居然是深夜档——海绵宝宝……

    场面蜜汁可笑。

    放轻脚步走过去,发现云雀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关掉电视,我弯下腰,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脸。

    光滑有弹性,带着烫人的温度。我的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咚咚狂跳。

    说实话云雀长的真不赖!

    我有时候甚至怀疑我会喜欢他是不是只是单纯的见色起意。想想看这张脸四十年后的样子,粗腰广背,面色黑中透红,眼神中透出一股子精明与市侩,一开口就是呛人的烟味……

    把我见过的最频繁的最不帅气的中年男人的模样添加到云雀身上,我深吸一口气,很好,果然冷静下来了。

    隔着头发亲了亲他的额头,我尽量轻柔的抱起他放到床上,押好被子,一只手却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来拽住我,云雀睁开眼看着我,嘴唇微微开合,声音低不可闻。

    “忘了吗?”

    忘了什么?我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很肯定的回答他:“跟云雀大人相处过的每一秒,我都记得清清楚楚reads;!”

    听到满意的回答,他闭上眼,沉沉睡去。

    我搞不清他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为了不吵醒他,只好坐在床边不动。

    黑暗之中看着他安静的眉眼,我发现我从来没像此时此刻这样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心意。

    啊啊啊!!!喝醉酒的云雀大人真是太可爱啦~~~!!

    好想跪舔!不不不,不行,我要控制自己,太猥琐了会被云雀讨厌的!

    可是,好想被他踩……不,等,等下,我到底在想什么?踩是什么鬼?!!!我可是从来没有看过那种乱七八糟片子的好孩子,为毛会知道这种事?究竟是哪个混蛋传授给我的?!

    滚!!

    ………

    熬到半夜,我实在控制不住睡意变成豚鼠滚进被子里睡着了。

    第二天,云雀面色如常的起床锻炼吃早餐打人,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昨晚的事。

    我有点庆幸,昨晚那软萌可爱的模样若是被云雀知道了他一定恼羞成怒狠狠的咬杀我,并且以后绝对不会再喝酒(这才是重点)!!!所以,还是默默的遗忘掉比较好。

    这里街上治安还不错,我猜是十年后云雀的功劳。少年版云雀对此表示很不爽,事实上他对十年后自己的住处也很不爽,在他看来他只是不得已才勉强屈尊住在“别人”的房子里吧。

    于是他大部分时间选择待在学校。然而空荡荡的陌生的接待室依然让他不爽,并盛中学一副死气沉沉随时准备废校的模样看的人心酸(?),只有泽田一伙人吵吵闹闹的烦人样依旧没变。

    我爬在云雀肚皮上,一遍又一遍的练习昨晚学到的东西,治疗术,清心咒,治疗术,清心咒……

    亏的云雀少年阳x,换别人这么无数次的折腾那里早就坏掉了。。

    云雀双手压在脑后躺在凉凉的天台上,不怎么有精神的说:“我的伤已经好了。”

    我顿了下,默默的把治疗术改成鸡血咒清心咒,两个完全反作用的咒□□番落在云雀身上,没几分钟,云雀的脸色果然变了。

    他很烦躁的坐起身,冲我亮出了拐子。

    就在这时,及时雨宋江,噢,不,着急投胎的十年后迪诺出现在了高处,他双眼紧盯着云雀,色咪咪的笑了。

    在云雀起身的同时我已经利索的跳到一边,前爪挥动,我以自己都想象不到的速度瞬间给他施了一个阳x咒!

    迪诺脸色微变,苦笑道:“小豚还是一如既往的护食啊。”

    我越发不高兴了,恨恨的盯着他:“居然一下子就知道我做了什么,可见你刚刚脑子里没想什么好事!”

    “不,你其实还忽略了一个可能性,”他摇摇头,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一般,满目痛楚,“那就是我可能已经中招无数次了!”

    被无视的云雀怒了,他本来因为中了鸡血咒就有点亢奋,一拐子逼的迪诺后退了数步,他眯起眼,微眯的眸中闪烁着凛冽的杀意:“哇哦reads;!好大的胆子,你们这是在我面前打哑迷?”

    我,迪诺,还有旁观的罗马里奥大叔同时默了。

    不是打哑迷,是云雀你太纯洁而我们太过肮脏t口t!!啊啊啊orz,我恨我自己为神马辣么猥琐!

    “呵呵……”迪诺干笑了几声,“这种事小孩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太清楚……”

    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云雀怒火更甚,两只拐子燃着汹汹的紫色火焰,招招往迪诺脸上抽。

    眼看他们一时半会完不了事,我想了想,决定趁机去趟夏目的神社。

    找了个角落偷偷摸摸的变身穿衣服,揣好钱包,打车一直到森林外,又步行走了半个小时。

    没有先学脚下生风术而是先学阳x咒这绝对是我一生的错误!

    我来到神社前,仰望着面前富丽堂皇高大壮硕(啊嘞?)的宫殿,久久不能平静。十年没见而已,夏目就有钱到这种地步了?!!是哪个闲的蛋疼的有钱人捐了辣么多钱啊喂!这让我这个穷逼情何以堪?

    神明最近出差不在,神社大门关的严实,自然也没有香客。我丝毫自觉没有的推开大门,却见院内居然停着一辆私家车。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后一个长的有点眼熟但是我敢发誓绝对没有见过的高大帅气有着灰色显老发色的男人从后院走出来,看到我一愣,皱了皱眉,试探着喊道:“豚君?”

    我:“咦……等下你谁啊?”

    他再次打量了我一下,目光带着审视,自言自语道:“看模样应该是豚君没错,不过看起来好像年轻了很多。”

    能说到这种地步看来应该是“熟人”了,我冲他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十年前的云雀豚。”

    “十年前?”他居然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说辞,“你好,我叫宇佐见秋彦。”

    “……”

    “…………”

    脑海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我捂着脑袋摇摇欲坠:“啊嘞,宇佐见秋彦,是美咲的那个宇佐见吗?”天啦噜!我虽然知道自己身处动漫世界,也见识过了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的差距,但素!!我特么还木有见过真实的里/番男主角……不,也不能这么说,好歹美咲我认得啊,可他那时候还是小孩纸!!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虽然是里/番但是没露点……啊,天呐我在想什么……人家两个明明很纯情,还没表白呢就……

    “……十年前,对了,听说是那个时候的你帮助美咲做了神明。”

    我脑海里还在被纯情两个字疯狂刷屏,没等回过神又一个炸雷响彻九霄,等下,我刚刚听到了什么,什么,神明?是未来日记那个神明吗?就是那个有警察还有恐怖分子还有病娇变态等等组成的未来日记?!美咲赢了?

    这个世界疯了吗?虽然是我藏起了美咲的日记,通过这样保护了他的安全,但是美咲那情况根本不算是参加了争夺的情况吧,deus想继承人想疯了吧?!

    见我久久不说话,一脸梦幻的看着虚空,宇佐见秋彦干咳一声:“既然来了,就看看他吧。”

    “咦?噢……”没注意到他的表情,我跟着他七拐八拐来到院子的最深处,看着房间外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结界,我终于意识到不对。

    宇佐见推开门,露出里面静静躺在榻榻米上一动不动的人影,低声道:“美咲,豚君来看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