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93章 雷之守

    基地消失的时候,一阵天摇地动,刺目的白光亮起,我们几乎成了睁眼瞎。

    我记得这里最后只剩下了那个白色装置,外边只剩下一点空间,生怕不小心被卷走,我又慌忙后退了几步,跌跌撞撞差点就摔倒,幸好旁边及时伸过一只手拉住我,我才没掉下去。

    等回过神来,脚边已经空无一物。

    我转头看着云雀,立时眉开眼笑,手指微微收紧,完全不打算再被他甩开。

    他皱了皱眉,把头撇开了。

    拿好各自的盒子之后,我跟着云雀离开基地。远远冲着泽田他们摆摆手,顺便示意草壁不要太没眼色的跟过来之后,我就跟着云雀开始在大街上溜达。

    十年后的剧情我有仔细看过,讲真的,云雀来到未来之后除了打酱油以外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一直都是围观围观。噢,对了,他是有解决掉一只六吊花,不过据说是里面最弱的?简直太惨了。

    连云雀都没什么事,那我就更没什么事了。

    十年后的世界比十年前没啥大的区别,起码在我的眼里没有,因为对我两说,两者暂时都不怎么熟悉。

    云雀到处转悠,我跟着他顺道去青学转了转,理所当然的,没有碰到熟人。

    别人不说,我熟悉的几个人不二,忍足,幸村统统都没影,电话也全都打不通。不过他们都是普通人(?),好吧,跟黑手党比起来他们都是普通人,所以应该没什么事才对。

    云雀四处转了半天,大约是没找到几个扰乱风纪的小混混泄愤(?)有点不爽,脸色有点不妙。

    我不是很能体会他们那种十年的落差感,现在心中唯一想的就是要不要去看看股票……对嘛,这才是正常人才有的反应!十年啊,要是记录下来回去能赚一大笔钱呢!!!我现在穷的叮当响呢!!

    可问题是,我对这个不太懂啊!在这之前,我似乎还一直是学生来着,很普通很普通的那种,除了念书没嘛高端才能,这要怎么办才好呢?

    脑海里盘算着怎么赚钱,我就这么毫无知觉的拉着云雀绕遍了大街小巷,最后在天黑之前回到了云雀十年后的庭院。

    他停下来看我,我眨眨眼,无辜的回看着他。

    云雀亮出了拐子,我唰的放开手推门进去,口中念叨着:“说起来,有点饿了呢……”一天都没有想起来吃饭!

    院里正在做清扫工作的妖怪纷纷停下来鞠躬行礼,我看着它们,眼睛忽而一亮。傻啊,我好歹也是做大事的人,财政方面怎么可能只有自己想办法呢?多少也该有个专门替我管账的家伙才对!

    一问,果然有个管钱的家伙存在。我独自走近后院,找到房间推开一看,居然是个书房模样的存在。整个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办公桌那里传来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我悄声走过去,就看到一只(?)绿色茶杯从身体两边掏出两条大概火柴棍粗细的胳膊,而胳膊末端又各自分出五只钢笔粗细的手指,正快速的敲着键盘和鼠标,我往屏幕上一看,卧槽居然是英雄联盟!

    “喂!”我啪的一拍桌子,那沉浸在游戏世界中不可自拔的家伙浑身打了个哆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游戏最小化打开桌面点开了财务报表。

    “boss!”茶杯上印着的向日葵眨了眨它圆溜溜的独眼,讨好的看着我,“您今天怎么有空……?”

    boss?我犹如三伏天喝凉茶,爽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本来拉着脸准备教训它一下现在也绷不住了,笑眯眯拿起它看了看:“呦,今天喝的是绿茶?”

    “是啊是啊,”它小心的赔着笑,眼珠滴溜溜的转,“您今天看起来容光焕发,就好像年轻了十岁呢!”

    “本来就年轻了十岁,”我拍拍它的屁股,问道,“小茶是吧?听说你很厉害,为我赚了不少钱?”

    它有些不明所以,嘴里谦虚道:“哪里哪里?”

    “给我说说我们怎么认识的?”

    “boss您贵人多忘事,我当初是您招来专门给快递公司做财务的!”他稍微回忆了下当初的情景。

    不过森林中每天只会吃喝拉撒睡的妖怪哪懂财务,“我”费着功夫给它讲了好久的流程,又掏钱买了很多专业书逼它看,如此过了三个月,它才上手开始记账。

    “我现在似乎很有钱?难道都是靠你用快递公司给赚来的吗?”我想着自己现在那个连张都没有开的公司,有些期盼。

    “不……事实上快递公司一直处于赔钱状态这些年要不是您一直贴钱补贴,早就倒闭了。”

    我:“……那我到底是靠什么发家致富的?”

    “当然是您卖的壮x酒啊,别说,您施法弄的那酒,滋味可真不错……”

    结果还是得靠这破神印么!

    我有点不爽:“你会炒股么?”“会,会……一点。。”它有些自豪的说道,“最近又小赚了一笔呢!”

    “现在!立刻!把这十年来的关于股市的所有资料给劳资整理出来!!”

    “咦?您这是要……”

    我笑的咬牙切齿:“劳资要回到十年前去发家致富!”

    哼!我就不信这回有了大量的底钱投进去,劳资的快递公司还会濒临倒闭!

    ……

    等我问完事回到主屋的时候却发现云雀和草壁都不在,饿得发慌,我便跑到了隔壁彭格列基地。

    两位年轻的小美女十分热情的招待我一起吃了晚饭。彭格列他们跟我也算是挺熟,一顿饭倒是吃的比较和谐。

    饭后,泽田他们摆出一副准备家庭内部琐事闲聊的模样,委婉的送客。

    “你们聊,我就不打扰了。”

    礼貌的告辞,我迈着小碎步一点一点挪到门口,听着后面仍旧没什么动静,我只能继续磨磨蹭蹭的把手放到门把上以蜗牛般的速度一点一点的转动。

    “那个……豚君……”

    背后传来泽田略显无奈的声音,我啪的把打开一点缝隙的门合上,转过去满脸疑惑的看着他。“有事吗?”

    所有人嘴角一抽,狱寺几乎要跳起来了!

    只有泽田依然很温柔的看着我,体贴的说道:“不介意的话留下来一起聊聊天?”

    看着他软萌萌的双眼,我多想扑倒在他脚边蹭蹭裤腿,表示我一点都不介意。

    可惜我不能辣么做,太掉价了。

    于是我立刻变回豚鼠模样,熟练的收好衣服,三蹦两跳上了泽田的膝盖。

    泽田似乎也蛮喜欢我现在这模样,摸了摸我的鼠头,问道:“云雀前辈不在吗?”

    “咦?你怎么知道?”我享受的眯起眼,翻了个身露出肚皮。

    泽田从善如流的继续摸,倒是没啥交道的山本回答了我的话:“因为云雀在的话,豚君是不会到处乱跑的啊!”

    “啊嘞?我做的很明显吗?”根本不对吧,没看到我几乎天天乱跑么。

    “当然了!”狱寺十分不满的模样,“你这样真的没关系吗?听说还是个神明?骗人的吧,明明每天只会撒娇打滚卖萌求抚摸!”

    “怎么?才过了一天就忘了我的能力了?”

    一提起这个,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顿时变得又爱又恨如此纠结。我明白他们因为昨天出糗的事有点耿耿于怀,恨可以理解,爱是什么鬼?

    难道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明白我这位神明能在将来带给他们的福利了?

    “从来不用修炼能力却提升的飞快,你很厉害呢!”里包恩居然也□□话来。

    “哪里哪里。”我坐在泽田手心里,眯着眼看他,“从大男人变大萌物还能适应的这么好,我才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您呢!”

    我不理解里包恩为什么一副看我不爽的模样,莫非是因为我昨天那什么唤醒了他内心渴望的同时又因为外在条件不能发泄于是就怪到我头上了?

    嘛,虽然确实怪我。

    看在他是个三等残废的份上就原谅他这一次好了。

    ……说起来里包恩算是个oss呢,似乎完全没人能打的过他,而他也几乎通天彻地无所不知。出于好奇,我问他:“你听说过未来日记吗?”

    他用那黑黝黝的,极其深邃的眼睛看着我:“没有呢,那是什么?”

    “我想知道你对我了解多少?”

    他居然也毫不避讳的回答:“云雀的宠物妖怪,掌管房事的神明,有很多神秘的朋友,有几个妖怪手下,总是做一些很奇怪的事。至于实力,十年后的你高深莫测,现在的你不堪入目!”

    我:“……”调查的真特么清楚。“应该不是错觉吧,总觉得你好像对我挺感兴趣。”

    “是呢,我对那些神秘的力量很好奇。”

    我记得他们彩虹之子好像对诅咒的事挺在意,我想了想,觉得未来日记也不是辣么重要,事实上这个世界未来走向什么的我也并不是那么在意,剧情什么的最多就只到未来篇就结束了。再之后,恐怕就跟漫画什么的,没几毛钱的关系了。“如果你能查到关于未来日记的一点消息,并且成为获胜者的话,”我想了想,保守的说,“诅咒什么的,不过是小儿科。”

    就算七的三次方是这个世界的基石,可那在神明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估计只是人家脑袋里随便弄出来的一个设定而已吧。

    里包恩那弯弯的好像猫咪的嘴角又向上翘了翘:“多谢你的消息,我会注意的。”

    “呐,豚君,白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泽田把我抬高,放到眼前,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那很重要吗?再说你为什么认为我会知道?”

    “……嗯,怎么说呢,”泽田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总有种豚君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感觉……”

    又来了,这个世界的超级ug,超直感!

    “好吧,”我也睁着水润的眼睛看着他,纯良的说,“那请你先放我下来,这样总感觉你是在调戏我。”

    泽田涨红了脸,一双手举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一溜烟爬到他头发里,却被他明明很软却竖的很高的头发给挡住了视线。

    我已经感觉到了众人投来的尴尬视线,隔着皮毛我默默红了老脸,深呼吸,深呼吸……然后变成了猫咪。

    这下视野总算开阔了,无视泽田“好重”的抱怨,我清了清嗓子,说道:“白兰是什么样的人根本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两点:第一,如果你现在不打败他的话,将来,我是说如果你有命回到过去的将来,你的恩师里包恩还会再一次被他弄死。”泽田浑身一僵,看见容易激动的狱寺又要想说什么,我打断他,“如你们所知道的,未来的你们并没有能力保护里包恩,甚至彭格列也是假死才逃过一劫。”

    “第二,白兰需要你们的戒指。如果你们不同意,他就会干脆杀了你们来夺取戒指。话说你们在犹豫什么啊究竟,这两件事心知肚明吧,非要人家亲口说出来要杀掉你们才肯罢休吗?”

    几个少年都沉下脸来,“可是……白兰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泽田问。

    “因为这个戒指,”我觉得成为神得到世界什么的说法太不靠谱,就换了个我的理解,“它价值连城啊!”

    “……”

    “混蛋你耍我们啊!”狱寺气的跳脚,跑过来就要抓我,我冷笑一声,前爪在空中虚划,一点点微光唰的闪进狱寺体内,狱寺先是精神一振,继而脸色爆红,指着我“你,你,你……”说了好几声,然后佝偻着腰跑掉了。

    “哎?狱寺?”天然呆不明所以,我好心的嘱咐他,“一定是肚子疼回去躺着了,你快去看看他!”

    “啊?是!”好心肠的少年站起身往外走,我顺便也送了他一个鸡血咒。

    “那个,豚君,这样不太好吧~~”泽田犹犹豫豫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我悠闲的耷拉着尾巴,在他鼻子前面甩来甩去,“对了,有件事一直想问你们,神威去哪里了?他没跟着来到未来吗?”

    泽田很容易被转移了注意力,“咦?神威其实……是最早跟我一起来的,不过……里包恩让他到巴利安去接受训练了。”

    “哎?为什么?”

    “因为来到这里以后,神威发现他在未来没有成为雷之守护者,里包恩告诉他是因为实力太弱被刷下去了,想要变得更强就去巴利安进行训练……”

    “那到底……”里包恩突然打断我的话,对泽田说,“阿纲,磨磨唧唧一直留在这里没关系吗?今天已经很累了吧?”

    “哎?是有点累,不过……”

    “那就快滚!”

    支走了泽田,我奇怪的看着他:“咦?神威没有当上守护者的理由不能让阿纲知道吗?”

    “呵,守护者之间都有很深的羁绊,危难时刻要能无条件的信任对方,守护对方,是彼此托付背后的存在,神威,并不适合。”

    嘛,确实。就算云雀,也借着风纪的理由帮过他们很多次,后来更是因为欠了他们人情缓和了不少。至于神威……啧,这家伙除了泽田谁都不会管的吧!

    “真奇怪你为什么会同意你的学生和那样一个战斗狂搅基?”

    “嘛,就内人而言,他其实还是做的很不错的,重要的是阿纲喜欢他。况且,有个上的战场下的床铺的家伙任劳任怨的被我、阿纲压榨,不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吗?”

    听到这样厚颜无耻的话,我由衷的叹了口气:“阿纲真可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