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91章 疯狂的科学家

    我是在半夜时分被一阵刺骨的寒气冻醒的。

    迷迷糊糊半睁开眼,看了看紧闭的窗户,我伸手把台灯一关,闭上眼继续熟睡。

    “¥……”耳边疑似有人在说话,困意涌来,我不耐烦的用被子闷住头,喊了声“闭嘴”,果然世界消停了。

    然而这一声大喊却把我自己给喊醒了。我猛地睁大眼,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特么已经意识到刚刚在我耳边聒噪的家伙是谁了。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的人,理所当然的,是我的主人——云雀恭弥。

    我放轻呼吸,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云雀的动静。我准备等他亮拐子抽过来的前一秒扑过去抱大腿求饶。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就在我差点要睡第二觉的时候,房门打开了,云雀走进来打开衣柜拿了衣服。很快,浴室响起了水声。

    我甚至隐约听到云雀打了个饱嗝。

    t口t原来……刚刚是来叫我吃饭么。

    我保持着姿势没敢动,睁大眼睛又发了半个小时的呆,这才等到云雀从浴室里出来。

    云雀的脚步声渐渐近了,我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心跳加快。他停在了床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隔着被子我似乎闻到了沐浴液的清香。

    “啪!”灯亮了。

    他又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了进来。

    这张床其实只能算是个比较大的单人床,虽然可以放得下我们两个人,但是不可避免的,会有点肢体接触。幸好我之前为了关灯动了下位置现在比较靠床边,不然……云雀一定会直接把我抽下去的。

    隐约传来书页翻动的沙沙声,估摸着云雀大概在认真的看书,我悄悄掀了一厘米的被子,露出鼻孔让自己透气。

    又等了不知道多久,云雀终于放下书,上身前倾,手臂一探,关灯。

    黑暗中,我感觉到他稍微拽了下被子,接着床铺微沉,一具尚带着水气的热乎乎的身体就躺在了我旁边。

    我发现我的大脑开始有点神志不清,身体隐约有些不舒服,心底的某个地方骚动不已。

    紧接着,当我意识到我究竟哪里不舒服以后,脑袋里面轰的一下,炸了。

    当你喜欢的人,毫无防备的躺在你身边,裸、不,穿着单薄的睡衣,双眸紧闭,摆出一副任君采撷(并不是)的模样时,任谁都有点撑不住吧。

    以前做宠物没感觉,可是当变成人还睡在一起时,那差别,真的太大了。

    这下要糟!

    我能感觉到云雀也没有睡着,以他的性格旁边有人他能睡得着才真是奇怪了,可是真正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叫我滚出去。

    啊,啊,真是太糟糕了。其实这种时候我更希望他能毫不客气的抽我一顿,这样我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了。

    我闭上眼,慢慢集中注意力,身体动了动做出要翻身的动作,然后倏地变成了豚鼠模样。

    ——就当作是我睡懵了无意中变得好了。

    云雀那边似乎愣了一下,随后他伸手把我从睡衣里挖出来放到枕边。我本能的蹭了蹭,深深呼出一口气,渐渐平静下来。

    我记得云雀好像受了伤,也不知道严不严重……

    算了,明天再帮他看看吧。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云雀居然还在睡,估计是太累的原因,我也不敢吵他。

    这么热的天气两个人(?)挨在一起睡觉实在太热,而且我还是一身毛(……),重点是因为昨天半夜的事我现在很需要一个冷水澡。

    偷偷摸摸钻出被窝,用爪子把浴室门扒拉开一个小缝钻进去,然后迅速把门合上。我松了口气,终于安安心心变成人类模样。

    我一边冲澡一边在脑海里翻出家教的片子,翻到试炼这里打开仔细看。云雀……云雀……噢,找到了,哎呀卧槽,库鲁姆差点被触手玩弄!是云雀及时出现英雄救美,这种关键时刻六道骸那个白痴又跑到哪里去了!……威尔帝,这个家伙真是……明明只是个婴儿,而且还是个科学家,为毛总感觉这家伙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猥琐劲儿?真是白瞎了一副五短身材。

    七个彩虹之子七个彭格列……等下,是不是有哪里不对?……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我想的入神,没注意冲的时间有点久,直到浴室门突然被打开,我吓了一跳,猛地转过头。四目相对。

    ……

    静。

    如同地狱一般可怕的寂静。

    清晨的凉风吹进浴室,冷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早,早上好……”我尴尬的笑,看着杵在门口直放冷气的委员长,腿软的几乎跪下,“那个,能麻烦你把门关上吗?我很快的,只需要三分钟!”

    我生怕云雀这时候再冒出一句“哇哦,你在命令我吗?草食动物”,幸好没有。水气弥漫,我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猜到他必须十分生气——因为他关门时用的力气太大差点把窗户都震下去。

    早餐时期,气氛简直尴尬至极,云雀一直铁青着脸,不知道是因为昨天被秒杀不高兴还是因为那什么不高兴。我虽然变回了豚鼠模样,但是这时候也没好意思往云雀跟前凑。草壁则是一副看不懂气氛有多糟糕的模样,滔滔不绝的对云雀描述我昨天的恶行。

    云雀不胜其烦,最后在草壁脸上赏了一拐子才成功的让他闭嘴。

    草壁委屈着一张老脸,满是哀怨的看着我,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又做了什么惹委员长生气?

    这绝逼不关我的事!

    今天有重要剧情要走,说真的这种事我不喜欢掺和,对于已经既定的结局,既定的未来,我就算掺和了又能怎么样呢?还不如省下功夫去忙我自己的事。

    可是,云雀他今天心情不好。

    他帅气的脸庞绷的紧紧的,浑身杀气四溢,那双漂亮的眸子瞪谁谁怀孕、噢不,我的意思是,谁吓瘫。

    这种情形下,我是没胆子主动跟他说话的。但是不说一声就偷溜?呵呵,找死不是?

    没想到这一磨叽,就拖到了那个白色的国际象棋一样的玩意儿飞过来的时候。

    “跟我走!”

    打残了那玩意儿,云雀一把抓起我塞进口袋,然后坐车坐船一路飞奔到了小岛上。

    我:“……”敢在这之前先问问我的意见不?别的不说,我就问你敢不敢!!

    到的时候,正和剧情里一样,库鲁姆被高高吊起,其他人□□无暇。趁着云雀冲过去救人的功夫,我蹿进草丛躲到无人处变了个身,顺道遮遮掩掩的穿衣服。

    既然来了,我也不能站那不管。虽然我心里有数他们不会出什么大事,但问题是他们心里没数啊。完全不管不顾的话,被讨厌了怎么办?

    穿戴整齐后我回到海边,死气之炎已经被威尔帝吸走,云雀虽然站的笔直,不过我看的出来他有点脱力。慌忙走过去扶住他,云雀的反应倒是意料之中——毫不客气的甩开!

    倒是泽田惊讶的看着我喊道:“豚君,你也来啦!”

    “咦?你认得我这个样子?”我这模样应该没那么多人见过才对。

    “恩……十年后见过……”

    刚聊了两句,对面的威尔帝就放出了四只巨大的龙虾……卧槽,看动漫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等真正看到的时候感觉真的蛮恶心的……我讨厌超过四条腿的生物!

    真该录下来让齐木也体会一下。

    四只龙虾径直攻过来,我看着彭格列一行人在异兽的铁蹄下娇弱无力的摔倒,终究还是忍不住散发出点怜惜之情,绳子一甩捆住四只怪物。

    怪物们看不见绳子只会胡乱挣扎,泽田倒是好像很了解我的能力的样子,感激的冲我笑了笑。

    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我替他们搞定这玩意儿,恐怕之后的剧情不好走。于是转过头看着泽田少年问道:“要我帮你杀掉它们吗?嘛,我倒是无所谓,就怕里包恩不同意!”

    没等泽田回答,我又去看云雀,瞧着他脸上隐约的怒火,我有点心虚,更多的却是某种跃跃欲试,脱口而出的话语更是曾经的我想都不敢想的大胆,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不要用太兴奋或者说太荡漾的语调去调/戏他:“云雀大人就算是露出这样弱柳扶风的姿态也一样的帅气逼人呢~~~!”也许是能力越大脸皮越厚,也许是我已经发觉云雀对我的武力威胁正在逐步降低,也许……早在我可以变成人类模样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站到了那个遥不可及的位置上……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草食动物!”云雀冷笑着站起身,绚丽的紫色火焰瞬间遍布拐子,他用他恢复力气后的第一拐向我证明了他是不是真的娇弱无力。

    剧情,开始了。

    我看着泽田从垂死挣扎到奋起反抗,又从满怀信心到看到彩虹之子爆炸时的无措愤怒,突然觉得他真的是属于天降大运然后苦逼一生的男主。简直太欺负人啦,几乎所有人刚出场的时候都要欺负他一场才行,光是“绝不原谅”后来又同情心泛滥自打脸的情况那也是多的没数。这样苦逼又温柔的男主,怎么就被神威那头……

    咦,对了,神威,神威去哪里了?似乎……很久没看到他了,话说他不是雷之守护者吗?而且还是彭格列十代目的姘/头,这么重要的场合他不出来合适吗?……难道是因为存在感不高(大雾)而被忽略掉了吗?

    左手手腕突然被拉住,我诧异的回过头,却见云雀恍若未觉的紧盯着前方,他看起来似乎想带着我后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庞大的绿色电流突然降临,所有人都是一阵抽搐倒在了地上。虽然云雀的意志力强大到可以战胜切尔贝罗的毒素,但是他却没办法抵抗这样强劲的电流。不要问我为什么,其实我也想不明白。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有多痛苦,比起细微的电流在身体上流窜所带来的痛感,我觉得我的手腕其实更痛一些。

    我一开始也有些奇怪,但是很快就想通了。如果把当初主神拿来劈我的玩意儿比做三味真火,那雷之炎就相当于普通凡火。三味真火都能扛过去的话,这点小火其实很难伤害到我了。

    我蹲下看着云雀,趁着他疼的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偷偷摸了把他的头顶,然后笑眯眯道:“云雀大人,要我扶你吗?”我想我此刻幸灾乐祸的笑容一定非常讨人厌,因为我看到云雀本来因为疼痛难忍的脸微微扭曲,拐子一动一动的也不知道是疼还是想打我。

    手腕疼的几乎要断,我挺纳闷云雀怎么还这么大力气,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不要脸的调/戏他,那边剧情又开始走了。

    “轰轰轰!!”

    哭闹的蓝波掏出炸弹一通乱扔成功打断了小型发电站威尔帝的输出。然后疯狂的科学家成功败退,并被泽田用那奇异的超直感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于是被攻了老窝。

    “我觉得这能力用在地震救灾的时候会很不错。”云雀才不会跟他们一起去游到海底找威尔帝,虽然我挺想去凑个热闹,不过看着云雀不怎么好的脸色,我觉得我更应该留下来“安慰”他。

    云雀闭着眼,慢慢调试呼吸,看起来有点疲惫。他像是完全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睫毛动都没动一下。

    我突然想起了武侠电视剧里的场景,正常情况下我应该输送点内力为他疗伤。不过我没有内力那玩意儿,只有灵力。而灵力的使用方法我还不是很熟练。会的法术也只有了了几个,倒是曾经学过一个可以让人打起精神来的法术,不过不知道为毛我对着一只受伤的兔子使用过之后,它……虽然伤没好,却立马精神百倍的去找它的好兄弟繁衍后代了。

    也许是跟我的神印有关系。

    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情,我把手放到云雀肩膀上,默默施展了一个鸡血咒。十秒钟后,云雀睁开眼,也许是错觉,我总觉得他的眼睛好像很亮。小心翼翼的控制住自己不断下移的视线,我试探着问道:“云雀大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他挑起嘴角,慢慢站起身,眸中散发出摄人的光芒,然后毫无预兆的一拐子抽了过来。

    我现在的反应可不比当初,当即侧身躲过,随后绳子一甩,缠住了他的胳膊。

    云雀眯起眼:“哇哦,你的武器……是鞭子?”

    “……只是普通的绳子而已。”

    “真让人不爽!”他右手对着空气虚划了下,准确无误的割断我的绳子,然后语气强硬的命令,“换掉!”

    我特么除了捆人,别的武器也不会用啊……

    “草食动物!”他走到我跟前,用拐子抬起我的下巴,看样子他似乎准备用眼神威慑我一番。可素,等我们对视十秒钟之后云雀却突兀的别开脸,并且顺手甩了我一拐子。

    我:“……”我以为他要动武的时候,他却摆出一副准备跟我讲道理的架势,等我以为他要跟我进行深层次的眼神交流的时候,他却突然又动了手。

    “那个,没事吧?”从海里游回来的泽田温柔的看着我,“你的脸……”

    “没事,我不靠脸吃饭。事情解决了吗?”

    “嗯!现在只剩下里包恩……里包恩,拜托了!”

    趁着他们师徒大和谐的时候,我悄悄把刚刚用过的鸡血咒又大范围施展了一次,然后仔细观察他们的反应。

    渐渐的,大家脸色红润起来,眼睛也明亮了很多。可是并没有再出现类似兔子的反应,我心里刚松了一口气,随后里包恩突然对着我脚边射了一枪。

    我愣了下,泽田却率先挡在我面前,抱怨道:“啊~啊~里包恩,你在做什么?豚君是我们的同伴吧!”

    “哼!”死婴儿狠狠的瞪我,“你问问他刚才做了什么?”

    “咦?”泽田回过头看我,我也无辜的看着他,摊摊手道,“没啊,我就是看大家都很没精神,就施法让你们打起精神来啊。”

    泽田的脸僵硬了一瞬,看着里包恩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其实没什么……十年前的豚君的话,应该……”

    “应该什么?”

    狱寺涨红了脸,冲我怒吼道:“你这个混蛋,未来陷害我们还不够,现在居然又来一次!”

    “要不再去游个泳吧。。”

    我视线绕过突然驼了背的几个人,落到了云雀身上。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施展的术法确实是带了某种特效。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特么几乎可以断定云雀他,他绝逼是个x冷淡啊啊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