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86章 攻略进行时

    我已经习惯了不二时不时出来刷存在感,聊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站在甜品店外打通了桂木桂马的电话。``し

    “她就在你左手边那个街角拐弯处那里,看样子似乎正在苦恼该怎么上前搭话。”

    我:“我该怎么办?”

    “你该收敛一点,不要跟男生太亲密,如果被她知道了你是基佬攻略就完全失败了。”

    请稍微考虑下突然被人叫做基佬的我的心情好吗?

    “喔……,然后呢?”

    “装作无家可归被她收留怎么样?”

    “抱歉,我有门禁。”

    “假装去问路?”

    “我看起来像是对这片地方不熟的样子吗?”又是便利店又是甜品店的,还路遇了熟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不认识路的样子吧,“话说你真的是什么攻略之神吗?怎么尽是馊主意,来点有用的好不好?”

    电话那头隐约传来细微的呼吸声,桂木桂马似乎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那我……”

    “我来教你。”忍足侑士抢过手机,语气不善,“我们想办法把她的东西弄掉,你去捡起来还给她!”然后啪的挂断。

    我像个傻x一样站在门口发呆了五分钟,然后手机响起:“好了,你去捡吧。”

    整理了下衣服,对着商店的透明玻璃照了半天确认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我按捺住狂跳的心脏,镇定的往拐角走去。三、二、一!

    我垂下视线在地面上一扫,很轻易就找到了那个显眼的东西——居然是一个粉红色的姨妈巾!

    捂脸。这我怎么喊的出口。

    “那个,你东西掉了。。”

    走在前面的浅仓妹纸闻言回过头,目光一扫地面,脸色刷的通红,一时间竟手足无措。我却猛地睁大眼,转身看向后面。在那里,幸村正一脸微笑的看着我,手中拿着一串眼熟的珠子:“你东西掉了。”

    我:“t口t谢谢。”

    幸村眯起眼笑的春风拂面:“不客气。”

    等我再转过身,浅仓和姨妈巾都已经不翼而飞。

    “打扰到你了吗?”幸村毫无所觉,“抱歉,为表达歉意我请你吃东西吧。这家店怎么样?”他指着我刚刚出去的甜品店问道。

    幸村美人你究竟是什么时候突然觉醒了自来熟的属性的?

    我回味了下刚才的味道,然后点了点头。并且决定等会告别幸村之后再买一点回去给云雀和小千。

    双方面对面坐下,无视掉服务员奇异的眼神,我强装淡定的说道:“刚才谢谢你了,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真的弄丢的话小千说不定会跑回来掐死我。

    “没关系。”幸村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道,“我叫幸村精市,是立海大网球部的部长。”

    想起这个世界名字和灵魂唯一性的诡异设定,我犹豫了下还是实话实说:“我叫云雀豚,是并盛中…的学生。”不说学生难道要说宠物吗?

    “我可以叫你小豚吗?”

    “……可以。”

    “我就知道是你。”幸村的笑容杀伤力一向强大,我甚至听到周围发出不少抽气声,“还记得我拜托你的事吗?”

    我对这个听个名字就能随便认出人的世界已经懒得吐槽什么了。仔细回想了下最后一次见到幸村时发生的事,啊对了是那个!不过……我犹豫着开口:“你是指田螺大叔的事吗?”

    幸村的笑容僵了僵:“不是说田螺少年吗?什么时候又变成大叔了?”

    “这个……你知道的,那种生物长的很快的,一晃眼就人到中年了。。”

    “所以你找到了?”幸村及时打断我的长篇大论,颇有些期待的问我。

    “没有。”

    他把目光移到我的衣服口袋,我慌忙把小千捂好,紧张道:“它只是一串普通的珠子而已。”

    “好可疑。”幸村目光闪了闪,却道,“嘛,算了。说起来,你回到了原先那位主人的身边了吗?”

    “啊?”我完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而且我曾经有过的主人太多实在数不过来。

    “就是那位初中生啊,曾经在医院里见过的。当时我们在一家医院,你……离开之后,他还有来找你。”

    “唉唉?居然还有这种事?我完全不知道!”我揪着头发仔细回想了半天,只隐约想起好像确实有看到云雀躺在病房里……那时候幸村病的要死要活,我哪还有心思关注别的。

    “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我当时行动不方便你的尸体还是他帮忙处理的呢。”幸村摊摊手,摆出一脸轻松的笑意。

    我:“……”

    “拜托请不要用这么清爽的表情说出这么惊悚的话!”话说尸体……我怎么可能会有尸体,那些借居的身体应该在我离开不久就消失了吧。

    “你这次的身体长的还不错哦!”

    “……谢谢。”我看了下他的脸色,有些诧异,“你看起来精神好像不是很好。”

    “被看出来了啊。”幸村抓了抓头发,苦笑道,“全国大赛临近,我最近训练有点过头呢!”

    全国大赛?完全没有听不二提起过啊,话说那家伙被神明的事转移了视线所以完全忘掉比赛这回事了吧?

    “之前的比赛我们输给了青学,接下来……”他顿了顿,眼中燃起灼热的光芒,“绝对要赢!”

    虽然为了能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我有恶补过这些世界的漫画,但是像网球王子这样的热血竞技漫看起来太费劲了,而且他们的挫折往往也跟网球有关,除了幸村身体太差,手冢好几次差点真的手肿、哦,不对是肩膀还是胳膊各种出问题以外,其实没有需要过于注意的地方。所以全国大赛什么的,地区赛什么的我完全不了解,也不知道最后结果。

    不过既然那个越前龙马是主角,最后肯定也是他赢了吧。

    热血劲过去之后,幸村的眼睛却越发的明亮,蓝紫色的眸中汪洋一片尽是期待与认真,配合上那张美的惨绝人寰的脸,简直是毁灭性的杀伤力!“全国大赛的时候,你要来看吗?”

    虽然幸村是我的好基友,但是被这么盯着看果然还是会脸红。“嗯……”

    “太好了!”

    被他的笑容感染,我也不自觉跟着笑了起来。然后就看到端着盘子朝我们走来的女服务生忽然脸色一红,目光随之飘忽,同时右脚不小心踢到了沙发角上,身体控制不住前倾,随即一盘子甜品饮料瞬间向我们前面那桌泼去。

    这一切发生在幸村背后,所以他并没有看见。甜品店其他人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里,而刚才那动作发生不超过0.1秒,以普通人的眼力根本看不清那一瞬间的过程(还有人记得我那已经很久没有提过的属性值吗?自从提供了大量胖次之后,数值如今已经变得相当不错,当然也仅仅是比普通人好一点罢了),所以女服务生也只是一脸庆幸的把东西放到我们面前就迅速离开了。

    那么……这一切就是差点被泼到的那个人的杰作了。

    说实话,我很好奇。这个大杂烩一般的世界里有太多神奇的力量,实在叫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小豚很受欢迎呢!”幸村意有所指的看了眼那个在不远处一直偷瞄我们这桌的女孩。

    “喔。”我对这个不太感兴趣的。即使我已经全身心在朝正常男生发展,不久的将来说不定也会对女生有什么想法……但是目前,我只对云雀以及前桌那位神秘人物感兴趣。

    “以后……还会再改变模样吗?”

    我认真想了下,摇摇头:“不会了,这次是本体,再翘了的话那就是真的翘了。”

    幸村隔着桌子探出手臂摸摸我的头:“小豚很幸苦呢!”

    我:“……”虽然被亲近心里会觉得很高兴,但是,“总觉得你好像在摸路边的小狗。”

    幸村笑眯眯道:“据说,男生摸女生的头很多是因为喜欢,女生摸男生的头大部分像是在摸儿子。”

    “那男生摸男生的头呢?”我有些好奇。事实上我已经被很多人摸过头了,而且男生居多。

    幸村却摊摊手:“撒~~谁知道呢!”

    很明显只是单纯的把我当宠物吧!别人不知道,不过不二的话,在摸头的同时我明显感受到了从他眼中散发出的浓浓的慈爱光芒。如果猜的没错,该是把我当作弟弟了吧。

    因为我一直以来居无定所,而且周围发生的事大多都无法跟人诉说,就算是面对不二我也没有提过黑手党和未来的事,再加上云雀不喜欢聒噪,导致我慢慢变得没什么话可说。好在幸村很会看气氛,每当我冷场的时候他总能适时的通过各种方法挽回局面,所以最后也算相谈甚欢。

    互相留过电话并约好有空就去立海大找他之后,我挥挥手,等幸村走远之后又返回店里买了甜点打包。

    等准备掏钱付账的时候我一摸口袋心中顿时一凉!忘了今天没带钱了。

    然而这还不算糟,打不了尴尬一笑蒙混过去,更糟的是——我发现小千又丢了!!

    没等我着急够两秒钟,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却是幸村发来的讯息:

    那串珠子,我拿走了。想要回去的话,就来立海大找我吧!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你好,总共1200日元。”见我愣在那半天没反应,服务生微笑着提醒我。

    我:“……”现在把脸捂起来夺门而出还来得及吗?

    “那个,我来付吧。”浅仓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我震惊的转头看她,她冲我微微一笑,脸色微红,镇定掏出钱包颤抖着手臂递了钱过去。

    太紧张了吧喂!不过……计划居然在这种时候突然成功,还真是……

    “谢谢你,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走出甜品店,我跟她并肩走在人行道上,阳光和煦,微风拂面,过往的人群化为背景,气氛十分美好和谐。

    “不,不用了,就当作是谢礼。”抬手把碎发别到耳后,她半垂着头,“谢谢你昨晚救了我。”

    “昨晚?”我尽我所能的露出吃惊的表情,虽然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僵硬和不自然,但是幸好浅仓没好意思抬头看叫我给蒙混过去了。“啊!原来是你……不过看起来好像哪里不一样的感觉?”

    “唔……只是头发颜色不一样了而已。”她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种时候该接什么话才好,只得说:“这样啊,女孩子不要在晚上独自出门的好,很危险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晚上突然觉得身体很热……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单纯的字面上的意思……”意识到话的内容有歧义,她本来就通红的脸上更是热的快要烧起来,我理解的冲她点点头,她才松了口气,又继续说道,“然后就下意识出去吹风,接着突然跑出两个女孩子追杀我……然后我发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盈,随随便便就能跃的很高,手里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了□□……”

    其实很简单,就是桂木桂马和忍足侑士两个没节操的白痴半夜闯进人家家里把那个什么布偶丢给了浅仓,浅仓身体发生变化出门,他们再把布偶收回,然后再上去追杀。

    “我本来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今天看到你才意识到原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原来在便利店只是突然意识到梦境变成现实被吓到了吗。。

    “对了,还没有介绍自己,我叫浅仓和子,是冰帝中学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她终于抬起头,双眼发亮的看着我。

    我顿了顿,决定借用下云雀的名字:“我叫云雀恭……”

    话没说完,我拽着浅仓往旁边一躲,余光瞥见有个类似棍子的东西一晃而过,等我转过头,那里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怎、怎么了?”浅仓被我揽在怀里,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谨慎的四下环顾:“刚刚好像有人准备袭击我。”

    她离开紧张起来:“难道是昨晚那两个人?”

    “应该不是吧……”我托着下巴想了想,如果是的话应该要提前跟我打招呼吧。不过就结果来看,很有可能是桂木桂马的手笔,而且刚才我疑似有瞥到粉红色的头发。

    算了,纠结这些也没用。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我稍稍退后一步,放开浅仓,满怀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只是一时情急……”她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如果被认为是借口占便宜就糟糕了。

    “没事的。我相信你。那个……云雀君。”

    啊,对了,名字似乎没有说完。不过,反正是假名无所谓了。

    “你赶快回家去吧,这里不安全。”

    浅仓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点头:“那你要小心。”她到底还没经历过这么危险的事,小心的看了眼四周,双手抱紧包包飞快的跑开了。

    我能感觉到刚刚袭击我的那个人还在附近,可是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身影。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桂木桂马,他现在应该已经出来跟我汇合了。

    灵力化为长绳握在手中,我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去学一些攻击的手段,灵力也只会变成最简单的绳子用,而且绳子什么的……要是被当作某种爱好者的变态就糟糕了。说起来,要是被幸村知道那串珠子是做什么用的才要糟糕呢!不过小千应该会自己回来找我吧。。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僵持了一会,眼看四下无人,我干脆抬起手臂四下甩绳子。灵力这种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到的,如果他就躲在附近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的。果然,没过两分钟绳子像是抽到了什么东西卡了一下,我奔过去冲着空气就一脚踹过去。

    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抽了抽鼻子,我皱起了眉头。“气息……消失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