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4章 蛇妖都喜欢以身相许

    不二睁开他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盯着我的脸仔细看了半天,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原来小豚变成人类是这幅模样么?”

    “啊,啊嘞?”

    他抬手摸摸我的头,感叹道:“而且好高!”

    不二的身高是一米六七,我比他高一厘米,云雀又比我高一厘米。

    “虽然很高兴你能接受,不过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因为……”不二又重新眯起眼,“因为,小豚就是小豚啊!”

    出现了,终究理由!

    “谢谢。”纠结的掐着自己的手指,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虽然不二说过我们是朋友,但是这样面对面站在跟前像普通人一样聊天还是第一次,生活圈相差也挺大,想找话题似乎有点难度。

    “难得这样见面,我们去找家店一起喝点什么吧,顺便聊聊天。”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局促,不二主动提议道。

    “嗯。”

    青学一众本是假日里闲着没事结伴出去打网球,没什么太要紧的,所以也没人拦着,自然更不会有人突然蹦出来说“训练期间偷懒,罚跑二十圈”之类的话。

    菊丸依依不舍的摸了摸手里已经开始炸毛的云豆,抬手将它放到了不二的肩膀上,一双漂亮的猫眼紧紧盯着它,不无委屈的说道:“真遗憾,原本还想带你去看我们打网球呢……,那个,有时间的话可以去青学找我哟,青学的地址你知道吧?就在——”

    没等他说完,窝在云豆背上不知是死是活的煤球突然瞪大了眼,裹住周身的细长黑毛“唰”的统统竖了起来,似是被什么东西吓到,黑白分明的眼珠骨碌碌一转,然后跳下云豆的背部,从毛里伸出两只细长的手,揪住云豆的一只爪子,迈开两条大长腿,疯狗般的窜到地上,拖着那比它胖了不知道多少圈的胖鸟迅速淹没在草丛中,逃之夭夭。

    在旁人眼里,只知道云豆突然向后跷起一条腿,而后扑闪着翅膀尖叫着后退着挣扎着……跑掉了。

    菊丸顿时傻眼,无措的左右看看:“啊嘞?怎、怎么回事?”

    “噗——!”站在他身后的桃城跟越前均捂嘴偷笑。见菊丸瞪过来慌忙站直身干咳一声道,“我可没有说它是被菊丸前辈的话吓跑的哟,绝对没有!”

    “吓跑?怎么可能!”菊丸的脸色微微涨红,虽然有些愤愤但明显底气不足,“我,我只是让它有空来找我。。”

    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放心,我觉得它应该不是被你吓跑的。”

    “那是。。?”菊丸眨眨眼,眼珠一转,竟

    偷偷瞥向了不二。只听他语气中带着两分了然,悄悄嘀咕道:“莫非,小动物也怕腹黑?”

    声音不是很大,但足够围在跟前的几个人听清楚了。不过他们很明智的没有偷笑,而是齐齐后退了几步。

    被小煤球的突然暴起吓到的不二本有些怔怔出神,待听到此话立刻反应了过来:“哦呀?英二,你刚刚说了什么?”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菊丸慌忙摆摆手,退到大石身后左顾右盼,“那个…咳,你们快去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不二和不二的朋友,拜~~”

    挥手告别了那帮人,不二收敛了笑容,带着几分苦恼,幽幽道:“其实,我最近遇到了点事,却又不知道该跟谁诉说…”

    “有什么需要小的的地方,请尽管吩咐!”我连忙立正表态。

    “真的吗?”

    “恩。”坚定的点头。

    “太好了!”不二瞬间焕发的美丽娇颜简直晃瞎旁人的狗眼。不顾路边群众如何反应,他径直拉起我的手,然后,缓缓地向自己的腰部伸去。

    “等、请等一下!”耳边响起压抑的尖叫声,劳资臊红了脸,尴尬的扯住他的手,“大庭广众之下,乃真的要这么做吗?”

    “小豚莫非是不愿帮我的忙?”所以说腹黑的心理素质跟正常人还就是不一样,面对着路人异样的眼光,耳边听着不知名物种兴奋的催促“快摸快摸啊混蛋”,他依旧泰然自若,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就这么把我的手摁了上去。

    大脑轰的一声巨响,我只来得及感受到指尖下面隔着一层衣服下的冰冷滑腻的触感,接着手臂一麻,瞬间没了知觉。

    -口-。

    不二松开手后,我的胳膊呈自然下垂,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我愣愣的捏了几下,发现皮肉都僵硬了。顿时哭丧了脸:“不二,你,你,你居然在肚子里放了防狼电击器!!”

    这货…该不是最近被半路偷袭过多所以想出了这么一个损招吧?

    “不是的。”不二苦笑一声,“是它弄的,你应该有摸到。。”

    “它?”瞅了眼旁边不远处将鞋带解开再系上无数遍的妹纸,我默默的擦擦汗,“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说吧。”

    “恩。”

    … … …

    几天前。

    因假期在家闲的发慌的不二拿上相机在东京到处转悠顺便拍照,不知不觉便走到了荒川,因为太过专心,不小心被路过的几个野孩子扒掉了裤子。不仅如此,那些孩子还将他的裤子挂在了很高很高的地方⊙▽⊙。

    正当他慌张无奈之时,一个俊俏的男孩突然从天而降,手里还拿着他的裤子,说道:“裤子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那个条件就是我们天朝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以身相许。

    男孩说,他在荒川河底住了数百年,一直在等这样一个人。不论相貌,不管富贵,只希望能在那人被扒掉裤子时帮忙捡回去,并邀请那人到他的洞府做客。

    第一次,被扒掉裤子的人被一个女孩救了。第二次,被扒掉裤子的人扔下裤子走了。于是他愤恨了,他发誓,第三次他一定要让那个人以身相许!

    就这样,美人不二无奈的委身于他,从此过上了痛并快乐的性福生活。。

    … … …

    “噗咳咳……”一席话听下来劳资一口饮料都没咽下,全喷出去了。。

    不二淡定的擦擦脸:“之后,他就变成一条小白蛇,盘在腰部没有再动过了。”

    “槽点太多了,真的,这货神话故事看多了吧。。”

    不二叹息的看了我一眼,道:“小心你的另一条胳膊。”

    “啊嘞?”愣怔间,我只觉左臂也是一麻,接着便僵硬的垂到椅子上。

    玻璃杯摔在地上,溅起几滴清凉的绿色。

    可爱的萝莉惊慌失措的跑来鞠躬道歉,还拿来凉凉的毛巾帮我擦手。黑色的百褶裙在眼前晃了几圈,然后悠悠的飘走。

    “我说,它一直都是这样吗?不许人碰你,还不许人吐槽?”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我问道。

    仿佛回忆起了之前糟糕的经过,不二的脸拉下来:“我的家人刚开始也被弄僵了手臂,后来经过协调,它不再对我熟悉的人出手了。”

    “协调什么的。。。这家伙还真是。。”不二看起来虽然对男孩的行为很苦恼,但言语之间似乎没有十分讨厌的味道。稍微犹豫了下,我还是忍不住问道,“有一个大家都迫切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你能不能回答?”

    不二歪歪头,不可置否:“你说。”

    “就是啊,那个。。。咳,它……”很想知道,但是…问不出口。

    对面的不二头颅微侧,手指轻轻敲打着玻璃杯,看起来似乎好整以暇,但某种警告的意味却清清楚楚传递过来,瞬间驱散了我大脑中的不和谐。

    虽然交情不浅,但过于冒犯不知进退的话也是不行的。人兽也好,人妖也罢,谁攻谁受,甚至于他们之间是否有擦出暧昧火花……都不是我该知道的。

    颇为遗憾的扯了扯嘴角,我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只是作为拥有共同秘密的同伴在向你发牢骚而已。”

    “真的?”

    “恩。”不二轻轻一笑,“然后顺便请你帮我个忙。”

    “只要不二说出来的,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做!”坚定表态。

    “谢谢。”他捻着吸管,刘海垂在额前挡住神色,只听得低声道,“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请帮忙照顾好我的家人。”

    。。。虽然在异世界的这许多天我已经接受了自己或许是个渣的事实,然而,我现在才明白自己……或许渣的出类拔萃。t口t好想掩面而逃。

    因为不是自己所处的世界,所以在这里发生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是对于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本土人士来说,这一切或许只是一场不知何时而止的噩梦。

    我不知道不二是以何种心情来接受那些突然出现在眼中的妖怪,亦不清楚面对那可以变成白蛇的神秘少年他背负着怎样的紧张压抑。

    一听到这种事思路直接拐到另一个层面这真的是我的错。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无法与任何人诉说的,也不知该如何逃脱的灾难……对这种事,我本该深有体会。而之前的警告姿态也不过是在担心我说出太糟糕的话惹恼了那少年。

    不二,你的求救我收到了。

    活动了下已经恢复知觉的右手,握住新拿来的杯子,晃了晃,轻快荡漾的反射光让人目眩,我觉得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很装逼:“太复杂的事我做不来,但唯有保住你小命这点,我可以发誓,除非我死,否则……”

    “嘭——!”

    一根拐子突然从天而降,直直砸到我面前的桌子上,只微一停顿,桌子瞬间四分五裂,木屑乱飞。脖领处熟悉的拉扯感传来,却是这位神出鬼没的委员长大人将我拖离了危险区。

    不二那边,则是在拐子出现的同时面前就浮现出一个半透明屏障,将纷飞的木屑全部挡住了。

    。。

    淡定淡定,我要淡定。在这个世界就算看到奥特曼当众调戏小怪兽我也要淡定,就算名取周一收妖的法阵里冒出触手系也要淡定,就算11区公开表示大力支持人兽恋我、我也……会默默的支持。。

    所以结界什么的,真的不要太震惊。而比起结界,比起突如其来的拐子,我认为更应该关注的是其他事才对。

    衣领被松开,我撇头瞅了眼云雀,不阴不阳道:“本来想在云雀大人完事之前回去的,没想到。。速度这么快,桂木君会满意吗?”

    讲冷笑话也得有听众笑才行,这荤段子也是一个道理。可惜听了这话云雀只是斜了我一眼,不二却扑哧一声笑了。“哦呀哦呀,似乎发现了有趣的事呢。”而后弯起嘴角,友好的冲云雀打招呼,“好久不见,云雀君。”

    “啊。”云雀点点头,顿了下竟又张口道,“不二周助。”

    “云雀君为什么会来这里?”不二看了看在旁边围成一圈的可爱女仆,意思很明确。

    云雀冷哼一声,目光扫也不扫那些可爱挺俏的胸部,冷漠淡定俨然如一个视天下红粉为朽木骷髅的老僧,他道:“听说这里有人违反规定,逼迫学生从事不良行业。”

    =_=不良少年的老大跑到女仆咖啡厅一本正经的说谁不良呢!!

    女仆们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领班的站出来道:“请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其中大多数都是假期来这里打工的学生,并没有……”

    “哇啊啊啊!”正说话间,一个女仆不知怎么地突然摔倒在地,托盘掉在一旁,饮料甜点全都洒在了地毯上。

    似乎感觉到众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她低垂着头,双手紧张的抓着自己裙角,嚅嚅道:“对、对不起,我……”

    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云雀显然也听出来了,他那本来就不太愉快的一张脸如今更加阴沉,拐子上银光闪过,似乎已经蠢蠢欲动。只听他冷然道:“泽田纲吉。”

    “……”那瘦弱的肩膀微微一颤,泽田少年内心的挣扎无助被所有人看在眼里,褐色的眸子悄悄抬了抬,似是泫然欲泣,口中同时可怜巴巴的喊道:“云雀前辈~”

    ⊙▽⊙泽、泽田少年,乃是不是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