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2章 水果篮子

    理所当然的,我被咬杀了,包括那部看起来很值钱的手机,而我还没来得及问出那个人的名字。

    抽了我一顿之后,云雀心情舒畅的去洗澡了,我留在客厅里看电视,没过多时,门铃响了。

    我坐在沙发上没动,半分钟后草壁大叔推门走了进来。

    他将一个大包放在我面前,说道:“这是委员长让我为你准备的衣服。”

    我打开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两套风纪委员制服,纯黑色睡衣,以及一个小塑料袋。还没来得及细想,我就下意识抽出了装在里面那条质地柔软的黑色平角……内裤……

    劳资瞬间石化。。

    草壁大叔冲我露出一个充满善意的狰狞笑容:“不用谢,我先回去了。”

    我瘫在沙发上,身心俱疲的捂着脸忏悔:哀悼我自己以及各位看官共同逝去的节操。

    “草食动物,”洗完澡的云雀穿着睡衣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发梢还滴着小水珠,他随意的甩甩头发,斜着眸子看过来,“怎么了?”

    我满脸憔悴的用两根手指捏起那条内裤在空中晃了晃:“这个……”

    云雀嫌弃的皱起眉头,右手已经伸到茶几上准备拿拐子。

    “等下!”我急忙扑过去摁住他的手腕,满脸血泪的大吼,“云雀大人!抽我之前你先想清楚啊!这不是我的错啊……不是我要求草壁大叔去买男式内裤的啊……”

    “嗯?”云雀收回准备踹出去的左脚,灰蓝色的眸中充满了疑惑与不可思议,他对着我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然后撇开头不屑道,“宠物也分性别?”

    “要我证明给你看吗?”我黑了半张脸,阴沉沉道。

    云雀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钱包扔给我:“自己去买。”

    果然是鱼肉乡里的有钱人,我乐呵呵的拿起钱包换上鞋打开门,然后愣住……。苦着脸回过头:“云雀大人~,我不认识路~。”

    “唰!”拐子高速飞来砸到我脸上,留下一个条形深坑。

    我关上门,擦了擦鼻血,默默转身……果然当人类什么的,太麻烦了。

    时间还不算太晚,街上偶尔能碰到几个女孩。但是等我追上前去问的时候,她们大多都尖叫着跑开了。也有淡定的,不过她们总会邀请我去她家。。

    “对不起,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是……”我拽住女孩的胳膊,试图告诉她我的性别,但是女孩疯狂的挥舞着双臂,猝不及防之下还被她甩了一耳光!

    “呜哇啊啊——!救命啊、有色|狼——!!”

    “喂——!”我捂着脸,心情极度抑郁,平生第一次被甩耳光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满腹憋屈,恨不得找几个小混混抽两顿发泄一下。

    “阿诺……”背后传来一个弱弱的女声,我回过头,发现是个看起来稍微有点眼熟的女孩。她眯起眼冲我笑了笑:“内衣店的话我知道在哪里哟!”

    “唉?”

    “我带你去吧,这边走。”

    “可是……为什么?”我追上前,跟她并肩走在路上。

    随着黑夜的到来,街上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各色灯光,大大小小的透明气泡悬浮在楼层之间,不同款式的车子从身边飞快滑过,四周突然变得宁静。

    蓝色的蝴蝶结轻轻晃了晃,女孩温柔的笑着:“我刚刚在店门口看到了,你到处追问内衣店怎么走,没有要故意欺负女孩子,而且……你也是女孩子吧。”

    “唉?可以看出来吗?”我低头瞅瞅胸部,似乎不明显啊。

    “细心一点的话还是可以发现的。”我敢肯定这是我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三观正常的女孩,她很随意的扯开话题,“你是第一次来东京吗?”

    “嗯。”我揉着依旧发疼的脸蛋,一边走一边尽量记下周围的建筑,“这里每条街道都长的差不多,我经常迷路。”

    “唉?那之后你是怎么回家的呢?”

    “之后啊……迷路之后就没有回过家了。”我叹了口气,“不过幸好有遇到很多好心人,他们说缺个宠物,就养了我几天……”

    女孩脸上的善意微笑变得僵硬,她惊诧道:“宠物?”

    “是啊,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陪主人聊天,或者被主人拎着出去溜达。”

    “主人?”

    “嗯。”我想露出一丝梦幻般憧憬的表情,但是脸蛋里的神经抽动了几下,表示技术难度太高,它们无能为力。于是我面无表情的感叹道,“这世间果然还是好人比较多啊!”

    “不,我想你遇到的不是什么好人。。”女孩僵笑了两声,“那你现在住在哪里?”

    “在今天遇到的新主人家里,他家没有女生穿的衣物,所以我自己出来买。”

    “这样啊……,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是我觉得你还是趁机离开这个‘新主人’的家比较好……”

    “唉?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女孩住了嘴,苦恼的皱起眉,“呐,你就没有想过回家吗?”

    “这个嘛……”我抠抠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幸而从这已经能看到内衣店的招牌,冲她道声谢,我连忙跑进店里。待买好内衣拎着袋子出去时发现她还在门口等着,表□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如果你——”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小透”打断。某个看起来更加眼熟的男孩从阴影处走近,他目光不是很善的扫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冲女孩说道:“这么晚没回去,我们很担心你。”

    “草摩同学!”小透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她慌忙解释道,“今天临时加班,所以……”

    草摩?在哪听过这个姓氏来着?草摩……“哦!是那天晚上果奔被云雀追杀未遂的草摩由希!”

    “嗯?你认得我?”草摩由希有些疑惑,询问的目光投向小透,见女孩摇摇头,他不慌不忙走到我跟前问道,“请问你是?”

    随着他的靠近,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向上飘移,落到了他背后跟着的巨大虚影身上。那虚影模模糊糊看不大清楚它的模样,但想来应该是只老鼠。它半个身子在草摩由希的背里插着,另半个身子露在外面,风一吹,它还波纹似的荡了荡。

    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戳了戳,却发现指间并没有什么真实的触感,只是空气变得黏稠了些,再一用力,手指竟直直戳进了它的身体。我慌忙缩回手,见两人都一脸莫名其妙的盯着我,有些尴尬,讪讪道:“之前听说你被老鼠附身我还不太信,没想到是真的啊!”

    草摩由希脸色一变,上前抓住我的肩膀冷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手劲很大,看得出他内心应该很紧张很激动。清秀又略有些女性化的脸阴沉沉的,看起来颇为恐怖。我一脸平静的扫开他的手,然后默默站到小透背后,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这才颤声道:“我……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尼玛,吓死劳资了!比起那种长得一脸凶残实际也很凶残的家伙,果然还是这种看起来温文尔雅,内心却是危险分子的家伙更加恐怖。俗称蔫坏。

    “你从哪听说的这件事?”好在草摩由希对小透还算温柔,没有再上手。

    “是……是看出来的,很明显……”

    “……”草摩由希沉默了,他深吸几口气,声音艰涩的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总觉得似乎要被扯进什么麻烦里,我吞了吞口水,弱弱道:“我可以说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吗?”

    双手拳头紧握,草摩由希的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我顿时发觉自己刚刚的话有逗他玩的嫌疑,慌忙解释:“那个,咳、如果你相信这世上有妖怪的话,那我确实是看到了妖怪,就在你背后。”

    草摩由希慌忙转身去看,但入目的除了飞驰的各式汽车再无其他。

    “你真的能看到吗?”背对着我的小透突然低声问,“你真的能看到附在草摩同学身上的妖怪吗?”

    虽然仍是一副怀疑的语气,但那其中的期待太过明显……明显到让人不忍心打破那份希望,心情变得有些复杂。我突然想到,当初虽然自以为无所谓,但是在碰巧遇到那许许多多的主人时,眼中是不是也曾经满是期待,以至于让他们变得不忍心,于是把我牵回家?

    我点点头:“嗯,是一只很大的老鼠。”

    “那……那你有办法请那位妖怪离开吗?”

    摇头。“它在沉睡,我没办法跟它沟通。”小透的肩膀颤抖了起来,抑制不住的哽咽。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这份悲伤却实实在在的传递到了跟前,莫名的内疚。“不过,或许有人可以帮到你们。”

    见两人都没反应,我只好自己接下去:“我认识一个除妖人,他人品不太好,但是本领很强,说不定他可以帮忙把草摩君身上的妖怪封印起来。”

    “真的吗?”小透猛地转过身,泪眼朦胧的看着我,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那可不可以……?”

    “但是我只知道他的名字,想找他得你们自己想办法。”

    “可以,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凭借草摩家的能力,在日本找一个人不是很难。”

    脑海中浮现出那张差点要了我小命的脸:“他叫名取周一。”

    “唉?名取周一?”小透愣住,难以置信道,“是那个名取周一吗?”

    “你也认识他?”

    “不,我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似乎是个很有名的演员,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

    “有名字就好办了。”草摩由希眼睛亮亮的,居然还冲我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银魂高中二年级草摩由希。”

    “我跟草摩同学在同一个班级,我叫本田透。”

    我顿时呕出一口老血:“那、那你们学校有没有一个教国语的坂田老师?”

    “坂田老师是三年z班的班主任,你认识他?”

    “听说过他的大名。”话说那次沙滩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了,也不知道他跟土方班长是不是依旧如胶似漆?前主人之一的假发君也很久没见了,不知道他与矮杉君夜夜笙歌有没有太激烈导致脱|肛什么的?

    恍恍惚惚的走了回神,反应过来时见两人还在等我说话,我想了想说道:“我是并盛中学三年级学生,你们可以叫我小豚。”

    “小豚,谢谢你。”

    告别了两人,我正有点发愁该怎么回去,一转身却发现云雀正在几米远处靠墙站着。

    他双手环胸,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眼睛半眯,看起来已经很困了。似是感觉到我的目光,他微微侧头,脸上露出些许不耐烦:“草食动物,你还想傻站到什么时候?”

    咬住下唇,将脸上不自觉露出的荡|笑硬生生憋了回去,我快走两步,跟在云雀身后。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了解你身上所有的缺点,知道你所有不为人知的过去,不将自己的愿望强加给你,也不要求任何回报,甚至可以像父母一样惯着宠着你,但唯独不喜欢你。

    不可能喜欢的吧,在云雀的认知里,我虽然长的一副人类的模样,但对他来说也只能算是人形宠物。在故事里,如果自己养的宠物变成人,他们主仆之间总是会产生一段纠结而美好的爱情故事。

    比如小时候听过的田螺姑娘,比如老爷爷与七个福禄娃,再比如无数广播剧和同人文……但是俗话说的好,万事开头难。

    充气娃娃变成人类或许还好接受一点,毕竟买这种东西的人之前肯定对它做过什么不和谐的事,再退一步,等身抱枕也可以……

    但是宠物的话,谁会对着自家宠物自○啊!乃以为是人兽吗?乃以为在兽人世界攻方在某个关键时刻突然变成兽形受方就被○到○吗?如果是受方变成兽形那岂不是糟糕透顶?乃以为长对猫耳加条尾巴就很萌吗?纣王当年看到妲己的尾巴时没有被吓到痿吗?

    所以说啊,这关键在于主人是否足够重口。

    目测云雀不是一个重口的人,叹气。

    但终究还是不甘心。我揪了揪云雀的袖子,然后默默运气,闭着眼大声喊道:“云雀大人,能不能说下你曾经的性|幻想对象是谁?”

    “嘭——!”

    我从墙上滑下,擦擦鼻血,瞬间有了答案:果然是拐子无误啊!

    作者有话要说:水果篮子的动漫和漫画剧情差别挺大,动漫中慊人并没有纠结与“牵绊”,而且到最后他们也没能解开诅咒,这里继续动漫剧情,诅咒也会以其他方式化解。咳,之前一段时间专心另一篇文,把小豚给落下了,真的非常抱歉,我立刻开始补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