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60高潮

    我风风火火的跑到餐厅端起桌子上一碗面条不管不顾的倒进嘴里,嚼了两口直接吞下,然后匆忙跑去集合。

    第三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今晚就是云之战,可是我还没有把戒指还给云雀!已经没有退路了。

    今天的任务依旧是蹲草丛。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我站起身向操场走去。

    “编号8059,你要去哪里?”8027这货总是敬职敬业的坚守着自己的岗位,我刚迈开脚步就被她发现了。

    “我刚刚有一个重要发现,需要立刻向领队汇报。”心脏紧张的砰砰直跳,我尽自己最大的能耐让自己冷静下来,也不知道说话声音有没有带点颤音。

    “是什么发现?”

    “事关彭格列戒指,具体情况不便在此透露。”

    “……。请便。”

    我暗自松了口气,额头上有汗珠悄悄滑下却不敢去擦。握了握拳头,我穿过被切尔贝罗们包围的学校,站到了操场上。

    云雀还没有来,只有狱寺、山本和那个曾被手冢送去医院的男孩站在一旁。另一方彭格列暗杀部队来了三个人类和一个机器人。

    两位领队似乎已经得到消息,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等着我的解释。

    “请稍等片刻。”我不正常的行为估计已经引起她们的警惕,其中一位领队已经掏出手枪。

    我站着没动,只紧张的看着入口,希望云雀能早点来。

    “mi do ri ta na bi ku~na mi mo ri no~”云雀的身影还没见到,就先传来了小黄鸟走调的歌声。它扑簌着翅膀飞到我们跟前转了几圈,然后落到我肩膀上,小脑袋亲昵的蹭了蹭我的脖子,嘴里却毫不客气的喊道:“蠢猫!蠢猫!”

    我无限感慨的摸摸它的翅膀,并由衷开始怀疑我跟它是否真的是命中注定。

    “蠢猫?”云雀清冷的嗓音随后传来,灯光照不到的阴影处,先是现出一双黑色的皮鞋,接着才露出他那张一如既往的面瘫脸。他的怒气莫名高涨,外套无风自扬,正应了那四个字:霸气侧漏。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点头,沉默了两秒钟,我偷瞄着云雀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喊了声“云雀大人……”。话说,他到底在生什么气啊?难道是嫌我上次在他裤腿上抹的鼻涕太多?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那天突然看到亲人,一时有些情难自禁。。

    “……小豚?”云雀顿了顿,又喊了一个名字。

    压下心头莫名的欣喜,我试探着问:“您……是指哪个小豚?”

    云雀斜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知道我的全部身份,而且还这么一脸“坦然”的全盘接收,t口t好激动。怎、怎么办,好想扑上去~

    “那个……云雀大人?请问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小黄鸟?”

    “小黄鸟?”云雀皱着眉头看看我,又看看他的小黄鸟,沉默了几秒钟蹦出两个字,“云豆。”

    “哈?小黄……咳、云豆啊!”被云雀的眼刀子割的脑门疼,我慌忙改了口,“那您是同意了?”

    云雀没有应声,其他人则是满脸兴趣的围观,就连切尔贝罗也丝毫没有要干涉的意思。

    “呐,小、咳,云豆,”把它抓到自己面前,我用一种非常非常、甚至可以说是平生唯一一次郑重的语气说道,“如果你跟我真的是命中注定,那就请帮了我这个忙吧!”说完就把云豆放到肚子上,然后一咬牙塞了进去。

    我的异次元空间随着重新附身也跟了过来,只是位置不太对。。给里面放东西还好说,闭上眼睛就塞进去了。但是取东西的时候就格外犯愁。我有尝试着把手指伸进去摸索,但当时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奇怪东西,我当下还以为是中午吃的棉花糖,吓得立马拿出手,再也不敢伸进去了。

    事实上,异次元空间只是附在我肚子的表面皮肤上,伸手进去根本不会摸到胃袋……我会说我现在还在担心云豆飞进去会不会啄穿我的内脏这种事吗?

    云豆如变魔术一般突然消失让围观群众忍不住瞪大眼,都满脸惊讶白痴之色的直勾勾望着我的肚子,试图看出我究竟用了什么手法。

    再看也没有用哟!就算你们拿摄像头录下来之后再放慢了继续看也仍然找不到丝毫破绽的哟!就算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四处变幻视角都不会看到我周围有藏着什么东西哟!这个可是真正的凭空消失哟!

    过了一小会,那小小的头颅凭空从我肚子的位置钻了出来,黑豆眼四下看了看,然后扑簌着翅膀一点一点的往外挪。它似乎正扯着什么东西,翅膀时隐时现的扑腾了好久但就是扯不出来。

    戒指有这么重吗?

    “hibari,hibari!”拿不出东西它急了,急促的呼唤着云雀的名字。

    云雀略带嘲笑的看了它一眼,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

    眼看着云豆磨叽个没完,我都已经准备拽住它的脖子帮忙扯的时候,云豆它一发狠,一咬牙,用尽全身力气拖着那东西冲出了异次元空间。

    ……果然不是命中注定吗?我叹了口气,从脚边捡起那个颇为眼熟的粉红色枕头,然后神态自若的塞回了肚子里。

    云豆似乎也明白自己拿错了东西,在空中盘旋了两圈,它用一种俯冲的姿势猛地钻进了空间。

    闲余时我靠着眼镜片的遮掩,光明正大的偷瞄了众人的表情。结果发现他们仍然满脸惊叹,对刚刚如同一场滑稽可笑的闹剧一般的小短剧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还隐隐有些津津有味。

    过了几秒钟,从肚子里又露出一个东西。却不是云豆的头,而是一个塑料质地的……看起来有点像装洗面奶的瓶子?

    我愣了下,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那奇怪的瓶子一点一点的露出身体,连周围人都忍不住伸长脖子看了过来。

    通过那缓慢的速度,我们还能猜想出里面云豆拼命推动的身姿。一个圆鼓鼓的胖小鸟,使劲用头顶着那东西,艰难的迈开一步又一步。。

    直到那瓶子露出半个身体,显示出硕大的两个字母:k-y,我才意识到不对,也顾不上云豆在里面如何,慌忙将瓶子摁了回去。

    面对众人疑惑的神情,我悄悄捏了把冷汗。话说他们应该……没看清楚吧?没看清楚吧喂!虽然字母印的很大,但是四周这么暗,应该不至于被看清楚才是。啊啊啊,小黄鸟,小云豆,小祖宗!我求你了,不要再拿奇怪的东西出来了。赶紧拿了戒指赶紧走人,对了,可千万不要把里面的某套套给叼出来哟!如果弄出来就真的糟糕了哟!

    第三次小黄鸟轻轻松松钻出来时我终于松了口气。它嘴里叼着那枚残缺的戒指,欢畅的飞到云雀跟前,丢下戒指然后哼着歌飞走了。

    等下,它爪子里似乎抓着什么东西?黑黑的,是……

    “啊!我的小煤球!混蛋快放下我的煤球!”

    可是还没等我追出去,看完这场闹剧的两位领队迅速反应过来将我拦住:“编号8059,你最好解释一下刚才的情况。否则,我们将按照数据出错来对你进行销毁。”

    “编号8059?”围观者山本挠头大笑,“这编号真有意思。”

    “哪里有意思了,棒球白痴!”

    “哼。”彭格列暗杀部队的那位一看就是头头的男人满脸不屑的移开目光,“垃圾!”

    ……这帮混蛋!

    “草食动物,”收起戒指,云雀的怒气似乎缓和了不少,“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在此之前……”云雀话音一顿,抽出拐子指向两位领队,威胁道:“你们,不许动它!”

    “请不要插手我们切尔贝罗的内部事务。”

    “哼。”云雀不屑冷哼。

    “真是啰嗦,莫斯卡!”正当我们这边气氛紧张,云雀已经作势欲抽时,暗杀部队的头头突然喊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本来一动不动的机器人竟突然转过身,并抬起巨大的手指向我。那粗大的手指中心光芒闪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发射出来。

    我吓得僵在原地,双腿发软一步也迈不开。眼看着光芒越盛,我已经准备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云雀却突然穿过两位领队来到我旁边,然后以迅雷之势一脚将我踹飞出去。

    “轰——!”地面晃了两晃,待烟雾散去才发现我刚刚站立的地方已经变成一个以一米为半径的圆坑。云雀则毫发无损的站在另一旁,满脸杀气的看向暗杀部队的头头。

    而两位领队则及时上前,朗声公布道:“云雀恭弥vs哥拉莫斯卡,战斗开始!”

    卧、卧槽!云雀刚刚那脚踹的实在太狠了点,肚子都凹下一个鞋印大小的坑!我瘫在地上,哼哼唧唧半天也爬不起身。算了,任务已经完成,只要能留下一条小命,再死多少次都无所谓!

    两位领队是要全权负责指环争夺战的,所以没什么时间给我。也不见她们如何吩咐,就从阴暗处钻出另外两名切尔贝罗将我架起,大概是准备带回去审问。

    本来已经举起拐子准备大战机器人的云雀顿住,转过身看向我,他语气冷冽,带着一贯的不容置疑:“放下它。”

    “抱歉,恕难从命。”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衅,因憋屈而产生的怒火越烧越旺,云雀已经懒得再说什么。迈开步子,他满身杀气的向我靠近。

    “现在离开等于弃权,这场战斗将视为巴利安胜!”领队试图劝阻。

    云雀连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她,并且没有丝毫犹豫的将戒指掏出来扔了出去。

    领队慌忙接住,那张平静的脸上竟显出些许失措。

    “嘻嘻嘻,居然临阵脱逃,这样一来就是三比三了。”

    “云雀!你个混蛋赶紧给我回去比试!”狱寺急得跳脚,却被一旁的山本拉住。即便是这种时刻他也仍然一派天然的笑着劝阻:“嘛,嘛,狱寺冷静一点,云雀有他自己的想法,我们应该相信他。”

    “放开我!棒球白痴!”

    然而就在云雀面向着我们的时候,他身后的机器人却静悄悄的抬起手,五根手指对准云雀的后脑勺,竟是在对方已经弃权的情况下准备灭口!

    “云雀大人!小心!”

    那炮弹虽然来势汹汹,却还是被早一步做好准备的云雀侧开头随意避开。我眼睁睁看着那抹耀眼的亮光擦过云雀的发际,然后来到了我面前。

    “轰——!”

    炮弹在距离我一米处的半空中炸开,夹杂着滚滚烟尘的劲风吹过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庞,却偏偏没有吹到我这边。

    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怎么回事?”

    “刚刚那是……”

    就连云雀也有一丝错愕,刚刚显然不是他帮的忙。

    两位领队走到炮弹爆炸的位置如瞎子一般凭空摸了摸,对视一眼,然后向我们解释道:“是结界。”

    “结界?”狱寺露出满脸的费解,“是可以将外部攻击反弹回去的那种结界?”

    “我觉得应该更加厉害一点的吧,招式很华丽,可以封住妖怪行动的那种……”

    “八嘎!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妖怪!”

    “有的哟,狱寺君!”我抬手指了指他的脚边,“就在那里,全身绿色,头顶上还有一个圆盘,它正仰头看你呢!”

    “什、什么?!”

    “啊哈哈、好厉害,是河童呢!”

    “不要胡说啊混蛋!”狱寺的脸微微扭曲,“这里怎么可能会有河童?”

    “有,真的,他还说要摘掉你的肛|门球。。”

    “肛|门球是什么东西?”

    “狱寺来自意大利可能不太清楚,其实是这样的,”山本一脸兴致的解释道,“河童喜欢把人类拖入水中,使其溺水而死,然后再拔出他们的肛|门球做收藏。”

    “白痴!我在问你什么是肛|门球?”

    “为什么突然开始讲肛|门球?”草坪头男孩满脸疑惑的问向两人,“现在不是在研究什么是结界吗?”

    “咳。”顾着听他们废话已经不知走神到哪里的切尔贝**咳一声,继续道,“我们所在的世界自成一体,在这里每个人之间都有着纵横交错复杂难解的因果联系,这些因果联系形成一张大网将我们每个人束缚在其中。任何人不得违背,更不能擅自更改。”

    她说的口干舌燥,于是换另一个人说:“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完成云之战。这个结界是此空间为了保护自己的因果律自动形成,只有当你们的任务完成时才会自动消失。”

    “所以,请继续云之战。”

    如果不是切尔贝罗诡异又神秘,看着不像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其他人估计直接扭送他们到医院去了。就算他们都不是一般人,但是相信他们也不会自恋到认为自己的行为可以让地球改变公转的方向。

    为什么区区一个黑手党内部斗争却可以引发空间的自我维护呢?这个空间是有多脆弱不堪?我隐隐听到有人这么吐槽。

    这当然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神已经如风中残烛一般朝不保夕只等作古了,不过最让人意外的是,为了维护因果律,那位神大人居然当众出手!

    周围人都是一副刚上完高数课的呆傻表情,继而都冲上前在空中乱摸,脸上的表情也自动转换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神乎其技等等……

    “结界?因果?”云雀轻轻念叨了两句,然后走上前,猛地一拐子抽了上去。“没有什么可以束缚我!”

    ⊙口⊙!所有人用一种比刚才更为震惊、更为傻x的眼神看向云雀。就算没有完全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这件事的不可违背性却可以肯定。就算是被称为不受任何束缚独自守护家族的最强守护者,也不能这样胡来啊!难道说云守代表的除了最强战斗力以外还有最强中二?!!

    “这个结界凭人力是无法摧毁的。”切尔贝罗已经在怀疑云雀的智商了。

    但是,这句话更引起了云雀的兴致,他对准某个位置,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打。

    “云雀那家伙真的听懂她们的话了吗?”

    “啊哈哈,好厉害!”

    “还是一如既往的搞不懂那家伙啊!”

    “喂喂,他不是来真的吧?”

    各种感慨从围观群众那里传来,虽然褒贬不明,但都表示出了一定程度的不可思议。

    我瞪大眼,愣愣的看着云雀,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大概是有点小开心,以及一丝丝的紧张。

    主神不惜用失败惩罚来督促我归还戒指,目的不过是为了维护因果律。但是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它的目的却没有达到。

    因为有人为了救我而准备强行改变剧情呢!>v

    作者有话要说:前所未有的超大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