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乌蒙的夜,仔细听......

    几乎在场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变成了惨绿色,龙魂果是什么东西,他们可是如雷贯耳,仅仅是听修士间的传闻都能将耳朵磨出茧子——凝聚了龙血精华,吸收纯净灵气生长的天材地宝,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物!只要能够吞下一个青皮的十年火候龙魂果,就能够获得一次洗经伐髓的机会,同时也能够增加骨髓的活性,使得血液产生的速度变得奇快无比,要是受了伤也不用担心失血过多动摇根基,因为血液产生的速度之快简直可以压过血液流失的速度,只要有足够的精气,完全不用担心气血损耗。更重要的一点是,龙魂果蕴含着龙族的气息,如果吞服了龙魂果,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抗龙族的威压,龙族是天生神物,它们对于其他种族,可是有着天生的克制!吃过龙魂果的修士能够直面龙族的庞大压力,发挥自己十成的力量与之争斗,这也是为什么吞龙的屠龙者能够成群结队的找龙族的麻烦,在他们眼里,所谓的龙威就是个屁!

    “龙魂果……堕魂谷怎么会有这种逆天的神物!”寒鸦头皮发麻的看着不悔和寻波,似乎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有用的信息。

    浅酌一口茶水,老刀缓缓开口:“龙魂果,是每一个屠龙者修炼斩龙诀之前必须要吞服的东西,也就是说,不管哪里有着屠龙者的家族,那里一定生长着一颗龙魂果树。也只有吞龙的那群老疯子有这胆量擒杀龙族用它们的精血浇灌培育龙魂果树,我说的没有错吧?”

    寻波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笑意:“寻龙谷中的那棵树,直接引来东海灵脉的海水浇灌,老祖宗说曾经有两条东海龙族龙王之子死在那棵树下,还有……十六条东海龙族附庸的蛟龙,精血放空之后被钉在锁龙柱上当做试炼考验要出谷的族人。”这羞涩的微笑在乌蒙的杀手精英们看来,就是对东海龙族**裸的的嘲讽!

    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凉气,饶是不悔对堕魂谷中的屠龙者家族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没有想到他们和东海龙族之间的仇恨竟然如此之深,要用宿仇的精血来浇灌龙魂树,并且将结出的果实用在自己身上,真是疯狂,疯狂到了极致!这种明目张胆的挑衅行为,已经加深了两族之间的仇恨,隐隐有扩大为四海龙族和公羊家之间的战争的味道!

    心惊之后,一桌老小眼中的绿光更盛。

    再次剧烈的咳嗽之后,血鸦皱着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开口问道:“我,倒是想要去那堕魂谷看看龙魂树到底是什么样子,龙魂果,到底有没有那么神奇。”

    “二哥,你这是?”看着血鸦攥在手中遍布斑斑血迹的手绢,不悔心里一紧。

    挥了挥手,不动声色的将手绢收了起来,血鸦笑道:“小伤,小伤,天顶盟居然藏着一个该死的心蜕境的死老头子,宰他的时候受了点伤。”

    寒鸦皱了皱眉,开口喝道:“要不是老十一的碎魂之术分了那老东西的神,今天晚上你这条小命就交代在那里了!什么小伤

    ?胡闹!死要面子活受罪!”血鸦翻着白眼不满的咕哝了几句,然后悻悻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今天晚上是血鸦和怖鸦前去天顶盟阻杀准备前去为难你的高手。”罗睺压低了声音在不悔耳边说道,不悔身子一颤,深深地看了血鸦,还有其他的兄长以及如同一尊佛爷般的老刀,空气中淡淡的冰冷的血腥突然变得温暖起来,他想说些什么,却开不了口。这也是一群和云倾尘一般护短的家伙啊。

    长烛明亮暖心,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被他们端上了檀木桌,一坛坛老酒被拍开泥封上了桌,一帮大男人猖狂的笑着,带着微醺的笑容谈论着鸡毛琐事,时不时夹杂着一些荤话,坐在不悔身边的兰梦瑶红着脸不时轻啐,忙着给不悔的碗中夹菜,眼中因为烈酒下肚身体燥热露出了胸膛的风不悔变得亮眼夺目,摄人心神。

    ……

    过了很久很久,杯盘狼藉,酒量略小的家伙都被灌得钻到了桌子底下呼呼大睡,被寒鸦血鸦几人从桌子下掏出来扛在肩上上了楼。

    “该死的,老七你就不能少吃点么?这么重,以后办完事爬墙走啊!”空鸦本就清瘦,而风鸦则是比他高出了整整一头,全身肌肉虬结,如同一头健壮的猛虎,空鸦半虚幻的小身板扛着风鸦气急败坏的说着,一时不查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吓得空鸦怪叫一声,脚底连变步伐,好容易稳住了身体,憋着一口气窜上了二楼。楼下几人恶意的大笑,也摇摇晃晃的起身,顺着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老刀看着生龙活虎亦或是烂醉如泥的小子们,笑骂了两句,一弹指,照亮了一楼的烛光全部熄灭,桌子上的空盘子和乱溅的汁水全都被无形的力量包裹起来飞进了后厨。正当他得意之间,几声瓷物摔碎摔碎的声音从后厨中传来,老刀面孔一僵,低声的骂了几句,摇着头背着双手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老了,老喽。”无奈的叹息声和淡淡的满足感充斥在这四个字的感慨里,在小小的空间里渐渐消失。

    “感觉怎么样?”罗睺坐在乌蒙小店的屋顶,手中抓着一个酒壶,仰望星空,淡淡的星光照落在他的身上,很是神奇的渗透进去,滋养壮大着他体内的灵力,一双紫色眸子盯着满天星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悔手中同样抓着一个酒壶,一翻身轻轻跃起,落在了罗睺的身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抿了一口酒,不悔开口问道。

    摇了摇头,罗睺并没有说话,他心中的情绪十分复杂,当初为了杀黑鸦他离开中州来到了荼罗州乌蒙的地界,接过没有杀死黑鸦反倒因为老刀与荼罗血羽们暴打教育的缘故,和黑鸦成了不打不相识的关系,本来也是一桩美谈,可是其中夹杂了老刀和荼罗血羽之后怎么想怎么有一种被逼良为娼的奇怪味道在里边,每一次想到这里,他都觉得浑身难受。

    “不如跟我一起闯荡好了。”不悔不以为然的说,摇着酒壶,听酒液在壶中碰撞旋转的声音。

    “可是我是冥府的人。”罗睺开口回答。

    喝醉了的不悔可是一个混蛋,这家伙的酒品真的不怎么好。他咧开嘴笑的满是恶意:“可是你已经把冥王令还给了冥君,你不再是冥府的冥王了,光棍一条,不如跟着我混,保你小子有一个锦绣前程!”夜风吹动不悔敞开的胸膛,衣衫晃动,看起来就像是隐居山野的狂客一般不羁豪爽,但是罗睺只想胖揍这个混小子一顿。开玩笑,你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小屁孩敢说这种大话?你骗鬼呢?!而且那种欠揍的语气,听起来真心不爽!

    “呵,风大不怕闪了舌头?就你?”罗睺不屑的冷笑着,没有想到看起来没有凡人情绪的黑鸦居然有……这么俗的一面,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本性如此?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毫无顾忌的咧嘴一笑,不悔也不怕被罗睺从房顶扔下去,想也不想直接说道:“能揍你一次就能揍你第二次第三次,还不快叫大哥?!”

    “你给我滚!”罗睺黑着脸低吼一声,一脚把明显喝高了的不悔从房顶上踹了下去,然后将自己手中空了的酒壶用力砸了下去,只听一声闷响和扭曲的惨叫声,心情舒畅的罗睺哈哈一笑,抓起了不悔还没喝多少的酒壶。

    推开了自己的房门,不悔龇牙咧嘴的揉着自己疼痛的腰,甩掉靴子,将脱下的黑衣扔到一边,直接爬上了床去摸枕头。

    “诶,梦瑶那丫头给我换枕头了?”左手碰到了一个柔软的突起,脑子被酒精烧坏了的不悔咕哝了一句,一头扎了下去,一声低低的嘤咛声他并没有听到。

    不对,这感觉不对,就算换了枕头也不应该是这种感觉啊。急促的呼吸声在头顶呼出热风,不悔醉眼朦胧的抬头,借着窗外街头还未熄灭的灯火,正好看到了被自己压在了身下,被被子盖住的兰梦瑶的明亮双眼。

    “丫头,怎么来这里睡,老刀没给你准备房间啊?”不悔低声问道,他四肢因为酒精的缘故失去了行动的力量,用力一翻身,从兰梦瑶的身上翻过去,躺到了床的另一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惊恐、害羞、解释、思考了,所以他糊里糊涂的问了一句。

    被子一掀,将他也罩了进去,一个穿着**的柔软火热的身体抱住了他,幽香从兰梦瑶的身体上散发出来。同样是微醺的回答,却带着某种暧昧的、娇羞的味道在不悔耳边响起:“老爹说……我们应该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

    酒精刺激下突然有一种狂野的燥热从身体最深处咆哮着涌了出来,不悔本能的想要去控制、想要去推开兰梦瑶,可是却无法抵抗这股原始的冲动,正在动摇之间,兰梦瑶……居然把自己的**脱了下来,不悔的抵抗如同被滔天洪水冲击的小堤坝一样土崩瓦解。

    “你这个,小妖精!”清晰的衣衫碎裂声响起,兰梦瑶发现不悔居然一把扯碎了自己的贴身衣物,惊呼一声,带着某种神秘的渴望和兴奋,被强壮如猛虎的不悔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的舌头缠在了一起,一声奇怪的痛呼响起,粉红色的气息在房间里弥漫……

    “该死的,老头子当初就应该把房间的隔音做得好点!”老刀恼怒的说了一句,用枕头将自己的脑袋埋了起来。

    “嘿嘿,老大,你说老幺这是第一次么?老爹可是做了件好事啊。”血鸦怪笑着敲了敲墙壁,他的另一侧住着的是老大寒鸦,他们都是身躯修炼有成的修士,感知力比凡人强了何止百倍?!

    寒鸦躺在床上,正想要回答,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充斥着他的脑海,话题都离不开那一声怪异的痛呼声,和之后不悔的气喘如牛,以及……某些深入骨髓的呢喃哭声。

    “都闭嘴!”老刀有些怪异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耳边,讨论声戛然而止,可是他们都忍不住低笑起来。

    跟了老刀二十多年,他们自然能够听懂老刀的意思——都闭嘴!仔细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