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握手言和

    不下五十声怒吼从土狼帮、黑虎帮、猎鹰帮、飞崖帮以及天顶盟的总部中传出,虽然平日里这几个势力并没有多大的交情,但是毕竟有盘根错节的利益往来和见不得人的黑暗交易。比如说土狼帮和黑虎帮两家的地盘之间夹着一个“灰蛇众”的势力,而灰蛇众又和两家毗邻的“血熊门”、“无天帮”关系亲密,他们必须结盟才能抵抗来自三个势力之间的压力,慢慢蚕食实力最弱的灰蛇众,然后图谋向外扩张势力。两家和那三个帮派之间的实力伯仲之间,互相不能奈何,再有两年时间灰蛇众便会被他们瓜分,然后逆转局势压制其他两家,而如今土狼帮元气大伤,对于两家之间蚕食灰蛇众,碾压血熊门、无天帮的计划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偏偏黑虎帮还不能放弃这个盟友,因为和他交好的猎鹰帮远在城西城门内,相距三十多里,猎鹰帮的大宗天顶盟则是靠近城中心,距离更远,若是土狼帮覆灭,灰蛇众等三个势力要在短时间之内杀光黑虎帮上下,三十里地赶去只怕猎鹰帮众只能清理黑虎帮的废墟了。

    飞崖帮最大的生意就是东海蚌珠,而蚌珠的最大来源,黑虎帮就占了七成!因为黑虎帮控制了东海海滨几个小小的采珠人的村落,要是失去了黑虎帮,飞崖帮的经济就将崩溃,近几年来飞崖帮和周围两个新生势力之间摩擦不断,他们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主儿。

    所以四个势力的势力主毫不犹豫的分出自家五成的力量赶去平息风波,他们并不知道,屠杀土狼帮众的,仅仅只有风不悔一人,要是得到了口信的话他们宁愿土狼帮覆灭——凭借一己之力能够覆灭一个并不入流但是凶悍无比的势力的……修士,他们惹不起。黑色势力再强大,也只是凡人组织,纵使他们的带头大哥修炼灵力,也只可能是小小的武者,若是突破了武者凡胎境界,又怎么会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不去追寻至高无上的通天之路?若是他们知道引起这场腥风血雨的是因为几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混蛋打劫引起的,一定肺泡气炸,荒唐,荒唐至极!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风不悔、燕天南的身份——荼罗血羽、乌蒙黑鸦!虽然城里大大小小势力上百,各自有着势力划分,但是城西一个破落的小店却是从来没有人敢去闹事的,小店甚至没有牌匾,但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威慑力。曾经那小店上挂着朴素的招牌,劣质木板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两个宛如鸡爪子划拉出来的大字“乌蒙”,后来年久失修,店主人也懒得再挂招牌,但是但凡老江湖想要委托什么事情,一定会来这家小店,只要不踏足中州,这家小店一定会用最高的效率让你满意。至于中州……那是“冥府”的势力范围。乌蒙,两个字沉甸甸的压在白燕城黑暗势力的头顶,只要小店没有关门,那他们就永远不敢自称是白燕城最大的势力,连城主白麟扶持的白燕城数一数二的“麒麟商会”也不行。荼罗有血羽,乌蒙十二鸦。

    寒鸦、血鸦、鬼鸦、空鸦、毒鸦、骨鸦、风鸦、海鸦、魂鸦、火鸦、怖鸦、黑鸦。

    十二个名字,十二只鸦,不仅仅代表着乌蒙的门面,更是九州杀手界顶级的十二个杀手,同气连枝的十二个异姓兄弟,十二个杀人不眨眼的厉鬼,十二个……天赋惊人的修士!这十二人随便拿出一个,也不是世俗势力除了皇族之外可以招惹的起的,就算是世代掌握军政大权的九州军事豪门也不行。如果惹下了冥府十八尊冥王之一,有实力杀了也就杀了,大不了赔礼道歉付出一些代价揭过这件事,绝对没有冥府的成员继续找麻烦;乌蒙不同,十二血羽不同,如果有一鸦死在了设计之中,乌蒙绝对会倾巢而出,高歌着老刀不着调的“荼罗血鸦谣”在黑夜如死神般降临,杀得人头滚滚,杀得血流成河。他们在兄弟情分这一点上要比齐名的冥府十八冥王的风评好上九个档次,云泥之别。

    “冥府修无情道,所以震慑世人;乌蒙修有情道,所以折服世人。”这是一个极有声望的曾经的江湖领袖的原话。乌蒙是一个把情分看得比命还要重的组织,伤我手足,如伤我身,既伤我身,百倍奉还。哦,不对,不死不休。

    曾经的荼罗十二血羽,十五年前的老大哥一辈,第三梯队修为最弱的四鸦被炎魔窟某个长老最小的儿子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身体被制成傀儡,魂魄被抽出粉碎,永远禁锢在身体中,其余八鸦在当天夜里闯入炎魔窟屠杀外围弟子八百,内门弟子三百三十二,核心弟子九人,炎魔窟宗门行走三人两死一残,他们可是迈进了长生中期的强者,而八鸦修为最高者不过灵宫后期!后来八鸦被炎魔窟长老联手杀死,得知噩耗的妖刀二话不说,撤回了分布在外的七州乌蒙杀手四千六百六十九人,策划了一场针对炎魔窟中下层的大规模刺杀!

    短短六个月,炎魔窟二十四位长老死于刺杀之下者多达十三人,外门内门精英弟子死伤无数,宗门行走一度被杀到无人敢担任宗门之令在九州上行走,宣扬教义、收揽弟子!人们这才惊醒,妖刀不仅仅是乌蒙的顶梁柱,更是为数不多的,能够和一流势力,包括修真门派在内的掌教首领并驾齐驱打成平手的,举霞巅峰的恐怖强者之一!

    这,就是乌蒙。

    五十多声怒吼传出的一刹那,站在房顶的八个笼罩在黑袍之中的人影向地面落去,袍尾飘动如双翼展开,轻飘飘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们的任务是阻止四个势力中的修行者出手,也就是说,他们的任务是狙杀黑虎帮、飞崖帮、猎鹰帮、天顶盟中的修行者,斩草除根,将其在白燕城彻底除名!

    ……

    ……

    “来杀我?”看着自己对面的白虎,不悔淡淡的开口,他发现自己心底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想要对白虎升起恨意也做不到,如果没有白虎,他也不会坠落堕魂谷遇到屠龙公羊家后裔,也不会吃下龙魂果在三个月之内突破需要自己花费数年时间才能突破的凡胎境一举冲击到意动境中期,所以对白虎他恨不起来,也不想去恨。

    摇了摇头,白虎将巨斧插在地上,回答道:“老刀说,你需要爆发力强横的人保护你的身后,绵长持久的战斗你可以,水磨工夫生生把敌人耗死是你的拿手本事,但是硬碰硬的战斗,你不如我。”

    微微一笑,不悔大步上前,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合作愉快。”

    白虎亘古不变的冷漠表情出现了一丝变化,挤出了一个姑且可以看作是笑容的表情,嘴角微微抽筋着同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和不悔的右手握在了一起。

    握着白虎的右手,感受着另一边体内的澎湃灵力波动,不悔也是吃了一惊,三个月的时间,白虎比之前和他战斗之时更加强大,更重要的是,他从白虎的身体中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草药之力,当即凌乱的看着白虎:“你,你也喝了……”

    “被你打断了全身八成的骨头,老刀让我喝了整整一个月的……那玩意儿太难喝了。”两个人的身体同时抖了抖,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白燕城外那漫山遍野随风舞动的白骨花,还有白骨花下逐渐腐烂、被白骨花根茎吸收的森森白骨。

    嘴角抽了抽,不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白骨花汁那恐怖的蠕动着尖叫着的液体包围,一层层鸡皮疙瘩渗了出来,看向白虎的目光同时充满了同病相怜的同情感。

    “以后,叫我罗睺吧。”白虎低声开口,告诉了不悔自己的名字。

    咂巴咂巴嘴,不悔又不由得想起了奉天城中残存了亿万年之久的不甘的罗焕残魂。“叫我燕天南,或者风不悔。”

    “风?好奇怪的姓氏。”

    “要是不姓风,那我就得姓云了,岂不是更奇怪?”不悔干巴巴的笑着,对于自己姓什么这种让人头大的问题,他早已不去纠结。指着四面八方暗巷中乱砸砸的千余号混子,不悔看着罗睺,好像询问他老刀要他怎么做。

    罗睺眯着眼用右手食指一个一个点过去:“全部杀了,一个不留,今天晚上有威胁的刺头一个都不会出现,但我们动作得快点,城卫军马上就要来了。”

    “老大他们出手了?好,看看谁杀的多。”话音刚落,两个人分别冲进了一个巷道,如同两朵莲华璀璨绽放,刀光斧影爆出千道寒光,鲜血如同井喷染红了巷道的墙壁和地面青石板。

    “怎么可能,你我一人一半。”罗睺冷笑着大斧横扫,挡在身前的二十多人拦腰断成两截,花花绿绿的肠子流了满地。

    这一夜,注定是白燕城势力一次小小的洗牌之夜,大头陨落,必定有另一个大头站出来,同样的势力更替,同时发生在了黑暗势力的各个阶层,白燕城,要变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