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碰撞,鸦悼之丧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不悔怒斥,他行事最不喜拖泥带水,虽然不至于生气但是对于白虎的纠缠不休已经生了火气。

    白虎神色冰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小的凡胎武者产生兴趣,修道之人讲究一心向道,如此不智的行为很是少见。

    凌厉的巨斧攻势如同连绵的海波不断,一波又一波劈向黑鸦,虎啸不断,掀起了灵力狂潮,那骇人的声势堪比心蜕境的灵神之威。

    但是黑鸦毕竟是黑鸦,云魄脉境的历练不单单是磨练意志那么简单。

    “啊,啊,啊,啊!”血鸦舞动,上百道刀罡化作群鸦风暴与连绵的庚金之气撞在一起,疯狂的相互倾轧,一头背生双翼的白色猛虎双目射出紫色强光,挥动着利爪狠狠拍散一只又一只黑色乌鸦,在地面留下深深地切割痕迹;黑鸦同样不甘示弱,在全部消散之前一次又一次撞在了白虎虚影上,数不清的抓痕啄痕留给了那头白虎。

    白虎终于消散了,血鸦刀罡同样耗尽了力量,与白虎虚影同时泯灭。

    吼!

    虎啸再次来袭,不悔抬头看着那势不可挡落下的巨斧,毫无惧色,挥刀直上,悍然劈向斧刃。

    右手持刀,左手推着刀背格挡那泛着寒光杀气无边的一击,沛然巨力从刀斧相撞的地方倾泄进了不悔体内。不悔终于变了脸色,他低估了这一击的力量。

    白虎虎目含怒,全身一震硬生生扛住了血鸦上传来的反震之力,低吼一声全身的力量顺着双臂冲进了巨斧,轰向了身下的黑衣男子;而不悔可没有那么幸运,毕竟白虎完成了凡胎淬炼,身体强度和力量远远高于不悔,不悔张口一道血箭,倒飞而回,身体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沟壑,骨头发出瘆人的碰撞声,如果没有风骨淬炼,他可能会全身骨碎!

    白虎并不愿意就这么放过不悔,同样他也没有给敌人喘息机会的习惯。拖起沉重的战斧,凄厉的破风声回荡在不悔耳边,那巨斧再次劈下,想要将他斩成两段!

    不悔双腿用力一蹬,斧刃深深的陷进他原本腰部所在的位置,向后滑出三尺的不悔有惊无险的躲过了致命的砍击,从远处用力撑起血鸦,站了起来。

    巨斧抽出地面,那道不知有多深的斧痕中有暗金色的雾气消散,附近一小片土地变成了金属色泽。不悔倒吸一口冷气,这件武器竟然能够金属化它砍到的东西!

    不难想象,就算没有被腰斩,一旦斧刃划伤了他的皮肤,他的身体也会以伤口为中心蔓延金气,化为金属,极大的减缓他的行动能力,然后让他无法躲闪接下来的必杀!

    好在这种可怕的攻击看起来对于白虎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原本以为黑鸦必死无疑的白虎喘着沉重的粗气将巨斧抽回,脸色苍白,体内灵力消耗一空,四周的地灵浊气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灌注进他的体内,压缩转换成灵力弥补消耗。

    “你这个疯子,不可理喻!多大仇多大怨!”不悔的风骨云脉吞噬着灵气恢复伤势,看着白虎吐出一口淤血,愤怒的大吼道。

    白虎没有回答,用看死人的冰冷目光注视着他,似乎在思考怎样能够让他在下一轮攻势中葬身博阳城郊。

    境界低下的修士恢复伤势、恢复灵力并没有多快,甚至只比常人快上几分,但是生死之争看的不仅仅是谁恢复气力灵力伤势更快,最重要的是看谁能够忍着伤痛和无力感抢在对手再次攻击之前将他置于死地。

    “修士受伤后与凡人并无多少差异,重伤的大能甚至可以被野狗分食,只要野狗能够咬开他们的皮肉。杀手不求光明正大,不求堂堂正正,不求高人一等,只要是在杀人,不用把自己当做大能,你要把自己看做是那饿疯了的野狗,就算牙口不好没有胃口,也要拖着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身体将敌人咬死,因为我们不求胜利,只要能够在杀了人之后活下去!”妖刀当初这么告诉不悔,而不悔也践行着这条规则。

    呼!狂风吹拂,青色的风域以它最狂暴最可怕最嚣张的姿态扩张开来,缓缓的将自己的主人隐藏进自己的领域。白虎眯起了双眼,看着黑鸦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再也找不到踪迹。

    即便眼前这片天地间的感知范围内黑鸦的气息和血的味道清晰可辨。

    风域缓缓扩散,白虎深吸一口气,任凭风域将自己吞噬进去,他看清了这么一个事实——如果想要顺利杀掉黑鸦,他必须踏入这片古怪的风之领域去寻觅不悔的踪迹。

    或许这就是黑鸦最后的手段了。白虎这样默默的想道。

    空洞但是充满了死寂杀意的刀鸣伴随着无处不在的乌鸦厉鸣之声在风域中回荡。白虎提斧四顾,并没有发现那黑色的身影。

    “嗡!”刀锋嗡鸣之声突然强烈起来,在白虎的耳边炸开。

    暗红色的刀影围绕白虎翩翩起舞,上下翻飞,细微的血肉绽开声响起。不悔神色冰冷的舞动血鸦在白虎的身上留下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喷溅,白虎因为这突然的致命反击流失了大量鲜血,脸色煞白但是依旧脸色不变。

    绝强的劲气爆发,坚固且锋利的庚金灵力拔地而起,形成了一面灵力壁障逼开舞刀的不悔,额前一缕黑发突然变成了乳白色。

    “血鸦鬼舞,妖刀可真是舍得把自己压箱底的本事教给你!吼!”白虎冷冷的说道,猛虎咆哮震天动地,巨斧上的紫色宝石绽放刺目光芒,黑气从体内涌出,一尊身穿帝袍面容模糊的男子影像从白虎身后升起,这男子手执黑金龙纹笔向前轻描淡写的一笔划下,肆虐的风域被无形的力量一剖两半,风域中升腾的云雾同样被劈开,那是不悔尚未凝聚成型的云丛!

    《风魂策》有领域为风域,《天云道经》同样有领域云丛。在不悔辅修《天云道经》之后他的风域中也出现了异变——云丛领域出现在了他的风域之中!

    风域被破,不悔并没有惊慌,反而像是预料到一样淡然,血鸦依旧在舞动,但是这一次不是主动进攻,而是被动抵挡狂乱的斧刃。

    “冥君倒也舍得,不仅把自己的成名之技‘冥府乱笔’传授给了你,而且还赐你护身鬼君通判。这‘鬼君通判’之术应该是冥君亲力施为吧?”不悔反唇相讥,所谓“鬼君通判”就是之前黑色男子破开风域的鬼神一笔。

    不悔咬紧牙关,此刻他们不单单是在比拼自己的力量,还有两人传艺之师到底孰强孰弱。

    冥君有冥府,妖刀有乌蒙。

    三十年前下手狠辣无比,没有一次败绩的两大杀手先后选择归隐,但是九州江湖中对于二人谁才是第一杀手这件事争论不休。或许他们像是江湖人远胜于像是修道者。冥君和妖刀并没有在意这虚名,该吃饭吃饭,该喝水喝水,该睡觉睡觉,保持着默契不去越线踏足对方的领土,不去惹起没必要的无聊麻烦。

    这一次传承了二人衣钵同时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徒弟身份的两个年轻杀手命运使然般的遇见,替冥君和妖刀、冥府和乌蒙做出胜负。

    血鸦鬼舞与冥府乱笔有着惊人的相似,带着自身灵力特性的血鸦与战斧不断对撞,两团风暴平底而起,血色的群鸦疯狂鸣叫着在青色风暴中徘徊飞舞,冷漠无情的眸子死死盯着白虎;漆黑的冥君沉默不语,手下大笔不断点、划、勾出,似乎在写字,那深邃的黑色瞳孔中倒映出不悔的身影。

    “给我滚!”血鸦狂袭,如同幽暗山洞中冲出的蝙蝠,嗜血狰狞。

    “破。”白虎的声音空洞,伸手向前一点,背后冥君大笔一挥,一个偌大的“破”字成型,漂浮在空中,猛然对着涌来的疯狂鸦群压了下去。

    群鸦破灭,不悔双手持刀,蒙蒙血光在刀锋之上激荡,他用尽全力想要斩破那个杀意冲霄的大字。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做抵抗,一定会死!

    再次喷血倒飞而回,冥府乱笔书写出的字被不悔撼动,正中央出现了一道裂缝但是它依旧直直飞向不悔,在消散之前印在了不悔身上。

    骨头刹那碎了三成之多,保护骨骼的葬灵鬼风被震散之后快速凝聚,将断裂的碎骨包裹起来,凝成骨头的形状接在断口。这便是风骨的特性——即便是骨头断了,葬灵也会凝成风骨暂时承担骨骼的任务。

    白虎空洞冷漠的眼神有了异色,同境界修士挨了这一下都会丢半条命,他实力尚低,仅仅能让冥君写出“破”字,原以为能够完全秒杀黑鸦,但是却想不到那黑鸦居然正在颤抖着站起来。

    低吼一声,白虎收起了战斧,扯开拳头直奔刚刚站稳的不悔而去,淡淡金芒覆盖在拳头之上,延伸出一寸余的尖锐凸起,不难想象如果这拳头击打在身上会造成什么伤害。

    若有若无的虎啸在拳端响起,小小的猛虎头颅虚影浮现,张开虎口砸向了不悔。

    刀锋横斩,瞬间与白虎的拳头碰在一起,土浪翻滚,掩盖住了碰撞在一起的两个人。泥土沙石从天上洒落,别样荒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