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博阳外那一声虎啸

    白虎也是一个神秘的杀手。不同于黑鸦的“失忆”被救,他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甚至连冥君都不知道他的出身、世家、姓氏。

    “你来这里做什么?”当白虎拖着冥府总部最后一个守卫的血淋淋的尸体踏进冥殿直面坐在最高处的冥君时,冥君笑眯眯的这么问到,他不仅喜欢杀人,还喜欢看别的杀手杀人,归隐之后更喜欢看年轻的杀手杀人,然后他暗中吐槽杀手的拙劣技巧。白虎所有的“作品”都是毫无美感,血淋淋的,血肉模糊,但是在冥君看来却是美到了极点——简单粗暴,断绝了目标所有生还的希望,血液流干经脉尽碎。杀手杀人的艺术就是让目标死,死透,死到不能再死,让神医都哀叹无力回天,绝了生的希望便是最美。

    “你是我三十年来见过的,杀人手法最残暴最没有人性的,做我徒弟,考虑一下?”冥君笑眯眯的伸出橄榄枝。将尸体扔在地上,白虎冷着脸:“没兴趣。”冥君放声大笑,他将白虎收在了冥府,冥君手下十七冥王,白虎成为了第十八位冥王,也是唯一一个意动境的冥王。

    白虎只求在冥府接任务杀人谋生,按照他自己说的,他除了杀人什么也不会。第一次听到黑鸦的名字的时候,白虎正在杀人,巨大的战斧仔仔细细切割着目标的护身之甲,那东西很难弄开,好像是溟海海髓,心里一颤所以握着战斧的手一抖,手指被那人的护身之甲的碎片割开,血流如注,很疼很疼。白虎知道,在这个名字让他失神的同时,他要杀了黑鸦,或许是天意,也或许是自己的嫉妒心作怪。他意动中期,二十六岁进入九州杀手序列;黑鸦二十三岁,凡胎中期进入九州杀手序列。黑鸦是序列前十甚至前二十中唯一的凡胎武者。

    “我要去杀了黑鸦。”白虎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多说,将代表自己的第十八冥王令还给了正在喝酒的冥君。冥君什么话都没有说,对着白虎摇了摇自己的酒壶算是道别,白虎留不住的他知道,一如当初白虎想也不想拒绝自己的收徒之意。轻装简行的白虎离开了中州,踏上了前往乌蒙领地的行程。

    ……

    ……

    橙色的初阳从天边升起,一声雄浑悠长的号角声响起,前一刻寂静的博阳城立刻沸腾,那号角乃是城门守军的警号,游牧部落的荒潮又至,从甜美梦境中惊醒的游侠士卒嗷嗷怪叫着将不愿苏醒的同伴踹了起来,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如同蝗虫一般涌出了博阳城,惺忪的睡眼还未睁开便迎来了同样疲惫不堪并且久受饥荒之苦的饥民。第一抹血色溅在惨白色白骨花的花瓣上时,人们真正的苏醒了过来,沉重的呼吸声响起,两方人潮像是争夺领地的雄狮一般厮杀成一团。

    博阳城·副城主府

    不悔推开门,悄无声息的走出了房间,呼吸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迎来了薛耀。

    “小兄弟,荒潮又来了,快快助我出城杀敌!”薛耀严肃的看着不悔,他身边的四个护卫同样杀气腾腾,准备出城杀戮一番。

    不悔看了看薛耀,冷声道:“城主大人,不悔此番前来并非为了参与博阳城与游牧部落的战事,但是城主大人看得起我,那我自当效劳。不过……能否将血刀交与我杀敌?清晨开始杀戮,没有什么武器能比得上我父之利器。”

    薛耀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转身从捧刀侍卫手中拿过血鸦交给不悔,在他看来此时的不悔完全就是一个被他激发出血性想要为国效力的热血青年,哪会想到不悔出城之后只是想杀出一条血路离开?

    “谢城主!”向薛耀抱拳行礼,不悔立刻赶往城外,荒潮荒潮,能够称之为“潮”,足以看出部落饥民的数量之巨,要杀出去绝非易事。随着不悔离开,薛耀也骂骂咧咧诅咒着该死的部落首领,带着自己的侍卫赶向城门,他是副城主,如此紧要关头可不能缺席。没人注意另一个房间,不悔和薛耀离开之时一抹白色悄然离去,幽灵似的飘向了城门,杀气浓烈到令人窒息。

    博阳城外两朵血色的花在战场中肆意绽放,青色的风暴和暗金色狂潮就是冥君的死亡判决,任何踏进这两个区域的饥民都会被宣告死亡。

    这两朵花的中心是两个青年,同样的面无表情,同样的杀气冲天。博阳城主赞赏的看着这两个优秀的男子,他可想不到这两尊杀神随便拿出去一位都会让所有人颤抖。荼罗血羽,乌蒙黑鸦;中州冥王,冥府白虎。不悔漫无目的的挥舞着血鸦,将那些扑上来的饥民斩杀,他只求开辟出一条血路供他撤离。血鸦上的一千三百二十九枚风魂印全部消失,如果不出意外,那就在薛耀体内埋下了一千三百二十九枚超小型的炸弹,只要自己退出足够远的距离,那薛耀便会死在爆炸的风魂印下。同时若是失败也不会有人怀疑他,博阳城没有人知道不悔是风灵根的先天风灵体,他可以另寻机会。白虎同样漫无目的的挥舞战斧斩杀着饥民,他的注意力放在了不悔身上,一旦有机会他便会靠近不悔,击杀黑鸦!

    日上中天,炽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缓缓流淌的血河散发着腥甜,被染红的白骨花摇晃着、尖叫着、颤抖着,记录下这又一次的疯狂。一波又一波饥民涌了上来,挥舞着武器砍倒敌人或者被敌人砍倒,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能够吃饱,如果吃不饱,那么活着还是死去看起来没那么重要。一如当初的大胤护国王胤禛所说:都是为了生计,都是为了混口饭吃,何必要打打杀杀不给活路?事实就是那么残忍,都是为了生计,都是为了混口饭吃,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很多时候为了自己吃饱,必须要断掉很多人的生路,但是人们并不愿意好心的成全别人,所以有了暴力,所以有了杀戮。

    当荒潮达到了顶点之时,博阳城主大喝一声,所有城防力量倾巢而出,这一次把彻底发疯的饥民打退之后,起码有三天不会再有风波。薛耀和他的护卫也都投入了战场,通红的眼睛、沉重的喘气就像火气上头的公牛。所以没有人发现最先掀起杀戮风波的两个年轻人已经消失不见,两条血路向东延伸,一前一后衔尾而行,远离博阳城而去。

    “你有完没完?”不悔前行一百余里后停了下来,手中血刀一震,抖落了附着的血迹,刀锋轻颤,一股冰冷的战意淌出。白虎难缠,同时也很烦。

    “薛耀还没死?”白虎并没有理会不悔的不耐烦,反问了一句不悔同样关心的话题。

    不悔歪着脑袋感受了一下,眉心浮现出一个青光遮蔽形状的印记,同时瞳孔也变成了风的颜色。“爆。”从他口中轻轻吐出这么一个字,百里外的博阳城下正在杀敌的薛耀身体毫无预兆的膨胀起来,在周围所有人惊恐的注视中,爆炸开来。薛耀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薛耀的护卫甚至没有机会扑过来做些什么,薛耀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充了气,然后混杂着血肉模糊的肉块血水炸开,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不可控的修士自爆引发的灵力风暴。意动巅峰所存储的天地灵气并没有多少,但是薛耀作为博阳城副城主,乃是荼罗王朝正五品命官,怎能少得了护身之宝?这些护身法宝大多超越了薛耀自身修为,随着薛耀的死亡,它们同时崩溃,直接扰乱了方圆三百里内的天地灵气流动,掀起了灵力狂流,无数博阳城守军和部落饥民在灵力肆虐中被撕扯的粉碎,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便灰飞烟灭。感受到风魂印同时爆发,感受着紊乱的灵力波动,不悔的面皮抽动了一下。如果这些为薛耀陪葬的的人都算上,自己就可以离开乌蒙了。

    转身离去,不悔依旧没有看白虎一眼,他要尽快赶回去交接任务,还有答应兰梦瑶的衣裳首饰都要去买。不知不觉兰梦瑶已经成了他的管家婆。

    白虎此生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被别人忽视,而且是从未放在心上,他不知道黑鸦哪里来的勇气,难道是因为神秘的法宝?他的心里又一次浮现出夜间挡下自己雷霆一击的诡异黑盾还有那看不清痕迹的影子。黑鸦渐行渐远,白虎紫色的瞳孔中金色庚金之气碰撞不断。那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容纳庚金灵力在最脆弱的眼球?成仙成圣都不见的有如此勇气,庚金气锋锐无匹,血肉之躯就是举霞飞升都没有那种气魄。

    “吼!”一声暴虐的咆哮从身后传来,白虎周身杀伐之气腾腾而起,巨斧带起尘土飞扬,同样传出虎啸狠狠劈向黑衣男子的后心。不悔怒斥一声,眉眼间尽是无奈,血光一闪,血鸦上撩,迎向了气势如虹的斧刃。博阳城外的一声惊神虎啸,掩过了博阳滔天战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