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鸦歌燕默

    “嗤。”带起群鸦厉啸的长刀对着白三的面门重重落下,尖叫的白三一屁股坐在地上,如同丧家之犬手脚并用向后爬去。

    刀锋并没有砍下白三的头颅,甚至连白三的身体都没有碰到,因为它被一团粘稠的散发着淡蓝色光泽的物体挡了下来。

    溟海海髓,一种极其珍稀的海生宝物,荼罗州位于九州靠北之地,天寒地冻,被海洋包围,而海洋的尽头,则是极寒溟海。溟海海眼内生存着数量稀少的海灵,它们性情温和,拥有强大的防御力,捕溟海海灵生剥其皮肉,配合万年玄冰冰晶在地火岩浆中焚烧去除寒气,再加入各类材料炼制而成的海髓,是权贵豪门趋之若鹜的护身之物,海髓之强,非长生者不可破。

    缓缓收刀,不悔皱着眉打量那蠕动着挡在白三身前的溟海海髓,有一种狮子吃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而且他明显感觉到了一刀斩下有什么东西破碎,灵力波动一闪即逝,应该是类似于危险讯号之类的小术法。

    放下了兰梦瑶,不悔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静静等候即将出现的敌人。

    轰。轰。轰。建筑物倒塌的声音连成一片,温尘阁内静悄悄看着事态发展的权贵心里一沉,敢在白燕城这么肆无忌惮的,除了白家人,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势力,最起码他们这样认为,包括荼罗巡查使也不行。

    轰鸣声靠近温尘阁时消失不见,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个穿着蓝色长袍,头戴平天冠的男子龙行虎步走入温尘阁,他的身后没有随从,只身来此。

    “谁人敢在白燕城,伤吾淳儿?”男子鹰视狼顾,一双泛着寒芒的眸子冷冷注视着慢慢品茶的年轻人,目光下移,看到那插在男子身边嗡鸣颤动的血色长刀,不由得缩了缩瞳孔。

    白燕城是荼罗王朝边境重城,不仅担负着贸易沟通的任务,还要抵抗游牧民族的冲击。那帮疯子缺吃少穿便不顾九州约定攻城略地,杀人放火,为了抵抗这种令人头疼的荒潮维护荼罗王朝的稳固,边境重城城主只能不停的杀,杀到心底麻木,杀到看见血就想吐,杀到那群化外之民不敢来犯,白燕城便是这么一座城,城外开满白骨花,根茎之下便是枯骨。白麟执掌白燕城二十余年,不知灭了多少游牧部落,杀了多少进犯之敌,对血气的敏感程度已经极其恐怖,他看得到那把刀上的尸山血海、血迹斑斑,他知道那把刀代表的是什么。

    妖刀血鸦,曾经在荼罗州掀起滔天血海的第二杀手的佩刀,传说血鸦本身只是一把用珍稀材料打造出来的绝世神兵,后来随着妖刀杀人饮血,渐渐染上了血锈,这血锈逐渐的蔓延,变作了通体血红的刀,有人说这把刀有了灵性。

    “你是谁,为何带着血鸦来温尘阁闹事?”白麟知道,妖刀封刀之后建立了“乌蒙”,乌蒙的总部就在白燕城,但是他宁愿当做不知道,以雷霆手段杀了这个年轻人,毁了血鸦,当做一切没有发生过。他不愿意面对乌蒙,他更不愿意和妖刀产生交集,那个站在九州巅峰强者之列,以一身恐怖的刺杀之道著称的老人。

    “想来,便来了;想杀,你挡不了。”言简意赅。

    白麟森冷的开口喝到:“好大的口气,你也不怕今日走不出去!说罢,为什么要杀我儿?”不悔抬头,直面那对蕴藏着光亮的眸子,全然不惧如威如狱千军万马冲锋而来的狂霸气势,一字一句的说着。

    “冥君可不会问一个死人是谁为什么杀了他。我,也不会问。”

    无需多言,不悔直直从椅子中弹起,身子前倾,在右手错开血刀的一瞬间叉开五指将血刀抓入手中,淡淡的黑影拖着一条血色的尾巴直奔白麟而去,都不是善男信女,打交道自然不需要良善手段。

    “修炼自凡胎开始,但是却是从意动起步,你不懂。”白麟背负双手,动也不动,气势如虹的血刀贯顶劈下,却没有溅起血光,空间凝固了一般,双手握刀的不悔仿佛意料之中,并没有大惊失色,在他和白麟之间灵气构成了厚厚的壁障,所以他的刀怎么都劈不下去,他只是凡胎,血鸦再锋利也斩不开意动修士的灵气壁垒,更何况白麟已然是长生后期的伪圣。

    凡胎境不能叫做修士,他们顶多是比较强大的凡人。

    一声怒喝,温尘阁中不少权贵都惨叫着捂住耳朵,狼狈的在仆人的搀扶下急匆匆逃离了这是非之地,有胆子看热闹,可是不一定有命活着把它当做饭后笑谈。白麟的咆哮是冲着不悔而去,不悔闷哼一声,身上压制的伤势被这声咆哮引动,一口血喷在了空中。

    借势向后翻腾,血刀被狠狠插进地面,不悔单膝跪在地上,眼睛中升腾起了野性的火焰,狼可不知道什么叫做畏惧死亡,它们会在断气之前用尽最后的力气再次咬下敌人身上的一块肉,虽死不退。

    “九州崛起的新一代杀手中没有人像你这样愚蠢,一击不中立刻远遁再寻机会,你这一手可真是拙劣了。”白麟不屑的摇着头,这个家伙的力量,弱的过头了。

    不悔舔了舔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自己体内躁动沸腾灵力,露出一抹笑意。

    “老刀说了,你说的那是刺客之道,而非杀手之道。每一个杀手都是合格的刺客,但是不会每一个刺客,都会是顶尖的杀手。”

    白麟瞳孔收缩:“你果然和妖刀有关系,你到底是谁?”

    血刀上黑色气流升腾,不悔沉默着一刀斜劈而出,黑色的刀罡化作十六只黑鸦直扑白麟而去。

    “我是个业余的杀手,我杀人只是为了还他人情。”不悔面无表情的说道,下一刻狂风骤起,温尘阁一片狼藉,被瞬间绞得稀烂。

    听到年轻男子的回答,白麟眼中闪过了复杂的光芒,他看着那血鸦刀劈出上百道刀罡化作黑鸦风暴隐入风域中肆虐,猜到了他的身份。

    “想不到,你居然是,黑鸦。”

    白麟吸了一口气,双手从长袍下伸出,灵气凝聚,化作一团光直接射入风域,然后被湮没。

    “嗯?”白麟略感兴趣的看着那气息弱小无比但是却隐藏着危险的风暴圈,灵力慢慢向他身边汇集,长袍鼓荡,白麟身上的气势已然拔高到了顶点。

    燕啼生生,三只巨型白燕从白麟背后拍打着双翼升了起来,白麟一指,三只灵力凝成的白燕猛地向前冲去,那速度太快,在旁观的兰梦瑶眼中就是三道白色闪电狠狠刺入了风域中。

    风域中响起了惊天的轰鸣声,笼罩了整个温尘阁的风域缓缓向中央收缩,像是因为三只白燕的缘故遭到了遏制,白麟察觉到陷入乱流中看不到但是依旧存在的白燕气息,松了一口气,若是自己长生境的一个法术都无法破了这凡胎杀手的小小法术,那就见鬼了。刚想开口说话,那个年轻的阴恻恻的笑声却是传了出来。

    风域被压缩在不悔周围一尺不到的空间内,三只白燕从不同方向将他围住,但是他却在笑,笑的那么讽刺,甚至有些猖狂。

    “白燕城主?大意轻敌可是会死的!”不悔右手挥刀对着白麟一指,消失的鸦群从他背后厉啸着如海浪般涌出,直接将三只白燕忽视,从空隙中穿过急速扑向白麟。白燕城主何等眼力?他可以清楚看到那只有拳头大小的上百只黑鸦双翼的锋利,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那并不是术法,而是妖刀血鸦劈出的刀罡!他只得伸手一指,三只白燕向不悔俯冲下去。

    一阵轰鸣,烟尘四起,白麟狼狈的从废墟中走了出去,惊出了一身冷汗。身上丝绸制的长袍早已不见,一副贴身软甲上布满了上百道深深地划痕,亏得这软甲不是凡品,要不他怕是早都死在了鸦群之中。

    “白麟小儿,这次你可真是过分了,连老刀的面子都不给。”苍老的声音从白麟面前的烟幕中传出,男子瞪大了双眼,死死盯住烟幕中的佝偻身影。

    “妖刀。”试探性的说出了两个字,然后白麟浑身冷汗四溢。

    老人抱着昏迷过去的不悔,踱步走出了温尘阁的废墟。白麟瞳孔缩到针尖大小,因为三只白燕命中了黑鸦,一个在丹田,一个在胸口,还有一个左肩,但是他感受到了自己的灵力并没有往常那般渗入经脉骨骼大肆破坏,反而被禁锢在皮肤下,骨骼外,如同囚徒一般。那杀手黑鸦,手中仍紧紧握着自己的血刀。

    “没出息的东西,亏得还算是九州杀手序列排行第七的翘楚,居然弄成这个样子,你说博阳城那笔买卖怎么做?混账,看来临死前又要教会一个吃亡命饭的臭小子了,业余杀手?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顶多算是个业余土匪,还是没出息的那种!告诉你了杀人怎么能硬碰硬呢?你给他家水里下点毒,晚上去他家吹迷药,哪一样不能成事?虽然不光彩了点,可是小命要紧啊。”老刀自顾自的说着话,完全不看那白麟一眼。

    远去的苍老身影一顿,回过身来扯着嗓子叫着:“那女娃,长得真水灵,这混账是因为你才动手的吧?没地方去的话就跟老刀回家,要我伺候这臭小子,他还不配,正好你来!”远方血刀发出一声轻快的鸦啼,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躲在废墟里的兰梦瑶听到老刀的呼唤,立刻探出头,提起自己的裙摆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从始至终,老刀都没有看过白麟一眼,白麟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动作,因为举霞中期的恐怖威压始终压制着他一个人,他知道那威压来自老刀,已经归隐的妖刀。

    老人消失了,威压也消失了,白麟颓然倒在地上,面如死灰,左臂一阵刺痛,抬起手看时,一行血字正从裂开的皮肤上浮现。

    “鸦亡屠燕。”

    “啊!!!”一声悲愤的怒吼被白燕城繁华的夜生活淹没,这一夜,乌鸦在唱歌,燕子却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