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妖刀与鸦

    冷哼一声,老人低垂的眼帘抬起,露出一道明光,如同枯树皮般满是皱纹的双手手指微微弹动,鸦影还未劈下的双翼“噗”地一声轻响,竟然被震成了和风散开,黑鸦不甘的抬起喙子用力向老人眼珠撞去,被皮包骨的双指夹住,双指一并,指间黑气缭绕,黑鸦消失不见。

    “区区一个凡胎小辈也胆敢偷袭于我,真是不知死活。”老人向前一步,无形的压力向房中男子倾轧而去。不过在他的灵力触碰不悔的瞬间,他却变了脸色。

    灵力如同泥牛入海,在接触到不悔体表的一瞬,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吞噬或者粉碎,没有一丝半点的残余。

    “你也不过就是一只脚迈进了意动境的废物,就敢这么胆大妄言,你开了天地灵气几分?朽木半凋为鹰犬之流,你也配说境界。”不悔感受着空气中灵气的沸腾,面无表情反唇相讥,若真在这梦瑶的闺房动起手来,他可不会吃亏。

    老人没有生气的苍老面容听着不悔的明嘲暗讽,渐渐扭曲起来,脸上深深地皱纹不断蠕动着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狰狞笑脸,无论事实与否,说一个修士是“废物”,不啻于掀了他家祖坟,这仇三言两语下就变成了不死不休的怨恨。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黄口小儿,幸亏老夫早来一步,正好将你收拾了,让那女娃干干净净死心塌地的服侍三公子。”老人阴恻恻的笑着,隐藏在长袍之下的枯瘦双手探出,对着不悔怀中的少女隔空虚握一记,少女惊呼,不可抵抗的束缚和庞大力量困住她要将她吸摄进老人的手心。

    哼!

    一声冷哼,灵气狂暴,环绕在男子的身边用力一绞,发出铁钳硬生生剪断钢丝的闷响,失去了束缚的少女又落回了不悔腿上。

    老人微微摇晃,一双浑浊的眼睛更加阴沉,凡胎和意动的区别在于对自身周围天地灵气的掌控程度和沟通能力的压制性的差别,但是老人只是半步意动,半步意动也就是凡胎巅峰,既是凡胎,那拼的还是沟通天地灵气的天赋,很明显在这一方面他没有那么优秀,他只是一个白燕城主府的小小管事,他不是白燕城主。

    “噌……”缓慢的抽出腰间的佩剑,老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处理不了你,我没脸去见三公子。”

    指了指自己的嘴,少女会意,红着脸含着一口桂花酿小心翼翼凑了上去,将香醇的桂花酿渡进不悔的口中。看着这旖旎暧昧的一幕,老人怒气冲冲,脸色通红似乎要将两人生吞活剥。

    “你这个贱女人,当初为什么城主留你一命,还不是因为三公子苦苦哀求,忘恩负义的东西,你怎么有脸和这种野男人勾搭成奸!”

    少女面无表情的看着那老人,一向温柔的眼眸中是疯狂的怨毒和恨意:“要不是白三那个畜生想要了我的身子我不愿意,他又怎么会撺掇白麟那个是非不分老狗的老狗灭我满门?我兰家祖祖辈辈在白燕城行医救人,谁又会相信我爹借着治病的名义给城主府的人下毒!这都是你们设计好的,你这个助纣为虐的奴才有脸扭曲是非,你不怕遭天谴吗!”

    轻轻抚着少女的脑袋,不悔漠然看着老人,又看了看灯火通明的走廊,突然问了一句:“楼下有没有什么闲杂人等?”少女摇了摇头。

    “下边是鸨母给游侠儿准备的供客人观赏的决斗台。”

    “哦。”不悔歪着脑袋,愣愣的盯着老人,一字一句说道:“你用剑,我用刀,很公平,杀你,不用灵力。”烛光摇晃,年轻男子脖颈上黑色的张开双翼想要扑击天空的乌鸦活灵活现,一把比常见的朴刀宽上三寸,薄了两寸,看起来杀气腾腾的暗红色奇形长刀随着不悔拍击储物袋,连着鞘出现在手中。

    “嗡。”出鞘无声,刀锋自鸣,粘稠的杀气就像是实质化了一般,缓缓将老人吞没,淹没。

    温尘阁一楼·雅间

    百无聊赖的看着帘外舞刀弄枪打生打死的游侠,白三喝了一壶又一壶的茶水,再凉的茶也无法平息自己心中那股炙热的火焰,极其不雅的揉搓着自己兴奋的尴尬位置,白三快要被小腹中的火焰烧成灰烬。

    “白宁这个老奴才怎么这么不明事理,知道少爷我心急还不快点!该死,早知道兰家毒害城主按律满门抄斩,未成人者女作官妓男为奴,少爷我就该偷偷把她藏起来,哪里还用守在这温尘阁天天盼她出阁?兰梦瑶,小美人儿,今天你十六,少爷我来庆祝你成人啦哈哈。”那本不算难看的脸上因为兴奋而扭曲,看起来就像沉沦在幽冥鬼城永世不得翻身的恶鬼,令人生厌却又感到恐惧。

    “轰!”一声巨响,二楼的黄梨木雕栏发出清脆的炸裂声,一个蓝色的苍老身影喷着鲜血从二楼坠落,惊得决斗台上的游侠儿跳了下去,偷偷从台下探出头,看着二楼那个把脚慢慢收回的黑色身影。

    温尘阁一片寂静,满场只有吞咽口水的声音。温尘阁历来不禁决斗,事实上只要公平,九州上不在乎谁和谁决斗谁杀了谁,你们打生死,只要愿意随便来。

    但是没有人,最起码慕艳名而来的荼罗权贵没人敢这么闹,直接砸温尘阁的场子。因为温尘阁,传说是荼罗王室的产业,也只有这样,温尘阁才有底气有实力接下那么多家道中落或是被削籍的权贵千金,没有人敢砸温尘阁的场子,即便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它的负责人只是是荼罗王朝在白燕城负责巡查的巡查使而非王室成员。

    安静,非常的安静,所有人都以为楼上那剽悍的强人不再动作,已经有人准备上决斗台去处理那伤者时,一道血光从天而降,狠狠穿透了老人的胸膛,将他钉在了决斗台上,猩红蔓延,开出了一朵血色的花。

    那是一把刀,一把看起来就很诡异的刀,刀身上有十余个突起,精巧细密的纹路汇成了栩栩如生的鸦群,嗜血又疯狂。

    清晰的吮吸血液的声音从那鸦群雕纹中传出,饶是过着刀口舔血日子的游侠也不由得苍白了脸,这一切残酷优雅,华贵的温尘阁和血色决斗台相互衬托,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

    “咯,咯,白宁,白、白宁?”白三公子不敢置信的看着被一刀钉死的老奴,他少的可怜的脑细胞怎么也想不出来,居然有人敢在白燕城,在温尘阁,有人胆敢杀了自己的奴才!

    “是谁,是谁杀了这条老狗,给少爷我滚出来,给我滚出来!你该死,你该死啊!你居然敢挑战我,你该死啊!”白三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全然没有将老人的死放在心上,但是他本能的将这种行为理解为有人对他不敬,自视甚高的白三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啊,啊,啊。”一只黑鸦撞破温尘阁的穹顶,落在了那把血色妖刀上,一双暗红色的眼睛冷冷注视着温尘阁中的人,没人知道一只乌鸦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撞破铭刻了防御阵法的穹顶。

    一抹明亮的红色从楼上飘下,被黑鸦惊的神经紧绷的众人下意识把目光投过去,发出了一阵惊呼,那眉眼尚未化开的女子美得不像凡尘出身,到像是九天之上的碧落仙子,没有妖艳之感,但是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妩媚从那绝美之中绽放。

    那女子被抱在怀中,人们这才发现那目若星辰,面覆寒霜的冷漠男子,一身黑色劲装,红色束腰、血色发带,看起来像是永远生存在黑夜里的孤狼。人们不知如何去评判这样一对奇异的组合,冰与火?日和月?他们冲突,但是却和谐,挑不出一点瑕疵。

    “兰梦瑶!你这个贱女人,是不是他杀了我的管事?一定是,一定是!我告诉你,你死定了,本公子要把你带回城主府日夜玩弄,等我玩够了就把你送到贱民区去,我要亲眼看着你被那群该死的贱民生生玩死!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怎么就敢杀了白宁!”白三赤红着双眼,看着那个抱着兰梦瑶的男子,怒从心头起,大吼一声:“给我杀了他!”

    身边四个魁梧的汉子立刻抽出自己的腰刀直奔不悔而去,刀锋一往无前,似要生生将不悔剖成两半。

    “该死的,你们小心点,不要伤了那个贱女人,我要亲自处置她,不许伤她一根头发,否则我杀你们全家!”白三毫不顾忌身份脸面的大声咆哮着,看着兰梦瑶的双眼中除了愤怒,还有掩饰不住,熊熊燃烧的贪婪火焰。

    “他,白三。”不悔干巴巴的说道,不是询问,而是无比确定的口吻,他又不是傻子,那个白痴声音那么大,整个温尘阁都听到了,不悔自然猜到了他的身份。

    “杀,便杀了。”梦瑶将头靠在不悔胸膛,轻轻点了点头,虽然因为躲避四个护卫密不透风的刀网不悔不断改变位置运动闪躲,但怀中女子却很少感受到震动。

    将少女的双臂环在自己的脖子上,不悔空出右手猛地一展,隔空遥遥对着决斗台上的妖刀一抓,妖刀震动,停栖在刀柄上的乌鸦拍打着翅膀另觅他处落脚,那妖刀仿佛有灵性一般,颤动着从白宁胸口飞出,直奔不悔右手飞去。

    “死。”妖刀在手,不悔抱着少女一个旋转,围攻的四人同时身体一僵,脖子上出现了细长的血线,不多时热血喷溅,四具尸体无力的倒下。不悔看都不看尸体一眼,振刀甩去刀锋上血迹,如同惊龙贯日,三丈之遥一跃而过,抱着少女但是没有感到丝毫不适的不悔宛如死神,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