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云脉

    “师父,你现在我是不是炼骨完成,可以养脉了?”坐在密室中,不悔好奇的问。

    坐在对面闭目养神的云倾尘缓缓摇着头,慢悠悠的开口:“非也,非也。你们都以为炼骨养脉强体锻魂凡胎四境是循序渐进的,为师告诉你,你们错了,这四境开辟有先后之分,但是选择修炼的时机却没有优劣差别,你现在只能算是踏进了炼骨的门,还不能叫做修士,什么时候脱了凡胎,那才是真正的出世道者。”

    “我受了那么大的苦,居然还是没有突破炼骨?”不悔惊道,细数自己这几年跟随云倾尘投入九清天元宫干过的事情,居然还没有到掌控天地灵气的地步,不由得一阵失落。

    云倾尘笑骂道:“臭子你还不知足?为何人三十意动不为晚?九州修行从做起,炼骨养脉随着娃娃身子骨的成长进行,到了二十岁骨骼定了型,经脉不再扩展,就是炼骨养脉的结束,后人为了方便称呼,便给它们划分了不同的阶段,从本体扩展到肉身再到整体,你如今也有二十,这个时候能够开始奠定基础没有丝毫难度已经是极幸运的事情,平常的家伙这个年龄已经开始着重强化体质了!”

    “可是……云魄殿那群家伙打不过我啊。”不悔抓着脑袋,异常好奇,照常理同境界的修士一对一就是打个五五开,真要是天才也就是碾压对手,一个打十几个不是妖孽就是被人家吊着打,他怎么毫发无损呢?

    云倾尘一滞,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情况,总不会找事儿之前集体跑肚拉稀导致没有压制的力量吧?

    “战阁有记载,风魂战域是非常无耻的功法,风域……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但是我可以想象的到,和风魂殿人作战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风域之内有战魂,风域不灭,则风魂不灭,风魂的任务有二,其一护主,其二杀人。”云倾尘看着听到了“杀人”二字眼睛亮起的风不悔,翻着白眼道:“风域初始并无多么强悍的攻击性,它的任务是隐藏保护风域之主,使其在风域中辗转腾挪,而对阵的任务,自然落在了风魂身上,自然而然,风魂越强大,那风域之主所拥有的战斗力自然也就直线上升,如果你运气足够好,有长生举霞的灵兽愿意入你风域,那么即便你只是一个的刚刚开风域的凡胎修士,你也不用惧怕同境界甚至意动心蜕灵宫境的修士,因为他们根本碰不到你,他们打不过你的风魂。”

    “所以那帮家伙来找我的麻烦,结果反而被我的狼群狠狠揍了一顿?”

    “没错,个个都是意动,又身为风魂,在风域中行动自如,不能打赢才怪。”

    “我突然觉得我接受了风魂传承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嗯,我也觉得。”

    “所以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师父。”

    “开什么玩笑,风魂云魄我还没真正见过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过。”

    看着双眼放光的云倾尘,不悔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所以你想什么?”

    云倾尘哈哈大笑非常没有底气的拍着徒弟的肩膀,豪迈的道:“我徒儿天纵奇才,自然应当为我九清天元宫的中兴大业出一份力你是不是?”

    “师父我觉得吧咱们熟归熟,但是你把我当白鼠这么验证你们的试想,是不是太伤感情了?”

    “一切都是为了宗门。”

    “我可不可以为了命脱离九清天元宫?”不悔一脸严肃的问。

    “我当初收你为徒可不是看上你的没骨气,不管在哪一个宗门,叛逃师门可是要被追杀至死的。”云倾尘同样一脸严肃。

    “师父,你当初就是为了这件事收我为徒的?”

    “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若非风白猿前辈开口,我宁愿你此生独修风魂,毕竟同时修炼风魂云魄,没人敢保证会出什么事情。”

    “风白猿那个家伙居然也参与了这件事?!”这一次云倾尘的严肃让不悔真真正正重视了起来,虽然平日里总感觉无论是师父还是风白猿都不靠谱。

    卷了卷袖子,云倾尘在密室中来回踱步,剑眉紧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问题,亦或是纠结什么。

    “毕竟它活了那么多年,见过的世面也要多的多,或许那个时候还真有双修本门两套功法的人。”“也许终归是也许,没有他的肯定又怎能当真。”

    “所以你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听师父的话去试一试了?一旦成了,就是近千年来九清天元宫最强悍的修士。风骨刚,云脉韧,一副铁打的身子骨在修为低微时还是挺有用的。也罢,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云倾尘风轻云淡的甩了甩袖子,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浓郁的酒香在密室里飘荡,却是云倾尘掏出了酒壶。

    “臭子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这杯中之物了?告诉你啊,下不为例,想喝自己找去!”云倾尘软绵绵的道,瞪了一眼从自己手中抢下酒壶仰头长灌的徒弟。

    没有形象的用袖子抹了抹嘴,不悔畅快的打了一个酒嗝,将酒壶扔在了桌子上。“既然您兼修那么厉害,那徒儿就试一试吧,云脉养脉,养呗,怕他作甚。”

    似乎知道他早都会这么,云倾尘没有惊喜没有诧异甚至连微笑都没有,自顾自喝着酒,良久之后才放下酒壶,干巴巴的开口。

    “为师想知道,你学来作甚?”

    不悔淡淡笑道:“不论师父信不信,徒儿学这东西是为了变强,而变强,是为了杀那些我应该去杀的家伙。”

    “哪来那么大仇人,刚刚开始修行就要想着去弄死别人,你这心性,为师却是不喜,杀意太重,总不是好事。”

    风不悔向着云倾尘微微一拜。“师父,不悔总觉着有些事情您瞒着我,比如你在遇到我之后,似乎对于我的身份来历有些了解,但是你从不告诉我,我记不得前尘旧梦,但是我记得,我要去找几个人,我要去斩几颗头,我要走过几个地方,这么,师父可还满意?”

    “什么前尘旧梦,入我门下,既然忘了过去那就让他过去,又何必跟娘们似的抓住过去的陈谷子烂芝麻不放?想起来对你有什么好处,想不起来你又会怎样?忘了便是天意,你为何不服,你为何要逆?虽然喊着逆天修行的号子,可是又有几人无缘无故去挑战自然?不过都是为了自己挣条活路,不过都是为了能活的舒服点,自找麻烦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老师父拍着桌子唾沫横飞,不悔把头深深垂下,完全是个听夫子训话的学童。

    “知道错了吗?”深吸一口气,云倾尘平复心情,旋即淡淡的问道。

    同样深吸一口气,不悔抬头看着自己的师父,恭敬的:“徒儿明白了,修行是主业,杀人是副业,什么时候修为到家,要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你!罢了罢了,本就没想你是个什么良善人家的孩子,杀心这么重,到时候不知道你能翻出什么大浪来,杀胚,杀胚!”云倾尘扶额长叹,原本以为这子只是因为天罚失去了记忆,和狼群在一起顶多不好驯服,现在看来,他简直就是一头野狼,杀人不看心情,看直觉!只是这么一来,再看那敖不归被迫飞升之前的血流成河、怨魂蔽日,云倾尘倒是觉得他们绝对是亲兄弟,失了忆也忘不了杀人的老本行。“什么样的龙族,才能培养出你们两个怪胎,嗜血失智,简直是可怕,可怕……好,既然你想学,那就跟我学,《天云道经》虽不如《风魂策》那般霸道,但是也自有其玄妙之处,现在闭上眼睛调息。”声咕哝几句,云倾尘大声喝道,右手双指成剑,指尖一点白芒亮起,不悔听话的盘膝打坐,抱守丹田,任凭《天云道经》的无上口诀冲入了自己的脑海。

    “视性命如草芥,真是像极了你大师兄,难道我九清天元宫下一代要靠血和尸骨稳固地位么?”

    “大师兄?师父你不是我是你的第一个弟子吗?”听到云倾尘自言自语的不悔开口问道。

    “自然不是我徒弟,是掌教师兄的关门弟子。九清天元宫的亲传都是按照排名,不看师尊,第一个亲传弟子是掌教师兄的大弟子,就是你们这一代的大师兄,而你,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排名老七,算是老幺了,掌教师兄把他的三个弟子全部撵下山去洗练尘心了,还有三长老身边的四师兄,五长老身边的五师兄,七长老身边的六师兄,全部下山,你过几日,我便将你带下山去,亲传弟子日后都是要在凡间界行走的宗门代言,总不能跟那些普通弟子似的呆在山上修行。”云倾尘双手掐诀在徒弟身上连点,不悔只觉得身上各处大穴被送进一点柔和的灵力,这些灵力不温不火的冲击着经脉入口,以极缓慢的速度将经脉浸透,阵阵凉意从经脉中传出,不悔打了一个冷战。

    “从现在开始到云脉初步养成,哪里都不许去,就在这里,顺道用灵力压压你的火气,刚遇见你的时候你也没有这么多打打杀杀的念头。”云倾尘抱怨道。

    “刚遇到师父时,师父也是一个很严肃很洒脱的人。”

    “话我现在不严肃了是么?”

    “是不靠谱了。”

    “……不许废话,老老实实给我养云脉,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个兔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