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似曾相识

    先前的闹剧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波,云海平日里修炼刻苦,尊师重道,最是被长老们看重不过,而同门之间又没有什么隔代的仇怨,大家一哄而散,当做没有发生什么似的自顾自修炼,而与他交好的同门则将其扶回住所,熬了几碗汤药,开导开导他,便拖着自己受伤的身体回了自己的屋子处理内伤,他们真是没想到一个境界和自己差不多的家伙居然强悍至斯,一个人硬撼十余个同境界甚至高一个境界的对手居然连亏都没有吃到,这基础打的也太过扎实,扎实到了可怕。

    “没有想到,我居然也有这么一天,我引以为豪的智商和天赋,被人生生从云头踩进深渊,他的对啊,这才是**裸的挑衅与打脸,可怜可叹我云海沉心向道这么多年,居然被妒火冲昏了头脑,真是罪过。”苦涩的笑了一声,云海从床榻上直起身子,想要去服药,“哇”地一声,一口鲜血从嗓子眼里喷出,染红了眼前的地面,惨然一笑,云海双目无神的望着屋顶,他不知道怎么办,感觉就像再次被人抛下,在那个月朗星稀但是适合杀人放火的黑夜里,无助的呆滞。

    “吱呀~”房门好像被谁推开了,一个穿着深蓝色布衫的中年男人把头伸了进来,云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是云魄殿后负责灵药药圃的药农。按照平日里,就算是脾气好的弟子,私人住所被杂役一类人不经通传推开,他们也是应当厉声将其斥出,但是一向有着些许傲意的云海并未做出任何反应,双瞳中灰色的死寂在药农脸上一扫,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上下打量着云海,药农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看来果然是被教训的不轻,喂,兀那云海辈,山下守山人找你去跟着他扫山道守山门,问你愿不愿意?”

    真是个怪人,“兀那”这个词多少年没人用了,突然从别人嘴里传出来还真是有点怪。“谢谢前辈,望前辈转告老师,弟子身体有伤,需要修养几日。”云海向那药农一拱手,不知为何,被风不悔暴打了一顿他倒是有些宠辱不惊淡薄名利的感觉。

    “自己去。”药农传达完毕,嘴里咕哝着什么重重将门摔上,离开了云海的房间。

    “作大死?呵呵,随他去吧。”摇了摇头,在自己的几处重要穴道点了几下,用灵力封住伤势蔓延,云海艰难的移下了床,换上一套简陋但整洁的衣裳,背起了自己的长剑,锁住房门,踱着步子沿着石阶向山下走去,一步一步,虚弱但是坚定,嘴角有血丝滑出,滴落尘埃,一条淡红色的血线,随着云海下山的路延伸出一条笔直的红,拖在那洁白的身影身后,不到晌午,那唯一一道下山的身影成了所有云魄弟子视线中唯一的一道风景,盯的久了,好像有云雾环绕在他的身上,众多弟子用力揉了揉眼,看着云海消失在了山路尽头。

    从此九清天元宫少了一个天赋异秉的年轻强者,云魄山下多了一个始终挂着淡淡微笑的守山人。

    九清天元宫·云魄山·云魄殿

    踏入云魄殿,不悔向身后狼群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的走入了内殿闭关的地方,第一次仔仔细细的观察起了云魄殿内的摆设,云魄殿内几乎与风魂殿一模一样,不过因为常年有人居住,所以隐隐中多了一丝生气,不像风魂殿内一片死寂,安静无趣的连鬼都不愿意多呆一秒。

    “这是……”不悔看到了眼前的一幅主色调为黑红的古画,血色的天空,黑色的人影,淡淡猩红从眸子中射出,模糊的脸上居然看得出狰狞的恨意,不知道画师是怎么做到的,明明看不清人脸,可却能感受得到画中那人滔天的怨念、恨天的杀机、惊天的悲伤。那男子,姑且将他当作一个男子好了,长发及腰,被黑色的风吹起狂乱舞动,就像是一蓬血色的海藻,散发着妖艳的魔性,这个男子身上,有一头若隐若现的狰狞巨龙吐息,男子正好处于巨龙的头颅中,扭曲的血色长发好像要突破画卷出现在世间。

    “不归!”从这发丝扭曲间隐约可见两个鲜血凝出的古字,想要倾诉什么。而不悔的心脏却像是被重锤猛击,不归,那两个字,他好像很熟悉,可是却一点头绪都没有。浓郁的血气扑面而来,粘稠的像是要将他活活窒息在那无形的压力中。

    “狼爹,过来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狼王万般不情愿的被不悔拖着尾巴走到那副古画前,非常不情愿的抬头去看那副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嗷!”出乎意料的是狼王发出了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全身抖如筛糠,粗壮的尾巴直接夹在了双腿之间,它深深的低下头,不愿意,或者不敢去看第二眼。

    不悔有些吃惊,因为他和狼群相处多年,深知这风行牙狼的顽劣本性,最起码这么多年来,他还没有见过狼王如此狼狈,仅仅是看了古画一眼,便生不起反抗的念头,直接臣服,这……需要多恐怖的威压!

    “你这夯货,活够了吗?”一声无奈的轻叹从身后响起,狼王被人抓住脖子上的毛,轻飘飘的提到了一旁,不悔回首拜了下去,那声音的主人,自然是他的师父云倾尘。

    云倾尘一挥手,示意不悔免礼,然后走到了之前那幅画前,细细观摩,不知在想着什么。

    “徒儿,你可知这幅画的名字,叫做什么?”云倾尘目光惆怅,看着画中人竟是有一丝淡淡的恐惧。

    “不归。”

    云倾尘眉毛一挑,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竟然真的看得到那两个血字。

    “大约在六百年前,也就是天门守护战后二百年,九清天元宫,或者九州,迎来了一个恐怖的家伙。”清淡的语气一下将自己的思绪拉回了自己还是个修行一百多年的修士的岁月。“那个家伙自称不归,敖不归,龙族大姓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子,不归、不悔,稍微有些想象力的人都会将这两个名字联系在一起,毕竟这种带着同字的名字一般情况下只会在大家族为同辈起名字的时候才用。就像是敖千魂、敖千夜、敖千殇、敖千烈。

    用食指点着自己的鼻子,不悔一字一句的道:“我不姓敖,我姓风,还有,我不是龙。”

    摇着头表示不同意不悔的观点,云倾尘老神在在的掏出酒壶灌了一口酒:“我带你回来的时候你可没有姓氏,而且天谴……算了,不了,给你讲讲这幅画的故事吧。”原本云倾尘想天谴灭灵柱和中州雷劫之事,后来想了想决定还是绕开这个话题。

    敖不归是个煞气很重的龙族,他在找人,找自己的弟弟不悔,因为这个沉默寡言的煞星不善言谈,从他的只言片语中老殿主知道了他的一生,家族被灭,他唯一记得的就是母亲的嘱托,照顾好自己的弟弟,他的弟弟并没有家族传承的强悍战斗力,可能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个废材,有一天他醒了,沉睡不知多少年一直可以感受到弟弟气息的他却没有找到自己的弟弟,所以他踏上了九州,如果弟弟先他一步苏醒,为什么没有叫醒他独自离去?而他一个没有力量的家伙又能跑到哪里去?所以他找,不仅宗门,还有凡人皇朝。“见过,或者没见过。”回答一个答案他立刻转身就走,并不找麻烦,但是总有那么不开眼的自以为地位尊崇的家伙了废话……

    云倾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接下来的事情超出了他能理解或者接受的范围。

    三个月毁灭九州上排名前十的宗门四个、凡间大国十六、国四十二,以他一个人的力量,而他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一次重伤而已,他的修为没有人清楚,这意味着要么他没有修为,要么九州之上,包括那些被迫出关阻拦他的隐士大能,没有人能看清他的修为!

    血雨滔天,怨魂缠绕汇聚的森森鬼气冲天蔽日,盘旋哀嚎三月不绝,我们一度认为九州浩劫之始便在此人,无双战力暴虐行径,让所有宗门的掌教都生不起对抗的心思。

    “最后他还是走了,他的力量超出了下界可以容忍的限度,被强制飞升,离开了下界。飞升之所,便是在九清天元宫天门外,当时有鬼笔神师欧阳磊行来我九清天元宫做客,立刻挥笔画下了正要飞升的敖不归,便是你眼前的这幅《不归》,黑的是欧阳磊行从敖不归身上获得的一丝煞气,红的是敖不归伤口淌下的一捧血。”

    用下巴点了点那幅古画,云倾尘示意不悔上前接触画的表面,他没有迟疑,直接将手摁在了画中人身上。

    “噗!”只觉得一股疯狂的力量在体内肆虐,不悔脸色一白,一口血雾喷在了画上,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阻挡,那血雾并没有污了画轴,而是被震成了虚无。

    “看来你不是……不过,日后若是遇到了他,你倒可以凭着名字跟他攀攀关系,那条大腿可是粗的没天理。”云倾尘打趣道,不悔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当做没听到他的话,两个人扯着没用的话,没有发现一缕钻入画中的鲜血晕开,鲜艳了画中的血色。

    “忘了吗忘了吗忘了吗!不悔吾弟,难道你忘了我御天极道战神族的血海深仇了吗?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哥哥去找你,哥哥去找你!”疯狂的咆哮在画中回荡,转移了注意力的两人并未注意到无风飘动的画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