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云海

    云魄山下有守山人,闭目憩,云雾升腾。

    “站住,来者何人?”老人淡淡道,双目轻合,侧了侧身子调整了更为舒服的姿势靠在山石边,完全不将带着狼群上山的不悔放在心上。

    “吼……”天空俯冲下一头背生双翼的雪白狮子,冲着狼群发出低吼,吼声中充满了警惕。打量了一下那健硕精神的苍穹云狮脉魂,又回头看了看自家气势不足的风行牙狼,少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而向老人行礼道:“弟子风不悔,特上山寻师尊倾尘,还望放行。”罢双手递上玉佩,等待老人验证。

    出乎意料老人并没有伸手去接玉佩,而是耸动着鼻子似乎在闻玉佩的味道。

    “上去吧。”似乎对于调整的姿势并不满意,老人脑袋缩了缩,又翻了一个身,闷闷道。少年弓身拜谢,然后踏着石阶向云魄殿走去。

    “倾尘子真是给天元宫找了一颗好苗子,风魂不灭。死鬼师兄你这下能安心了吧。”老人低声着话,声音又低了下去,似又陷入了沉睡。

    子碰撞地面的声音在清晨显得特别突兀,云魄殿一干清晨吐息的弟子不由得纷纷睁眼,好奇的打量带着狼群踏上天门广场的少年,这个看起来比他们年轻亦或年长的青年,很是面生,尤其是那群环绕在他身边的青色狼群,凭空添了几分来者不善的味道。

    “喂喂喂,你谁啊你,不知道天门内不能够携带灵兽走动吗?居然还是低阶妖兽,你哪里来的胆子?”一个云魄殿弟子不满的嚷嚷着,他的声音特别大,整个天门广场都听的清清楚楚,不悔的眉头明显皱了起来,身后的狼群一个个目露凶光的盯着那个青年,龇牙低吼。

    “干什么干什么?你还想放纵凶兽伤人不成?”那青年警惕的后退一步,底气有些不足。

    突然一阵低声细语顺着风传入了不悔的耳朵,他不由抬头看向了被云魄殿弟子簇拥的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察觉到了不悔的目光,青年身边的一个十六岁少年退去,他抬起了头朝不悔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林升,退下吧,这位看着眼生,不知来我云魄殿有何贵干?”那青年开口询问,并没有敌意,但是出于野兽的本能,不悔觉得很不舒服。

    举起了手中玉佩,不悔防备的看着这个青年道:“风不悔,长老云倾尘的弟子,在风魂殿接受传承结束,特来跟随师尊修行。”

    听到“云倾尘”三个字,那青年的眼底露出一抹怨恨,自认为掩饰很好的他微笑着一挥手,指向了云魄殿的方向:“宫主和大长老正在闭关论道,师弟自便,若是长老还未出关,那你可要等上一等了。”

    不悔微微颔首,一声招呼,狼群收起了盯着云魄殿弟子的目光,温驯的跟着他沿着石板路走向了云魄殿,低垂的眼帘下心念急转,凭他幻境试炼中的经验,二十出头的青年总是自以为城府很深,耍一些自以为滴水不漏的聪明,设一些令人哑然的陷阱坑害同龄相互不睦之人,虽然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展现出别有用心的破绽,但是没有人、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在别人提到自家长辈的时候流露出那阴戾的样子,看来宗门内部也如同其他门派一般,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啊。不过他可没有兴趣陪那些鬼玩,环境中每一天都在杀戮,只有活着,对于他来才是最重要的,谁想要坑害自己,那真是天大的遗憾,威胁到自己的家伙,通通都变成风行牙狼肚子中的食物吧,听有些魔道手段是用修士喂养妖兽,借助修士的血肉精华刺激妖兽魔化强大它们的力量?看看人家苍穹云狮,再看看你们,一个个蔫不拉几的你们的脉魂怎么可能干的翻其他脉魂,夺取它们的灵脉?

    不悔和狼群心意相通,正当他心里想着,狼群已经有不少成员发出了不满的哼唧声。

    “你要是给这些个子都让我们吃了,我们不定能在消化以后去找找排名第二十的脉魂的麻烦,但是你敢么?不怕姓云的老家伙扒了你的皮?”狼王恶狠狠地反驳道,让不悔颇为无奈,好像踏入了意动境之后,这狼爹的脑子也变得灵光了?

    “不管了,这帮毛都没长齐的晚辈后生爱怎么闹怎么闹,要是真敢寻我的晦气,你们就有口福了。”轻轻摸了摸狼王下颚的毛,不悔继续向前走去。

    “喂,废物。”背后谁再话,不是冲我来的吧,我好像不认识一个人?

    “喂,废物,叫你呢没听见吗?!”背后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隐约有了怒火,不悔还是自顾自的带着狼群走着,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嘿,你这废物真有意思,你是聋的吗?”一道恶风袭来,狼王耳朵一动,眼角瞥见一个身着云白色劲装的十六七岁少年扯开拳头飞扑过来,阴冷的眼睛死死盯着不悔的后心。

    吼!一声震天咆哮,瘆人的惨叫声传来,开口挑衅欲要背后对着风不悔下黑手的少年惊骇欲绝,在他还没有碰到不悔的时候,狼王就冲他扑了上去,而他也只是看到青光一闪,恐怖的压制力和令人窒息的腥臭恶风同时袭来,回过神来一头剽悍凶残的风行牙狼已经将他扑倒在地,前爪狠狠落下,他之前挥出的右臂发出清脆的骨裂声伴随惨叫回荡在天门广场,所有的云魄弟子都不约而同的后退一步,同时苍白了脸,有几个胆子的女弟子闷哼一声,翻着白眼生生晕了过去,都是常年修炼打坐不食人间烟火的修士,思维单纯的像张白纸,顶多用飞剑击杀过几只野兔山鸡,怎么可能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那少年的手臂只一下,就七扭八歪的落在石板上,看样子被狼王蛮横的力量折断成了七八截,鲜血从骨茬刺破的皮肤下涌出,像是水墨画一般在石板上晕开老大一滩。

    “你,想要对我做什么?嘘……”将食指压在嘴唇上,不悔冷冷的看着环绕一圈将他围住的云魄弟子,使得数十个想要厉声呵斥的弟子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我在问他话,你们不要来打扰我,我的脾气可不怎么好。”

    笑着拍了拍狼王,巨狼向后退去,将空间完全腾出来留给不悔。

    伸出右手,在少年的脸颊上轻轻拍着,不悔轻声问道:“你刚刚为什么叫我废物?我招你惹你了?还是,我们有仇?”

    “没有没有没有,饶了我吧,你饶了我吧。”那少年瞳孔紧缩,因为剧烈的疼痛双眼竟有泪水淌出,看起来甚是狼狈。

    “我是该叫你师兄呢,还是师弟呢?你们又不认识我,为什么、凭什么对我大打出手?我就是好欺负的吗?或者,这是云魄殿的传统?”子死不认账?风不悔邪邪的笑着,严刑逼供什么的他虽然没试过,但是看起来凌迟比较有趣,如果这种办法可以让这子把他的动机吐出来的话,那也并不是不能试一试。

    “不悔师弟,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敢残害同门?”先前和他微笑致意的男子面孔一冷,立刻站了起来,他的身后聚集了十七八个人,个个面色不善的盯着他。

    风不悔笑出了声,轻轻摇着手指:“一,你姓云,我姓风,我的师尊虽是云魄殿大长老,可是我,是风魂殿的弟子,风魂殿,只要还有一个人在,那就不能被取缔,你叫我师弟,可是把我叫岔了,虽属同门,但你别乱跟人称兄道弟,你愿意,我可不愿意;二,三年前我接受云魄试炼的时候并没有见过你,明你资格尚浅,我通过了师尊的考验,在云魄幻境中呆了二十余年,你叫我师弟,是不是放肆了?三,这个家伙出手攻击我,我的狼群为了保护我攻击他有什么错,这事闹到宫主那里去我也吃不了亏。你还想什么?”

    “二十余年也没有突破凡胎,不悔兄可真是好心态,不抓紧时间去修炼在这里欺负师弟。”那男子冷冷道,话语间尽是刺头,让不悔心里一阵膈应。

    无奈的耸了耸肩:“你没有经历过亲传弟子的云丛幻境当然不懂了,外界一年,云丛十年,我在云丛幻境活了二十多年,七年闭关十余年全在杀戮中度过,若是真要算起来的话,二十年从一个经脉不通的废物直达伪圣巅峰,算不算是太慢了天资不够好?可惜虚幻终究是虚幻,家伙,你这么跟我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眼神一变,那站在一起的十几人同时放出了淡淡的云雾,虽然是凡胎境,但是九清天元宫的门人已经可以凭借功法沟通风云进行一些最基本的术法攻防了。

    “哼,不安好心的狼子,非要让我搅乱这九清天元宫的安宁吗?混账!”牙狼长嗥,风声骤起,一股狂风环绕不悔旋转,前后左右半径一丈的压缩风域张开,青风掩去了不悔和狼群的身形,一股煞气从风中传出,天门广场上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云海师兄,救我啊,云海师兄!”那被打断了胳膊的弟子凄厉的叫着,风中传来一声冷哼,那弟子吐着血被踢了出来,阴森的声音传出,被叫做云海的那个青年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风白猿那个老不修了,当风魂殿的首席,就该有维护风魂殿的自觉,你这么挑衅我,我若不收拾你,那风白猿就该收拾我了!”

    风白猿是谁他们可是记忆犹新,那个将云魄一脉上至宫主长老、下至云魄脉魂收拾的大气不敢出的风魂脉魂,那个家伙居然和这个风不悔有交!

    云海突然萌生了退意,他突然很后悔动起了云倾尘亲传弟子的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