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清风小说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云丛终章, 燕云生死决

    “呸!哈,哈,哈。乖徒儿,顶不住了,怕不怕死?”吐出一口淤血,云倾尘喘着粗气扔掉手上已经满是缺口的长剑,从地上已经死去的弟子手上拿起另一把完好的长剑,继续斩杀着如狼似虎扑上来的精怪,朝着背后的燕天南道。整整七年时间,距离仙门老祖渡劫飞升失败于雷劫下魂飞魄散已经十年了,魔界魔众如同嗜血的苍蝇般蜂拥而至,在魔皇的带领下直接开启“生灵血祭破界传送阵法”,屠戮凡人千亿,引来上古魔魂九九八十一尊挪移魔界降临仙门,倾尽整个魔界之力攻打仙门欲要覆灭凡间界最大的宗门势力占领凡间。

    “怕?您都不认识这个字,您会教我?”燕天南淡淡笑道,七年前出关后他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夜,闭目打坐,醒来就是无尽的杀戮,在血气的刺激下他已经突破了长生中期,步入了长生后期的境界。仙门三百万弟子,六千长老,护宗灵兽千万,如今也是百不存一,如今还能活着守在南天门的,无一不是仙门的强者,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对手,他们的目的很简单——死守仙门,仙门不仅是凡间界的守护者,更是凡间界所有宗门的中枢,仙门内部,架设着通往所有宗门的传送阵,如果南天门失守,那么整个凡间界所有宗门将会在同一时间受到这群疯子的毁灭打击,他们不能退,也不敢退!

    尸积成山,血流汪洋,南天门所在的青山已经被染成了血色,这血色还未干涸便又有鲜血冲刷而下,日积月累,已经是呈现出紫黑色。

    “倾尘,那生灵血祭破界传送阵法正到了要紧关头,最是脆弱不堪,如果能找到什么大威能的爆炸物或者什么灵物去干扰大阵运转,阻止魔界的降临?”第二宗第三峰长老急急奔过来,开口道。这些年和魔物的鏖战下来,云倾尘表现出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组织能力,阻挡了无数次魔物的攻山计划,在很多长老和弟子心中,云倾尘就是精神领袖,或者,他就是掌教!

    “这……”云倾尘一滞,他不知道仙门内到底还有什么用来抵挡或者除妖灭魔的手段没有发动,这个长老提出的问题,是最有用也是最没用的问题,废话,如果有那种东西存在怎么不早点拿出来一下炸了魔界入口了事?

    “没有么?哈哈,哈哈,也罢,也罢,老兄弟们,我们这把老骨头,终于要为仙门做一些有用的事了,留下来不愿离开的都是我仙门好儿郎!为了仙门,拼死而战!”那长老高声呼喊道,举起了手中的双锏重回前线,疯狂斩杀着不断从黑洞跳下的魔物,很快狰狞的尸体堆满了那长老的周围,将他淹没在魔兽之海中,其余长老同样奋力高呼,带领着残存的门人弟子,还有忠心耿耿的灵兽与魔物撞在一起,性命相搏。

    “乖徒儿,跟为师杀过去,死,也要和仙门忠魂死在一起!”云倾尘癫狂道,燕天南狠狠抹了抹脸,快慰的笑着,挺枪紧随其后。

    越是接近魔界入口,降临的魔物就越是强大,放眼望去,越靠近魔界入口的地方,倒下的仙门门人就越多,他们尝试着,用自己的血肉,将魔物赶回魔界!

    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再次从一尊狰狞的修罗魔怪心口抽出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布满的右手,燕天南猛地吸了一口气,身体不由自主的向魔界入口飞去。

    “南儿,怎么回事?!”一只鲜血染红的苍劲有力的手紧紧扣住了燕天南的肩膀,云倾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燕天南摇摇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控制不住身体了。”云倾尘脸色一变,急忙拖着他向后飘去:“回去调息,你的状态不适合再战了。”

    “不,师父,我还行,我,吼!”挣扎的燕天南咆哮一声,震开了锁住自己肩膀的手,化作极光投向魔界入口,一双眸子亮起了刺目雷光,甚至连他微微开合的嘴里都有雷光隐现,云倾尘惊愕间立刻想到了问题所在——以燕天南身体为居所但是从未被燕天南收伏炼化的先天破邪泯灭雷气!但是它到底是要去做什么?!

    “破灭。”冷漠的两个字从燕天南,或者被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占据了身体主动权的燕天南口中出,云倾尘松了一口气,差点跳起来破口大骂,感情你是要将整个魔界里的活口当做催化自己的催化剂啊!吓谁呢?差一点,云倾尘就以为燕天南意志动摇受到魔音蛊惑投入了魔皇麾下,这种事情十多年来倒也常见,数不清的人为守护仙门而死,但是在终日杀戮中迷失自己被魔音招入魔界成为魔物的仙门弟子同样不计其数!

    “啊啊啊啊啊啊!”雷光从燕天南七窍中剥离而出,它与燕天南融合多年,强行离开让燕天南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整整一柱香的时间,长达三尺的灰色雷气盘旋在燕天南头顶,发出一声欢快的雷鸣,急不可耐的投入了生灵血祭破界传送阵中,猛地扩散开来,无尽雷气充斥着魔界,丝丝雷气散入空气中,凶狠无比的击杀着能感知到的所有魔物,一丝雷气入体,便能要了一个强大至长生、举霞乃至举霞之上明道的魔物的命,借其血肉精华和业劫之力快速生长,仙门承受的压力骤然一轻,除了已经冲出来的,其余魔物全部被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封死了出路,惨遭“屠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将残存魔物毁灭一空的仙门残余都轻松的盘坐在生灵血祭破界传送阵下,有的打坐,有的静观魔界内部先天破邪泯灭雷气引起的雷电风暴,还有的撑不住连年厮杀的压力倒头就睡。

    “结束了?”燕天南看向了云倾尘。

    “结束了。”云倾尘淡淡笑了,燕天南同样微笑了一下,然后倒在了云倾尘背后,沉沉睡去。

    轰,轰,轰,轰,轰。整整三天三夜,在生灵血祭破界传送阵下方调息打坐恢复些许精力的仙门门人起身准备去收拾仙门废墟,听到了这低沉肃杀但掩饰不住狂热杀欲的战鼓声。

    云倾尘睁开双眼,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南天门下一望无际的滚滚兽潮掀起遮天蔽日的尘土飞扬,直奔南天门杀来。

    “南儿,这帮畜生,居然也掺和到这件事里来了,来吧,继续杀!”云倾尘叫醒了沉睡的燕天南,严肃的看着上山的兽潮,燕天南随意从已经被魔血染成紫黑色的战袍上撕下一缕布条,扎起散乱的长发,提枪紧随云倾尘的步伐杀入了作为先锋的兽群中。

    妖血四射,长枪不离罩门左右;兽咆声声,灵剑紧贴命门上下。云倾尘和燕天南师徒两人一前一后如同锋利的刀刃旋转绞杀围攻的妖兽,仅仅一刻不到,两人的身影完全被妖兽堆积起的的尸体挡住。每个仙门成员都被十倍以上的妖兽团团围住,但是云倾尘燕天南这边的疯狂屠杀引起了妖王的注意,那狮子精模样的妖王轻描淡写的向师徒两人方向一指,立刻有数不清的妖兽将两人重重叠叠围住,每一头妖兽倒下,后边就会有妖兽挥舞着武器“嗷嗷”扑上前去,不管同伴有没有断气,踏在前者身体上疯狂攻击。

    “哈,哈,嘿嘿,这帮臭毛团,当死,当死!”燕天南紧咬牙关,但是身体一震,两团黑色火焰从眼底起,火焰中一个黑影惨叫着、咒骂着、狂笑着。

    察觉到燕天南不对劲的云倾尘猛然回首,看着那双瞳被火焰取代的眼睛,他担心的终于发生了——失去了先天破邪泯灭雷气镇压封印的魔魂再度自由了。

    “哼!”用力甩了甩头,燕天南眼睛恢复了清明,眼神复杂的看着云倾尘:“师父,我们挡不住了。”

    “喂,混蛋,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话,做笔买卖如何?”轻轻按住胸口,燕天南喃喃道。“买卖?你这娃娃害的老夫好苦,居然敢和我谈买卖?”沙哑阴沉的声音从燕天南嘴里传出,难免有些诡异。

    燕天南讥讽的笑了笑:“你对付得了这群畜生吗?我指的是,你能看到的所有。”“一帮臭毛团而已,灵智未开的蠢货,你真看得起它们,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当年你苏醒就是为了我的身体控制权,这样,你杀光它们,我任由你吞魂夺舍,怎么样?毕竟相识二十余载。”“哈,哈哈哈哈,好一个毕竟相识二十余载,凭什么让老夫出手?我可以等你快死的时候一举吞噬!”

    “听修道之人濒死之时可以自爆灵神,不知你能不能接受这种结果?”燕天南一枪挑飞扑上来的妖兽森然开口,就连魔魂都感受得到话语间的冰冷。

    “这……罢了,看在你这么多年没有用先天破邪泯灭雷气折磨过我几次的份上,成交!现在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控制!”黑色火焰从脚底开始烧,燕天南的身体表面开始有魔焰附着。

    “南儿不可!你怎可和魔魂做交易!他们出了名的不守誓言,出了名的恶毒诡诈,你可知道将它放出世会给苍生带来多大的灾难!”云倾尘低吼一声。

    “顾不得了。师父,天南过,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是天南没有做到,师父待天南如同己出,但是天南却没有做好一个徒弟、一个人子该做的事,天南不孝,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魔焰横扫,将周围妖物烧成灰烬,燕天南双膝猛地跪倒在云倾尘面前:“弟子不孝,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九拜!”九个响头磕在云倾尘面前,他的心脏如同被重锤敲击九次,再次抬头时,他从燕天南眼中看不出曾经的熟悉。

    “嘿,嘿,哈哈,臭毛团,老夫好久没有活动过了,都给我死!”嘴角带着一抹邪性的笑,燕天南双臂火焰缠绕,掌心喷射着火焰冲向了兽群。

    “南儿,南儿……”不知为什么,与燕天南相识二十余载的一幕幕浮现在心头,两行热泪淌下,一抹死寂出现在眼底,原本雪白光亮的长发从发根开始变成腐朽的死灰。“吾儿慢行,等等为父,黄泉路上父子作伴,兀那孽障,要伤我徒儿,先问问老子答不答应!”狂笑着提剑凌空,云倾尘长剑激射出百丈剑气对着妖王怒劈而下,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忘不了燕天南第一个头磕下去的时候向他出的唇语:“杀,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清风小说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